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九卷 一千三百一十四 白起的誓言

    刘辩之所以这样调兵遣将,自有他的道理。

    其一,比起项羽、亚历山大领衔的安息各路诸侯,由织田信长率领的倭军肯定更容易对付,这有利于白起提高四维属性,变得更加强悍。

    其二,正在日本岛征讨织田信长的三个小军团协同作战,到目前为止还没有统一的主将,这有利于白起迅上位。否则凭白起的资历根本不足以担任大兵团的主将。

    其三,作为一个穿越的中国人,作为一个炎黄子孙,如果一定要在这个世界上寻找一个国家给白起练级,刘辩相信绝大部分人都会毫不犹豫的做出和自己一样的选择。

    综合以上三点,就是刘辩决定让白起东征日本的原因,刘辩相信有了白起这个强力统帅加入,东征军一定能够以最快的度扫平倭国,翦灭织田信长,然后以日本作为跳板进攻唐国南部地区,对李世民进行南北夹击。

    而让狄雷跟着赵括回国就更加容易理解,何元庆已经人在安息战场,岳云、严成方也即将追随岳飞西征,再把狄雷加入就可以激活“八大锤”组合技,让西征军团如虎添翼。

    在调兵遣将这方面,刘辩向来都是一言九鼎,乾坤独断;他做出的决定,自然也不敢有人质疑,满朝文武俱都竖着耳朵毕恭毕敬的聆听。

    刘辩用威严的目光扫了满堂文武一眼,高声道:“岳元帅西征之后洛阳、长安一带缺少主将,朕准备将徐达调来洛阳坐镇,对抗黄河北岸的曹仁、司马懿。”

    徐达在徐州战场表现出色,功绩斐然,尤其是伏杀曹魏头号大将夏侯惇,更是让徐达的声望扶摇直上,朝中已经多次有人建议用徐达取代秦琼徐州军团主将的地位,这次刘辩把徐达扶正,倒是比扶正白起更加众望所归。

    在抽走冉闵、徐达之后,青州兵团的实力已经有所下降,而且刘辩也唯恐心高气傲的关羽不听徐达的调遣,出现将帅不和的局面,所以再次做出决定,命关羽率领张飞、赵云、黄忠、关平、关铃、养由基等人提兵十万出虎牢关向东进入青州战场增援。【ps:写到这里,重新组合了一下武将排列,现上一章分给岳飞的太多了,导致留守的武将太少,所以又把张辽、甘宁、傅友德去掉了,特此说明。】

    明年开春之后,汉军将会在青州战场迎来最艰难的一场大决战,甚至可以说是汉朝四百年历史中遇上的最强对手。

    李世民几乎倾巢而出,在青州战场集结了将近五十万大军,又有华夏第一统帅韩信与级神射手后羿的加入,实力暴增。再加上随时有可能重返战场的李元霸,这让刘辩丝毫不敢大意,因此才准备让五虎集结青州战场,与唐军决一死战。

    可以说青州战场的胜负关系着天下大局,一着不慎便会满盘皆输,李世民输不起,而刘辩同样输不起!

    若是唐军战败,损失大量兵力自然不可避免,但至少还能向北退过黄河,再继续退到幽州,最后再退到辽东,距离唐国本土还有数千里的距离,可以说唐军拥有巨大的战略缓冲带。

    而胶州半岛虽然距离朝鲜本土只有不到二百里的海路,但汉军水师并没有压倒性的优势,并不具备跨海运送几十万大兵团的能力,所以从海上偷袭骚扰还可以,若是从海上全线反攻,汉军目前还没有这个实力。

    一番调遣之后,洛阳一带还剩下徐达、徐晃两大主将,刘辩决定命徐达以徐庶为军师,率领傅友德、丁延平、张须陀、于禁等降将,并把岳飞麾下善于防御的霍峻留下听候调遣,率领二十万人马分别屯兵洛阳、陈留等地,对抗黄河以北的曹仁、杨素等兵团。

    又命徐晃为长安战区主将,以陈平为军师,率领甘宁、张辽、徐宁、程咬金、孟良、齐国远等人在镇守长安的同时,伺机进攻并州,牵制屯兵河内的曹仁兵团,与徐达密切配合,互为犄角,力争做到守中有攻,攻中有守。

    在相继分给岳飞三十万西征大军,调拨给关羽十万人增援青州之后,长安境内徐晃麾下还有十万人左右,屯驻在洛阳与陈留的总兵力也在二十万左右,长安以及洛阳周遭的兵力依旧雄厚,甚至要比曹魏整个河北地区总兵力联合起来还要多出十万人。

    至于由曹操亲自统率的屯驻在谯郡的十几万主力,有对面的诸葛亮、薛仁贵牵制,也完全不用担心会对洛阳、陈留造成威胁。现在整个局势环环相扣,犹如一盘围棋般犬牙交错,双方谁也很难轻易占据绝对优势。

    听刘辩调遣完毕之后,满朝文武一起躬身作揖:“陛下雄韬伟略,运筹帷幄,有如此雄主,何愁天下不定?”

