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九卷 一千二百八十七 上阵父女兵

    陈仓虽险,但却挡不住飞鸽;散关虽雄,却遮不住天空。

    信鸽带着长安、潼关被攻破的消息飞过崇山峻岭,降落到汉军大营,再由斥候呈给徐晃、关羽两位主将,立即召集麾下文武齐聚帅帐,共商对策。

    帅帐之内,关羽与徐晃两位主将分左右落座,甘宁因为是老资格的从龙之臣,因此得到了一个偏座的待遇。其他的文武,包括张飞、张辽、傅友德、张宪、养由基、严成方、关平、关铃、徐宁、傅肜、王平等武将,以及法正、徐庶等谋士俱都分立两旁。

    虽然徐晃的资历更老一些,但关羽是带着五万人的兵团倒向了东汉朝廷,可以说是因为关羽的抉择才导致了刘备陷入困境,才让孙刘联盟土崩瓦解,才让刘辩翦灭了孙策,迅速占据了整个荆州,所以刘辩对关羽格外高看一眼。

    再加上关羽刀劈熊阔海,单骑走汉中过五关斩六将,威震华夏;在江陵正面对抗吕布,直接导致了吕布军团被全歼,又伏兵麦城活捉朱元璋,功绩赫赫,因此被刘辩加封为“前将军”;地位仅在李靖、岳飞、吴起、秦琼四人之下,甚至比薛仁贵、徐晃、魏延、马超这四镇将军还要高一个级别,因此当仁不让的坐在了主将位置。

    待众将聚齐之后,关羽朗声道:“刚刚接到从长安发来的飞鸽传书,钟繇献城投降,潼关的丁延平被赵子龙生擒活捉,邓愈献关投降,却被冷箭射死,谢映登不知所踪。如今长安、潼关已经尽属我军,而朱棣这叛贼却依旧坚守陈仓,诸位以为该如何用兵?”

    “打!”甘宁猛地一拍大腿,简单粗暴的做了决定,“其他军团都已经进了长安,我等率领着二十万大军,却被朱棣这狗娘养的阻挡在陈仓大半年,是可忍孰不可忍?明日三更做饭,五更攻城,不惜一切代价拿下陈仓!”

    张飞攥拳附和:“甘兴霸说得极是,俺燕人张翼德愿身先士卒,率先登死士冒着箭雨滚石攻城!”

    众将群情激昂,严成方、关铃、徐宁等人纷纷攥拳请战:“请两位将军下令攻城,末将等愿披坚执锐,身先士卒,明日说什么也要攻破陈仓,免得被其他兵团耻笑!”

    “呵呵……诸位将军请稍安勿躁!”法正手抚颌下的山羊胡,笑吟吟的示意众将不要激动,“既然长安与潼关已经告破,只剩下朱棣这支孤军已经穷途末路,估计明天清晨之前就会弃关而走。我军不用浪费一兵一卒,就能兵不血刃的拿下陈仓!”

    因为天气寒冷,徐庶将双手抄在一起,拢在小腹前面,肃声道:“我同意法孝直的判断,没了长安做后盾,陈仓关内的粮食有限,朱棣已经没有任何坚守的必要,摆在他面前的道路只有两条,要么投降要么遁逃!”

    关羽正襟危坐,手抚三尺美髯,沉声道:“若朱棣要逃命的话,会逃往哪里?两位军师分析一番,我与徐公明早作对策。”

    法正朝西方一指:“其一,像石达开那样穿过草原去西域投奔项羽。”

    “朱棣现在的处境与石达开不同,石达开那时候没有追兵,又是夏季,因此才能翻过益州西部的崇山峻岭远走大夏。而现在与那时早已不同,雍凉各郡已经悉数被我军拿下,沿途郡县都有将士把守,关外又有我方二十万大军虎视眈眈,朱棣想要重演石达开的一幕,简直是难如登天!”法正话音一落,徐庶马上做了分析。

    一直未开口的徐晃插话道:“徐元直分析的有理,朱棣想要逃出雍凉去大夏投奔项羽,几无可能。但走投无路的时候还是有这种可能性的,必须派遣一支兵马予以堵截。”

    法正继续道:“朱棣逃跑的第二个方向有可能是奔并州投奔曹操,相比去大夏投奔项羽,这个可能性最大,必须派遣骑兵火速绕过陈仓关在杜阳、漆县一带堵截,力争全歼朱棣兵团。”

    徐庶颔首道:“法孝直所言极是,朱棣投奔曹操的可能性最大,而且路途近,堵截困难,必须提前出兵。”

    关羽目光扫向张辽:“文远,你带着张宪、徐宁二人,挑选两万骑兵,即刻离开陈仓向北进军,绕道赶往杜阳、漆县一带设防,截断朱棣向漆县溃逃的方向。”

    张辽跨前一步,拱手领命:“君侯直管放心,末将一定马不停蹄的朝杜阳进军,决不会让朱棣逃出雍州。”

    并贵神速,张辽也不耽误时间,带了张宪、徐宁二将走出帅帐,挑选了三万骑兵,策马扬鞭向西北方向疾驰而去。

    张辽率骑兵走后,关羽又召唤傅友德出列,吩咐道:“傅友德将军可带着严成方、王平二将挑选三万精兵向西奔榆麋方向设伏阻截,以防朱棣向西域逃窜,去大夏投奔项羽。”

    “谨遵君侯吩咐,只要朱棣敢走榆麋,末将定然不放走一兵一卒!”

