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九卷 一千二百八十四 半路里杀出个程咬金

    斜阳西沉,冷风刺骨。

    钟无艳单骑匹马离开潼关一路向北,心中充满了无限悲怆,十步一停留,三步一回首。

    钟无艳明白,作为一个臣子自己是失败的,无论何种原因,国都沦陷君主被杀,这都是一场彻头彻尾的失败。作为一个将军,自己未能带领麾下的将士选择正确的出路,作为一个女人,自己也没能证明巾帼不让须眉,从前的骄傲现在看来简直就是一个笑话!

    马蹄声哒哒,铃声儿响当当,夜色中的钟无艳是如此落寞,一个人,一匹马,一支枪,一张弓,顶着呼啸的北风朝着长安踽踽独行。

    走了十几里路程,路途逐渐险峻起来,道路两侧草木林立,丘壑纵横,北风吹来,枯黄的杂草与光秃秃的树枝瑟瑟作响。

    “嘶……气氛有些不对啊?”钟无艳眉头微蹙,急忙勒马带缰,“这荒山野岭,草木丛生,按照道理来说应该少不了鸟鸣猿啼,为何除了呼啸的北风之外没有任何动静?”

    “莫非丁延平使诈?表面上放我出城,暗地里却派人在半途截杀于我?”

    一念及此,钟无艳警惕的攥紧长枪,叱喝胯下战马准备回头,先找个安全的地方对付一个夜晚,待明日天亮之后再走不迟。

    “哈哈……贤侄女准备去哪里?”

    钟无艳刚刚拨马回头,四周就爆发出一阵此起彼伏的呐喊,老将丁延平手持一对绿沉四尖抢,催促胯下黄骠马,率领五千嫡系精兵把钟无艳团团围住。

    钟无艳一脸愤怒,握紧了手中桃木皂缨枪大声反问:“丁将军,你当年也曾经和我父亲称兄道弟,我更是尊称你一声丁伯伯,为何出尔反尔?”

    丁延平立马横枪,面赛寒霜:“我若知道你父亲是个卖主求荣之徒,早就一枪将他戳死,那里会和他称兄道弟!若没有先帝的器重与苏相的推荐,他钟繇又怎能坐上雍州刺史的位子?”

    “丁伯伯也是个聪明人,为何如此冥顽不灵?洛阳已经丢失,小皇帝已经遭到杨广的毒手,四十万东汉大军围困长安,大局已定,再坚持下去又有什么意义,只是徒增伤亡罢了?”钟无艳手持桃木枪和丁延平对峙,据理力争。

    丁延平叱喝一声:“住口,身为臣子就当以死殉国,战至最后一人!纵然你伶牙俐齿,巧舌如簧,也是难改你父亲贪生怕死,卖城求荣的事实!我之所以放你出城,只是不想牵连你麾下的将士,让他们白白送命!”

    钟无艳摇头叹息:“良禽择木而栖,良臣择助而侍,丁伯伯你是个聪明人,为何不懂得识时务者为俊杰这个道理?洛阳朝廷已经灰飞烟灭,你的愚忠已经没有任何价值,听侄女一句劝,打开潼关城门投降吧!”

    “小丫头竟敢教训我?即便我丁延平是愚忠,也好过你父亲卖主求荣!”

    丁延平勃然大怒,双腿在胯下黄骠马上猛地一夹,挥舞手中一对绿沉四尖枪刺向钟无艳,上刺咽喉,下戳腹部,当真是疾若风雷,快似闪电。

    “那侄女就得罪了!”

    看到丁延平双枪刺来,钟无艳叱咤一声,手中桃木枪向外一个横扫千军,先把刺向自己咽喉的单枪撞开,又一个二郎担山把戳向自己腹部的单枪挑开,并顺手一招仙人指路,朝丁延平面门反攻了一枪。

    丁延平在此之前虽然知道钟无艳枪法不俗,但骨子里对于一个女流之辈还是心存轻视之意,此刻真正动起手来,才发现自己小瞧了这个其貌不扬的女人了。

    两人马走连环,踩踏的尘土飞扬;枪来枪往,在火把的照耀下银光闪烁,叱咤呼喝,厮杀了三十多个回合之后,丁延平逐渐占据上风,对钟无艳形成了压制之势。

    “可惜啊可惜,一个女娃儿能把枪术练到这种地步实在难得,若不是你们父女卖主求荣,丁某少不得好好调教你一番!”丁延平一边和钟无艳游斗,嘴里还一副惋惜的语气。

    “杀了这个丑女人,杀了她!”

    丁延平麾下的亲兵挥舞兵器,高举火把鼓噪呐喊。在他们看来,对于一个相貌普通,甚至有些丑陋的女人,根本没必要怜香惜玉,而且就钟无艳的外形来说,和这个词语也是八竿子打不着!

    “贤侄女,放弃抵抗吧,念在与你父亲同僚一场,老夫让你死的痛快一点!”在将士们的助威声中,丁延平使出浑身解数,手中双枪出手的速度猛然加快了许多。

    “好几千大老爷们,欺负一个弱女子算什么英雄好汉?”