    刘辩又道:“方今天气寒冷,暂时还无法长途用兵,所以圣旨下达之后着各路主将立即筹备粮草甲胄,修缮兵器,待天气转暖后各自依计出兵。”

    岳飞手捧笏板出列:“兵贵神,刻不容缓,如今太子大婚已经结束,我们父子便不再久留,晌午过后便踏上返回洛阳的征程。”

    刘辩挽留道:“不必如此着急,毕竟还要等待冉闵、徐达等人从青州抵达洛阳,你们父子多年不曾回京城,就再多盘桓几日便是。更何况岳云与杨妙真的婚礼已经定了下来,又岂能耽搁?”

    岳飞慨然道:“陛下,从长安到西域大夏,迢迢数千里路程,需要准备的粮草辎重何其繁琐?如今已是十一月下旬,距离明年开春转暖也不过两个月的时间,片刻也容不得耽误啊,我们父子岂能因私废公?这婚事便等到西征归来之时也不迟!”

    “孩儿愿意听从父亲安排,胡虏未灭,何以成家?”岳云亦是跨前一步向天子请求出征,说的慷慨激昂,让人闻之动容。

    张居正出列道:“陛下,后日便是良辰吉时,索性把婚礼提前举行如何?这样既不耽误公事,又可以让岳应详与杨妙真有情人终成眷属,早日给岳家延续香火,传宗接代。”

    “准奏!”刘辩以不容置疑的语气拍板做了决定,“你们礼部立刻去张罗,所有的婚庆用品全部由朝廷承担,以奖励岳元帅父子为国征战的戎马功劳。”

    两日之后,又一场热闹的婚礼在金陵举行,美滋滋的杨家小姐被八抬花轿抬进了岳家,正式喜结连理。只是不等洞房花烛,晌午的喜宴结束之后,岳飞就命令岳云收拾行囊跟随自己踏上返回洛阳的征途。

    王猛、刘基等人得知消息后都来规劝:“岳帅何必急于一时?又不差这一晚上,明日清晨再走便是!”

    “等待云儿成婚已经耽误了两天的时辰,岂能再继续贻误下去?我大汉的一百六十万大军此刻都在军营中枕戈待旦,我们父子又岂能恋栈不舍,因私废公?诸位莫要再劝,我们父子今日是定然要出城的!”岳飞接过马鞭,准备上马出城。

    就在这时,已经脱下凤冠霞帔换了一身劲装的杨妙真大步流星的走了过来,向王猛、刘基等大臣施礼道:“多谢诸位大人的好意,既然公公与夫君心意已决,妙真岂能拖他们的后腿?我便与夫君一道踏上西去的征途,军营便是我们的洞房!”

    王猛与刘基俱都连声称赞“难得杨姑娘如此深明大义,杨家一门忠烈,岳家同样满门精忠,杨岳之好足以传为千古佳话!”

    当下岳飞父子与杨妙真一道入宫辞别天子,带着百十名随从出了金陵城,顶着凛冽的寒风,踏上了返回洛阳的旅途。

    而早在两天之前,随着信鸽在空中展翅翱翔,已经把刘辩的调遣传达到了各地,徐达、冉闵、白起等人接到圣旨之后不敢怠慢,迅各自踏上征程,奔赴目的地。

    “真是太感谢陛下的信任了,给我一支兵马,定能大展身手,扫平倭寇。若有不降者我便杀他个血流成河,尸积成山,一将功成万骨枯,为了大汉的霸业,为了报答陛下的信任,我公孙齐不惜重走武安君的道路,纵然身背屠夫的骂名也是在所不惜!”

    凛冽的寒风之中,白起一身劲装,带着数十名随从离开了长安城,快马加鞭朝江东飞驰,准备从沿海乘船渡过茫茫大海,前往倭国接替赵括担任主将。随着战马的奔驰,心潮一样澎湃激昂!

    此刻正是酷寒之时,甲胄难着,角弓难控,更何况西征需要做大量的前期准备工作,粮草、马匹、甲胄、兵器都需要做好充足的准备,所以岳飞的西征大军最快也要等待过年之后才能出兵。

    就在刘辩调兵遣将之时,风尘仆仆的苏秦骑着刘邦赠送的快马,以日行四百多里的度,花了半个多月的功夫终于返回了项羽的大夏国。

    “到底该如何向项羽提起此事呢?”

    苏秦在蓝马关下勒马带缰,望着城头上飘扬的“项”字大旗,一脸为难,真不知该怎么向项羽开口?(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