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七卷 一千二百六十七 人海战术

    “有紧急情报求见大王!”

    天刚朦胧亮,一匹快马自西南方向飞驰而来,踩踏的尘土飞扬。

    守门的卫兵不敢阻拦,立刻敞开营门将斥候放进了大营,径直来到项羽帅帐前方才翻身下马,单膝跪地气喘吁吁的禀报:“启禀大王,我等刺探到亚历山大从巴比伦运输了一批粮草,大约三十万石,准备穿过骆驼岭运送到前线莎车城!”

    即便身处军中,项羽也会每日早起练习武艺,此刻刚刚洗漱完毕准备提戟出帐,听到斥候的禀报登时精神一振:“哦……三十万石粮草?亚历山大竟然一次运输这么多,消息可靠么?”

    “回大王的话,我等刺探到消息后不敢轻易相信,一路向西朝巴比伦国都华沙城刺探,果然在半路发现了巴比伦押送粮草的军队。”斥候单膝跪地禀报道。

    项羽摩拳擦掌,一脸兴奋的问道:“有多少人马押送?装了多少马车?”

    斥候喘着粗气,兴奋的答道:“大约有三万人马护送,装了满满当当的三千多辆马车,在路上蜿蜒曲折犹如一条长龙,东西绵延了七八里路程呢!”

    若是能劫了亚历山大三十万石粮草,无疑于当头棒喝,对于巴比伦军队的士气也是一个不小的打击。但项羽也不是吕布那样的莽夫,并没有被喜讯冲昏头脑,立即派遣心腹大将季布亲自出马向西核实情报的可靠性。

    季布得了命令,立刻带了数十骑精锐向西刺探,于次日晌午返回了项羽大营。

    项羽得知季布归来,立即召集了大将郭侃、先轸,以及庞统、慕容恪等人齐聚帅帐,“季布,你亲自向西刺探,亚历山大从华沙城向前线运输粮草的情报是否属实?”

    季布接过吕玲绮递来的大碗,喝了口水滋润了下喉咙:“回大王的话……我向西走了两百多里路程,果然发现了运送粮草的巴比伦军队。的确如斥候所言,有三千多辆马车在三万巴比伦军队的押解下朝前线进军,预计后日傍晚将会途径骆驼岭。”

    项羽可以不相信斥候的话,但对于季布的话却是完全信任,立即拍案而起:“太好了,这次孤一定要亲自出马,把亚历山大的粮草烧成灰烬!”

    在一旁束手而立的慕容恪提出了质疑:“大王,之前亚历山大运送粮草都是十万石左右,为何这次一下子运送了三十万石?似乎有些蹊跷啊!”

    对面的庞统立即站出来反驳:“此刻已经是九月底,再有半月便入冬了,也许亚历山大为了与大王抗衡到底,才一下子运输了这许多粮草。正所谓未雨绸缪,亚历山大这么做并不值得奇怪!”

    项羽颔首赞同庞统的分析:“庞士元所言极是,不管亚历山大什么目的,但巴比伦军队正押送着三千多辆马车朝前线而来却是不容置疑的事实。只要能把亚历山大的粮草劫过来或者烧掉,对于巴比伦军的士气定然是致命性的打击。”

    郭侃也赞成项羽的提议:“只要亚历山大粮草不济,定然会放弃前线阵地,我军可以尾随追袭,把萨丁平原到莱西河的这片土地全部拿下来!”

    “季布、杨延辉、先轸、兀突骨听令?”项羽双手抚在桌案上,高声喝令。

    “末将等听令!”

    身高一丈二的兀突骨比其他人高出了一头半,雄赳赳气昂昂的和其他三人一起出列听命。

    “你们四将每人挑选一万五千兵马,本王自引两万人马,总计八万,克日启程前往骆驼岭设伏,誓要把亚历山大的粮草烧尽!”

    项羽挑选好了劫粮草的人选,留下郭侃、慕容恪、石达开、庞统四人率领七万兵马守卫大营,以防不测。

    项羽兵力最多的时候达到了二十万,但由于和亚历山大鏖战了一年,因此导致兵力下降,虽然经过吕望多次征兵补充,但却再也无法突破二十万。除了前线的十五万人马之外,坐镇后方的吕望、钟离昧还能调动三万兵马,这就是项羽现在的全部家当。

    随着项羽一声令下,八万大夏军队在项羽及麾下四将的率领下,人缄口马摘铃,在晨雾的遮掩下悄悄朝相隔一百里的骆驼岭进军,对这次劫粮行动志在必得。

    在项羽大营的东方,安息帝国与曾经的贵霜帝国现在的汉帝国交界处,这里驻扎着东汉连绵起伏的大营,五十万大军就全部屯集在这片水土肥沃的平原上。

    自今年春季攻占贵霜帝国都城白沙瓦俘获了嬴政之后,吴起又抢先下手把凯撒囚禁了起来,派遣苏烈一举平定了整个孔雀王国。至此,不仅仅是整个贵霜帝国,包括印度半岛南部的孔雀王国被全部纳入了大汉帝国的版图,并被刘辩设置成了贵州。

