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七卷 一千二百六十四 虞姬与吕雉

    吕雉来到大夏国已经两年左右的时间,除了受到项羽的赏识之外,还投虞姬所好,成了无话不谈的闺蜜,就差义结金兰拜为异姓姊妹了,所以在大夏国已经颇有地位。

    吕雉工于心计,为了扩大自己的人脉增加自己在大夏国的影响力,每日都会在街上抛头露面,刻意结识英雄豪杰,所以木鹿城的将士大部分都认识吕雉,无不对这个国王的座上宾敬畏三分。

    被吕雉当街拦住问话,这名哨兵头目受宠若惊,毕恭毕敬的施礼作答:“回吕小姐的话,城门外来了百十骑汉人,自称是西汉洛阳朝廷的丞相苏擒,求见国相大人。”

    “苏大人?”吕雉闻言喜出望外。

    当初杨素拿着邹氏冒充自己的妹妹,企图笼络吕布为自己卖命,结果邹氏跟着吕布过了几天就把杨素卖了,还变本加厉的挑唆杨素和吕布的关系,最终导致杨吕反目。

    那时候刘协尚且在位,洛阳朝廷正是杨氏、朱氏、刘彻三足鼎立的时候,作为拥有五万嫡系兵马的实力派人物,吕布自然成了三大势力争相拉拢的对象。

    那时候苏秦几乎天天往吕布家里跑,一口一个兄弟长一口一个哥哥短,并且和吕布的妻子严氏以及女儿吕玲绮、吕雉打的火热,每次去吕府串门都会给这娘仨带礼物,投其所好,因此吕雉和苏秦极为熟络。

    自从吕布战死江陵之后,吕雉为了替父报仇,鼓动姐姐吕玲绮跟着自己来到大夏投奔项羽,希望能够借大夏国的力量复仇。虽然项羽对她们姊妹礼遇有加,但因为吕望的存在导致吕雉迟迟无法触碰到自己想要的权力,这让吕雉夜深人静之时倍感失落,心中充满了无助的感觉。

    现在忽然听闻苏秦来到了大夏国,吕雉的兴奋之情实在是溢于言表,却又很快的镇静了下来,挥手吩咐这名哨兵头目道:“我正有要事准备去一趟相府,而且我与苏大人也是旧识,这件事就由我来禀报相父吧!”

    既然有吕玲绮出面,哨兵头目乐得清闲,拱手领命:“既然如此,有劳吕小姐了!”

    吕玲绮打发走了哨兵头目,也不去吕望的相府,而是径自返回家中牵了马匹,带了几个家奴出门迎接苏秦,打算先把这个故人迎进家中问明来意之后再做打算。

    从木鹿城东门出城向东走了四五里路程,便看到数百名哨兵正将百十名风尘仆仆的汉人围在中央,为首之人不是苏秦又是何人?

    “苏伯父,想不到你竟然也来大夏国了?”吕雉策马来到跟前,不等下马就喊了一声。

    苏秦先是一愣,马上就认出了吕雉,不由得笑逐颜开:“唉呀……我当何人喊我苏伯父,原来是驹娥侄女啊,真是万万没想到啊!”

    吕雉扑上去送给了苏秦一个热烈的拥抱:“侄女也万万没想到竟然能够在异国他乡遇见苏伯父,真是太高兴了!”

    叔侄二人寒暄了半天,吕雉才对巡哨的众将士道:“奉了相父的命令,让我带着苏丞相进城,你们继续巡逻去吧,此事不必管了。”

    巡哨的几个头目互相对视了一眼,一起作揖领命:“是,谨遵吕小姐吩咐!”

    在吕雉的引领下,苏秦一行畅通无阻的跟着朝木鹿城飞驰而去。

    苏秦一路上笑的合不拢嘴:“我还担心无法见到吕望,没想到侄女在大夏国说话竟然如此有分量,实在出乎伯父的预料之外啊!”

    “呵呵……伯父没想到吧?”吕雉做个鬼脸,骄傲之情溢于言表,“项王知道了我们姊妹的身世之后礼遇有加,时间久了我与虞王妃情同手足,所以大夏国的将士们都要敬我三分。”

    苏秦抚须大笑:“哈哈……侄女真是好样的,在长安的时候我就看你睿智过人,知道你将来定能长袖善舞,做出巾帼不让须眉的事情,伯父果然没有看走眼。”

    顿了一顿,苏秦又问:“听闻玲绮侄女也死里逃生来到了大夏,为何不见她的踪影?”

    “回伯父的话,因为阿姊武艺过人,所以颇受项王器重,目前正跟着项王在南方与亚历山大作战。”吕雉与苏秦并辔而行,肃声答道。

    一年前项羽赠送了吕氏姊妹一座豪宅,有房屋百十间,园林山水一应俱全,并配了婢女二十人,仆从二十人,在木鹿城也算小有规模。因此吕雉直接带着苏秦一行来到了自己的府邸,回头再去求见吕望。

    吕雉亲自给苏秦的随从安排了住宿,又让仆人准备饮食,并设宴款待苏秦。席间自然先说一番吕布战死的事情,一起抹泪,破口大骂刘辩。

    哭完之后,吕雉开门见山的问道:“伯父你乃是大汉丞相,为何突然跋山涉水,千里迢迢来到了大夏?”

