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九卷 一千三百一十七 杀人灭口

    昨夜下了一场瑞雪,将木鹿城笼罩在银装素裹之中,大街小巷,覆盖了一层薄薄的积雪。

    钟离昧府上的童子刚刚打开门准备清扫积雪,就被从旁边跳出来的一个女人牵住了手掌:“小鹿,跟我走!”

    小鹿被吓了一跳,正要挣扎,才现牵着自己的女人是吕智小姐,一脸愕然的道:“原来是吕小姐啊,你找小鹿做什么?”

    吕雉裹了裹连帽貂裘大氅,以免被路人看清楚自己的容貌:“小鹿啊,姐姐谢谢你替钟将军给我传信,姐姐准备送你一个礼物,跟我走。”

    小鹿一脸喜悦,朝冰凉的双手呵气道:“是这样啊?那我得去告诉钟将军一声。”

    “不必了,我还有礼物要让你捎给钟将军,给他一个惊喜!”吕雉不由分说的牵着小鹿的手,将十一岁的童子拽的踉踉跄跄,健步如飞。

    转过几个拐角,就看到一辆马车在路边等候,赶着马车的是吕雉府上的仆人张大牛,浑身裹着厚厚的棉衣,只露着一双眼睛。

    “上车!”吕雉不由分说的把小鹿推进了车厢。

    张大牛扬起马鞭,驱赶着马车向城门外走去,嘴里嘀咕道:“若是小鹿的父母见到孩子,心中一定欢喜的不得了。”

    原来吕雉大清早起来告诉张大牛,昨日傍晚听钟离昧说小鹿的母亲病的厉害,为了感谢小鹿替钟离昧跑腿送信,所以自己打算带着小鹿回去见见母亲。

    张大牛本是憨厚之人,心中感激这两年来吕雉对自己的照顾,也不去考虑其中是否有诈,当即套上马车拉着吕雉去了钟离昧的府邸,在街巷的拐角处等着吕雉和叫做小鹿的童子。

    张大牛挥舞起马鞭,车轱辘出粼粼的响声,碾压着路面上薄薄的积雪,从木鹿城西门出了城,顺着驿道行驶在白茫茫的旷野上。

    “吕小姐,你要带我去哪里啊?”小鹿的心中隐隐有些不安。

    吕雉笑笑:“当然是带你去拿礼物啊!”

    “拿礼物为何要出城啊?”小鹿一脸疑惑。

    吕雉递给了小鹿一把果脯,露出和蔼可亲人畜无害的笑容:“钟将军对姐姐这么好,自然不能送他寻常的礼物,小孩子家直管跟着走便是,不要多问。”

    小鹿一脸懵懂的点点头:“哦!”

    随着马车的颠簸,小鹿不敢多问,低着头闷声不响的吃着吕雉给的果脯,不知不觉间竟然身体一软,瘫倒在吕雉的怀里,仿佛突然睡着的孩子一般,只是嘴角溢出的血迹却分外刺眼。

    吕雉把停止了呼吸的小鹿揽在怀中,嘴角露出一抹诡谲的笑容:“苏伯父给的毒药真是好用啊,把张大牛和小鹿除掉之后,就算钟离昧秋天不应叫地也不灵了。在我吕智的算计下,你虞姬已经在劫难逃,我誓此生誓要做出越吕雉的成就,做历史上第一个女皇帝!”

    张大牛驱车向西走了二十余里,逐渐变得荒无人烟,道路也险恶起来,天地间白茫茫一片,只有这一辆马车在踽踽独行。

    看看四下里无人,头顶是阴森森的苍穹,脚下是呲牙咧嘴的沟壑,吕雉掀开车帘招呼一声:“大牛,天气寒冷,喝一壶米酒暖暖身子吧?”

    张大牛咧嘴憨笑一声,找了个空旷场所停下马车,接过吕雉递来的酒壶扬起脖子猛灌了几口,嘴里嘀咕道:“这鬼天气还真是寒冷啊!”

    随着一壶酒消失殆尽,张大牛忽然觉得腹中绞痛,撕心裂肺,犹如万蚁噬咬,甚至就连呼吸也变得困难起来,当即踉踉跄跄的扑向马车,一把掀开车帘,挣扎道:“吕……你……你个毒妇,你在酒中下毒?”

    寒光一闪,一把匕刺破了张大牛的心脏,吕雉用冷酷无情的目光注视着张大牛,冷声道:“你是个忠心的仆人,可我输不起,所以必须杀人灭口!来年今日,一定会多烧几道纸祭奠你的在天之灵。”

    张大牛嘶吼一声,想要和吕雉拼命,四肢却已经绵软无力,“噗通”一声,一个倒栽葱跌了回去,双目圆睁,死不瞑目。

    吕雉跳下马车,趁着张大牛的尸体还未变僵硬,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拖到了路边,一脚踹进了深不见底的山沟里。又把马车解了套,将马车连带着小鹿的尸体一块推进了沟中,彻底的毁尸灭迹,这才放心的翻身上马,返回了木鹿城。

    傍晚时分,得知虞姬病重的项羽带着数百名随从,快马加鞭,风尘仆仆的从蓝马关返回了木鹿城,径直策马冲进大夏王府,直到后宫方才翻身下马。

    “爱妃,爱妃,你怎么了?”

