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九卷 一千二百九十一 超级兵仙

    凌晨时分,天色将明未明,混沌未开,郑和宝船劈波斩浪,溯江而上,距离金陵愈来愈近。

    得知王昭君出世刘辩固然喜出望外,但制衡人物一天不揭晓就如鲠在喉,趁着杨玉环给自己梳头之际,刘辩双目微闭,用意念向系统下达了指示:“既然美人卡已经揭晓答案,那就再把制衡白起的人物报上来吧,不知是何人出世?”

    不等系统开口,刘辩就在心中暗自沉吟一声:“尚未出世的人物之中,能够抗衡白起的,怕是只有韩信了!”

    “叮咚……系统提示,在宿主相继获得田单、白起之后,制衡人物已经出世多日,其前世身份为汉初三杰之淮阴侯韩信!”

    “呵呵……果然是韩信!”刘辩苦笑一声,脱口而出。

    正在帮刘辩梳头的杨玉环一愣:“什么寒心?谁敢寒了陛下的心?”

    刘辩咳嗽一声,掩饰道:“朕说得是平定西汉之后要大封功臣,绝不能寒了将士之心。你继续忙你的,不要打扰朕的思绪!”

    “哦……臣妾遵旨!”杨玉环答应一声,不敢再问,老老实实的继续给刘辩梳头。

    “看来韩信和白起已经被系统绑定成对手了,如果本宿主获得了韩信,那么爆给对手的人物便是白起。两个人的实力在伯仲之间,其实得到谁也无所谓了!”刘辩双眸似闭似睁,在心中暗自沉吟。

    “朕的麾下如今已经云集了白起、李靖、吴起、岳飞、卫青、霍去病、苏烈、徐达等全史超一流或者准一流的统帅,就算扔出去一个韩信,依旧占据压倒性优势,兵来将挡水来土屯,何惧之有?”

    系统并不理会刘辩的心理波动,继续执行自己的使命:“韩信统率105,武力79,智力95,政治72。”

    刘辩的鼻子微微抽搐了一下,在心中悄悄和白起做了一个比较:“统率比白起高了1点,武力低了16点,智力高了4点,政治高了7点,差不多在伯仲之间吧!如果非要分个优劣的话,只能说白起更加骁勇善战,韩信更加善于运筹帷幄!”

    “韩信特殊属性一:兵仙当对阵的敌方主将统率与智力全部低于自己之时,将削减敌将与自己属性差距的1.5倍。若只有其中一项低于自己,则削减敌将对应数值的一倍,而自己低于对手的属性也将削减一倍。”

    “韩信特殊属性二:点兵韩信点兵,多多益善,当所统帅兵马超过十万之时,统率值+1,并以十万叠加,无上限!”

    “卧槽……好牛逼的统率属性!”刘辩不由得倒吸一口冷气,“如果让韩信来统率我一百六十万大汉雄师,那么统率值将会爆炸到121啊,而且还会把对手压制成狗!”

    当然,即便刘辩现在坐拥一百六十万雄师,也不可能全部交给韩信投入同一个战场。若按照一百万人来计算,韩信的初始统率值将会达到115,如果遇上统率104,智力95的亚历山大,韩信将会把亚历山的统率削弱成93,这还得益于亚历山大的智力与韩信持平,仅被削减了一倍的统率值。

    如果韩信统率一百万人遇上了项羽,那就完全成了悲剧性的吊打,将会把统率100,智力78的项羽压制的惨不忍睹,变成统率不到80,智力不到60的辣鸡!

    当然,历史上垓下之战的时候韩信统率的兵马只有四十万,所以当时的韩信统率值估计在109左右,把项羽削弱到了86左右的数值,最终全歼十万楚军,逼迫的项羽自刎乌江。如果给韩信百万兵马的话,只怕项羽连到达乌江的机会也没有了!

    刘辩抬手轻揉太阳穴,在心中暗自思忖:“如果按照现在的能力来看,统率103的李靖开启御外属性尚且能够和韩信一战,自墨到了105的吴起也可以一决雌雄,而且两人的智力还可以压制韩信。

    白起在屠杀证道之前似乎不是韩信的对手啊,其他的王猛、诸葛亮这些高智力的统帅还好说一些,虽然统率遭到韩信压制,但至少可以靠智力反压制。像岳飞、徐达、苏烈这些统率与智力双双不及韩信的将领,似乎就要完全遭到吊打了!”

