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七卷 一千二百六十五 铁齿铜牙

    次日大清早,吕雉带着苏秦来到相国府求见吕望。

    年已六十余岁,胡须花白,正在批阅公文的吕望听了吕雉的话一脸惊讶:“哦……西汉的丞相苏擒竟然跑到木鹿城来见我?”

    吕雉点点头:“苏丞相与家父乃是莫逆之交,小女昨日把他留在家中款待,略尽地主之谊,并没有直接带来见相国大人,还望恕罪!”

    吕望轻抚胡须,和颜悦色的道:“此乃人之常情,何怪之有?既然苏丞相就在门外,老朽当亲自出迎!”

    麻雀虽小五脏俱全,更何况西汉鼎盛时期拥有千万人口,四五十万军队,国力远在大夏之上。虽然西汉现在朝不保夕,江河日下,可堂堂的丞相亲自出使也属于高规格的外交,况且吕望现在还不知道洛阳被攻破的消息,更不敢小看西汉的丞相。

    吕望当即放下笔墨文书,换上正式的朝服,下命打开相国府的大门,命令差役夹道欢迎,亲自来到大门迎接。

    “呵呵……苏丞相远道而来,吕望有失远迎,还望恕罪!”吕望满面笑容,作揖施礼。

    苏秦急忙还礼:“呵呵……吕相国年事已高,公务繁忙,苏擒岂敢劳驾?倒是我冒昧来访,搅扰了相国大人,还望勿要怪罪!”

    “无事不登三宝殿,堂堂的西汉丞相不远万里来到大夏,必有要事,里面请!”吕望侧身做了个请的姿势,恭请苏秦入府。

    苏秦还礼:“相国大人先请!”

    两人并肩来到议事厅,吕望吩咐下人奉上茶水,开门见山的问道:“苏丞相从长安千里迢迢来到大夏,不知所为何来?”

    苏秦也不拐弯抹角,直接道明来意:“刘辩志在鲸吞天下,东汉国力迅速发展,目前已经坐拥一百五十万雄兵,将列千员,其触角已经伸到西域。吴启平定贵霜之后,东汉的疆域已经与安息帝国接壤……”

    吕望微微颔首:“苏丞相所言极是,据斥候刺探,目前吴起的先锋部队已经出现在了蓝氏城附近,距离我军与巴比伦对峙的主战场只有两百里的距离,其黄雀之心已是昭然若揭啊!”

    苏秦面色凝重的道:“既然吕相国能够看到大夏军队目前所处的危险,为何不提醒项王暂时与巴比伦休战,将矛头对准汉军?”

    “唉……并非我等不尽为臣之道,只是大王性格倔强,认准的事情没有任何人能改变。大王也不是没有察觉到吴起的险恶用心,只是没有把汉军放在眼里,而是打算先灭了亚历山大,再挥师向东进攻贵霜境内的汉军。”吕望手捧茶杯,将为难之处道来。

    苏秦呷了一口茶道:“吕相国请恕我直言,并非我小看大夏国的军队,虽然项王有万夫难挡之勇,威猛不输当年的西楚霸王,但整个大夏国人口还不到三百万,军队不足二十万。如果抛除一切外因,项王率领着大夏的军队对抗吴起率领的五十万汉军,只怕胜算不大……”

    吕望沉吟不语,如果点头就等于承认,如果反驳还真没有必胜的把握。

    苏秦话锋一转,继续道:“当然,尽管巴比伦王国的人口比大夏稍多一些,虽然亚历山大的兵力比项王略多一些,如果让他单独对抗吴起率领的汉军,只怕胜算更小。”

    吕望还是不说话,目前巴比伦和大夏杀的旗鼓相当,谁也占不到便宜,如果承认苏秦对巴比伦的评价,就等于承认大夏国远远不及吴起兵团。

    “真是个老奸巨猾的狐狸!”

