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九卷 一千三百三十一 公主难缠

    这一声中气十足的叱喝绝非一般人能够出,而是养尊处优惯了之后自然而然形成的优越感所迸出来的,正是出自薛刚的母亲万年公主之口。

    就在王朝、马汉等四大捕头率领五百差役前来薛府捉拿薛刚的半个时辰之前,万年公主正在武如意的景宁殿做客,话题自然离不开明日的樊梨花大婚。

    “唉……我就看不惯了,樊梨花明天入宫也只是一个美人而已,竟然有这么多大臣的家眷跑去送贺礼。”

    万年公主与西宫皇后武如意分宾主落座,一边吃梨一边抱怨,“也许我送的礼物太轻了吧,樊家老太太也没把我太当一回事,这不转了个弯就来嫂子这里做客了。”

    随着江东士族日渐势微,竞争对手强劲,武如意这些年收敛锋芒,磨去了棱角,看起来和蔼温驯了许多,听了万年公主的话,笑道:“也许文武大臣都敬佩樊氏是个能够上马驰骋的巾帼英雄吧!”

    万年公主忽然掩口大笑:“呵呵……我倒是想起了一件好玩的事情,都说樊梨花和穆桂英一样骁勇善战,若是她俩打起来那就好玩了,嫂嫂说谁会赢?”

    就在这时,武如意的贴身婢女兰蔻慌慌张张的跑了进来:“皇后、皇后……不好了,大事不好了,太子被打了!”

    武如意面色微变:“哦……谁这么大的胆子,竟敢殴打太子?”

    “好像是岳元帅家的二公子岳雷和、和……”兰蔻盯着正在吃梨的万年公主结结巴巴说不出来。

    知子莫若母,万年公主马上跳了起来:“有我家刚儿的事情?”

    兰蔻点头:“嗯……你们薛家的两位公子都卷入其中,听说都把曹贵人殴打的流产了,大街上已经传得沸沸扬扬。”

    “唉呀……这可不是一件小事,我得马上回去看看!”万年公主急忙丢下手里的半块雪梨,就要急匆匆出门。

    武如意蹙眉道:“真是荒唐,太子才刚刚纳了曹氏不过十日,竟然有了身孕?怪不得宫中早先酒风传他们之间有染,身为太子,如此不知节点,何以服众?妹妹也莫要害怕,错也不见得全是外甥的!”

    万年公主匆匆施礼告辞:“多谢嫂嫂替我家刚儿说话,我这就回去看看,若事情闹大了,还需要嫂嫂出来说几句好话。”

    武如意笑笑:“妹妹直管放心,你是公主,陛下的亲妹子,刚儿是陛下的亲外甥;他爹薛仁贵三箭震洛阳,威震天下,身居镇北将军之职,当朝屈指可数。只要陛下不计较,这世上还没有人敢拿你们薛家和刚儿怎么着!”

    听了武如意的话,万年公主好似吃了一颗定心丸,颔道:“嫂嫂说得也是,我是公主我儿子是陛下的外甥,我们怕谁?不就是表兄弟之间的打打闹闹么,我走了!”

    万年公主火离开乾阳宫,钻进自己的马车,以最快的度返回了薛府,下令道:“关闭大门,任何人不准出入,集结所有家丁待命。”

    随着万年公主一声令下,薛府大门戛然掩闭,两百三十名家丁全部手持木棍、朴刀在院子里集合,如临大敌。

    反正天塌了有公主顶着,怕个毛线,就是干!

    万年公主直奔薛刚的卧室,将正在佯睡的薛刚一把拽了起来:“逆子,你闯了大祸,还敢在这里睡觉?”

    “啊哦……”薛刚揉了揉惺忪的睡眼,“人家刚刚睡个午觉,母亲就在这里大吵大闹,还让不让人好好睡觉了?”

    万年公主大怒,一把揪住薛刚的耳朵:“你捅了这么大的篓子,还敢睡觉?”

    “我怎么了?我又没尿床!”薛刚索性撒起了泼。

    万年公主揪着耳朵,把薛刚从床上拽了下来:“整个京城已经传得风风雨雨,你和丁山、岳雷擅闯太子宫,无故殴打太子,甚至把曹贵人踹的流产了,你还敢在这里装作事不关己?是不是等到包黑子把你塞到铡刀底下才会跟母亲坦白?”

    薛刚捅了捅鼻孔:“你说这件事啊?和我无关!我就是跟着看热闹,我说不去,薛丁山他非拉着我去帮个人场,结果一言不合就打起来了。我见势不妙就闪人了,和我没有任何关系。”

    万年公主对儿子的性格了若指掌,冷哼道:“你胡说八道,为娘还能不知道你?你敢说这件事和你无关?”

    “绝对无关!”薛刚头摇的像拨浪鼓,“要是和我有关,干嘛他们只抓薛丁山和岳雷,而把我放回来了呢?我是清白的,我是无辜的,我就是去看个热闹而已。”

    万年公主一想也是,如果自己的儿子也出手了,为何锦衣卫、金陵府的差役只抓岳雷和薛丁山,而放薛刚回家睡大觉?

