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七卷 一千二百六十二 李元帅照坑不误

    “的确是一匹好马,只怕脚力犹在我的黄骠透骨龙之上。”

    李存孝明白刘无忌此刻就像一个夸耀自己玩具的孩子,必须赞美几句才能让他心花怒放,接着介绍李靖道:“小王爷,还认得我兄长么?征东大将军李靖!”

    李靖笑着下马施礼:“微臣李靖见过庐江王。”

    刘无忌急忙下马还礼:“原来是李元帅啊,我还以为是你的先锋大将,小王失礼了,请元帅恕罪!”

    见刘无忌谦逊有礼,李靖心情大好:“初次相见,臣无以为赠,就把我的兵书传授给小王爷一部吧,不知道小王爷是否感兴趣?”

    “小王爷还不快快谢谢兄长,他的兵书可是我大汉许多武将梦寐以求的墨宝啊!”李存孝急忙拍了拍刘辩的肩膀,提醒他不要错过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

    但刘无忌却并不着急,咧嘴一笑道:“君子一言驷马难追,既然李元帅说要传授我一部兵书,可不能反悔哟!”

    李靖抚须微笑:“看小王爷这话说的,李靖好歹也是三军主帅,岂能食言而肥?”

    刘无忌突然大声背诵起来:“善用兵者,无不正,无不奇,使敌莫测。故正亦胜,奇亦胜嘿嘿,这就是李元帅兵书的精华吧?”

    李靖愕然:“呃小王爷看过我的兵书了?”

    刘无忌笑嘻嘻的道:“小王我早就跑到父皇书房里偷看了多次,不说倒背如流,却也几乎达到了滚瓜烂熟的地步。既然李元帅许诺要送我一部兵书,那就再专门为我写一部吧?”

    唯恐李靖拒绝,刘无忌又谆谆善诱的道:“李元帅胸罗万象,用兵神出鬼没,你的用兵之道岂是区区一部兵书就能概括出来的?可千万不能暴殄天珍,遗失了元帅的毕生所学,所以李元帅你就费点心神再写为小王写一部吧?”

    末了,刘无忌不忘把花木兰拉出来帮自己说话:“我想这位应该就是花木兰将军吧?适才我与李元帅的对话想必你都听到了,你说李元帅是不是应该再专门为小王写一部兵书?”

    一身甲胄的花木兰抿嘴微笑:“呵呵靖哥,你是三军主帅可不能食言而肥,坑是你自己挖的,自己想办法填上吧,别让小王爷抓住把柄哦!”

    李靖摇头苦笑:“哈哈我算是明白郭嘉为什么被小王爷抓了,你这随机应变的能力实在远超同龄,谁要是敢小瞧你,就等着吃苦头吧!我家夫人说话了,坑是微臣自己挖的,只能为小王爷再写一部兵书咯!”

    听了李靖与庐江王半开玩笑半认真的对话,在场的将校无不哄然大笑,齐刷刷伸出大拇指夸奖刘无忌机灵,“这小王爷真是鬼马精灵,将来定成大器!”

    李靖又问道:“小王爷突然来到官渡所为何来?应该不是专门为了坑李靖而来吧?”

    刘无忌拍着胸脯道:“我要与李元帅一起驰援青州,与父皇并肩作战,击退唐寇!”

    对于刘无忌的武艺,李靖已经有所耳闻,知道这个庐江王虽然小小年纪,但天赋异禀,是个武学奇才,左刀右剑使得出神入化,颇有李存孝的风采。而且已经多次征战沙场,现在要跟着自己去青州也没什么不妥,只要告知岳飞即可。

    “小王爷要跟微臣去青州并无不可,但须派人告知岳元帅一声,免得他牵挂。”李靖抚须答道。

    刘无忌扭头指了指身后的五千将士:“这是本王的嫡系兵马,是我和岳元帅打赌赢来的,可以自行调遣。我动身之时已经把目的告知了杨继业老将军,所以李元帅不必担心。”

    “岳元帅拨给你了五千人马,让小王爷自行调遣?”李靖一脸匪夷所思,心道岳元帅也太迁就庐江王了吧,兵马大事岂能儿戏?

    刘无忌一眼就读懂了李靖的心思:“我这是和岳元帅打赌诈开许昌城门赢来的,莫非李元帅不信?要不然咱们也打个赌,小王这次去青州一定要生擒一员唐国大将,如果小王输了就把五千兵马交给李元帅分配,如果李元帅输了,再拨给小王一万人马自行调遣,你看如何?”

