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九卷 一千二百九十 环肥燕瘦

    鲁智深三拳尚且能够打死杀猪的“镇关西”,暴怒状态下的猛张飞这三拳下去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等法正、傅友德来救之时,杜如晦已经瞳孔扩散,瘫软在地上倒气。

    “快召医匠来救人!”

    傅友德拉住余怒未消的张翼德,法正急忙派遣亲兵去召唤医匠,大家好歹同僚一场,杜如晦胸怀韬略,就这样死了实在可惜!

    医匠来了之后试了试鼻息,摸了摸脉搏,听了听心跳,翻了翻眼睑,摇摇头道:“可能脑袋溢血,已经没救了。”

    法正、傅友德等人闻言不由得面面相觑,木已成舟人已变凉,看来杜如晦大限已至,命该如此,可怜一代名相就这样稀里糊涂的死在了燕人张翼德的拳下。

    张飞怒犹未尽,双手叉腰朝杜如晦的遗体上啐了一口吐沫:“若不是看在法孝直与傅友德的面子上,今番一定把你碎尸万断,方消俺心头之恨!”

    关羽面色凝重,手抚三尺美髯,沉声道:“翼德,算了吧,杀人不过头点地,你既已经把杜如晦打死,从前的恩怨便一笔勾销,派人把他尸体收敛了下葬吧!”

    过去在刘备手下效力的时候,法正与杜如晦有点私交,不忍心看昔日同僚抛尸荒野,便主动揽了差事,置办了一口棺椁为杜如晦收尸,葬在了辽阔平坦的五丈原上。

    至此,历时一年有余的雍州围剿战彻底落下帷幕,十几万西汉军除了提前离开的苏秦之外,只有朱棣、谢映登不知所踪,其他的李文忠、高思继、邓愈因为各种原因战死,丁延平遭到生擒活捉,而钟繇父女则良禽择木而栖,主动投降了东汉。

    忽有快马从长安方向疾驰而来,原来是孙武、钟繇得知陈仓已经被攻破,便派遣了使者前来邀请关羽、徐晃等人前往长安赴筵,参加程咬金和钟无艳的婚礼。

    关羽看完书信后抚须大笑:“哈哈……想不到程知节将军竟然在乱军中觅得佳偶,真不愧是陛下御封的‘福将’,关某当亲自前往祝贺!”

    陈仓被拿下之后整个雍州境内再无敌军,天气已经日渐寒冷,甲胄难着,角弓难控,年前这段时间怕是没法用兵了。

    关羽和徐晃商议一番,决定暂时把大军驻扎在郿县境内,等候傅友德、张辽率部前来会合,再等待朝廷传达下一步战略指示。

    部署完毕,关羽与徐晃带着法正、徐庶两位军师,以及甘宁、张飞等重量级武将轻骑简从,快马加鞭赶往长安出席程咬金的婚礼。留下养由基、关平、关铃等人率大军在郿县修葺营寨,抵御即将到来的寒冬。

    从郿县到长安大约三百里左右的路程,关羽一行快马加鞭,傍晚时分便抵达了长安城外。

    面对着巍峨壮观,规模宏大的长安城,徐晃与关羽忍不住连声赞叹,真不愧是拥有四百年历史的大汉国都,果真有帝王风范!

    长安城外旌旗招展,营盘相连,霍去病军团与孙武军团的大营比邻而居,互为犄角,布置的森严壁垒,固若金汤,让关羽与徐晃看后钦佩不已,纷纷竖起大拇指夸奖:“霍去疾将军的营盘真有冠军侯之风啊,不服不行!”

    由于钟繇选择开门投降,所以长安城没有经历战争动荡,城内秩序井然,百姓的生活没有受到丝毫影响。街巷上店铺林立,鳞次栉比,走街串巷的小贩川流不息,人群摩肩接踵,熙熙攘攘,繁华依旧如昔。

    钟繇的刺史府门前悬灯结彩,前来祝贺的各路将领络绎不绝,当然也少不了前来攀炎附势的地方豪族,一时间高朋满座,宾客云集。

    现成的媒人落在了赵云身上,但婚礼却是由孙武主持,只把钟繇乐得合不拢嘴,没想到自己换了一个朝廷依旧如鱼得水,和东汉的将领打的一团火热,真庆幸当初做出了正确的选择,当真是一念天堂一念地狱。

    除了赵云、孙武之外,其他驻扎在长安的武将悉数出席,包括霍去疾、樊梨花、贞德、黄忠、白起、虞子期、孟良、齐国远等人都打扮的焕然一新,荣光满面的前来参加婚礼。战争的弦绷的太久,大伙儿正好借这个机会放松一番。

    程咬金穿着一身大红的新郎服,嘴巴几乎咧到耳朵根上,见了人就憨笑着施礼作揖,嘴里只有两句话:“吃好,喝好!”

    “关将军,徐将军到!”

