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九卷 一千三百二十七 京城小霸王

    薛丁山乃是薛仁贵正妻柳银环所生,过了年即将十三岁,年龄与太子刘齐相仿,个头也是在伯仲之间,平日里说话做事颇为稳重,隐约间透着大将之风。

    薛刚比薛丁山年幼两岁,母亲是刘辩的姐姐万年公主,仗着母亲身份尊贵,自幼顽劣跋扈,在薛家养成了说一不二的性格,甚至就连柳银环母子都要让他三分,薛家人称“薛小太岁”,又有绰号“京城小霸王”。

    不过这薛小太岁虽然顽劣霸道,但为人还算仗义,因为两家挨着近,所以跟同为将二代的岳雷打的火热,用情同手足来形容毫不为过,甚至比一奶同胞的薛丁山还要亲近。

    此刻听了岳雷的话,薛刚双手叉腰,抢着说道:“岳二哥这话什么意思?你是堂堂的征西大将军公子,姐姐又是当朝太子妃,简直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就连我京城小霸王也要让你三分,为何口出此言?”

    岳雷一脸故作深沉的样子:“哎……还不是因为那喜新厌旧,不辨忠奸的刘天下吗!”

    天下是太子刘齐的乳名,薛丁山听了后有些大感意外:“太子不是你姐夫么?雷弟这话从何说起?”

    岳雷当下把岳银瓶与太子以及曹嬛之间的冲突添油加醋的说了一遍,不仅说太子如何冷落自己的姐姐,又如何的蔑视诋毁,丝毫不把忠臣之后放在眼里,甚至纵容曹嬛当面羞辱岳银瓶,简直是可忍孰不可忍!

    不仅仅是岳飞的女儿嫁给了太子,而薛丁山的妹妹薛金莲亦是被许配给了渤海王刘治,此刻听岳雷说刘齐不把忠臣之后放在眼里,薛刚顽劣霸道的性格登时就爆发了出来。

    “这刘天下实在欺人太甚,看不起你们岳家就是看不起我们薛家!竟然为了反贼之女冷落明媒正娶的太子妃,实在是愚蠢昏庸,不知好歹,我们兄弟随二哥去一趟太子宫,为你姐姐讨回公道。”

    岳雷喜出望外,拍着薛刚憨乎乎的脑袋道:“还是二弟仗义,咱们走!若刘天下说好的则罢了,若是和咱们耍横,绝不能惯着他。”

    薛丁山年龄稍大一些,急忙挺身而出挡住了岳雷与薛刚:“你们两个休要胡来,太子乃是国之储君,不可冲撞,否则便是大逆之罪。此事还是禀明岳夫人之后再做决断。”

    岳雷一脸失望的道:“山哥,你这就不够义气了,你不帮小弟出头也就罢了,竟然还阻拦我,有没有拿我岳雷当做自己的兄弟?”

    薛刚亦是叉着腰,鼓着腮帮子怒吼:“薛丁山,今天的事你不帮忙也就罢了,好狗不挡道,你给我让开!”

    不等薛丁山搭话,薛刚出其不意的把大哥推开,拽了岳雷一溜烟般逃出了薛府,直奔太子宫而去。

    “二弟,岳二弟,休要胡来……”薛丁山唯恐两个小兄弟捅了漏子,急忙尾随其后,跟着兄弟二人出了薛府,朝太子宫飞奔而去。

    年关将近,明天又是皇帝纳娶樊梨花入宫的大喜日子,因此金陵城里热闹非凡,大街小巷人头攒动,行人熙熙攘攘,摩肩接踵,一派盛世景象。

    岳雷与薛刚快步在前,薛丁山一溜小跑随后,兄弟三人穿过夫子庙,直奔位于玄武湖西南方的太子宫,大半个时辰之后终于来到宫门外。

    放眼望去,只见太子宫建造的巍峨雄壮,气势非凡,虽然不能和乾阳宫相提并论,但也是雕梁画栋,飞阁流丹,假山流水,凉亭花园,应有尽有。

    太子新婚燕尔,又有刘辩亲自回来执掌朝政,因此太子宫门前只能说是门前冷落车马稀,只有二十名全副甲胄的御林军手持银枪,伫立在府邸门前。

    看到岳雷和薛刚大步流星飞奔而来,后面还跟着一个年龄更大些的少年,带队的什长出来阻止道:“站住,三位公子何人?太子宫乃是京畿要地,不可轻易靠近,速速离去!”

    不等岳雷开口,薛刚上前抽了什长一个大嘴巴子:“大胆,有眼无珠的看门狗,竟敢和薛小爷这样说话?你可知道我是何人?”

    这什长看到三个公子锦衣华服,大马金刀,被薛刚的气势所慑,揉着脸颊道:“得了,我不和你计较,我也不管你是谁……”

    “我呸!”

    薛刚蹬鼻子上脸,啐了什长一脸唾液,“小爷说出来怕是吓死你!我娘是当朝万年公主,我舅舅便是当朝皇帝,太子是我表哥,我爹是镇北大将军……”

    “没有大……只是镇北将军!”