    远处忽然响起一声惊雷般的叱喝,只见一匹五花马驮着一个身高七尺八寸,面目黝黑憨厚,手提宣花斧的武将疾驰而来。身后引领着两百余骑,完全不顾双方的兵力对比,挥舞刀枪犹如猛虎下山一般冲进了人群之中。

    “劈脑门!”

    “掏耳朵!”

    “鬼剔牙!”

    为首武将匹马当先,所到之处一斧头一个,挡者披靡。随着一声声叱咤,血淋淋的人头满地乱滚,被劈下来的脑门与被敲碎的牙齿在空中飞舞。

    普天之下使用这种招式的除了徐晃之外就只有混世魔王程咬金,而目前徐晃还在陈仓关外攻打朱棣,自然不会出现在潼关,除了程咬金之外当然也就不会再有别人。

    原来程咬金和齐国远奉了孙武进攻潼关的命令之后,各自点起一万人马朝潼关进发,到了傍晚时分在距离潼关还有四十里的拐子沟安营扎寨。

    程咬金一心压倒齐国远,于是连夜带了二百多名亲兵赶往潼关刺探军情,没想到误打误撞的遇见了丁延平截杀钟无艳,当即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不顾双方兵力悬殊,率部冲杀上来救人。

    丁延平手下的士兵虽多,但猝不及防之下还是被程咬金冲开了一条血路,径直杀到捉对厮杀的二人面前,抬手就是一斧:“倚老卖老的家伙,欺负一个女流之辈不说,竟然还带了几千人,真是恬不知耻!”

    “劈脑门啊!”

    程咬金手中黑黝黝的宣花斧裹挟着呼啸的风声,爆发力十足,犹如俯冲的大雕一般朝着丁延平当头劈来。

    “叮咚……程咬金‘天罡’属性爆发,第一斧武力+3,当前武力上升至97!”

    “嘶……好凶猛的大斧!”

    丁延平吃了一惊,心中不敢怠慢,急忙舍弃了钟无艳,策马向前躲开了程咬金的当头一斧。

    “掏耳朵啊!”

    程咬金又是一声怪叫,六十多斤的宣花斧带着呼啸的风声,朝丁延平的耳根部位横砍而来,犹如万钧雷霆。

    “叮咚……程咬金第二斧劈出,武力+5,当前武力上升至99!”

    “好奇怪的招式!”

    丁延平急忙挥枪招架,使出浑身解数才勉强化解了程咬金的这雷霆一击,斧枪相撞,火花四溅,震的周围将士耳膜嗡嗡作响。

    “再来一斧!”

    程咬金占据上风之后登时气冲牛斗,手中宣花斧反手上扬,闪烁着黝黑的光芒劈向丁延平的下巴,“剔牙齿啊!”

    “叮咚……程咬金第三斧劈出,武力+7,当前武力上升至101!”

    “唉呀……这大斧厉害啊!”

    没想到程咬金的招式如此诡异,丁延平想要挥枪招架已经来不及,眼见黑黝黝的大斧自下向上削向自己的下巴,急忙在马上一个后仰。

    只见冰冷黝黑的板斧擦着丁延平鼻梁划过,“咔擦”一声将头顶十几斤重的头盔砍废,在空中扭曲变形,直飞出十几丈。

    “唉呀……这家伙究竟是何人,吓死我也!”

    丁延平吓得额头见汗,四肢发软,若这板斧再向里稍微来一点,只怕自己就再也“没脸”见人了。

    钟无艳在旁边看的忍俊不禁,不由得“噗嗤”一声笑出声来:“嘻嘻……这位将军的招式名称好奇怪啊!”

    程咬金趁着丁延平胆寒之际,拨马就走,当与钟无艳双骑并行之际,伸手在钟无艳坐骑的屁股上拍了一巴掌:“还在这里傻笑,赶快跟着我逃命啊!”

    “哦……”

    钟无艳一愣,顿时反应了过来,人家丁延平带了四五千人呢,就凭这半路里杀出的程咬金能够扛住一会,也不能反败为胜,还是三十六计早走为妙!

    “驾!”

    钟无艳一声叱喝,双腿在坐骑腹部猛地一夹,紧紧跟随着程咬金向外突围,长枪纷飞,见人就刺,与程咬金并肩作战,一起向外突围。

    丁延平稍稍定了定心神,方才醒悟过来,自己兵多为何要与他斗将呢?

    “给我杀,休要走了这用板斧的家伙!”

    丁延平手中双枪一招,大声下令围捕程咬金与钟无艳,同时策马提枪,鼓起勇气追杀了上去。

    “杀啊!”

    随着丁延平一声令下,稳住了心神的西汉军长枪乱刺,弓箭齐发,片刻间就挑落无数东汉骑兵。

    纷飞的弩箭如雨点般从天而降,一枚流矢正中钟无艳坐骑臀部,这战马吃痛,惨叫一声人立而起,将猝不及防的钟无艳掀落马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