    万年公主当下回头掩了房门,悄悄对薛刚道:“刚儿啊,为娘告诉你,这件事闹大了。我在回来的路上已经听说了,司空孔融、刑部尚书狄仁杰、礼部尚书张居正、御史中丞魏徵、金陵府府尹包拯,甚至还有京畿中郎将孟珙、禁军统领廖化等人此刻都在乾阳宫门外求见你舅舅,要求严厉惩处你们!”

    “嗨……他们又都没我爹爹官大,怕什么?”薛刚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眼神中充满了不屑。

    “逆子,还不知道好歹?”万年公主大怒,抬手想要给独子一个巴掌,却是不忍下手,柳眉倒竖怒斥道,“我告诉你,若是有人来抓你,打死也不要承认自己动手了。就算承认动手也绝不能说是自己踹的曹贵人,把罪责推到薛丁山头上就是,知道么?”

    “就是薛丁山干的嘛!”薛刚俩眼一瞪,双臂一摊,一脸无辜。

    万年公主冷哼一声:“少跟我装蒜,好在听说薛丁山已经认了。第二你就说自己压根没想去,是岳雷硬把你拽上的,你只是拉架而已。”

    薛刚挠挠头皮:“这事吧没想到闹成这个样子,我们三个只是想吓唬吓唬刘天下……”

    万年公主鼻子几乎气歪了:“堂堂的太子会被你们吓住?要是刘无忌是太子,你们这样闯进去,信不信早就被打的爹娘都认不出来?”

    就在这时,府邸门外响起了激烈的吵闹声,以及叮当的砸门声,万年公主急忙叮嘱薛刚:“你就在卧房里躺着,不要乱动,一切自有为娘替你扛着。”

    薛家大院内,闯进来的一百五十多名差役在张龙、赵虎的带领下,与薛家的两百多差役互相对峙。

    张龙手持佩刀,大声叱喝:“放下武器,交出薛刚,否则便以抗法问罪,格杀勿论!”

    万年公主大步流星的走出后院,拨开人群,叱喝一声:“我看谁敢?”

    看到主人出来了,薛府的家丁狗仗人势,顿时气焰嚣张起来,纷纷举起手里的木棍叫嚣:“谁敢啊?谁敢啊?杀一个看看!”

    张龙、赵虎面面相觑,一起拱手施礼道:“金陵府捕头张龙、赵虎拜见公主!”

    万年公主站的笔直,紧了紧身上的披风,冷声道;“你们好大的胆子,竟敢连堂堂镇北将军府也敢硬闯?还把薛将军放在眼里吗?还把我这个公主放在眼里吗?还把大汉天子放在眼里吗?”

    张龙、赵虎苦笑着辩解:“请公主勿怪,上命差遣,身不由己。我等奉了包大人的命令,前来捉拿殴打太子,并导致曹贵人流产的疑凶薛刚到案,请公主见谅。”

    “见谅?”

    万年公主忽然抬手扇了张龙一个巴掌,“唉呀……张捕头,请你也见谅?对了,你叫张什么,张龙?我看你分明是大逆不道,竟敢以龙字为名?”

    张龙又怒又惊,悲愤交加,作揖施礼道:“姓名乃是父母所赐,他们都是目不识字的盲丁,小人改了便是。”

    万年公主冷笑一声:“我给你改了,从今以后叫做张虫!”

    万年公主悄悄凑到赵虎面前,抬手就是一个耳光,幸亏赵虎早有准备,侧身闪开,让万年公主一巴掌落了个空。

    赵虎后撤三步,克制着怒火道:“小人正在执行公务,公主请休要胡来!”

    万年公主冷哼一声:“你叫赵虎?若是冲锋陷阵的大将叫虎啊豹啊之类的还配的上,你一个区区捕头,配的上虎字么?叫猫啊狗啊的还差不多!什么你们包大人?区区一个三品的金陵府府尹,也敢砸我薛家的大门?我们家的金丝木大门,把你们整个金陵府卖了也赔不起!”

    “赔偿,赔偿,砸坏我家的大门必须赔偿!”薛府的差役齐声呐喊,为万年公主助威。

    王朝和马汉从后面走了进来,把张龙、赵虎挡在身后,一起施礼道:“我二人是包大人座下的捕头王朝、马汉,奉了包大人之命前来捉拿殴打太子的疑凶薛刚,查明缘由。还望公主网开一面,给我等行个方便!”

    万年公主微微颔道:“这还像个人话,这件事我也听说了,我自会问个明白。表兄弟之间打打闹闹,也不算什么大不了的事,我会带他去向陛下说明,就不必劳烦你们了!”

    王朝、马汉摇头道:“上命差遣,恕难从命!若公主执意不肯交人,别怪我等得罪了!”

    (已经大半年没求月票了,今天11月1号,剑客在这里求下月票,提振下士气,力争11月抖擞精神,努力更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