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九卷 一千三百三十六 第三次爆表

    薛府械斗案虽然是由万年公主蔑视王法,公然拒捕引起,但官差处置不当,引爆了如此大规模的命案,包拯作为一把手也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听了包拯的话刘辩也不客气,直接做了决定:“包拯身为金陵府府尹,固然明镜高悬,刚正不阿,但本次大规模械斗案处置失当,导致将近一百五十人丧生,亦是难逃处罚!”

    “臣甘愿受罚!”包拯跪地叩,静候处置。

    要想做一个大公无私,刚正不阿的清官,就必须做好三起三落的准备,要想做官场上的不倒翁,需要学会左右逢源,见风使舵,包拯宁肯罢官下野却也学不来。

    刘辩身板挺得笔直,声如洪钟:“自即日起免去包拯金陵府府尹一职,由幕僚公孙策接任,着包拯前往长安京兆担任府尹,协助雍州牧李严治理地方。张龙、赵虎处置不当,各自杖责四十,逐出金陵府随包拯赴任。”

    刘辩如此安排自有目的,一来象征性的处罚一下包拯,给天下人一个交代。二来雍州刺史李严内政能力相比其他州的刺史弱了不少,日后还要负责为岳飞的西征大军供给物资,正好让包拯去和他搭档,以确保万无一失。

    听了天子的宣布,包拯心中感激不已,不能说这是对自己明降暗升,但京兆尹治所长安,下辖一百五十多万人口,甚至比京城金陵还要多,很难说自己是被贬职了还是高升了,总之自己可以继续为民做主。而且公孙策执掌金陵府,还可以继续按照自己的方针治理金陵,这已经是最仁慈的处罚,怎能不让臣子誓死相报?

    “多谢陛下从轻落,臣誓要庶竭驽钝,以报陛下器重之恩!”包拯稽顿拜,叩谢圣恩。

    刘辩目光又扫向刘齐,厉喝一声:“太子出列领罪!”

    刘齐一愕,还以为对自己的处罚已经完了,没想到还要当着文武百官的面惩罚自己,急忙向前几步跪倒在地:“孩儿领罪。”

    刘辩朗声道:“你身为储君,不能让妻妾和睦,有失天下表率,朕罚你俸禄一年,闲暇之余出城参加徭役,以示惩戒。”

    “孩儿谨记父皇教诲,愿意领罪!”刘齐稽顿地,谢过父皇手下留情。

    半个时辰之后,前去天牢提万年公主前来受审的锦衣卫慌忙来报:“启奏陛下,万年公主在来太极殿的途中得知薛刚被铡,投井而死。臣等救上来之时已经撞破了额头,回天乏术,现尸体正停在乾阳宫门外,请陛下裁决!”

    刘辩面色微微一变,随即叹息一声:“棒下出孝子,溺爱惯骄儿。薛刚因公主所生,自幼便锦衣玉食,前呼后拥,何其幸运?却因母亲溺爱,疏于管教,导致小小年纪便飞扬跋扈,不仅害了自己性命,也害了母亲性命,又何其不幸?”

    “是啊,是啊,陛下所言极是,臣等当以此为戒,严加约束家眷,杜绝此类事情生。”在王猛、刘基的带领下,百官无不感慨。

    刘辩又道:“万年公主既投井自尽,其罪行便不再追究,着薛家领回尸体下葬。因斗殴死亡官差,由户部给抚恤,厚待家眷。薛府死亡家丁从万年公主积蓄中拨出,予以抚恤,安抚民心,不得有误。”

    至此,这桩轰动天下的大案算是彻底落下帷幕,每个人都得到了应有的惩罚,文武百官心服口服,一起山呼万岁:“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岳飞却是眼前一黑,晕厥在大殿上,刘辩急忙命担任医部郎中的孙思邈与张仲景上前诊治,试探过后禀报道:“启奏陛下,岳帅只是昼夜兼程快马赶路,连日连夜不曾闭眼,疲倦困乏又感染了风寒所致,让微臣给他开一服祛风寒养精神的药方,服下便可。”

    刘辩吩咐刘齐道:“你岳父如此长途跋涉,乃是被你们这些后辈所牵连,你马上与岳雷一块把岳元帅送回府中修养,并把岳氏银瓶接回太子府,日后相敬如宾,和睦相处,不得有误。”

    “孩儿谨遵父皇吩咐!”

    刘齐答应一声,上前与御林军以及小舅子岳雷搀扶着体力不支的岳飞离开了太极殿,出了乾阳宫朝岳府而去。

    目送岳飞离去之后,刘辩朝文武百官吩咐一声:“朕有些疲倦,今日早朝就到这里吧!”

    文武百官一起作揖施礼:“恭送陛下!”

