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九卷 一千二百七十三 兄弟重逢

    巴比伦骑兵犹如鬼魅一般出现在了吴起军的后方,在黄飞虎还没来得及增援之前迅速的逼近了武卒方阵,距离被困在中央的项羽只剩下数百丈的距离。

    “骑兵以‘人’字阵型向前突击,给本将冲开一条道路救援项羽!”

    阿喀琉斯催促胯下“雪狮”战马,挥舞破天矛将迎面冲过来的一名汉军卫卒挑在空中,狠狠地抛出去又把后面的一名精卒砸倒在地,大声指挥骑兵向前冲锋。

    “杀!”

    巴比伦骑兵爆发出一阵整齐雄壮的呐喊,挥舞着长矛以“人”字阵型向前突击,迅速的冲开了一条相对空旷的地带,留给阿喀琉斯率部冲锋。

    “看枪!”

    尽管三个方阵将近五千名卫卒纷纷挺着长枪阻挡,但在战马的冲击之下还是不停的倒退,被阿喀琉斯带领着三千最精锐的骑兵冲进了阵中央,距离被困多时的项羽只有数丈之遥。

    “巴比伦的鼠辈,吃我一戟!”

    仇人相见分外眼红,项羽发出一声雷霆般的怒吼,策马撞开汉军,一戟力劈华山,将迎面相遇的一名巴比伦骑士自头颅中间一分为二,连胯下战马也生生剁开!

    “叮咚……项羽叱咤爆发,降低阿喀琉斯及麾下部分骑兵2点武力。受项羽叱咤影响,阿喀琉斯当前武力下降至108!”

    被项羽雷鸣般的怒吼吓了一跳,巴比伦骑兵顿时一脸懵逼,更是被同伴血淋淋的下场吓得胆战心惊。汉武卒抓住巴比伦骑兵慌乱之际一阵猛砍猛刺,至少砍翻了两百多骑。

    项羽怎会给阿喀琉斯喘息的机会,策马向前奔着阿喀琉斯一个横扫千军:“阴险鼠辈,竟敢勾结汉寇算计我军,今日我项羽纵然马革裹尸也要拉上你阿喀琉斯垫背!”

    “叮咚……项羽叱咤再次爆发,降低阿喀琉斯2点武力,并压制一招,降低阿喀琉斯1点武力,导致阿喀琉斯当前武力下降至105!”

    阿喀琉斯急忙挥舞长矛,奋起全力将项羽的升龙戟挑开:“项羽,你疯了么?我们是来救援你的,为何恩将仇报?”

    “救援我的?”

    项羽放声大笑,手中升龙戟卷起万丈光芒,犹如出水的蛟龙奔着阿喀琉斯的咽喉刺了过来,“你们用石头冒充粮食吸引我军前来劫粮,又勾结吴起倾巢出动从背后包围我军,现在又谎称救援,企图杀我个措手不及,是也不是?”

    “叮咚……项羽压制阿喀琉斯第二招,导致阿喀琉斯武力下降1点,当前武力下降至104!”

    阿喀琉斯挥矛荡开,气急败坏的道:“项羽你真是个蠢货,我们国王这样做是为了让你看清吴起企图坐收渔翁之利的居心,彼此放下仇恨,共御外辱。只是没想到吴起竟然倾巢出动,因此才派我来救你突围,你若是不信,我便调头就走,你自己听天由命吧!”

    听了阿喀琉斯的解释,项羽露出半信半疑的表情:“你若要我相信你,先去斩一员汉将给我看看。我怎知你不是在耍诈,趁我不备偷袭于我?”

    阿喀琉斯无奈之下策马向前,连挑十余名卫卒,瞅准了一名校尉打扮的彪形大汉,一矛刺死,拔剑枭了首级大声招呼项羽:“我已斩汉将一员,项王该相信我的诚意了吧?”

    得到巴比伦骑兵的救援,项羽压力大减,一边厮杀一边向身后不远处的本方骑兵靠拢,“只是杀了一名杂鱼,如何让我相信你?”

    正说话间,忽然瞥到一支骑步混合兵团掩杀过来,为首大将铜盔银甲,胯下梨花战马,手持紫金摩云杵,身后“黄”字大旗迎风招展。

    项羽猜测此人十有**就是吴起麾下大将黄飞虎,遂大喝一声:“你去给我斩了黄飞虎,本王便相信你所言!”

    阿喀琉斯心中郁闷不已,但这次出兵的目的就是救出项羽,只能咆哮一声答应下来:“好……我便去给你斩了黄飞虎!”

    马蹄声隆隆,阿喀琉斯所到之处尽皆披靡,眨眼间就与黄飞虎狭路相逢。两人言语不通,因此也不搭话,只是相互谩骂。矛来杵往,马走连环,踩踏的烟尘滚滚,日月无光。

    “叮咚……黄飞虎二十七天之前平定贵霜残部扼守的最后一座城池,夺关属性所增加2点武力依旧生效中,基础武力105,坐骑铁梨花+1,武器紫金摩云杵+1,当前武力109!”

