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七卷 一千二百六十九 武力对决兵力,谁胜一筹?

    数十万汉军漫山遍野的围拢上来,密密麻麻的犹如蚁群,飘扬的旌旗被秋风吹得猎猎作响,明晃晃的刀枪与黑黝黝的甲胄在骄阳的照射下散发出冷森森的光芒,整齐划一的脚步踩踏的大地震颤,浩大的声势让人望而生畏。

    吴起腰悬双刀,率领着五千最精锐的汉武卒位于大军中央,督促着四十万大军向前围剿处在包围圈中央的项羽军:“全军按照部署向前围杀大夏军,任何人不得与项羽斗将,违令者军法处置!”

    吴起刚刚抵达交州的时候麾下只有三万兵马,经过精挑细选,十里挑一组建了一支三千人的精锐部队,装备了最优良的甲胄与兵器,称之为“汉武卒”。自从在沙场上初次亮相之后就成为了吴起手中的一支王牌军,所到之处尽皆披靡,逐渐的威震天下。

    比起当初救***州时候的籍籍无名,那时候的吴起不要说无法望岳飞、李靖、秦琼等人的项背,就是比起韩世忠、郑成功、陆逊这些自统一军的中级将领也是大大不如,因此吴起的选材范围与现在相比可谓天壤之别。

    吴起最强的地方在于擅长练兵,因此每批新兵入伍,几乎都会亲自遴选,但凡有一技之长者都会被提拔加入武卒,并亲自训练其阵法,再由黄飞虎、姜松、杨七郎等猛将轮流来指点武艺,传授沙场搏斗的秘诀。

    从交州一路走来,吴起手中的兵马不断壮大,从最初南下交州时候的三万人,再到西征贵霜时候的十七万,直到翦灭贵霜帝国之后已经剧增到了五十万人。而吴起麾下的武卒也从当初的三千人扩充到了三万,依旧保持着精悍的编制,配备了最精良的武器装备,成为了吴起军团当之无愧的中流砥柱。

    虽然人数扩张了,但这支精锐部队依旧保持着从前的编制,三万人共分成六个方阵,每个方阵五千人,依旧保持着卫卒、精卒、锐卒、武卒的编制。

    其中卫卒皆持长枪,精卒手持长戈,负责阻截打乱敌军的阵型,继而由手持铁戟腰悬佩剑的锐卒发起猛攻。再由身穿三层甲胄,能开十石强弩,左手盾牌右手战斧的锐卒发起最后的进攻,力争一鼓歼敌。

    三万“汉武卒”乃是吴起兵团的王牌军,而吴起亲自统率的五千武卒更是精锐中的精锐,六个方阵夹杂在四十万大军之中,排着整齐划一的阵型向前推进,与对面的大夏军距离愈来愈近。

    因为项羽勇猛之名威震西域,不仅仅是整个安息就连接壤的贵霜也是如雷贯耳。既然在斗将方面没有把握,吴起便扬长避短,下令每个兵团的武将躲在方阵中央,由士兵在前面突击,免得被项羽阵斩了兵团主将,导致整个军团的士气都受到打击。

    就算项羽是霸王再世,就算项羽是恶来复生,就算项羽能够以一当千,甚至以一当万,难不成还能当十万,当五十万?就算用人头堆也能把项羽堆死,就算累也能把项羽累死!

    四十万汉军分成八个兵团,每个兵团五万人,采用汉人与贵霜人、半岛土著混编的方式,除了吴起亲自统领的中军之外,黄飞虎、姜松、杨七郎、尚师徒、章邯、杨志、卢象升等七人各自统领一支兵团,何元庆则作为吴起的副将拱卫左右。

    至于苏烈则与张郃率领了十万人马包抄撤退的巴比伦士兵去了,对于吴起来说,敌人不仅仅是项羽的大夏国,亚历山大的巴比伦王国同样是统一路上的绊脚石,既然有机会予以重创,又怎能放过这大好的机会?

    何元庆催马提锤,引领着五千武卒向前奋力冲杀:“将士们给我杀,休要放走一名蛮夷!”

    吴起在千军万马中高声下令:“传本帅命令,杀一名大夏士兵赏钱一千,杀一名大夏什长赐地一亩。杀一名大夏校尉赏黄金十两,赐良田十亩;斩一名大夏武将赏黄金五十两,赐良田百亩,封偏将头衔。得项羽尸体者赏黄金千两,良田百顷,封杂号将军,赐侯爵!”

    “杀啊,屠蛮夷,斩项羽!”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在吴起的激励之下,四十万汉军爆发出山呼海啸一般的呐喊,挺起武器,踩踏的烟尘滚滚,以山呼海啸的阵势朝大夏军冲杀了上去。

    “全军迎战!”

    项羽催促胯下踢云乌骓,挥舞破城升龙戟,爆发出一声霹雳般的叱咤,身先士卒的朝汉军冲杀了上去,“将士们随我死战,有我项羽与尔等并肩作战,纵有百万之敌又如何?”

    “杀啊!”