    望着刘辩远去的背影,文武百官无不交口称赞,一个个心服口服,“陛下处置得当,有的放矢,吾等心服口服啊!”

    刘辩离开太极殿刚刚回到麟德殿准备休息片刻,就听到脑海中响起了系统提示音:“叮咚……恭喜宿主,完成恩威并用任务,内政能力永久+2,当前四维变化如下:刘辩统率99,武力99,智力98,内政1o1!”

    “叮咚……刘辩内政过1oo,已造成系统第三次爆表,将会随机出世三人,宿主获得一张神兵卡,一阵坐骑卡作为补偿。”

    刘辩在椅子上做了,轻揉太阳穴,呢喃道:“处理这些棘手的政务真是让人心力交瘁啊,听听爆表名单放松一下也好。把名单报上来吧,看看这次又有那些人物出世?”

    系统应声而动:“叮咚……爆表第一人,元朝开国皇帝忽必烈统率92,武力81,智力88,政治93。当前植入身份为潜逃到地中海附近,借助北匈奴东山再起的铁木真之子,目前正随其父厉兵秣马,准备从背后偷袭大夏。”

    “哦……要不是系统提示,朕几乎疏忽了铁木真是生是死,没想到一代天骄竟然跑到东欧的地中海去了,还准备从背后偷袭项羽。哈哈……倒是可以助吴起、岳飞一臂之力。”听了系统的情报之后,刘辩疲倦的心情好转了许多,不由得笑出声来。

    系统继续提供爆表名单:“叮咚……爆表第二人,晋朝开国皇帝司马炎统率78,武力61,智力86,政治92。当前植入身份为魏将司马错之子,司马懿之侄,年方十五,正随司马错在曹仁麾下效力。”

    刘辩双眉微动,沉吟一声:“就连开国皇帝的四维都这般惨不忍睹,怪不得晋朝民不聊生了,这属性便是比起我儿刘齐来也差了不少啊!不过,朕倒是想起来了,这忽必烈和司马炎的出世,再加上远在罗马的刘邦,正好凑齐了所有大一统王朝的开国皇帝啊,倒是极好!”

    “叮咚……爆表第三人,战国时期纵横家张仪统率68,武力7o,智力96,政治94。当前植入身为为贵州刺史荀彧最新向吴起举荐的人才,准备出使罗马,面见刘邦。”

    此刻苏秦与虞姬被擒的消息还没有传到金陵,田单的计划刘辩更是一无所知,听完系统的报告后暗自沉吟一声:“能得到张仪加入麾下效力自然是求之不得,正好让他与苏秦演一出对手戏,只是不知吴起派人出使罗马做什么?难不成正要以连横破合纵,朕暂且拭目以待。”

    听完系统的报告之后,刘辩有些疲倦,便和衣上床小憩,修养身心。“

    傍晚时分,郑和匆匆来报:“启奏陛下,岳帅回家睡了一觉,已经带着岳雷、薛丁山踏上了返回长安的旅程,并派人给陛下送来书信一封。”

    “唉……也许岳鹏举用兵不如李靖、吴起,但论忠诚于敬业,普天之下却是无人能及!”

    刘辩看完书信后感慨一声,岳飞在书信中自然说得是为国征战,死而后已之类的誓言,又问道:“岳银瓶可曾跟随太子回府?”

    郑和点头道:“已经跟着回去了,而且奴婢还得到消息,说是有些文臣正在谋划着找个机会把王猛之女推上太子妃之位。”

    刘辩抚须沉吟:“经过岳银瓶的教训,册立太子妃之事不可再操之过急,必须认真考察,须要选个德才兼备,并且能够与太子夫唱妇随之人方可。此事就日后再议吧!”

    晚膳的时候,刘辩召集了包括何太后,以及甄宓、武如意东两宫皇后,还有德妃穆桂英、淑妃卫梓夫,以及其他所有的嫔妃来到紫微殿设宴,就今天万年公主之事告诫所有的女人,必须管好自己的外戚,以身作则,若有人飞扬跋扈,目无法纪,定然以法绳之,绝不留情。

    在刘辩强大的集权能力之下,包括何太后、甄宓、武如意甚至连安排一个小官吏的权力都没有,更是不敢踏入前宫一步,也不敢公开议论朝政,此刻自然只有唯唯诺诺,服服帖帖的份。

    晚膳过后,刘辩正打算去樊梨花的寝宫休息,郑和又敲门来报:“启奏陛下,张凉大人正在乾阳宫门外求见,说是有一个计划要向陛下秘奏!”

    刘辩蹙眉道:“哦……张良白天的时候不来,却深更半夜前来面君,不知所为何来?既然如此,便宣他来麟德殿面圣,看看他所为何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