    阿喀琉斯吼声如雷,黄飞虎咆哮如风,各自使出浑身解数,杀的天昏地暗,日月无光,方圆十余丈之内无人敢向前靠近。

    目睹阿喀琉斯与黄飞虎这场惊心动魄的大战,项羽不由得耸然动容,有些惊讶于黄飞虎的武艺,凭这样的身手就算自己十合之内也不见得能够稳操胜券。而且看的出来阿喀琉斯已经使出全力,只是一时半会占不到上风。

    “看来阿喀琉斯所言非虚,亚历山大既想与我结盟共扛汉军,又处心积虑的暗算于我,当真是个卑鄙阴险的小人。但通过这一战也看出了吴起的狼子野心,根本没有把我项羽放在眼里,只是在等待坐收渔翁之利的机会,真是可恶!”项羽一边左劈右砍朝本方队伍靠拢,一边在心中暗自思忖对策。

    “不过,现在汉军的威胁的确远远大于巴比伦,我再与亚历山大厮杀下去,最后肯定会便宜了吴起。既然亚历山大会利用我,我难道就不会利用他么?就让巴比伦的将士先扛着汉军,让亚历山大也尝尝被四五十万大军围攻的滋味,我先率部突围了!”

    项羽一念及此,咆哮一声,催马就走。

    马蹄踏处,汉武卒纷纷闪避,无人能挡,再加上对面的骑兵接应,项羽血染战袍,总算与副将赛提斯率领的队伍会合,嘶声下令:“传我命令……全军速撤,不得恋战!”

    当项羽决定突围的时候,几乎没有人能够挡住,更何况吴起传下命令不许斗将,何元庆、尚师徒等人见了项羽的身影,纷纷策马躲开,让他杀几个小兵好了,累也能把他累死。

    季布此刻正遭到章邯与尚师徒围攻,虽然指挥得当,但手下的兵马只有一万五千人,而章邯与尚师徒兵团加起来总数接近十万,任凭季布使出浑身解数,也难以挽回颓势,几乎全军覆没。季布自己也是多处负伤,庆幸没有伤筋动骨。

    危急关头,项羽率领三千多骑兵冲乱章邯的阵脚,将季布与麾下仅剩的两千多人从重重包围中救了出来,又收拢了兀突骨、先轸麾下的三千多残兵败卒,一路血战,总算突出重围。

    “木易何在?”项羽勒马带缰,发现没有看到杨四郎的踪迹,遂大声喝问。

    有士卒朝西北方向正在厮杀的一个兵团一指:“似乎被汉将杨延嗣困住了!”

    项羽对季布大声吆喝:“你速速带领将士们向西撤退,孤去把木易救出来!”

    踢云乌骓一声嘶鸣,驮着项羽重新冲进了血肉横飞的沙场,寻找部将木易去了。随着薛万彻、兀突骨、先轸等人陆续战死,项羽越来越体会到“千军易得一将难求”这句话是多么有道理!

    千军万马之中,杨四郎率领的一万五千人正好与杨七郎兵团狭路相逢。一场恶战下来,又被卢象升从侧面夹击,遭到十万汉军的猛攻,杨四郎回天乏术,眼见只有全军覆没的局面,只能下令拼死突围。

    杨四郎策马挺枪左冲右突,杀的倍感吃力,身背数箭,腿上也中了一枪,但总算冲到了汉军边缘,正要庆幸大难不死,忽然迎面一员大将拦住了去路。

    只见此人身高八尺五寸,虎背熊腰,眉眼间棱角分明,一双眸子杀气毕露,浑身上下被血渍染红,胯下一匹青鬃马,手持一柄素缨蘸金抢,杀气腾腾的拦住了杨四郎的去路:“你这蛮夷还想走么?速速下马受缚,饶你不死!”

    虽然时隔多年,但杨四郎还是一眼认出了兄弟,喉头微微一颤:“七郎?”

    杨延嗣一怔,蹙起双眉上下打量杨四郎:“你……你是四哥?”

    杨延辉的泪珠瞬间夺眶而出,微微颔首道:“我正是杨延辉,只不过已经不配再做你的兄长!”

    “都说哥哥战死在了雁门,为何出现在了项羽麾下?”杨七郎缓缓收了长枪,露出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

    杨四郎嘎声道:“一言难尽啊,当初兵败雁门,并州刺史丁原拒不发兵救援,我们杨家全军覆没。哥哥我被匈奴人捉了,幸亏铁木真的妹妹保护我,才免于一死!”

    “铁木真的妹妹?”杨七郎更加迷糊了,“你说的是匈奴单于铁木真?”

    杨四郎微微颔首:“正是他,只是那时候的铁木真只是一个小小的千户,后来才发迹成了匈奴大汗。”

    “那你为何不重归大汉?”杨七郎忿忿的质问,“我们杨家世代忠良,一门忠烈,大哥、二哥、三哥、五哥全部战死沙场,你却帮助铁木真入侵我们的国家,是何道理?信不信我今日一枪戳死你,替杨家清理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