    傅友德拱手领命,带着严成方、王平挑选了两万精兵离开大营向西进军,准备前往榆麋境内设伏,拦截朱棣逃跑的路线。

    调兵遣将完毕,关羽又对徐晃道:“今夜我等枕戈待旦,多派遣斥候刺探,只要朱棣弃关而走,我等便紧追不舍,绝不能让朱棣这只煮熟的鸭子飞走了!”

    徐晃拱手道:“关兄所言极是,如果朱棣弃城逃走,你我便兵分两路,分左右追袭,绝不放走一兵一卒。”

    冬季夜长昼短,天色很快就黑了下来。

    三更时分,悄悄摸到陈仓城墙下面刺探的斥候气喘吁吁的返回大营向关羽禀报:“启禀君侯,陈仓关内响起了脚步与马蹄声,虽然没有火把与号角,但依旧能够判断十有**是守军弃城逃走了!”

    关羽霍然起身,九尺有余的身高在灯影下显得魁梧雄壮,高喝一声:“给我扛刀备马,全军准备破城追袭!”

    “杀啊,拿下陈仓,活捉朱棣!”

    随着关羽一声令下,十五万汉军倾巢而出,在关羽、徐晃、张飞、甘宁等武将的带领下,扛着云梯潮水一般杀向陈仓关城墙脚下,只留了法正、徐庶率领了两万较弱的士兵守卫寨栅。

    夜幕之下,漫山遍野的火把犹如繁星一样闪烁,十五万汉军密密麻麻,仿佛决堤的洪水一般席卷到陈仓关城下,张飞、甘宁俱都亲自扛着云梯身先士卒,跨过护城河直逼城墙脚下。

    城墙上密集的箭雨与滚石擂木消失的无影无踪,除了被寒风吹得猎猎作响的旗帜之外,只有百十个稻草人在城墙上一动不动。被城墙下带着火苗的箭矢射中之后,迅速的燃烧起来,照亮的城墙上亮如白昼。

    “咣当”声此起彼伏,一架架高达六七丈的云梯靠在陈仓城墙上,张飞一手拎着丈八蛇矛,一手扶着云梯奋力攀登,并抢先甘宁一步第一个登上了城墙。

    “吼嗬!”

    张飞大步流星的来到城楼前面,挥起丈八蛇矛砍向拴着吊桥的铁索,火星四溅。一阵猛砸之后,铁索断裂,吊桥轰然落下。

    而甘宁已经率部走下阶梯,从里面打开城门迎接大军入关,十五万东汉大军在关羽、徐晃的率领下犹如一条长龙般穿过吊桥进了陈仓关。入关之后也顾不得停留,迅速的从东门出城,尾随着朱棣军的步伐,向北穷追不舍。

    出了陈仓关之后,关羽、徐晃、张飞兵分三路,徐晃带着甘宁、傅肜率领五万兵马在左路追袭,张飞与养由基率领了五万人马在右路追袭,关羽则带着儿子关铃、关平提兵五万在中路追袭,漫山遍野的追赶,紧紧咬住敌军的尾巴不放。

    “活捉朱棣者赏黄金百两,官升三级,赐良田百亩!”

    “杀啊,休要放走了朱棣!”

    五万残兵败卒惶惶如丧家之犬,在朱棣的带领下向东北奔杜阳县境内逃窜,准备按照杜如晦的建议去并州投奔曹操。

    所有的残兵败卒都明白朱棣大势已去,路上趁机脱逃或者就地投降的不计其数,等朱棣向北逃了五十多里之后,五万兵马已经仅剩下两万多人。

    关羽催促胯下胭脂血,手提青龙偃月刀一马当先,与关铃、关平率领着五千铁骑紧追不舍,到了五丈原的时候已经追上了朱棣军的后部,纷纷挥刀砍杀,直杀的人头滚滚,血流遍地。

    千军万马之中,一员女将头顶双翅白玉冠,身穿亮银荷叶甲,胯下白色大宛战马,手提一柄柳叶峨眉刀,在千军万马中纵横驰骋,取敌军首级如探囊取物,当真是英姿飒爽,气盖须眉。

    “那女将似乎是关羽的女儿关银屏,也是庐江王刘御的未婚妻,高思继将军去把她生擒活捉了,逼迫关羽退兵!”朱棣手中的马鞭朝那员女将一指,吩咐身边的高思继出马捉人。

    “末将领命!”

    高思继答应一声,拨转马头,分开溃退的本方士兵,催马舞枪直取关银屏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