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九卷 一千二百八十 王莽的紧箍咒

    中国是世界历史上最早发现石油的国家,第一次文字记载出现在《易经》之中,描述为“泽中有火,上火下泽”,此书在西周公元前十一世纪编成,距今已经有三千多年。

    而中国历史上最早出现“石油”这个词语的年代始于北宋,由科学家沈括在《梦溪笔谈》中提出,文中记载“延境内有石油,生于水际砂石,与泉水相杂,惘惘而出。予疑其烟可用,试扫其煤以为墨,黑光如漆,松墨不及也。此物后必大行于世,自予始为之,盖石油至多,生于地中无穷,不若松木有时而竭.”

    最早认识石油性能并记载石油产地的古籍是东汉班固所著的《汉书?地理志》,书中写道“高奴县有洧水可燃”,其大概位置在刘辩穿越前的陕西延安一带。只不过因为开采困难,东汉时期还只是初步发现并不能投入使用。

    直到南北朝时期,石油才有了一定规模的挖掘和使用,南朝范晔曾经在书中记载“县南有山,石出泉水,燃之极明,不可食,县人谓之石漆。”

    在南北朝之后,石油除了燃烧照明外已经被广泛投入使用,譬如用来润滑车轱辘,制造石蜡,配合药材治疗癣疮癞疾,而到了唐朝时期已经投入军事战争,在西部地区大败入侵的突厥骑兵。

    现在的东汉已经拥有超过万辆的霹雳车,各大军团都有上千辆甚至几千辆的配备,如果把石油装进桶中投射出去,定然能够在攻城的时候如虎添翼,对于刘辩的大汉雄师来说几乎是又开了一次挂,足以让刘辩征服全球的霸业事半功倍。

    望着王莽飘忽不定的眼神,刘辩表面上不动声色,心念却犹如电转:如果王莽真的能帮助我大汉开采出石油来,自然是天大的喜讯,只是这王莽身上透着一股诡异劲,对待他必须慎之又慎啊!

    刘辩不敢肯定王莽百分之百就是穿越者,但这家伙却绝对不是正常人,要么就是曾经得到过奇遇,要么就是和自己一样的穿越者,只是王莽来自哪个时代不好确定。明末,清末,民国,改革开放时期,抑或是和自己同一时代,甚至更晚?目前还难以做出判断。

    但细思之后刘辩不仅不恐惧反而越来越安心,毕竟王莽就算是穿越者,当发现这个世界中最早的有后羿、姜尚,最晚的有李鸿章、洪秀全,还有秦始皇、唐太宗、宋太祖等各朝各代的皇帝,也有吴起、李牧、李靖、岳飞等各朝各代的统帅,估计脑门上也会写着大大的“懵逼”。

    就算刘辩的所作所为会引起王莽的猜疑,但他又怎能知道这些人是如何来到这个世界的?说不定会认为自己沾了皇帝身份的光,受命于天,所以才会得到这么多英雄豪杰,良臣猛将的辅佐,才会强势逆袭,建立了一个空前绝后的大汉帝国。

    再退一步讲,就算王莽猜出了自己穿越者的身份,他又能怎么着?四处煽风点火,散布谣言,逢人就说自己是个穿越者,这样对他又有什么好处?又有几个人会相信他的空口白话?

    只要自己动动手指头,随便找个借口,就可以像碾死一只蚂蚁般让王莽死无葬身之地。所以自己大可不必紧张兮兮,如临大敌,只要把这王莽利用好了,就能够给自己带来巨大的利益,承担一些风险也是值得的。

    想到这里,刘辩的一颗心就完全镇定了下来,抚须大笑道:“王爱卿啊,朕完全相信你的能力与眼光。你要钱朕给你钱,要人给你人,要粮给你粮,三年之内务必给朕挖掘出石漆来,造福大汉。”

    刘辩的笑声虽然亲切,但语气却是不容置疑,王莽心中一凛,急忙长揖到地:“臣谨遵陛下吩咐,一定会尽心竭力,为大汉开采出石漆来。”

    刘辩的目光又扫向来俊臣:“来千户,煤炭与石漆的挖掘关乎国计民生,朕唯恐有作奸犯科之辈破坏生产,决定成立‘护矿局’,由你来担任局丞,若有重要事情发生可直接向朕禀报。”

    从京城跑到蕃县这个黑漆漆的煤都护矿,对于一个锦衣卫千户来说自然是让人沮丧的差事,但拥有直达天听的特殊权利又让来俊臣几乎比肩李元芳。

    来俊臣当即心领神会,作揖领命:“臣谨遵陛下吩咐,一定会把煤矿上所发生的重要事情以最快的速度直达圣听!”