    钟府门外响起一声粗壮的吆喝,一声一声向院落中传递,得知大人物到来,钟繇、孙武、霍去疾、赵云、程咬金等人急忙亲自来到府邸门前迎接,与关羽、徐晃、张飞等人施礼寒暄。

    “唉呀……君侯能够来参加末将的婚礼,真是倍感荣幸啊!”待众人寒暄完毕,程咬金再次文绉绉的作揖致谢。

    关羽微笑着还礼:“来的匆忙,只有些许薄礼奉上,知节将军请勿见怪!”

    关银屏亲自把众将准备的礼物奉上,交给了钟府的家丁,程咬金憨笑着一一笑纳,调侃道:“这位姑娘生的如此俊俏?莫不是君侯的女儿?”

    旁边的甘宁摸着胡子大笑道:“老程啊,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呢?我可得提醒你一句,用不了几天你得改口喊关侄女王妃了!”

    程咬金咧嘴大笑:“甘兴霸看你这话说的,俺老程现在也是有家室的人了,岂敢动非分之想?除了关侄女之外这里还有一位大人物呢!”

    甘宁蹙眉道:“哦,不知除了霍将军之外还有哪位大人物?”

    程咬金朝樊梨花一指:“用不了几天,我等就得对樊将军改口称呼樊娘娘咯,说起来关侄女还得喊一声婆婆哪!”

    樊梨花闻言脸色大窘,双颊微红:“程将军就你话多,陛下还未曾下达正式的圣旨,戏谑之言当不得真。”

    “樊姐姐就不必害羞了,你可是说过陛下早就有心纳你入宫,只是你推三阻四,说是拿下洛阳、长安再入宫,这次怕是再也无话可说了吧?”

    一头金色长发的贞德已经能够说一口流利的汉语,此刻也站出来打趣樊梨花,不时的朝器宇轩昂,英姿勃发的霍去疾投去深情的目光,只是霍去疾却一副心无旁骛的样子,视若未见。

    众将一番调侃之后,气氛更加热闹,在钟繇的礼让之下,由关羽、徐晃、孙武等人在前面带路,率领众文武鱼贯而入,直奔大堂举行婚礼去了。

    郑和宝船在大海上航行了十三天,穿过茫茫渤海,在江东海陵县附近转弯向西,顺着浩荡的长江溯江北上,直抵金陵城外。

    此刻正是拂晓之际,天色将亮未亮,船上的众人已经做好了下船的准备,杨玉环殷勤的伺候着刘辩洗漱,一丝不苟的把刘辩收拾的龙马精神,容光焕发。

    刘辩在铜镜前正襟危坐,双目微闭,任凭杨玉环给自己梳洗打扮,一颗心却已经魂游物外:“系统何在……马上就要到金陵了,把制衡人物提供一下吧,让朕看看到底是何人出世?”

    在海上收不到任何情报,信息完全闭塞,刘辩唯恐影响了自己的心情,因此一路上硬是忍住了好奇心,一直没有向系统询问制衡出世的人物是谁?

    在海上一路漂泊,刘辩除了和张良、刘仁轨等人纵论天下大势之外,就是和杨玉环躲在船舱里颠鸾倒凤,体验巫山云雨的快感,若非有杨玉环一路随行,刘辩还真不知道该如何消遣这漫长的旅途!

    系统刚刚被唤醒,就马上发出了提示:“叮咚……恭喜宿主完成了‘环肥燕瘦’任务,获得‘历史美人top10卡’一张,可随时开启!”

    刘辩心中不由得一喜,嘴角发出了一丝不易觉察的微笑:“朕还打算回宫之后把赵飞燕召到麟德殿,让他和杨玉环一起伺候朕,体验一把环肥燕瘦的滋味,没想到奖励这就来了,历史前十的美女至少应该超过102的魅力值吧?”

    刘辩微微定了定心神,用意念向系统下达了指示:“在揭晓制衡人物之前先把这张美人卡开了,让朕乐呵乐呵!”

    “系统正在执行中,宿主请稍等!”

    “叮咚……恭喜宿主,获得四大美女昭君出塞之王昭君——统率49,武力36,智力87,政治82,魅力104。植入身份为王莽的继妹,姓王名嫱,字明君,年方十七,目前正在王莽老家剧县待嫁闺中。”

    刘辩微微蹙眉,心中暗自思忖:“王莽的身份是王猛的族侄,那么王昭君也就是王猛的侄女。前年为了巩固太子刘齐的势力,在上官婉儿的建议下,朕派何珅去青州和王猛联了个姻,把王猛的一个同样叫做王蔷的女儿许配给了长子刘齐,若朕再纳王昭君入宫的话岂不是乱了辈分?”

    想到这里,刘辩有些心烦意乱:“踏马的,被上官婉儿这个心机婊坑死了,能否染指王昭君倒在其次,关键朕想收集四大美女啊!”

    但说出去的话就是泼出去的水,更何况皇帝金口玉言下达的圣旨,已经给王猛家下了聘书和六礼,婚约是不能改变的,如果刘辩想要迎娶自己儿媳的族姐,怕是需要费一番波折咯!(。)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