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九卷 一千二百八十三 有其父必有其女

    导致皇甫嵩悬梁自尽的原因并不是洛阳被攻破,而是刘陵被杀之后西汉朝廷已经没了汉室血统,再坚持下去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于是六十三岁的皇甫嵩用三尺白绫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皇甫嵩死后五十一岁的老将丁延平接掌了潼关的兵权,作为被苏秦举荐,深受刘彻器重的猛将,丁延平是个不折不扣的顽固派,对潼关的守军封锁不利的消息,在洛阳被攻破之后继续据关死守。

    甚至雍州刺史钟繇打开长安城门投降的情报传来之后,丁延平依旧冥顽不灵的封锁消息,依旧率领四万士气低落的守军死守潼关。

    “就算死也要死在潼关,如此才能报答苏丞相的提携之情,先帝的器重之恩!”丁延平在太守府扫视了满堂文武一圈,一脸视死如归,“谁要敢开门投降或者临阵脱逃,先问问我手中这对双枪答不答应?”

    身材瘦削,面容清癯的谢映登附和道:“末将支持丁将军,我等深受先帝提携之恩,只要还有一口气在就要血战到底!说不定多支撑几天,苏丞相就从西域搬救兵回来了呢?”

    钟无艳并不像传说中那样丑陋,只能说是相貌普通,脸颊比较长,颧骨比较高,嘴巴比较大,嘴唇比较厚,眼睛不算大,肤色有些暗淡,仅此而已。

    听了丁延平和谢映登的对话,钟无艳清了清嗓子道:“两位将军请恕我直言,苏丞相去西域搬救兵的事情我也从父亲那里略知一二。”

    丁延平正襟危坐,用充满敌意的眼神上下打量着钟无艳,手抚胡须道:“说来听听?”

    钟无艳一脸镇定,侃侃道来:“苏丞相去西域的时候洛阳还没有被攻破,小皇帝还在,因此苏丞相才打算围魏救赵,在西方组建反刘联盟把吴起军团拉入困境之中,逼迫刘辩分兵救援,以减轻长安、洛阳的压力……”

    “这有错吗?”谢映登冷声反问。

    钟无艳心平气和的道:“在洛阳、长安还没有被攻破之前,这个计划还是有点希望,虽然极为渺茫,但终归有希望。但随着洛阳、长安相继被攻破,这个计划已经没有任何意义,就算苏丞相在西域促成了联盟,我们西汉朝廷也要灭亡了。潼关里面的粮食已经只能再坚持二十天左右,难不成西域联军还能插上翅膀飞过来么?”

    谢映登啐了一口唾沫,一脸鄙夷的道:“长安为何沦陷,难道钟姑娘不清楚么?你父亲不战而降,对得起苏丞相的栽培,先帝的器重么?”

    钟无艳据理力争:“虽然家父开门投降算不得光彩的事情,但他这么做也是为了让长安免遭破坏,让长安的百姓避免生灵涂炭,让将士们避免不必要的伤亡!识时务者为俊杰,既然大势已去,又何必与天意抗衡?”

    “我呸!”

    谢映登拔剑在手,义愤填膺的破口大骂:“果然有其父必有其女,你父亲分明是卖主求荣,贪生怕死,你竟然还在这里大言不惭!你们父女难道不愧对苏丞相的提携,先帝的栽培么?若非看在你是一介女流之辈的份上,我早就一剑砍翻,拿你的首级向先帝谢罪了!”

    钟无艳柳眉蹙起,双目圆睁,毫无惧色的道:“小女子说的句句都是肺腑之言,家父主动开门投降乃是为了长安的百姓。况且刘辩也是高祖之后,灵帝嫡长子,投降了他总比拥戴杨氏好!”

    谢映登气的怒发冲冠,暴跳如雷:“丁老将军你听清楚了么?这丑女人和她父亲都是一路货色,卖主求荣的贪生怕死之辈,只怕已经有了献关投降的念头。容我一剑把她砍翻,以绝隐患!”

    谢映登说着话叱喝左右上前抓人:“来人,把钟无艳这个丑女人给我拿下!”

    “我问心无愧,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钟无艳并没有反抗,而是解下佩剑投掷在地上,举起双手任凭处置。

    谢映登上前一步反扭了钟无艳的双臂,喝令心腹把钟无艳押出去砍了:“左右何在?把这吃里扒外的丑女人推出去砍了,以正军法!”

    “且慢!”

    一直默不作声的老将丁延平忽然拍案而起,“暂时把钟无艳押解下去,容我斟酌一番!”

    钟无艳被押解下去之后,包括邓愈在内的众将俱都面无表情的走出了大堂,大厦已倾,再坚持下去还有什么意义?但俱都害怕丁延平双枪厉害,又有钟无艳的前车之鉴,一时间也没人敢站出来做出头鸟。

    众将退出之后,谢映登依旧余怒未消,将双臂抱在胸前问道:“钟无艳这个丑女人分明是想献关投降,老将军何不让我杀了这个祸害?”

    丁延平手抚灰白的胡须,沉声道:“我和你一样深受先帝厚恩,能做的只有士为知己者死,人在关在,关亡人亡。但潼关城内的四万兵马里面有钟无艳带来的一万多人,如果贸然斩杀钟无艳,难保这些人不会哗变。为了避免节外生枝,还是放钟无艳出城吧,把她的兵马留下。”

    “难道就这样放她离开,真是便宜了这丑女人!”谢映登一剑砍在大堂的柱子上,愤怒难平。

    丁延平抚须冷笑:“哼哼……老夫对卖主求荣之徒亦是深恶痛绝,岂能这么便宜她?既然不能明着杀她,便使用阴招暗算她。我现在就去挑选五千精兵出城,在潼关到长安的必经之路上埋伏,半个时辰之后你放钟无艳出城,我在半路上将她射杀,如此便可以神不知鬼不觉,也不用担心钟无艳的部曲哗变。”

    “还是老将军虑事周全!”谢映登听完之后不由得竖起了大拇指。

    商议停当,丁延平翻身上马,手提双枪,带了五千心腹将士打开潼关北门,奔西北方向寻找地点埋伏去了。

    半个时辰之后,谢映登下令把钟无艳押解上来,叱喝道:“你们父女贪图富贵,卖主求荣,本该千刀万剐!念在同僚一场的份上,本将手下留情,给我火速滚出潼关去吧!”

    钟无艳一言不发,被谢映登带了亲兵赶出潼关北门,只能单人匹马向北奔长安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