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九卷 一千三百零二誓不两立

    “大王请暂息雷霆之怒”

    看到项羽怒发冲冠,一拳砸倒桌案,茶碗茶壶尽皆跌碎在地,满地狼藉,吕望急忙安抚,“这些汉人的忠诚虽然让人怀疑,但能力还是相当不错。我大夏人才凋零,还需要依靠他们卖命搏杀,所以现在还不到鸟尽弓藏之时,大王继续装作蒙在鼓里便是。”

    旁边的虞姬也走过来安慰项羽,轻轻握住他粗壮有力的臂膀,柔声道:“大王息怒,听相父的一定没错,水至清则无鱼,人至察则无朋”

    项羽攥紧的双拳微微颤抖,低声嘶吼一句:“这些汉人到底都是异族,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啊”

    听了项羽的嘶吼,虞姬心中不由自主的一沉,犹如千钧重担压在心头。

    吕望继续安抚项羽:“大丈夫能屈能伸,现在我大夏已经与汉军势成水火,下一步该如何抵御汉军的入侵才是当务之急。大王必须暂时平息怒火,与亚历山大、刘邦结盟,共同抵御汉军的入侵,否则大夏危矣”

    灯光下的项羽犹如一头负伤的猛兽,天生的双瞳闪烁着仇恨的光芒,缓缓点头道:“相父你放心好了,孤虽然性格刚烈,但还知道以大局为重。我据守蓝马关阻挡汉军的入侵,你回木鹿城招募新兵,咱们君臣齐心协力,共渡难关”

    吕望拱手告退:“既然如此,老臣明日清晨便动身返回木鹿城,大王以后遇见难以抉择的事情多与慕容恪商议,比起庞统、石翼这些汉人来说,鲜卑族出身的慕容恪更加可靠一些。”

    项羽微微颔首:“孤一定谨记相父的叮嘱。”

    吕望告辞之后,虞姬已经把满地狼藉清扫干净,把床榻铺展的温馨柔软,挽了项羽的胳膊道:“时辰已经不早,大王操劳了一天,早点入寝吧看到大王近来憔悴了许多,臣妾实在心痛”

    项羽眉头紧锁,一脸忧郁:“汉寇大兵压境,亚历山大阴险狡诈,各路诸侯各怀鬼胎,手下文武居心叵测,孤是吃不香睡不稳啊”

    虞姬柔声道:“臣妾愚昧,忽然想到一个法子或许可以帮大王走出困境。”

    “哦说来听听”项羽精神为之一振,情不自禁的抓紧了虞姬的锁骨。

    虞姬虽然心中忐忑不安,但还是决定尝试着说服项羽和刘辩达成联盟:“大王,如今大汉帝国已经横扫贵霜,国内也统一的差不多了,横扫天下之势已经不可改变。大王与其逆天而行,不如与刘辩达成联盟”

    “什么,你是要劝我投降刘辩”

    项羽满腔期待犹如被当头泼了一盆凉水,抓住虞姬双肩的十指不由自主的加大了几分力量,本来温柔的面孔也变得有些狰狞。

    巨大的疼痛感瞬间由肩头传遍全身,虞姬咬着嘴唇强忍着不出声:“臣妾不是让大王投降刘辩,而是让大王与刘辩联合,共同征讨罗马及安息其他诸侯。待将来天下太平之时,说不定刘辩可以赐大王一块封地继续做王,这样岂不是比亡国要好一些”

    项羽也意识到自己弄疼了虞姬,抱歉的松开双手,面如寒霜的说道:“真是妇人之言,岂不闻兔死狗烹,鸟尽弓藏的道理再者说了,咱们楚人的后裔岂能向汉人俯首称臣我项羽作为楚霸王的子孙,誓要世世代代和刘邦的后代争斗下去”

    说到这里,项羽的眼神中忽然露出悲怆之色,呢喃道:“呵呵我忘了,我忘了啊,我竟然忘了你也是汉人,你和庞统、石翼一样,都是汉人”

    项羽话音未落转身就走,头也不回。

    虞姬心如针刺,急忙上前追了几步:“大王,你去哪里虽然臣妾是汉人,可我是你的妻子啊为了你,我从荆州万里迢迢来到西域,难道这都不能证明我的心意么天大地大,在臣妾心中大王才是最重要的”

    项羽却走得决绝无情:“如果你心中果真有孤,日后就不要再在我面前提起和汉人结盟之事,孤毋宁死亦不降汉”

    “大王”虞姬有些颓然无力的瘫痪在地,啜泣道,“大王,臣妾都是为了大王考虑,我害怕你重走项王自刎乌江的覆辙。如果可以,你我像陶朱公那样归隐山林,相夫教子多好”

    听了虞姬的告白,项羽心中不忍,终究还是停下了脚步:“不可能,我项羽天生就是为战争而生只要你真心对孤,孤此生绝不负你,你也休要胡思乱想太多,这几日孤心烦意乱,暂时去军营中静一静。你明日一大早便跟随相父返回国都去吧,前线不是女人该来的地方”

