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九卷 一千三百零八帝王大作战

    金陵,帝牢。

    经过刘辩麾下各军团持之以恒的努力,这座位于乾阳宫不远处的秘密牢狱近年来又添贵宾,秦始皇嬴政、宋太祖赵匡胤、隋文帝杨坚、凯撒大帝先后入住,更是使得帝牢空前热闹起来。

    “唐苑”住着李渊,“宋阁”住着赵匡胤、赵光义兄弟,“元窟”住着窝阔台,“明楼”住着朱元璋,“隋堂”住着杨坚,“秦邸”住着嬴政,“清舍”住着皇太极和多尔衮。

    这里面自我感觉最冤枉的当属多尔衮,本来自己是主动投降的徐达,却被锦衣卫秘密抓进了帝牢,与皇太极关在了一起,怎么想怎么憋屈,当初早知如此还不如拼死突围呢

    除此之外,“宋居”里面还住着被阉了的刘寄奴,“西院”里面住着从孔雀王国抓回的凯撒,“日窝”里面住着半男半女的上杉谦信。

    对于居处被命名“日窝”,上杉谦信如鲠在喉,深感奇耻大辱。只是手无寸铁,每日站在被做成窑洞的居所前仰望,却无法将头顶上的“日窝”这两个篆体大字抹去,只能日复一日的住在“日窝”里受辱。

    “帝牢”一开始对外的名义被称作“地牢”,因为除了李渊还有赵光义、窝阔台这些前世是皇帝现在不是皇帝的人被关了进来,所以刘辩需要掩人耳目,不至于让人浮想联翩。

    但随着嬴政、凯撒、杨坚、朱元璋、上杉谦信这些做过皇帝或者做过王的大人物被陆续关了进来,大家忽然发现这分明就是一座专门囚禁君主的牢狱,称呼“帝牢”似乎比“地牢”更合适。被关在里面的除了皇帝、国王就是割据自立的诸侯,最次的也是部落领袖的儿子,譬如阔阔台、皇太极、多尔衮等等。

    此外,帝牢并没有建在地下,因此也不应该称作地牢。不仅没有建在地下,而且还建造的清雅幽静,廊亭轩榭,假山流水,青松翠竹,应有尽有。与其说是一座牢狱,倒不如说是一座失去自由的别墅。

    帝牢里的居所各不相同,最华丽的当属李渊的“唐苑”,拥有房屋数十间,凉亭花园一应俱全。而且作为最早入住的贵宾,李渊还享受着妻妾成群的待遇,被从唐都俘虏来的嫔妃,除了十几个年轻的不堪忍受囚禁之苦,主动要求离开之外,其他与李渊有点感情的七八个嫔妃都被允许留下来伺候李渊,由朝廷按时供给衣食及日用物资。

    李渊的待遇让许多“狱友”很是眼红,其中最忿忿不平的当属赵光义,看到李渊每日红光满面,左拥右抱,在牢狱里面还不耽误生孩子,恨不能把李渊乱拳打死。只是每座名字不同的牢狱都被单独隔开,平日里有锦衣卫来回巡逻,赵光义也就是意淫一番罢了。

    除了李渊之外,待遇较好的还有朱元璋、杨坚、嬴政等三人,除了居所宽敞明亮之外,每人还被赠送了两个婢女,负责伺候他们的饮食起居,以及解决生理需求。

    待遇最差的除了“日窝”里面的上杉谦信之外,宋阁里面的赵匡胤兄弟、清舍里面的皇太极、多尔衮兄弟,以及元窟里的窝阔台也是仅有一些桌椅床榻之类的必须品,吃饭只能果腹,穿衣仅能蔽体。

    站在乾阳宫的北城楼上极目远眺,便能将帝牢的一举一动尽收眼底,刘辩没事的时候经常会上城楼上逛逛,顺便欣赏一下各位帝王的百态。

    “倒不是朕玩恶趣味故意羞辱这些历史上的开国帝王,只是系统说了,集齐历朝历代的开国皇帝有惊天大奖,所以朕只能这样做了。”刘辩站在乾阳宫的城楼上,顶着凛冽的北风喃喃自语。

    再者说了,好死不如赖活着,这些被关押起来的阶下之囚待遇还算不错,除失去了自由之外,每天还可以在属于自己的院子里打拳练剑,写诗作赋,弹琴弄筝,种花作画,不愁吃不愁喝,与世无争,也算是别有一种惬意。

    对于囚禁之人来说,最可怕的是寂寞,因此刘辩规定每隔三天可以集体放风,给这些各朝各代的皇帝一个聚在一起吹牛逼的机会,也算是尊重人权。

    当然,待遇最好的李渊是决计不会去的,反正有三妻四妾陪着,膝下儿女成群,所以李渊也不怕寂寞,根本不需要和这些丝交流。

    其他待遇较好的人里面,朱元璋、杨坚、嬴政倒是经常出去和别人寒暄一番,但总会被赵光义、多尔衮这两个光棍无缘无故的挑衅。起了冲突之后,凭嬴政和朱元璋的身手还能自保,只是可怜了年近五十的杨坚连续两次被揍的鼻青脸肿,却是无论如何再也不肯走出“隋堂”了。