    荀彧因为立后之事辞去丞相之位,旋即又被刘辩重新起用,外放到贵州担任刺史。荀彧带着何珅、许靖、华歆率领了五千多工匠、铁匠、医匠、木匠等各种匠人离开江东朝贵霜进发,在半途中遇到了被押解往金陵受审的嬴政、凯撒、扶苏、李斯等人。

    荀彧对李斯的治国才能颇为欣赏,再加上贵霜国内乱糟糟一团,正需要知根知底的李斯帮着梳理,于是荀彧决定留下李斯协助自己治理“贵州”。反正皇帝只是要求把嬴政和凯撒押回金陵,其他的并没有特别指定,因此曾经的东汉丞相是有这个权力的。

    在李斯的辅佐之下,荀彧抵达贵州后将地方治理的井井有条,与邻近的泰州刺史商鞅、交州刺史王守仁密切合作,修路架桥,开垦良田,推广农业技术,使得这片土地出现了日新月异的变化。并保证了吴起军团的粮草辎重,甲胄兵器完全没有任何后顾之忧,可以集中精力在前线对安息帝国虎视眈眈。

    虽然远离了大汉本土,但有商鞅、荀彧、李斯、王守仁等能吏提供后勤支援,有何珅、许靖、华歆、辛评、吕范、吴景、孙翊、薛戟等人才奔走效力,还有从大汉国内带来的各种匠人,以及冶铁、锻造、农业、医疗、造纸、印刷等先进技术,再配上贵霜帝国以及中南半岛将近千万的人口,吴起所获得的支援已经远非项羽、亚历山大所能相提并论,吴起迟迟没有出手,只是在等待一个机会!

    当太阳升起的时候,数十万大军一起在平原上操练,喊杀声此起彼伏,刀光剑影,遮天蔽日,旌旗招展,蔚为壮观。

    吴起正在众将的簇拥下巡视军队,忽然有哨兵来报:“启禀都督,有一名汉人自称从项羽麾下前来投奔,有要事相告,不知该如何处置?”

    “哦……项羽麾下的汉人?速速带到帅帐来见我!”吴起闻言眉头微蹙,立即拨马回营,准备亲自接见这个“弃暗投明”的家伙。

    片刻之后,这名前来投奔的汉人被哨兵带到了吴起的帅案前,跪倒在地磕头如捣蒜:“小人刘业,当年在刘皇叔麾下效力,担任屯长之职,后来阴差阳错的跟着石翼这个叛国之贼来到西域投奔项羽。一晃多年过去,小人对家乡愈发思念,因此悄悄逃出大营来投奔都督。还望都督念在小人并非真心叛汉的份上,宽恕小人的罪行,允许我返回大汉与家人团聚。”

    “叛国降贼,这可是大逆不道的罪过啊!”吴起手抚胡须,沉声恐吓。

    这自称刘业的家伙继续磕头求饶:“小人亦是知道自己身犯重罪,因此迟迟不敢来投。这次得了重要情报才敢来见都督,愿将重要情报将功赎罪!”

    吴起微微颔首:“把你的情报道来,如果真的有用,本督可以法外开恩,赦你无罪!”

    刘业大喜过望,立即把自己所知的道来,向吴起禀报说亚历山大从国内运送了三十万石粮草准备送往前线,项羽得知后率领了八万人马前往骆驼岭劫粮去了,如果来个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定能大获全胜。

    吴起命令亲兵把这个刘业暂时监押起来,等核实了这份情报之后再做处置,并立刻召集副帅苏烈,以及自己麾下杂号将军以上的文武全部来帅帐共商对策。

    不消片刻功夫,包括副帅苏烈在内,两名谋士沮授、蒯越,大将黄飞虎、姜松、杨延嗣、何元庆、卢象升、张郃、尚师徒、章邯、杨志等人悉数来到帅帐,分立两旁听候差遣。

    吴起先把获得的情报说了一遍,然后用目光扫了在座的文武一眼:“项羽已经出兵骆驼岭,而且目光盯紧了巴比伦押送粮草的军队,一定疏于防范,现在正是从背后打项羽一个措手不及的机会,诸位以为该如何决策?”

    蒯越起身拱手道:“现在项羽依然在和亚历山大厮杀,如果我们出兵偷袭项羽,定然会打破两国对峙的局面,必须慎重行事。”

    “是啊,听闻项羽有当年西楚霸王之勇,万万不可小觑啊!”沮授手抚胡须,表示忧虑。

    吴起突然放声大笑:“哈哈……就算他项羽是霸王在世,可我吴起不是刘邦,又岂会被他轻易打败?我等这个机会等了太久,这次一定要让项羽试试人海战术的厉害,五十万大军齐出,把项羽和亚历山大一举铲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