    见吕望一言不发,苏秦不由得在心底暗自咒骂一声,继续侃侃而谈:“甚至整个安息帝国的百姓加起来也不过才一千万左右,境内所有诸侯国的兵力加起来不过六十万左右,就算集全国之力只怕也未必能够战胜吴启兵团,更不要说战胜整个东汉帝国了……”

    吕望就是不说话,一副你随便吹,我洗耳恭听的表情。

    苏秦继续口若悬河:“倒不是苏擒小瞧你们安息人,只是各路诸侯十有*会各怀鬼胎,不能形成凝聚力,就算兵力稍占优势,也不足以战胜众志成城的吴起兵团。”

    吕望虽然没说话,但心里对苏秦的分析还是有点赞成,安息境内除了大夏和巴比伦之外,还有大大小小五六家诸侯,就算联合起来只怕也会同床异梦,各怀鬼胎,虽然拥有地利优势也不见得就能稳操胜券。

    苏秦继续施展三寸不烂之舌:“不说你们安息了,咱们再说说更西方的罗马帝国,虽然拥有四千万百姓,一百多万军队,但也不见得能够战胜吴起兵团。为何?

    其一,罗马帝国现在同样出现了诸侯割据的局面,虽然以宰衡刘邦为领袖的朝堂还能控制绝大部分兵权,但教皇君士坦丁也拥有足够的话语权,取得了许多实权派大将的支持,拥有相当可观的兵力。其他的拿破仑、梅罗等诸侯都在崛起,罗马帝国也无法倾全国之力对抗吴起。

    其二,吴起率领的军队都是刀头舔血的老兵,许多人都是从交州大战走来的,曾经参与过全歼蒙恬的交州战役。之后又一路扫荡中南半岛的土著,翦灭贵霜,甚至还有许多人参加过平定黄巾之乱的战斗,可谓久经沙场,经验丰富,战斗力比起养尊处优,马放南山的罗马军队不知强了多少倍。所以即便罗马帝国单独对抗吴起兵团也没有必胜的把握!”

    吕望总算开口了,呷了一口茶,说道:“世上本来就没有必胜的把握,以少胜多的战役不胜枚举。大王的先祖西楚霸王项藉就曾经在彭城之战以三万骑兵大破刘邦的五十多万人马,韩信也曾经背水一战,击败十倍于己的赵军。所以兵多兵少,谁也不敢夸口必胜!”

    总算等到吕望开口了,苏秦赶紧将目的托出:“在下说这么多并非无的放矢,而是想说明普天之下已经没有任何帝国能够单独抗衡刘辩,所以打算劝说项王与亚历山大国王化干戈为玉帛。再联合罗马帝国的刘邦,以及我们东方的曹魏,还有位于高句丽半岛的李唐,以及倭国的织田信长组成‘反刘联盟’,共同对抗刘辩的霸权!”

    “老朽对苏丞相的分析深表赞成,这世上的确已经没有任何势力能够单独抗衡刘辩的东汉朝廷,但老朽却无法说服项王,实在惭愧啊!”吕望放下茶杯,一副爱莫能助的表情。

    苏秦笑道:“无妨,无妨……只要吕相国不反对就好,说服项王之事就包在我身上了。”

    吕望感慨道:“通过这一番对话,老朽已经听出苏丞相铁齿铜牙,舌灿莲花。若苏丞相能够说服大王联合各国共同对抗刘辩,老朽一定鼎力支持!”

    两人商讨了半日,吕望设宴款待苏秦,包括守城大将钟离昧,文官耶律楚材等人悉数出席,给予了苏秦最高规格的接待。

    次日大清早,吕望派遣了一支小股兵马护送着苏秦前往南方战场去见项羽,希望借苏秦的三寸不烂之舌说服项羽,暂时搁置与亚历山大的仇恨,先把矛头对准威胁最大的敌人东汉的吴起兵团。

    就在苏秦临行之前,吕雉向吕望请求随行:“与阿姊分别了将近一年,我心中甚是挂念,不如由我陪着苏丞相走一趟前线大营,一起去见项王吧!”

    吕望也不阻拦,由着吕雉跟随苏秦离开木鹿城前往南方战场。

    一行人快马加鞭,不消三日的功夫,项羽大营已经遥遥在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