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九卷 一千三百五十四 枪矛大战

    就在曹仁与曹操的援兵相继抵达之时,张飞已经拦住夏鲁奇厮杀起来。

    “呔……魏将休要猖狂,吃俺张翼德一矛!”张飞催促胯下青骓马,挺起手中丈八蛇矛,一招蛟龙出水,奔着夏鲁奇的咽喉刺到。

    “叮咚……张飞‘怒喝’动,吼声范围内降低部分魏军将士1~3点武力,最高者被减弱3点武力。”

    “叮咚……张飞‘威势’属性动,武力+3,基础武力99,丈八蛇矛+1,当前武力值上升至1o3!”

    “叮咚……由于关羽、张飞、赵云、黄忠等五虎上将中的四人出现在同一战场,五虎破军组合技动,张飞武力+3,统率+1,当前武力上升至1o6!”

    看到张飞来势汹汹,夏鲁奇不敢大意,手中丈八滚云枪一个推窗望月向斜刺里招架,并大声鼓舞身后的骑兵:“援兵到了,将士们鼓起勇气来血战到底吧!”

    “叮咚……夏鲁奇特殊属性枪霸动,对阵枪矛类武将时武力+5,基础武力99,丈八滚云枪+1,当前武力上升至1o5!”

    枪矛相交,出一声震耳欲聋的铿锵声,两把兵器碰撞的火花四溅。两员虎将在千军万马中咆哮怒吼,枪来矛往,杀的难解难分,一时间谁也占不到便宜。

    夏鲁奇虽然骁勇善战,奈何兵微将寡,当他被张飞缠住之后,身后的骑兵失去了带头冲锋的尖刀,突围的势头顿时被遏制了下来,遭到了严阵以待的汉军迎头痛击,长枪乱刺,长矛乱戳,许多人纷纷负伤坠马,旋即被刀盾兵扑上去乱刀分尸。

    曹仁与曹操的援兵虽至,但中间横亘着四大虎将率领的七万将士,诸葛亮的五万援军又从斜刺里挡住了曹操的去路,隔着层层阻挡,对于夏鲁奇率领的残兵来说却也是远水解不了近渴。

    “将士们,建功立业的时候到了,请诸君随我冲锋!”

    就在夏鲁奇被张飞迎头阻击之时,徐达带着王平引领着将近九万来自陈留的将士,挥舞着兵器,踩踏的烟尘滚滚,漫山遍野朝被包围在中间的魏军骑兵起了进攻。

    这些魏军骑兵虽然都是骁勇善战的悍卒,但在数十倍的巨大兵力差距之下,很快就被层层叠叠的汉军吞噬,淹没在千军万马的滔滔洪流之下,很快就损失殆尽,由两千多人锐减到一千,再折损到五百,最后变成不足百人……

    徐达虽然身为三军主将,却是毫不犹豫的当先冲锋,一条亮银枪挥舞的寒光闪烁,马蹄到处连续挑落数十名魏军骑兵,鼓舞的身后将士军心大震,纷纷挥舞着兵器朝被困在中央的魏军砍杀,体验着以多欺少的爽快感!

    被夏鲁奇用枪杆抽中背部,吐血逃命的老将丁延平找医匠讨了两颗止血化瘀的药丸,定了定心神之后卷土重来,寻觅了一把镔铁大枪,再次率部冲锋,跟随着徐达围剿被困在阵中央的夏鲁奇残部。

    看到北面杀声震天,汉军阵脚似乎被冲的有些不稳,徐达大声提醒丁延平:“夏鲁奇已经是砧上鱼肉,插翅南飞,北面曹仁来势汹汹,请丁老将军率三万人马前去支援!”

    “末将得令!”

    夏鲁奇身边的骑兵已经不足百人,倘若再继续围攻下去便是牛刀杀鸡,丁延平领了徐达的命令,唿哨一声,长枪一招,引领着三万人调头向北阻挡曹仁的援兵去了。

    不等丁延平远去,徐达又吩咐王平一声:“东面来的人马打着‘曹’字旗号,阵中还有黄罗伞盖,怕是曹阿瞒亲自到了。王子均可率领三万人马向东增援诸葛孔明,挡住曹操的主力大军,等我协助张三将军杀了夏鲁奇之后,再分兵协助!”

    “诺!”

    王平抱拳答应一声,扭头朝几员偏将吩咐一声:“夏鲁奇已经势穷力孤,没必要再在这里浪费时间,尔等率部随我向前迎战曹军主力!”

    “杀啊!”

    随着王平一声招呼,数名偏将引领着潮水般的汉军呐喊着向东冲锋,前去协助诸葛亮抵挡来自谯郡的曹魏主力。

    “夏鲁奇,你已经插翅难飞,还不快快下马束手就擒?”徐达挥枪挑落一名魏军校尉,大声恐吓势单力孤的夏鲁奇。

    张飞却是杀的兴起,大声阻止徐达:“夏鲁奇的人头是我张翼德的,谁也别来插手,看我一矛将他刺下马来!”

    徐达却是不依张飞,一边挥枪助战一边大声劝谏:“翼德将军,大敌当前,不是意气用事的时候。东面曹操亲自来援,北面曹仁也杀了过来,必须快擒杀夏鲁奇,战决,绝不能贻误军机!”

    夏鲁奇以一敌二,奋力死战:“管你多少人,直管放马过来便是,我夏鲁奇今日虽死无憾!”

    “徐天德将军所言极是,张三将军休要逞能!”卷土重来的黄忠叱咤一声,高举八卦龙鳞刀再次加入战团,和张飞、徐达合围夏鲁奇。

    “叮咚……受五虎破军组合技影响,黄忠武力+3,统率+1,基础武力98,八卦龙鳞刀+1,当前武力上升至1o2!”

    “叮咚……夏鲁奇欺老属性动,降低黄忠两点武力,自身武力+3,当前武力上升至1o8!”

    “管你多少人,尽管放马过来吧,尤其是你这样的老弱病残!”

    面对三员汉将的围攻,夏鲁奇毫无惧色,将手中丈八滚云枪挥舞的虎虎生风,反而越战越勇。左遮右挡,防的滴水不露,三员大将同时夹攻,一时之间竟然奈何他不得。

    “哇呀呀……气死俺燕人也!”张翼德气得大声咆哮,“以多欺少也就罢了,你们反而在旁边捉紧掣肘,是何道理?闪开,让俺把夏鲁奇刺于马下!”

    “叮咚……张飞怒喝再次生效,降低吼声范围内部分魏军将士1~3点武力,张飞‘威势’与怒喝连动生效,武力+2,张飞当前武力上升至1o8!”

    就在三员汉将围攻夏鲁奇之际,韩世忠也带着薛葵、梁红玉提兵抵达战场,看到两路魏军前来救援,当即大声吩咐妻子:“夫人,马上寻找高地,为三军将士擂鼓助威!”

    南面马蹄声起,薛仁贵飞驰胯下千里马,挥舞震雷青龙戟,策马杀到,远远的奔着夏鲁奇就是一箭:“这样的大场面,怎么少的了我薛仁贵?”(未完待续。)

    :访问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