    这时候薛丁山气喘吁吁的从后面追了上来,先给兄弟纠正错误,接着对什长施礼赔罪:“这位军官,小弟顽劣,请包涵则个!”

    俗话说抬手不打笑脸人,面对着客客气气的薛丁山,再加上这小霸王身份却是显赫,也不是一个小小的什长能够惹得起的,这什长也只能打掉牙和血吞,咽下这份屈辱。

    “呵呵……原来是薛将军的公子啊,是小人有眼无珠,唐突了尊驾!”什长强压怒火,抱枪赔罪。

    薛刚却不依不饶:“镇北大将军和镇北将军也只是一字之差而已,小爷我姓薛名刚,在薛家排行第二,人称京城小霸王。”

    岳雷推了推吹天唬地的薛刚,施礼道:“我是征北大将军岳鹏举的二公子,我姐姐岳银瓶就是你们的太子妃,今日雪后无事,我三人特来拜访太子。”

    县官不如现管,薛刚的皇亲国戚身份虽牛,但岳雷的姐姐却是这座太子宫的女主人,这些侍卫自然是更加不敢怠慢,俱都颔首露出讨好的笑容。

    什长道:“既然三位公子要见太子,麻烦稍等片刻,容我进去通报一声。”

    岳雷一把拽住什长:“日后我们要经常来太子宫走动,就不必这么麻烦了!”

    话音未落,岳雷与薛刚在前,不由分说的闯进了太子宫,薛丁山唯恐有失,紧随其后。什长阻拦不得,也不敢阻拦,只能目送三位公子大摇大摆的进了太子宫。

    太子宫的偏殿,曹夫人的寝室。

    曹嬛的年龄比太子刘齐大了三岁,生的杏眼桃腮,皮肤白皙,唇红齿白,身姿婀娜,又秉承了其父亲曹操的基因,在上颇有造诣,一身文艺范。再加上在乾阳宫中整日里与太子耳鬓厮磨,因此郎情妾意,在太子纳娶岳银瓶之前便偿了禁果。

    “咳咳……”太子刘齐刚刚穿戴整齐下床,不由自主的咳嗽了几声,嘀咕道,“这鬼天气可真够冷的,夫人可要穿的暖和一些。”

    早早下床的曹嬛轻抚微微隆起的腹部,一脸幸福的道:“臣妾多谢太子关爱,我让陈昭容帮我看过,说是有了身孕。嘻嘻……再下去*个月,夫君就可以做父亲了。”

    刘齐笑笑:“真是为难夫人了,多年来在宫中饱受白眼,日后产下一子半女也可以陪你说话解闷。”

    曹嬛叹息一声,满脸愁容:“我给父亲修了几次书信,劝他退位归汉,都如泥牛入海,杳无音讯。看来父亲是不把我当做女儿啊,我也不再妄想劝他归汉,只想平平安安的度过余生,不被卷入其中。”

    刘齐轻抚爱妾的秀发,柔声安慰道:“夫人直管放心,父皇当初曾经对郭嘉、蒯良以及朝中文武许诺,绝对不会因为你的身份为难你。父皇是个一言九鼎,言而有信的伟丈夫,你直管放一百二十个心便是!”

    “多亏了公公关照!”曹嬛悄悄拭泪,一脸悲伤。

    刘齐又道:“若是你父亲将来被擒,我自会设法保住他的性命,最不济也要保住你母亲的性命,算是替你答谢她们的养育之恩吧!”

    曹嬛摇头叹息:“僭越称帝,乃是诛灭九族的大罪,怕是保不住。”

    刘齐却一脸坦然道:“父皇并非嗜杀之人,已经取消了诛灭九族的大罪,让许多无辜之人免受牵连,为此深受满朝文武以及百姓支持。或许结果不会像你想的那样糟糕!”

    曹嬛轻挪玉步走到刘齐身后帮他梳头:“太子啊,你已经连续在臣妾这里待了十个晚上,只怕会惹得岳姐姐不开心,你今晚还是去陪她吧?莫要一直黏在我这里,落人口柄。”

    刘齐反手轻抚曹嬛的小腹:“我娘生我的那年十七岁,父皇十四岁。而若是夫人明年能够生下一子半女,嘿嘿……我还要比父亲早了一年哦!”

    “咣当”一声,大殿的门被突然踹开。

    几个小太监与几个宫女惊慌失措的跪倒在地,磕头如捣蒜:“太子恕罪,太子恕罪,这几位小公子力气过人,我等阻挡不住,被他们闯了进来。”

    刘齐勃然大怒,扭头去看,认得薛丁山、薛刚、岳雷三人,之前没少在乾阳宫里跟着金台习武,自然不会陌生。

    当即拍案而起,双眉紧蹙,一脸不怒自威:“大胆,你们三人竟敢擅闯太子宫,莫非要造反不成?”

    (昨天投资的实体眼镜店开业,上午与晚上连续喝了几杯,没法码字,所以耽搁了更新,欠的次数多了解释也没意思。小说写到后期,激情与动力已经不足了,再加上事情繁多,又容易卡文,也只能尽最大努力更新了,争取十一月不断更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