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九卷 一千三百零五兵来将挡水来土屯

    站在吴起面前的玄奘大师并不像电视剧中那样白白净净,长年累月的跋涉,饱经风吹日晒,使得他的皮肤透着古铜色的黝黑,虽然不像迷倒女儿国国王的高僧那般风流倜傥,但却也是浓眉大眼,一表人才。

    跟在他身后的徒弟一个胖子,两个瘦子,都剃着光头,穿着淡蓝色的粗布僧袍,浑身上下透着风尘仆仆的样子。

    “阿弥陀佛,贫僧玄奘这厢有礼了”

    玄奘大师步伐稳重的走进帅帐,在满堂文武的注视下双手合十,不卑不亢的向居中高坐的吴起施礼。

    吴起微微起身还礼:“某乃大汉征西大将军吴启,这厢有礼了听说你是受大汉皇帝派遣,前往西方诸国取经的”

    唐僧微微颔首:“贫僧确实是奉了大汉皇帝的圣旨前往西天取经,并描绘西方诸国的地图。贫僧于十年前带着三个徒弟离开金陵踏上了西游的旅途,历时十年,走遍了包括罗马、安息在内的所有西方国家,手绘了近百张地图,大到山川河流,小到村庄集镇,几乎全部囊括其中。”

    “果真如此”吴起闻言喜出望外,拍案而起,“敢问大师能否让本督过目”

    玄奘点头道:“自然可以”

    说着话转身吩咐胖和尚:“悟能,去行李箱中把为师描绘的地图拿来让吴都督过目。”

    胖徒弟答应一声,转身出了帅帐,来到门前把行李箱打开,搜索了一阵之后抱着一摞厚厚的地图返回帅帐交给吴起:“请吴都督过目”

    吴起立即和苏烈察看起来,随着一幅幅地图展开,两人的脸色越来越兴奋,眸子里的光彩也越来越炽热,只见这一幅幅地图果然如玄奘所说,大到山川河流,城池湖泊,小到山村集镇,庙宇教堂,几乎应有尽有,描绘的栩栩如生,让人简直如同身临其境。

    “哈哈太好了,太好了,这些地图简直就是无价之宝啊”

    看完地图之后吴起仰天大笑,如痴如狂,转身送给了玄奘一个热情的拥抱,“玄奘大师啊,你这些地图对于吴启与大汉朝廷来说,简直就是雪中送炭,有了它定然让西征之路事半功倍,不知道会挽救多少将士的性命”

    玄奘双手合十道:“若是能够帮助圣上统一整个天下,让这个世上的百姓共同信仰佛教,玄奘便不虚此行。”

    吴起兴奋的向麾下文武展示玄奘手绘的地图:“诸位同僚你们看仔细了,这些是大夏的地图,哪里有山川哪里有河流,哪里有关卡哪里有密道,简直是应有尽有,有了它我吴启敢夸下海口,三个月便能灭亡大夏。”

    玄奘却是面色凝重的道:“怕是没有这么容易”

    吴起莞尔笑道:“哦玄奘大师此话何解你是不相信自己的地图呢,还是不相信本督的用兵能力抑或是不相信我麾下的将士”

    玄奘摇头道:“都不是”

    “哦这就奇怪了”吴起似笑非笑,“莫非大师觉得项羽骁勇神战,身负万人难敌的本事,所以很难被轻易打败”

    玄奘再次摇头:“也不是,而是罗马帝国的军队来了”

    “罗马”吴起脸色陡变,“大师没有说错吧或者是本督听错了”

    玄奘点头道:“我也没有说错,都督也没有听错,的确是罗马军队来了。”

    吴起这才感到了事情的严重性:“罗马真的出兵了多少人马,目前在什么位置”

    玄奘上前几步,从桌案上扒拉了一番,找出了一张地图,指着其中的一座城池道:“我们师徒是在黑山发现的罗马大军,浩浩荡荡,大约有三四十万人马的样子”

    吴起马上查看地图,发现黑山距离安息帝国的西陲重镇索菲亚只剩下两百多里的距离,浩浩荡荡的罗马军队一直推进到边境,肯定不是来看风景的,看起来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进军安息。

    听了玄奘的话满堂哗然,将校们顿时议论纷纷,对于罗马军突然的出动倍感意外。若是有三四十万的罗马军队加入安息战场,局面定然复杂起来。

    “罗马帝国突然出兵,究竟意欲何为呢”吴起面色凝重的转身重新坐回帅案,半是自言自语半是询问麾下的文武。

    一个身高八尺,面容清癯,温文儒雅的参军站出来施礼道:“都督,下官想谈谈自己的见解,不知当讲不当讲”

    吴起面色和蔼的道:“呵呵田丹啊,你的见识与谋略让本督非常钦佩,有话直说便是,本督与诸位将校洗耳恭听。”