    风尘仆仆的项羽顾不得脱下泥泞的战靴,也顾不得擦拭帽子与大氅上的雪花,一脸关切的坐在床榻上,把挣扎着坐起来的虞姬揽到了怀中。

    虞姬脸色苍白,露出欣慰的笑容:“大王,害得你牵挂,从前线风尘仆仆赶了回来,臣妾心中真是不安!”

    项羽怒视站在旁边的几个医匠:“你们这些废物,孤的爱妃到底生的何病,脸色为何如此憔悴?你们若是医不好,孤让你们牢底坐穿!”

    几个医匠面面相觑,嗫嚅道:“回大王的话,王妃好像是药物中毒,因此四肢乏力,高温难退,呕吐恶心,腹胀难受。”

    “中毒?”项羽勃然大怒,一巴掌拍在桌案上,“在孤的王府中,谁敢下毒?给孤彻查,不要放过任何一个可疑之人。”

    虞姬绵软无力的躺在项羽怀中,柔声道:“大王息怒,应该不是别人下的毒,是臣妾不能为大王开枝散叶,自觉愧对大王,所以到处求医问药,可能出现了恶性反应吧。”

    项羽叹息一声,把虞姬紧紧搂在怀中:“唉……爱妃啊,你何苦这么强迫自己,孤都不心急你又何必急于一时?是药三分毒,日后莫要再胡乱吃药了,一切自有定数!”

    在旁边伺候着的吕雉露出关切的笑容:“姐姐,该吃药了,我去给你煎药。”

    躺在项羽怀里的虞姬露出感激的笑容,朝项羽道:“大王,臣妾病倒的这两天多亏了驹娥妹妹照顾,等我好了可要好好谢谢她。”

    “我把药放在哪里了?”

    吕雉装出一副没有脑子的样子,使劲拍着额头,翻箱倒柜的乱找,“你看我这脑子,活该嫁不出去!”

    一阵搜索之后,忽然从抽屉里跌落几封书信,吕雉假装不明所以的拿起来看了几眼,随即做出一脸惊慌的样子就要把信笺藏起来。

    “吕智,为何这般惊慌?”项羽敏锐的目光一下就捕捉到了吕雉的异常。

    吕雉急忙把信笺藏在身后,摇头道:“没什么,没什么……我跟着姐姐练字的纸张而已!”

    项羽目光如炬,冷声道:“拿过来!”

    虞姬倒是并未惊慌,前几天妹妹从江东送来的书信虽然没有被烧掉,但被自己藏在了隐蔽之处,因此被吕雉翻出来的书信应该绝对不是。

    “妹妹,拿过来让大王过目!”虞姬笑靥如花的吩咐吕雉。

    吕雉忽然转身就逃:“真没什么,上面什么也没有!”

    吕雉的欲擒故纵之计果然生效,项羽放下虞姬一个箭步窜上前去抓住了吕雉的衣襟,轻而易举的就把书信夺了回来:“如果没有蹊跷,你为何这般鬼鬼祟祟?”

    项羽说着话展开信笺,仔细阅读起来,入眼之时却看到了这样一行话:“小婉,多谢赠香囊之情,离昧一片痴情天地可鉴,当择日向大王求情,求他把你赏赐于我。若大王不肯,昧便此生再也不娶,就这样守着你变老,以表吾心。”

    项羽至少看了三遍,心中的怒火不由得腾腾升起,夺妻之恨杀父之仇,更何况是绿帽子戴到了心高气傲的霸王头上!

    如果不是念在虞姬病重的份上,项羽几乎要冲上去一把拎起质问这是怎么回事,此刻强压着心中的怒火,把书信缓缓拍在床头质问:“爱妃啊,孤待你不薄吧?这是怎么回事?”

    虞姬一脸愕然:“大王……怎么了?这天下没有人及得上你待我万分之一……”

    “呵呵……亏你这话说的出口!”

    项羽的心在滴血,万军辟易,斩将如麻的项王此刻心在颤抖,“小婉啊,看看钟离昧的痴情,看看能不能感动你,就连孤也快感动了啊!”

    虞姬既疑惑又心疼,急忙摸起书信看了起来,看完之后花容失色,摇头道:“大王……这不是我写的,这绝对不是臣妾写的,难道臣妾的心大王还不明白么?”

    项羽做了个深呼吸,愤怒的嘶吼道:“钟离昧的字我一眼就能看出来,这笔疾绝对出自钟离昧之手,她是如何知道你乳名唤作小婉的?呵呵……你们还真是知己啊,这份爱情实在太感人了!”

    虞姬恍然顿悟,用手指指着吕雉道:“我记起来了,我曾经对她说过,我的乳名叫小婉,一定是她从中作梗,一定是她破坏我和大王的感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