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九卷 一千三百四十五 大魏元帅

    客厅内红泥火炉,温暖如春,既不用丝竹管弦,也不用歌姬伴舞,薛仁贵和于禁分宾主落座,推杯换盏,酒逢知己千杯少。

    话题先从各自的郁郁不得志开始,在于禁的引导之下慢慢的向刘辩身上转移,最后惹得薛仁贵借着酒劲破口大骂:“这刘辩真是忘恩负义的小人,天下未定便学会了鸟尽弓藏,兔死狗烹。当初要不是我大闹洛阳,一箭射死了董卓,西凉叛军岂会土崩瓦解,哪里又有他刘辩的今天?”

    于禁心中窃喜,急忙起身给薛仁贵倒酒:“说得好,薛兄三箭震洛阳,天下闻名,之后更是数败吕布,扼守武关多年;论功劳不在岳飞之下,可地位却一直被岳飞压着。现在倒好,就连贤侄薛刚都被刘辩铡了,那可是他的亲外甥啊!”

    “我这个儿子也是不成器,被她母亲溺爱的娇生惯养,以至于惹了杀身之祸,白白葬送了性命!”薛仁贵摇头叹息一声,举起杯中酒一饮而尽。

    于禁再次起身给薛仁贵斟满酒杯:“话也不能这么说,他们毕竟是表兄弟,都是十岁左右的孩子,吵闹一下又有何妨?就算有错,其罪也不当死,陛下……刘辩实在太过分了,根本没有把薛兄放在眼里!”

    “是啊!”

    薛仁贵忽然起身把面前的酒杯摔得粉碎,“刘辩这昏君眼里根本就没有我!”

    接着大声咆哮道:“我的地位一直屈居李靖、岳飞之下,我忍!被吴启后来居上,我也忍!甚至就连年轻的诸葛亮都骑在我的头上,我还能忍!可铡了我的儿子,逼死了我的妻子,削了我的官职,我实在不能忍!”

    “说得好!”

    伴随着一阵掌声,峨冠博带,换了一身官服的郭嘉从屏风后面转了出来,鼓掌道:“薛将军说得太好了,凭你这样的功劳却连遭屈辱,是可忍孰不可忍?”

    薛礼佯装疑惑与吃惊,拍案而起:“你是何人?为何看着有些面熟?”

    接着转身质问于禁:“于文则,为何你我饮酒却有人躲在屏风背后偷听?他究竟是何人,你这么做有何用意?”

    不等于禁解释,郭嘉就笑吟吟的拱手道:“薛将军真是贵人多忘事,难道忘了我郭奉孝么?”

    薛仁贵这才恍然顿悟:“哦……怪不得我说看起来如此面熟,原来是在濡须被庐江王生擒了的曹魏第一智囊郭嘉郭奉孝啊!”

    “你……”

    听了薛仁贵的嘲笑,郭嘉顿时气得脸色煞白,在金陵被刘辩和陈平戏弄,又在濡须被刘无忌耍的团团转,几乎成了郭嘉心中难以磨灭的阴影,此刻被薛仁贵拿出来嘲笑,犹如被剥开了心头已经结了痂的伤口一般痛苦。

    但郭嘉的智商毕竟远常人,短暂的愤怒之后马上恢复了理智,陪笑道:“的确,在濡须口遭到刘无忌这个黄口小儿戏弄,的确让嘉终生难忘。但我这次来许昌并非是和薛将军讨论这件事的,而是为了替薛将军谋个好前程!”

    薛仁贵的脸色慢慢好看了起来,用警惕的语气问道:“你如何替我谋个好前程?”

    “适才薛将军与于将军的对话我听得一字不漏,深为薛将军的明珠暗投而惋惜。薛将军骁勇善战,万夫难敌,用兵如神,所向披靡,屈居李靖、岳飞之下也就罢了,没想到竟然就连诸葛亮这样的阿猫阿狗也骑在你的头上,现在甚至被贬到了许昌担任太守,简直是黄钟毁弃瓦釜雷鸣!”郭嘉在薛仁贵的对面束手而立,口若悬河,侃侃而谈。

    薛仁贵叹息一声,仿佛泄了气的皮球一样颓然落座:“造化弄人,天意如此,又有什么办法?”

    郭嘉笑吟吟的道:“前些日子,薛将军想必收到了一封我们大魏皇帝的亲笔书信吧?”

    薛仁贵脸色微变:“那封信当真是曹操写的,我还以为是有人陷害我,早被我烧成了灰烬。”

    郭嘉拱手道:“不错,那封信的确是我大魏皇帝亲手所写,里面的话也是句句肺腑。我大魏天子仰慕薛将军久矣,若能得到薛将军效力,愿以王爵相授,奉为大魏国第一兵马元帅!”