    让刘辩感到庆幸的是自己麾下拥有孙武这个可以提升统率值的超级bu,可以强力提升主将5点的统率值,如果辅佐李靖、白起或者吴起这三大统帅,即便面对统率五十万人的韩信也可以不落下风,如果对方兵力再多了,那就另当别论了。

    “不过,普天之下除了我大汉之外,还有哪个国家能够拿出一百万兵马来呢?”想到这里,刘辩的压力顿时减轻了不少。

    系统继续做出报告:“韩信当前植入身份为高句丽人,同样姓韩名信,为蔺相如发掘到的军事人才,并向李世民做了举荐,深受器重,目前正在青州随李世民作战。”

    刘辩抬手轻抚下巴:“韩信成了李世民的了吗?幸好没有丢给刘邦,否则若是刘邦整合了罗马帝国,将可以组建一支超过百万人的军队,到那时候要想征服西方,怕是难如登天咯!”

    相比罗马帝国,现在的李世民倾全国之力也就是能够凑出五十万左右的兵马,就算全部交给韩信统率,统率值最高也只能爆发到110,刘辩这边用孙武搭配李靖,完全可以抗衡。

    木已成舟,韩信已经出世,刘辩再忌惮畏惧也是无济于事,只有设法打败韩信,才能真正的统一天下,而且刘辩隐约觉得韩信应该是自己征服天下的最后一个强敌。

    如果把刘辩统一天下的道路看做一场游戏,最开始的袁术、刘表、陶谦之流都是升级路上最简单的小怪。随着刘辩实力的提升,敌人也逐步变强,慢慢的成了孙策、袁绍、刘备这样强劲的对手。再到曹操、李世民、项羽、刘邦,对手愈来愈强,而韩信的身份虽然并非大波ss,但实力却是大波ss级别,只要打败了韩信,这场游戏应该就可以over了!

    “放眼五千年华夏历史,应该没有比韩信更强的人了吧?”刘辩在心中喃喃自语,“该出世的人物已经差不多了,剩下的都是一些微不足道的小角色,对大局已经无足轻重,只要打败了以李世民、韩信为首的李唐,应该就能统一天下了!”

    就在这时,门外响起宇文成都的声音:“启奏陛下,船只已经靠岸,满朝文武已经在岸上迎接,请陛下出舱登岸吧?”

    “好!”

    刘辩急忙从思绪中回过神来,霍然起身,昂首阔步的走出了船舱。纵有强敌出世又如何?每一场游戏,击败最强的敌人就是通关之时,刘辩深信距离一统天下之日已经为时不远!

    刘辩从胶州半岛扬帆入海之后,郑成功就把消息通过飞鸽传书送往金陵,王猛等人接到书信之后立刻派遣了斥候到长江入海口守候,只要发现了宝船的踪迹就飞报金陵,以便满朝文武做好迎接准备。

    得知宝船距离金陵愈来愈近,王猛与刘基这对左右丞相急忙召集其他大臣,率领着孔融、鲁肃、糜竺、张居正、狄仁杰、徐光启、孟珙、张巡、廖化等文武冒着凛冽的寒风,连夜在长江岸边等候,终于在凌晨时分等到了天子的御驾。

    宝船靠岸,踏板铺开,身穿貂裘大氅的刘辩第一个走下大船,朝众臣子挥手示意:“寒风凛冽,让诸位爱卿久等了!”

    “臣等拜见陛下!”

    在王猛、刘基的带领下,守候在岸边的近百名文武一起作揖施礼,山呼万岁,“陛下御驾亲征,南伐北讨,车马劳顿,臣等只恨不能代陛下奔波操劳,实在诚惶诚恐!”

    刘辩抚须大笑道:“哈哈……诸位爱卿言重了,你们各司其职,在朕出征的时候能够保持朝堂稳定,让朕毫无后顾之忧的征讨四方,已经最大程度的为朕分忧了!”

    “奴婢拜见陛下!”

    郑和拿着一件崭新的黄色裘皮大氅,施礼完毕亲手给刘辩披上,“这一别又是一年,陛下又多了几分沧桑啊,诸位娘娘可是盼星星盼月亮一般等着陛下归来呢!”

    当下众文武仿佛众星捧月一般簇拥着刘辩进了金陵城,直奔乾阳宫。郑和早就吩咐了御厨大办宴席,由文武百官在紫微殿为班师归来的大汉天子接风洗尘。

    筵席一直持续到中午结束,文武百官陆续告辞出宫,刘辩在郑和的陪伴下直奔寿安宫给便宜母亲何太后请安。大汉以孝治国,所以即便刘辩再牛逼,表面上得对母亲毕恭毕敬。

    来到寿安宫之后,刘辩才发现上官婉儿抱着一岁多的儿子也在,先是笑吟吟的对何太后施礼参拜:“孩儿回宫之后未能第一时间来给母后请安,还望母后恕罪!”

    何太后笑吟吟的打量着刘辩,目光中满是喜悦:“呵呵……皇帝回来了?真是太好了,你年年征战,为了大汉江山殚精竭虑,母后为你自豪尚且来不及,岂有怪罪之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