    望着项羽远去的背影,虞姬心如刀绞,呜咽道:“大王保重啊,臣妾回木鹿城等你”

    项羽气冲冲的离开帅府直奔军营,为了平息一下心中的怒火,甚至连坐骑也没有骑乘,徒步行走在蓝马关的夜色之中,身边一个随从也没有,显得孤独而落寞。

    不知走了多久,忽然自街巷中闪出一个人影与项羽迎面撞在一起,旋即被项羽高大魁梧的身影弹开,犹如以卵击石。

    “何人”

    项羽双瞳一瞪,不怒自威,双掌一分,杀气横生。如果来的是个刺客,定要让他粉身碎骨,化为齑粉

    “哎呦哎呦大王你撞死我了”

    吕雉瘫坐在地上,揉着屁股不停的哀嚎,自己这自投罗网的故意一撞,付出的代价当真不小。

    项羽眉头微皱,定睛看去,借着城墙上的火光才看清了被自己撞倒在地的竟然是吕雉,不由的一脸诧异:“你不是跟着苏擒去见亚历山大了么为何又突然出现在了蓝马关”

    吕雉瘫坐在地上娇嗔:“大王,人家一个弱女子都被你快要撞散架了,你难道不能扶我起来再说话”

    项羽一脸无奈的摇摇头,最终还是弯腰伸出了结实有力的手掌:“孤还以为遇上了刺客,没想到竟然是你”

    吕雉“嘤咛”一声,借机依偎进了项羽的怀抱之中:“哪个刺客吃了雄心豹子胆敢来暗算大王我都快要被大王撞断骨骼了,实在站不住脚,只能借大王的胸膛靠靠”

    项羽面色凝重的后退了一步,伸出一只手掌扶住吕雉:“孤是有妇之夫,吕姑娘尚且待嫁闺中,本王怕影响了你的名声,还是保持些距离为妙。”

    吕雉嘟嘴,身体摇摇晃晃,花枝乱颤:“可我脚踝扭伤了站不住,嗳哟嗳哟大王难道不知道怜香惜玉么我和虞姐姐情同姐妹,大王便是我的姐夫,哪有你这样对待妹妹的”

    项羽却不肯和吕雉靠的太近,冷声道:“你先坚持一会,孤回到军营就派人来送你回帅府,明日清晨随你姐姐一道回木鹿城。”

    此刻已是深更半夜,北风呼啸,街巷上冷冷清清,行人绝迹,只有远处的流浪狗发出饥饿的吠叫声,在街头巷尾撕咬着居民丢弃的垃圾。

    吕雉可怜兮兮的道:“这儿距离军营至少还有三四里路程吧深更半夜,街头巷尾,大王把我一个不能走路的弱女子留下,就不怕有个三长两短吗”

    项羽目光中露出犹豫之色:“那要如何”

    “大王背我回去”吕雉伸出双手央求,一脸柔弱的样子让人不忍拒绝。

    项羽略作思忖,突然弯腰将吕雉抱了起来,犹如抱着三岁儿童一般轻松自如:“既然如此,那我便把你送回帅府与爱妃作伴。”

    终于如愿以偿,吕雉的嘴角浮现出一丝不易觉察的笑容,嘟嘴问道:“深更半夜,大王不在府中陪伴姐姐,为何却要孤身一人去军营莫非与姐姐吵架拌嘴了”

    项羽大步流星,面如寒霜:“没有,爱妃他性格温顺,从来都不会忤逆本王,谈何吵架对了,你不是跟着苏秦去游说亚历山大了么,何时回来的蓝马关”

    吕雉吐气如兰,将一双酥胸有意无意的蹭向项羽健硕的胸膛,极尽所能的撩拨着这个一脸落寞的男人:“我今天傍晚天黑之前回来的蓝马关,一路颠簸几乎累散架了,在驿馆里大快朵颐了一顿,洗了个澡就急匆匆的赶往帅府求见大王。不曾想却在半路撞了个满怀,还扭伤了脚踝呜呜,真是命苦啊”

    项羽面无表情,对于吕雉的娇嗔视若不见:“苏秦何在跟你一块回来了,或者还在亚历山大军中”

    吕雉头摇的像拨浪鼓:“哪里啊,我们早就离开巴比伦军营将近一个月了,我这可是从西陲重镇索菲亚返回来的,要不然怎么累成这个样子。”

    项羽颇感意外,蹙眉问道:“你们为何去了索菲亚”

    吕雉耸耸肩:“当然是去罗马帝国说服罗马皇帝与宰衡刘邦,促成反刘联盟,共同讨伐刘辩了”

    “苏秦的决心还真是不小,竟然已经到了罗马边境。”项羽此刻忽然有些佩服苏秦了,这个纵横家的毅力的确让人钦佩。

    吕雉露出一排编贝般的牙齿娇笑:“我这趟回来还有好消息带给大王,不知大王想不想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