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九卷 一千三百零六刘邦的条件

    “嘶这就是罗马城吗如梦如幻,完全无法想象啊”

    苏秦一行离开索菲亚之后快马加鞭,一路疾驰,日行三百余里,花了十二天的时间终于抵达了罗马城外,远远看去,便被这前所未见的城池震撼了。

    与汉朝方方正正的城池不同,矗立在苏秦眼前的罗马城是一座近似于圆形的城市,绵延的城墙大约五六十里的周长,城墙里面矗立着帕拉蒂诺、卡皮托利等七座山丘,因此古罗马城又被称作七丘之城。

    水流充沛,河水清澈的台伯河从罗马城脚下绕城而过,流向百里之外的大海,罗马依山跨海,绵延起伏,犹如一只蹲伏的雄师。目光所及,全都是白皮肤黄头发蓝眼睛的异族。

    “呵呵在这遍地罗马人的地方,能够有我这样操着相同语言的同胞,苏丞相是不是应该觉得庆幸”

    护送苏秦前来罗马的校尉康达勒马带缰,与苏秦并辔而行,一边向苏秦介绍罗马城的风光与历史,一边洋洋自得的问道。

    苏秦急忙陪笑:“哈哈谁说不是呢我们汉人有句话叫做月是故乡圆,人是故乡亲。在这万里迢迢的罗马城,能够有生着同样皮肤操着同样乡音的桑梓带路实在太幸运了,否则我等怕是寸步难行啊”

    “哎苏丞相此言差矣,是咱们汉人”康达向苏秦微笑,“在下也是汉人,因为参与了大贤良师领导的黄巾起义,失败之后走投无路,便带了百十名兄弟远走西域避难。听说罗马宰衡是高祖后人,便历经艰险前来罗马城投奔,并得到了宰衡大人的信任,分配到刘秀将军麾下担任校尉。”

    苏秦恍然顿悟:“哦原来如此,我还以为你是两百年前跟随宰衡先人前来罗马的将士后裔呢,原来是近年才来到罗马的,真是失敬了”

    康达的脸上掠过一丝仇恨之色:“苍天已死,黄天当立,刘秀建立的朝廷腐朽昏暗,生灵涂炭,所以我等要跟着大贤良师推翻它虽然大贤良师失败了,可我们又找到了新的主公,他就是伟大的罗马宰衡刘邦,太祖高皇帝的直系后裔,他才是汉室正统”

    苏秦可没工夫和一个小喽啰研究“黄巾之乱”的对错,陪笑道:“麻烦康校尉前面带路,咱们进城去拜见宰衡大人。只要我促成了反刘联盟,就有希望推翻刘辩的朝廷,为你们的大贤良师报仇”

    “驾”

    康达点点头,扬鞭策马前面引路,苏秦带着随从紧随其后。

    穿过拱形的城门之后,巍峨壮观的罗马城便尽收眼底,西方风格的房屋鳞次栉比,高大的斗兽场,壮观的教堂,以罗马各个皇帝名字命名的广场,高耸的凯旋门,浑圆的纪念柱等西方风格的建筑随处可见,让人看得眼花缭乱。

    一路行来,穿过繁华热闹的罗马街道,让苏秦感到诧异的是生着黄皮肤,留着黑色长发,穿着长袍大褂的汉人竟然屡见不鲜,大多数都操着半生不熟的腔调与黄头发蓝眼睛的罗马人沟通交流。

    “唉呀想不到罗马城中竟然还有如此多的汉人,真是出乎预料啊”苏秦兴奋不已,仿佛发现了新大陆一般。

    康达得意洋洋的道:“可不是嘛,腐朽的汉朝从黄巾起义开始,到现在已经接近二十年,遍地烽火,无日不战,许多不堪忍受战火的百姓跋山涉水,万里迢迢来到罗马帝国讨个生路。时至今日,整个罗马城中至少有两千多汉人生活居住,得益于宰衡的保护,他们在罗马城中都享有崇高的地位。”

    苏秦挤出一脸崇拜之色:“唉呀想不到宰衡大人竟然拥有这样的能量,让我们汉人在异域他乡非但没有受到欺凌,反而受人尊敬,实在让人欢欣鼓舞啊”

    康达眉飞色舞的继续吹嘘:“那是,宰衡大人在罗马帝国简直是一手遮天,许多百姓只知宰衡大人的姓名,却不知道皇帝的姓名,你说宰衡大人厉害不厉害啊”

    “我听说罗马帝国除了宰衡大人之外还有另外一个厉害人物,那就是教皇君士坦丁,请问两人关系如何”苏秦话锋一转,既像询问又像讽刺,你不是说刘邦一手遮天么,那么君士坦丁会把刘邦放在眼里么

    康达闻言一阵面红耳赤,吱呜道:“呃这个吧,因为罗马国信仰上帝教的百姓数量庞大,又异常忠实,教皇的信徒怕是不下千万所以导致君士坦丁嚣张跋扈,并不是太给宰衡大人面子。”