    “我杀过曹操手下无数大将,他岂能容得下我?”薛仁贵一副将信将疑的表情。

    郭嘉施展三寸不烂之舌继续趁热打铁:“薛将军啊,沙场上各为其主,大魏皇帝对将军你没有任何仇恨。相反,陛下却是被薛将军的武艺与才能深深折服,在郭嘉来许昌之前说了一句,得薛仁贵一人胜过十万雄兵,猛将百员。只要薛将军肯弃暗投明,愿与薛将军歃血为盟,结为金兰之好,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曹贼……曹孟德真这么说?”薛仁贵轻声沉吟,眸子里闪烁着矛盾的光芒。

    郭嘉信誓旦旦的道:“薛将军请放心,天子一言九鼎,我大魏皇帝这句话是当着满堂文武说得,绝对不会变卦。而且陛下还说了,如果薛将军愿意弃汉降魏,并可以结为姻亲,把令爱许配给太子曹植为妃,并从诸位公主中挑选一人许配给薛兄家的公子。”

    薛仁贵忽然弯腰抓起面前的酒坛,仰起头猛灌几口,然后高高举起摔了个粉碎:“大丈夫死则死矣,既然他刘辩不仁,就别怪我薛仁贵不义!自今日起,我薛仁贵便叛汉降魏,替我儿薛刚与妻子刘伶讨回公道,推翻刘辩这个冷酷无情的暴君!”

    于禁大喜过望,同样拍案而起,拱手道:“有薛兄这句话,于****随你赴汤蹈火,供你驱使!”

    郭嘉大笑着上前握了薛仁贵的手掌:“哈哈……能得到薛将军的效力,大魏势必如虎添翼,逆转局势,反攻金陵指日可待!”

    薛仁贵蹙眉道:“兵贵神,既然我与文则决定弃暗投明,便连夜竖起反旗,接应大魏皇帝率军重返许昌如何?”

    郭嘉沉吟道:“许昌北有陈留,南有宛城,不宜久留,依嘉之见,薛将军不如率部离开许昌,前往谯郡与陛下会师,如此方为上策。”

    薛仁贵头摇的像拨浪鼓:“难得大魏皇帝如此器重我,又是以王爵相授,又是要我做兵马大元帅,我薛仁贵如果没有见面礼,又怎能说得过去?我与于文则今夜便倒戈降魏,将许昌当做见面礼献给陛下!”

    见薛仁贵说得态度坚决,郭嘉决定试探一番,看看薛仁贵是真降还是假降:“陛下是决计不能离开谯郡来许昌,但如果薛将军能够鼓动城里的兵马跟着一块降魏,与谯郡互为犄角,或许可以打开局面。”

    薛仁贵抚须道:“郭奉孝所言极是,只是许昌城中兵马多达五万,要想全部策反,怕是不易。不如先把霍峻、夏侯兰抓了,能鼓动多少算多少,那些不肯降的放出城外算了。等控制许昌之后再让陛下派遣一员大将率兵马来协助守城,如此定然固若金汤。”

    于禁抚须赞成:“要想鼓动五万人马全部叛汉降魏也不现实,薛兄这个主意倒是不错,先把霍峻与夏侯兰捉了,试试能鼓动多少算多少!”

    “何不全部杀掉?”郭嘉试着问道。

    薛仁贵目光扫向于禁:“文则的意思呢?”

    于禁摇头道:“不行,古来围城自缺一隅,狗急了尚且跳墙,更何况是人?五万人马之中能够策反一万就算谢天谢地,如果相逼太急,剩下的那些将士拼命死战,反而得不偿失。不如放他们出城,让陛下再另外派遣一支兵马来守城便是。”

    郭嘉沉吟了片刻,颔道:“文则将军说得也有道理,那就如此行事吧!只是不知道薛将军打算何时起兵?”

    薛仁贵抚摸着下巴道:“兵贵神,就今夜起兵如何?”

    于禁拱手道:“城中有我两千嫡系亲兵,愿以薛兄马是瞻!”

    薛仁贵点头道:“宋琦、陈腾、徐洛这三人都曾经在我手下效力过,我待三将不薄,你派人把他们召唤到府中,我先尝试策反这三人。若三人同意便一块起兵,先把霍峻、夏侯兰拿下,再去策反其他将士。”

    于禁当即派人去军中召唤宋琦、徐洛等三员偏将来府中饮酒,薛仁贵趁机回家披挂了甲胄,提了震雷青龙戟,骑了赤兔马来到于禁家中等候。

    等宋琦三员偏将到来之后,薛仁贵也不拐弯抹角,直接开门见山的把自己准备叛汉降魏的意思表明,手提方天画戟道:“我薛仁贵准备弃暗投明,替我儿薛刚讨回公道,你们三人是否愿意随我铲除暴君?”

    宋琦三人一起拱手道:“我等往日多受薛将军提携,这次亦是为薛将军感到不平!既然薛将军打算弃暗投明,我等愿以你马是瞻!”

    郭嘉躲在一旁冷眼旁观,悄悄查看这些偏将的神色,看起来有的人是真心想要追随薛仁贵,有的人似乎是被薛仁贵手中的青龙戟所震慑,但薛仁贵却是一副铁了心造反的样子,看起来不像伪装出来的。

    “若薛仁贵能把霍峻杀了,就更是必反无疑了!”郭嘉在心中暗自沉吟一声,大声提议道,“既然这么多义士愿意追随薛将军,大事可成,不如趁着霍峻、夏侯兰还没反应过来,先去把这二人除掉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