    不等李靖开口,刘无忌就朝花木兰、李存孝、陈登以及周围的将校道:“大家都听到小王与李元帅的赌局了么?君子一言驷马难追,请大家做个见证,免得有人言而无信。”

    李靖不由得再次摇头苦笑,到底是少年心性正值贪玩的年纪,也不必太当真,等到了青州之后见了天子,想来就不会由着这位小王爷胡闹了。

    刘无忌又招呼凌统来到面前向李靖介绍:“这个是小王的副将凌统,他与李元霸有杀父之仇,所以我们这次必须去青州。”

    “杀父之仇不共戴天,请元帅成全!”凌统上前一步抱拳施礼。

    李靖点头道:“凌操将军的事迹我早有耳闻,如今小将军长得一表人才,魁梧雄壮,想必凌操将军在九泉之下也甚感欣慰。但那李元霸身负逆天之力,万万不可轻敌,你的血海深仇,我大汉的诸位虎将会为你报的!”

    只要李靖答应带着自己去青州即可,所以凌统也不争辩,等见了李元霸的时候拼命就是,现在多说无益。

    当下李靖把刘无忌的五千人马并入中军,与自己并骑而行,依旧命太史慈、高昂二将为先锋,命罗艺、关胜断后,率领着十五六万兵马离开官渡,继续向东进军。

    次日傍晚,曹操的使者从谯郡快马加鞭来到李靖大营,施礼道:“奉了大魏皇帝的旨意,特来与李元帅约定在定陶交换俘虏,你看如何?”

    定陶是济阴郡的治所,与陈留、谯郡构成了一个三角形,另外李靖率领的兵马多达十五六万,完全不用担心曹操耍花招劫人。曹操真要是敢出来野战,诸葛亮从南面跟上来,一前一后就能把曹操夹在中间,让曹操率领的十几万人马死无葬身之地。

    “回去告诉曹孟德,两日之后在定陶城外交换人质。”李靖大手一挥,同意了曹操的请求。

    曹操的使者走后,李靖对陈登、花木兰道:“如果不是青州战场告急,李世民孤注一掷的赌上了几乎全部家当,现在倒是一个围歼曹操主力的好机会。”

    陈登笑道:“都督也不必惋惜,这天下大局已经完全向我大汉倾斜,只要长安一破,雍州境内的四十多万大军再加上岳元帅麾下的十五六万人马就可以完全释放出来。到时候要灭曹魏还不是易如反掌?就让他先蹦跶几天好了,反正已是秋后的蚂蚱!”

    两日之后,李靖率领的大军进入了济阴郡境内,斥候告知曹操已经率领了三万骑兵在定陶城下等候,请李靖带着俘虏前去相会。

    李靖当即带了李存孝、陈登、高昂、太史慈等人,同样率领三万骑兵,押送着曹彬、卞夫人、夏鲁奇、曹植、刘馥、朱灵等人,快马加鞭朝定陶城下飞驰。

    一个时辰之后,定陶城隐约在望,三万曹军骑兵正在城墙下面严阵以待。

    曹操并没有亲自出马,而是派了范增带着许褚、典韦、史建瑭等人,押解着魏延、陈群、陈矫、娄圭、陈珪、佘太君以及杜月娥、柴俊平、杨延瑛等杨家的家眷前来交换人质。

    双方相隔一百五十丈的时候乱箭齐发,各自射住阵脚,没有太多的废话,简单的寒暄之后便各自放人,你放一个我放一个,免得对方使诈。

    李靖这边先放卞夫人,范增那边对应的释放了佘太君;李靖这边接着放曹彬,范增这边又释放了陈群。接下来双方又分别将其他人质陆续释放,波澜不惊,并没有发生任何意外,被俘虏了多时的人质各自重获自由。

    “唉多谢李都督相救,魏延无颜见天下人也!”返回汉军阵中之后,魏延摇头叹息一声,脸色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

    陈群、陈矫等文官没有太多的话说,各自耷拉着脑袋致谢,被人俘虏了并非光彩的事情。佘太君最后带着几个儿媳妇向李靖拜谢,同时不忘感谢大汉天子的斡旋。

    看到曹军骑兵准备向南撤退,陈登拱手提议道:“元帅,既然所有人质已经安然无恙的换回,是否该向曹军发起进攻?”

    李靖摇头否决了陈登的提议:“大局已定,剿灭曹魏只是迟早的事情,不必做出失信之事!更何况我军与曹兵旗鼓相当,对方有备而来,就算发起突袭,也未必会占到多少便宜,还是暂时将人质护送回营再做计较。”

    当下两军各自调头,魏军簇拥着卞夫人、曹植等奔谯郡而去,李靖则带着魏延、陈群以及杨氏家眷返回了不远处的汉军大营。

    李靖刚刚回到大营,就接到了刘辩从青州发来的加急文书,决定以洛阳为中心,包括陈留、许昌在内设置司州,由陈群担任刺史,克日前往上任。

    次日大清早,陈群带着陈矫、娄圭等文官向西奔洛阳赴任而去,佘太君则带着杨氏女眷向西南奔陈留,由许昌南下宛城,准备前往金陵定居。而魏延则暂时在李靖麾下效力,追随着大队人马继续向泰山郡方向进军,准备与唐军决战青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