    说话间就来到了刘邦的宰衡府,只见府邸门前甲胄林立,五十名黄头发蓝眼睛的彪形大汉左手持盾,右手握矛,雄赳赳气昂昂的分立两旁。

    “苏丞相稍等,容小人进去通传一声”

    康达翻身下马,吩咐苏秦稍等片刻,然后大步流星的进了府邸前去向刘邦请示。

    一盏茶的功夫之后,一名身高八尺,相貌堂堂的汉人大将在康达的带领下出门迎接:“本将宰衡大人麾下周勃,听闻来的是汉国洛阳朝廷的苏擒苏丞相”

    苏秦急忙上前一步,作揖施礼:“在下正是洛阳朝廷的苏擒,万里迢迢来到罗马求见宰衡大人,有要事相告,还望周将军带路。”

    当下周勃前面带路,苏秦紧随其后,大步流星的走进了宰衡府,直奔大堂。

    端坐在大堂中央的刘邦年约四十五六岁的样子,身高七尺五寸,脸上的笑容似笑非笑,带着一股挥之不去的市井流氓气息,此刻正把一条腿蜷曲在椅子上,拿着牙签剔牙,面对着来访的西汉丞相,丝毫没有起身迎接的样子。

    “不仅名字和高祖一样,就连这相貌与行为简直都是刘季再世”

    苏秦在心里暗自嘀咕一声,随即上前作揖施礼:“想必上面这位就是宰衡大人了在下洛阳朝廷丞相苏擒,这厢有礼了”

    “哈哈”刘邦忽然仰天大笑,阴阳怪气的道,“洛阳算什么朝廷,僭越称帝的伪朝廷而已不仅仅是刘宏、刘辩他们父子的帝位不合法,就是刘秀也是僭越之徒,我才是太祖高皇帝的直系后裔,我才是大汉王朝的正统继承者,我才是受命于天的真龙天子”

    苏秦是来求刘邦结盟的,自然不会与他争辩,随他爱怎么说就怎么说,洗耳恭听便是,当下继续默不作声的弯腰作揖,任凭刘邦撒泼。

    “我曾经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在罗马城外斩白蛇,所以我就是高祖孝皇帝转世,我就是刘宏、刘辩的祖宗,所以我把自己的名字改成了刘邦我的儿子也是刘辩的祖宗,所以我给他取名刘秀”刘邦捏着牙签,口沫横飞的破口大骂,犹如泼妇骂街。

    他强由他强,清风拂山岗。他横任他横,明月照大江

    苏秦继续面带微笑的洗耳恭听,刘邦骂的是刘辩,他自称刘辩的祖宗,和自己没有一毛钱关系,让他骂个痛快就是了

    看到苏秦不理不睬,刘邦打了一个喷嚏:“阿嚏好了,言归正传。我接到刘秀发来的飞鸽传书,说你从洛阳千里迢迢跑到罗马是为了促成反刘联盟”

    “正是”苏秦缓缓抬起头,回答的铿锵有力。

    刘邦抚摸着嘴唇上的八字胡仰天大笑:“我凭什么和亚历山大、项羽这些土鸡瓦狗结盟”

    “就凭宰衡大人不请自来,主动出兵安息,我就相信宰衡一定会同意结盟”苏秦再次向刘邦拱手施礼,目光中写满了自信。

    刘邦怪笑一声:“哼哼真人面前不说假话,我也不怕告诉你,这次派遣刘秀出兵安息怀有两个目的其一,若是能逼迫巴比伦、大夏这些安息境内的诸侯国臣服于罗马,我便帮他们击退汉军。如果不能,便落井下石,与汉军东西夹攻,趁机把安息瓜分了”

    苏秦亦是大笑:“若宰衡如此做,瓜分安息容易,可宰衡又怎么夺回失去的汉室江山,重新踏上长安的土地等到安息灭亡之时刘辩已经扫平国内,翦灭李唐,数百万汉军倾巢出击,犹如泰山压顶,宰衡大人到时又如何抗衡这样的超级帝国”

    刘邦白眼一翻,干脆利索的道:“果然是唇枪舌剑,铁齿铜牙,我被你说服了,同意结盟”

    “多谢宰衡大人”苏秦喜出望外,鞠躬作揖。

    刘邦挥手:“先别这么早致谢,我的话还没有说完,怕是你做不了这个主”

    “苏某来时已经与亚历山大国王达成协议,项王那边也已经基本摆平,李唐、曹魏那边更是翘首以待,只要宰衡大人点头,联盟即告达成”苏秦长揖到地,言辞恳切。

    刘邦却是不疾不徐,一脸悠然自得,懒洋洋的道:“要我点头答应其实也不难,我对亚历山大与项羽只有一个条件,只要他们两人同意,联盟即告成立,大伙儿便可以齐心合力的对付汉军,反攻刘辩的江山。”

    “不知宰衡大人有什么条件”苏秦一脸警惕的蹙眉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