    为了避免这些阶下之囚拉帮结派,甚至暗中策划越狱之事,刘辩又制定了一个策略:规定每月中旬举行一次“武考”,月底进行一次“文考”,获胜者可以享用由锦衣卫提供的“江东名妓”一夜。名义上是为了解决这些失败者的生理需求,本质上是为了挑起他们的冲突,避免出现团伙。

    当然,这些历史上的帝王哪个不是雄才大略,见惯了大风大浪,自然不会因为一个小小的名妓而争风吃醋。但耐不住寂寞还有赵光义、多尔衮这样的好色之徒,以及窝阔台、皇太极这些来自异族,缺少儒家文化熏陶,又血气方刚的年轻人。所以每次“武考”尤以这几个人最为踊跃,几乎次次拼的鼻青脸肿,怒目相向。

    萧瑟的北风之中,刘辩站在乾阳宫城楼上掰着手指头暗自计算:“秦始皇、隋文帝、唐高祖、宋太祖、明太祖、清太宗,啧啧这些大一统的皇帝几乎被抓了三分之二,掐指算算就剩下汉高祖刘邦、晋武帝司马炎以及元世祖忽必烈了”

    系统说了,只计算大一统的王朝,因此魏、蜀、吴以及南北朝那些割据皇帝统统不算,而元朝的真正开国皇帝并非铁木真而是忽必烈,同样的道理晋朝的开国皇帝也不是司马懿而是司马炎,清朝的开国皇帝不是努尔哈赤而是皇太极,只要再抓住刘邦、忽必烈、司马炎,集齐各大一统王朝开国皇帝的任务就算达成。

    “只是这忽必烈迟迟没有出世,司马炎还在娘胎之中,这该如何是好”刘辩双眉微蹙,暗自沉吟一声。

    “好戏马上要开始了”郑和手中拂尘朝帝牢一指,提醒刘辩。

    原来今天是十一月中旬的“武考”,由锦衣卫统领李元芳带来了秦淮河名妓李香香犒劳今天的武考获胜者,所以刘辩这才特意来到城楼上看热闹。

    “能够欣赏一下历代皇帝争风吃醋,也是人生一大快事啊”

    刘辩在心中大笑一声,裹了裹裘皮大氅,在太师椅上正襟端坐,静静的欣赏帝牢中的这场“帝王大作战”。

    因为之前提供的“战利品”姿色一般,所以嬴政、赵匡胤、朱元璋、凯撒这些人都提不起性趣来,只有赵光义、窝阔台、多尔衮等好色之徒抢的不亦乐乎,所以这次李元芳高价聘请了江东名妓李香香前来慰劳,果然引得众帝王趋之若鹜。

    自从李香香要来帝牢慰安的消息公布之后,赵光义、多尔衮就摩拳擦掌,今日牢门甫一打开,更是早早来到较武场等候,对于江东名妓志在必得。

    两百名头戴范阳笠,身穿飞鱼服,腰悬绣春刀,足踏描金靴的锦衣卫五步一哨,十步一岗,如临大敌,不敢有丝毫懈怠。

    除了赵匡义、多尔衮、皇太极、窝阔台等四人早早到来之外,其他的嬴政、赵匡胤、朱元璋、凯撒等人也慕名而来,甚至就连妻妾成群的李渊,半男半女的上杉谦信,以及被阉了的刘裕也出现在了较武场上,只有屡遭欺负的杨坚没来凑这个热闹。

    李元芳带着十几名腰悬佩刀的当头、千户,押送着一顶红呢小轿来到较武场上吩咐一声:“江东名妓李香香已到,速请各位囚犯前来比武,获胜者获得李香香侍寝一夜,还望尔等莫要辜负圣恩”

    “先让李香香下来看看到底是什么货色,值不值得我等大打出手”赵光义双臂抱在胸前,痞气十足的吆喝一声。

    仅次于李渊的老人,赵光义一直把自己当成狱霸,特别是大哥赵匡胤到来之后,赵光义更是目空一切,嚣张跋扈,每次放风之时都要找人欺负一番,证明一下自己的存在感。

    窝阔台、皇太极等人纷纷举起拳头附和:“下来,下来,出来让大爷们瞧瞧”

    李元芳微笑着拍拍手,伸手掀开轿子门帘:“香香姑娘下来让诸位曾经的大爷,现在的孙子瞧瞧”

    ps:很久没ps了,今天解释几个问题吧,一个是总有人说为什么不让魏徵去给太子刷属性请注意下设定,魏徵的属性只对君主有效,不是任何人都可以刷,有皇帝在的情况下,君主只能是刘辩而不是太子。

    其次关于剧情为何不能快速推进到战场,因为前面的坑太多,必须一一填上,这样才能顺利的收尾。而唐僧师徒以及帝牢的故事都是在填坑,每本书到末尾基本都会这样,后期不再继续挖坑,所以缺少了期待感,显得后期乏力,但光挖坑不填坑显然是不行的,所以剑客只能按照自己的节奏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