    留下来俊臣搭档王莽,相当于给王莽套上了一个紧箍咒,因此刘辩也不怕王莽能够翻起什么浪花。做好安排之后,刘辩带着张良、杨玉环,在宇文成都、文鸯兄弟的护卫之下离开蕃县继续朝胶州进发,并在两日之后抵达了青州水师大营。

    远远看去,只见海岸边战船相连,旌旗招展,蔚为壮观,得知天子驾临,青州水师都督郑成功急忙与副将刘仁轨一起出迎。

    “臣郑森接驾来迟,请陛下恕罪!”郑成功单膝跪地,向天子请罪。

    “朕去了一趟蕃县视察煤炭开采工作,因此未能按照行程抵达,并非郑卿之错。”刘辩笑容满面的弯腰把郑成功与刘仁轨一一扶起。

    郑成功又道:“臣自从接到飞鸽传书之后,得知陛下准备从海上返回江东,已经准备好了大小船只一百余艘,精心挑选了一万士卒,护送陛下返京。”

    刘辩抚须道:“听闻李舜臣的唐军水师就屯驻在成山角,如果得知郑卿分兵返回江东,必然来犯。所以不必兴师动众,只派遣一艘大船将朕送回金陵便是。”

    旁边的张良双手抄在袖子里,附和着道:“陛下说得极是,派遣的船只多了反而会走漏风声,被唐军斥候刺探到。李舜臣既可以选择强攻我军水师大营,也可以在海上拦截,所以还是派三两艘船只,轻装简行即可!”

    见刘辩态度坚决,郑成功只好拱手领命,决定用郑和宝船将天子送回江东,并由副将刘仁轨亲自护送。大海滔滔,刘辩也担心出了意外,而有经验丰富的刘仁轨同行就安全了许多,因此便同意了郑成功的提议。

    夕阳尚未落山,今天又风平浪静,于是刘辩决定带着张良、宇文成都、文鸯等人在郑成功、刘仁轨的陪同下登船检阅水师,给五万将士鼓舞士气。

    在刘辩准备上船之时,杨玉环央求道:“陛下,臣妾也想跟着您看看大汉水师的气派呢,陛下能否带着臣妾上船?”

    “不行!”

    刘辩以不容置疑的语气一口回绝,“等你到了乾阳宫之后还需要多多学习宫规礼仪,朕规定的第一条便是后宫不得干政,更不要说涉足军事了。整个乾阳宫之中唯一有权力踏足军营的只有贤妃穆桂英,其他的便是甄宓与武如意这两个东、西皇后也不敢提出这样的请求!”

    在众人面前碰了一鼻子灰,杨玉环好不沮丧,蔫头耷脑的肃拜领命:“陛下息怒,臣妾一时疏忽才提出这样的请求,纯属贪玩,绝不敢有非分之念!”

    得知天子驾临青州水师大营,五万将士精神饱满的登上船头,一个个高举兵器,齐声呐喊“吾皇万岁,大汉必胜”,一时间声振寰宇,在无边无际的大海上飘荡。

    刘辩穿行在甲板上,一边向水师的将士挥手致意,一边询问郑成功:“自从李世民进犯青州以来,你与李舜臣之间没少打了仗吧?”

    郑成功毕恭毕敬的答道:“回陛下的话,自从李世民入侵青州以来,臣已经与李舜臣率领的唐寇水师交手十余次,互有胜负,折损的兵力与船只旗鼓相当。”

    “我军有这么大的战船,竟然占不到便宜?”张良特意踩了下脚底郑和宝船的甲板,一脸纳闷的提出了质疑。

    郑成功无奈的叹息一声:“虽然我军有宝船助阵,但李舜臣麾下也有坚硬的龟甲船,两者各有利弊,互有长短。宝船体积巨大,正面对撞是海上的巨无霸,无坚不摧;但李舜臣发明的宝船机动灵活,船壳坚硬,而且数量多达数十艘,因此很难占到便宜!”

    “这李舜臣倒是个奇才!”张良闻言不由得夸赞一声。

    刘辩颔首道:“李舜臣的确是个水战奇才,唐国也就这么一个能够拿得出手的海战名将。不过,等王莽挖掘出石油来之后,就是唐军水师的末日!”

    检阅水师完毕之后,筵席早已摆上,郑成功与刘仁轨率领着麾下的数十名命将校一起为大汉天子接风洗尘,君主推杯换盏,开怀畅饮。

    次日天刚朦胧亮,刘辩就带着杨玉环、张良等人登上了郑和宝船。在刘仁轨的指挥下,两千将士抛锚,扬帆入海,奔江东方向而去。

    临行之前,刘辩叮嘱郑成功道:“从青州回到江东怕是需要半月左右的时日,这段时间斥候信鸽都联络不到朕,你用飞鸽传书金陵,一起政事悉数由七位顾命大臣裁决!”

    “臣恭送陛下!”

    郑成功作揖领命,率领众将士站在岸边目送宝船逐渐无影无踪,这才返回大营依计行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