    “嗨……什么大夏丞相,洛阳朝廷眼见就要朝不保夕咯!”苏秦叹息一声,一边饮酒一边把自己来到大夏的目的和盘托出。

    吕雉一边给苏秦斟酒,一边无奈的叹息:“我也希望项王和亚历山大联合起来对抗刘辩,要是能够说服罗马帝国的刘邦达成‘反刘联盟’就更好了!只是项王性格固执,非要先打败巴比伦王国再对付汉军。但这亚历山大也是个棘手的人物,这一年下来,和项王大大小小鏖战了数十场,愣是没让项王占到什么便宜。”

    苏秦目光如炬,端起酒杯抿了一口:“项王手下的文武又是什么意思?”

    “嗯……包括相国吕望在内,还有庞士元、耶律楚材、慕容恪等人都希望项王能够暂时和亚历山大和解,共同对付吴启,只是项王谁的话也听不进去。”吕雉耸耸肩,一脸无奈的表情。

    苏秦颔首:“听闻吕望是项羽手下的头号重臣,只要他支持联合亚历山大共同对付汉军,我就有把握说服项王。”

    “侄女知道苏伯父是个合纵的高手,当年就是您说服曹魏、刘裕、赵匡胤与我们西汉达成联盟的,这次有您亲自出马,一定能够说服项王。若是有需要侄女帮忙之处,侄女一定不辞辛苦!”吕雉端起酒壶一边给苏秦斟酒,一边许下承诺。

    苏秦端起酒杯一饮而尽:“好,咱们叔侄二人现在有一个共同的目的,那就是打败刘辩,日后一定要齐心协力。”

    吕雉又对苏秦道:“吕望大人对财宝没有任何兴趣,送给他反而会适得其反。伯父大人就留在侄女府上,让我给你上下打点吧?”

    “呵呵……侄女在大夏国呆了两年,对项王麾下的文武早就了如指掌,如此甚好。”苏秦笑着答应下来,吩咐高思详把随身携带的贵重物品全部交给吕雉保管,让她见机行事。

    晚膳过后,吕雉从苏秦带来的宝物中挑选了一张美轮美奂的刺绣,外加一对青花瓷花瓶连夜去拜访虞姬。

    “妹妹这是从哪里弄来的贵重物品?”虞姬正在灯下愁眉不展,见了吕雉送来的礼物不由得一脸惊讶。

    吕雉笑道:“西汉丞相苏擒前来求见大王,准备说服西域各国达成反刘联盟,这是孝敬姐姐的礼物。”

    虞姬听了更加愁眉不展。

    一年半之前,虞姬突然收到了妹妹虞芷若的来信,在信中说丈夫孙策战死之后被大汉皇帝刘辩收为美人,希望姐姐能够从中斡旋让大夏和东汉达成联盟。

    虞姬看了妹妹的书信之后也曾经委婉的劝过项羽,希望就算不能与东汉联盟也不要树敌,但奈何项羽刚愎自用,对虞姬的话根本不以为然。虞姬别无他法,只能把这个秘密埋在心底,从来不敢向第二个人提起。

    “妹妹拿回去吧,无功不受禄,拿了苏擒的礼物就得替他说话,我实在不想干涉大王的决断。”虞姬在心底叹息一声,把礼物又推还给了吕雉。

    吕雉愕然:“这苏丞相与妹妹乃是故交,就算无法说服大王也不打紧,姐姐就收下吧!”

    虞姬推辞不得,只能把礼物收下,依旧愁眉不展。

    “姐姐为何忧愁?”吕雉试探着问道,通过这些年和虞姬的相处,已经对她的心思了如指掌,“妹妹猜测十有**是为了不能生育之事吧?”

    虞姬点点头,闷闷不乐的道:“大王明年就三十五岁了,而我却依旧不能为他开枝散叶。劝他纳妾又不听,让姐姐简直如坐针毡!”

    吕雉笑笑:“大王对姐姐用情专一,姐姐不是应该更高兴么?”

    “大王对我越好,我心中越是不安!”虞姬摇头叹息,一脸歉疚。

    吕雉安慰道:“姐姐也不必过于忧虑,大王正在帮姐姐寻医问药,妹妹也会帮你多多打听,这种事情也不必急于一时。”

    姊妹二人又聊了许久,直到夜色已深,吕雉方才告退。

    在路上不停的纳闷道:“为何我每次提起让项王进攻东汉,她都一脸反感?作为汉人,她难道不想衣锦还乡,风风光光的回归故里,母仪天下么?这虞婉白的表现实在有些蹊跷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