    在项羽的引领下,八万大夏将士振作精神,鼓起勇气,举起刀枪奋力反击。

    “嗖嗖嗖……”

    随着双方阵脚逼近,各自乱箭齐发,相互爆射。

    刹那间箭如飞蝗,数不清的弩箭携带着风声在天空中飞来飞去,碰撞折断声,中箭惨叫声此起彼伏,响彻云霄。

    项军只有八万人,其中弓箭手大约三分之一,数目大概在两万五千人左右。而汉军多达四十万,虽然只有五分之一的弓箭手,但数量却高达八万人左右,超过项军弓弩手三倍还要多一些。

    在短暂的时间内,项军弓弩手朝汉军连射四轮,大约射出了十万支左右的弩箭,命中目标的概率为二十分之一,至少射死射伤了五千左右的汉军。

    相同的时间内,汉军同样朝项军连射四轮,却射出了超过三十万支羽箭,遮天盖地,密密麻麻犹如末世的蝗虫一般从天而降。

    因为汉军中的许多贵霜人、半岛土著从军时间短,射术差,因此命中率远远不及项羽统率的大夏弓弩手,命中率只有四十分之一。但即便如此,因为数量庞大,却在互射的这波对决中,射死射伤了超过八千的大夏士兵。

    一时间,各种撕心裂肺的惨叫声此起彼伏,响彻整个山野,犹如地狱刑场。

    互射过后,双方进入了短兵相接的肉搏状态,大夏军已经折损了将近十分之一,锐减到七万多人,而汉军依旧超过三十九万,接近六倍于项军。

    “挡我者死!”

    被汉军密集的箭雨激怒,项羽率领着一支三千人的骑兵向前冲锋,马蹄踏处,无人能挡。银光闪烁的破城升龙戟每次挥出,必然会砍翻两三名左右的汉军士卒,所到之处伏尸成堆,血流成河。

    “叮咚……项羽骑神属性爆发,统率+5,智力+5,政治+5,当前统率上升至105,智力上升至83,武力上升至118!”

    “杀啊,杀汉贼!”

    在项羽的鼓舞下,这支大夏铁骑所向披靡,杀的汉军人头滚滚,残肢乱飞,马蹄踏处,汉军阵脚犹如波开浪裂。

    但因为吴起有令在先,统率这支兵团的主将卢象升并没有与项羽正面相遇,而是在斜刺里指挥士兵用长枪猛刺马上的大夏骑兵。

    项羽虽猛,却没有几个汉将与之交战,虽然一路冲杀下来,阵斩了五百余名汉卒,但斩将的记录却是寥寥无几,不过杀了两名偏将,三个校尉,而且所杀的士兵大部分都是新招募的贵霜人。

    “谁敢与我一战?”

    项羽暴跳如雷,叱咤声如同山岳呜咽,一戟挥出将两名汉卒击飞在空中,大声骂阵,却无人敢来直撄锋芒。但凡项羽所到之处纷纷躲避,反而拦住项羽后面的士兵厮杀,刀光剑影中不断的有大夏士兵倒在血泊之中。

    就在项羽率领着骑兵来往驰骋之际,季布、兀突骨、先轸、杨延辉等人也纷纷遭到了其他的汉军的猛攻。没有项羽这样的逆天武力作为支撑,项军在人数上的劣势顿时暴露无遗,虽然在肉搏战中不落下风,甚至能够打出三比一的战损比,但由于兵力差距太大,阵型却被压缩的越来越小。

    乱军之中黄飞虎手持紫金摩云杵,胯下骑乘刘辩赠送的白色为主间杂着灰色梨花状鬃毛的战马来回冲杀,同样无人能敌。相同的时间内,项羽斩杀了五百多名汉军,而黄飞虎也阵斩了两百多名大夏士兵。

    “吃我一斧!”

    刀光剑影中一声怒吼,身高一丈二的兀突骨恰好与黄飞虎狭路相逢。

    吴起只是叮嘱汉将躲避项羽,至于其他的大夏武将自然是格杀勿论,黄飞虎催马提杵,咬牙怒目,手中金杵奔着兀突骨兜头劈下,又快又急,势挟风雷。

    兀突骨慌忙挥斧招架,战无三合,被黄飞虎一杵击中后脑勺。虽然有头盔保护,但依旧被巨大的撞击力震的颅骨开裂,大脑溢血,惨叫一声坠马而亡。

    “叮咚……系统检测到当前武力值107的黄飞虎阵斩兀突骨,其属性如下:兀突骨统率75,武力93,智力28,政治31.”

    黄飞虎在马上弯腰拔剑,斩了兀突骨的首级悬挂马前,来往驰骋,大胜的震慑兀突骨所部的士气:“贼将兀突骨已经受死,尔等何不早降?”

    (前天夜间敞着窗子睡觉引起感冒,本来以为昨天吃点感冒药就好了,但今天更严重了只好去医院挂了个吊瓶,整个人困倦乏力,精神不佳,今天也只能更一章了,明天应该能恢复两更,特此说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