    田单急忙施礼拜谢:“都督谬赞了,下官人微言轻,若非都督抬爱,下官岂配在这里高谈阔论既蒙都督抬爱,下官就试着分析一番,抛砖引玉。”

    顿了一顿,田单继续道:“罗马一下子出动数十万大军,显然不是到边境剿匪,其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进军安息。可罗马军队突然进入安息,究竟意欲何为呢答案只能是两个,一个是像我军一样侵吞安息的土地,另一个就是帮安息抵御我们的进攻。”

    吴起与苏烈一起颔首:“田先生言之有理,以你之见,哪种可能性更大一些”

    田单向玄奘合十施礼:“在分析之前,我有个问题需要先问问玄奘大师,这样才能准确的判断到罗马人的意图。”

    “大人直管问”玄奘站的笔直,不苟言笑的答道。

    田单点点头:“之前听斥候说过,罗马境内同样处在诸侯割据的局面,不知道他们之间的战争是否频繁”

    玄奘答道:“回田大人的话,虽然罗马境内目前有许多实力派诸侯拥兵自重,但表面上仍旧拥戴罗马朝廷,并向朝廷缴纳赋税。诸侯之间虽有冲突,但规模有限,并不像大汉境内诸侯割据那样遍地烽火。”

    田单点点头,转身对吴起和苏烈道:“怪不得罗马突然出兵,国内的局势尚在控制之中,或许更担心我们大汉灭了安息之后更加强大,所以才进军安息。再加上刘邦自称高祖的后人,发誓要夺回大汉的正统地位,下官猜测其目的十有八九是针对我军”

    吴起对田单的话深表赞成,并做出了长篇大论的分析:“田参军分析的有理,我们大汉在孝灵皇帝时期拥有六千多万人口,罗马帝国拥有四千万人口。经历黄巾之乱与诸侯割据之后,我们大汉的人口下降了一千万左右,曹魏控制的冀州、并州、兖州,以及徐州部分地区,还有唐寇侵占的幽州大概要刨去一千万左右,目前朝廷治下的大陆地区还有四千万左右的人口。

    在灭亡了贵霜与中南半岛的诸侯部落以及攻占了倭国西部地区之后,我们大汉又获得了一千多万人口的补充,目前朝廷的子民已经超过了五千万。若是等剿灭了曹魏与李唐之后,朝廷势必会再获得一千万人口的补充,国力大幅上升。

    若是我们再灭亡了安息,将会对罗马帝国形成压倒性的优势,这样的局势之下罗马肯定不甘心坐以待毙,提前出兵就是情理之中的事情了。再结合刘邦自称高祖后裔的妖言,罗马军队很可能会与我军为敌,必须提前做好与罗马开战的准备”

    黄飞虎、姜松等人纷纷攥拳:“兵来将挡水来土屯,怕他作甚罗马人要来送死,那就让他们来吧,我等再重演交州全歼蒙恬四十万大军的一幕”

    比起众将的激昂,苏烈更加冷静一些:“如果罗马军队与安息人达成了联盟,倒是棘手的狠呢情况有变,我军现在已经不能再主动进攻大夏了,必须转攻为守,飞鸽传书向朝廷禀报,尽量争取一支三十万人左右的军团前来增援,才能立于不败之地”

    吴起点头:“定方言之有理,本督亲自修书给陛下,陈明利害,请陛下在有条件的情况下派遣一支远征军前来增援,以策万全。”

    吴起说干就干,马上提笔研磨,亲自给刘辩写了一封书信,禀报罗马军队朝安息进军的情况,希望朝廷能够尽量派遣一支兵团进入安息参战。

    田单又献计道:“请求援兵只是被动的策略,我军还应该主动出招,派遣使者联络罗马军团,以平分安息为诱饵,力争说服罗马东西夹击安息。虽然希望不大,但也应该尽量尝试一下,万一罗马军的主将中计了呢”

    吴起点头:“田参军言之有理,本督马上亲自修书,派遣使者快马加鞭冒险穿越安息拦截罗马军队,力争说服罗马与我军达成联盟,夹击安息。若此计能够奏效,定能事半功倍,先灭了安息,再和罗马一决雌雄”

    摸透了罗马人的意图,制定了应对策略,吴起吩咐设宴款待玄奘师徒,并施礼询问道:“光顾着军议了,竟然忘了询问大师三位高徒的名号,不知该如何称呼”

    三人急忙自我介绍,一个瘦子先道:“贫僧姓孙,法号悟空”

    胖子道:“贫僧姓朱,法号悟能。”

    最后一个道:“贫僧姓沙,法号悟净。我们都是锦衣卫,法号是陛下御赐的”

    吴起笑吟吟的施礼:“好、好、好有劳诸位了,请快快随我赴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