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七卷 一千二百六十一 师徒重逢

    齐王府周围人山人海,曾经不可一世的世子杨广被五花大绑了跪倒在朱漆门前,亲生父亲杨坚此刻正拿着一把凌迟专用的匕首怒视着给杨家带来灭顶之灾的儿子。

    “杀杨广,诛暴徒!”

    “杀了杨广这个恶徒!”

    “把这畜生千刀万剐,凌迟处死!”

    闻风而至的百姓愈来愈多,将齐王府周围两三里的街巷围堵的水泄不通,民房上、院墙上、树梢上,但凡是能够立足之处都站满了人山人海的观众,前来一睹杨广这个暴徒的下场。

    “快动手啊,杨坚老贼!”

    看到杨坚手握尖刀迟迟没有动手,百姓们开始鼓噪呐喊,朝杨坚父子投掷鸡蛋、豆腐、青菜等物品,以发泄心中的仇恨。若不是靠近刑场的方圆百丈之内有官兵搜身,他们就会用石头、暗器、铁蒺藜这些物品招呼这对父子了。

    比起被五花大绑的杨广,手脚自由的杨坚本来可以躲闪,可是他并没有这样做,任凭雨点般的杂物倾洒到自己身上,鸡蛋砸在头上撒满一身蛋黄蛋清,一块块豆腐呼在脸上,弄得鼻子耳朵全是豆腐渣,活脱脱准备下锅的人肉大杂烩。

    在杨坚看来,这是失败者应得的下场,所谓的成王败寇便是如此。如果洛阳的军队攻克了金陵,那么此刻面临这种下场的就是刘辩,既然自己输了便是再大的羞辱与惩罚也要承受。

    杨坚手握匕首缓缓走到杨广面前,面无表情的一刀下去,将耳朵割掉一只:“你这个不忠不孝,不仁不义的暴徒,枉我培育了你这么多年,你这一次几乎将杨家的名声败尽,让弘农杨氏坠入了万丈深渊!”

    杨广疼的呲牙咧嘴,却是强忍着不肯发出一声惨叫,“哈哈那又如何?不能名垂青史,那就遗臭万年,哪怕下去一千年一万年,历史也会记得我杨广在这一天弑君称帝,奸/淫太后皇后,哈哈这普天之下除了我杨广还有谁能做到?”

    “你这个孽畜,我这一刀是替陛下割的!”杨坚怒极,一刀下去又在杨广的肩头硬生生切下了一块血淋淋的肉。

    “割吧,我这一身血肉全还给你!”杨广仰天咆哮,面目狰狞。

    “这一刀是替太后割的!”

    “这一刀是替皇后割的!”

    “这一刀是替太妃割的!”

    “这一刀是替你母亲割的!”

    “这一刀是替杨家的列祖列宗割的!”

    “”

    随着杨坚一刀刀下去,杨广身上已是千疮百孔,血肉模糊,脑袋逐渐耷拉了下去,瞳孔开始慢慢扩散。

    凌迟可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稍有不慎割的深了,切断了大动脉就会因为失血过多而死,在杨坚连切十七刀之后,穷凶极恶的杨广终于双腿一蹬,气绝身亡。

    杨坚手刃了杨广之后缓缓转身对人山人海的百姓稽首顿拜:“我杨坚教子无方,愧对杨家的列祖列宗。弘农杨氏深受朝廷恩典,世代忠良,想不到我杨坚却教出了这么一个败类,虽百死莫恕!我杨坚在这里以死谢罪,所有的罪责由我杨坚一人扛下,与弘农杨氏无关!”

    杨坚说着话摸起匕首就奔着自己的胸口扎了过去,旁边的李存孝眼疾手快,抖手掷出一枚金钱镖,正中杨坚手腕,只听“叮当”一声脆响,锋利的匕首登时跌落在地。

    “陛下有旨,留着你杨坚的性命另有重用!”李存孝叱喝一声,挥手吩咐亲兵迅速的把杨坚搀扶下去。

    罪魁祸首杨广伏诛,百姓们的怒火尤未散去,李靖又命陈登把捕获的叛党骨干,带头作恶的暴徒总计一千五百余人全部押解到菜市口,当着百姓们的面斩首示众。直杀的尸积成堆,血流成河,百姓们这才散去心中的怨恨,一哄而上抢了叛军的头颅或者四肢拿回家中祭奠逝去的亲人。

    兵贵神速,青州大战一触即发,片刻容不得耽误。

    李靖点起本部人马向岳飞及孙膑等人辞别:“前路漫漫,天下尚未平定,李靖就此别过,洛阳就全托付在岳元帅身上了!”

    岳飞拱手送别:“李元帅直管放心,洛阳有我在,定然固若金汤。只是此番青州战场唐寇来势汹汹,事关陛下的安危,就有劳李药师多费心了!”

    “陛下尚且亲自御国门,吾等臣子岂能落后?此去青州定然竭尽全力辅佐陛下将唐寇逐出青州!”李靖再次与岳飞握手告别,“或许下次相见便是天下太平之时,岳元帅保重!”

    岳飞大笑一声:“但愿如此,待天下太平之时,你我解甲还乡,把酒言欢,醉笑陪君三万场!”

    李靖亦是大笑:“哈哈我等着岳元帅!”

    岳飞又吩咐邓艾,以及经过张须陀举荐的义子孙礼:“青州大战正是用人之时,你们就跟着李元帅去青州吧!”

    邓艾拱手允诺:“末、末将谨遵岳云帅吩咐!”

    新领了一幅甲胄的孙礼意气风发,义父张须陀已经跟着孙膑回到洛阳,张家被查封的财产已经全部归还,丫鬟家丁也全都回来投靠,孙礼终于可以没有后顾之忧的征战沙场了。

    李靖也不推辞,拱手致谢:“既然如此,多谢岳兄的支持,李靖就带着二将东征了!”

    随着李靖一声令下,悠扬的号角此起彼伏,猎猎的旌旗迎风招展,李靖率领着十五万大军离开洛阳,踏上了东征青州的路途。

    李靖与李存孝、花木兰、陈登、邓艾、孙礼等人统率中军,命高昂、太史慈为先锋在前面开路,命关胜、罗艺断后,一路绵延十余里,朝着虎牢关方向进军。

    这一次向东进入青州,会从曹操控制的兖州境内穿过,而背后的陈留、许昌已经成了东汉的领土,所以非常适合交换俘虏,因此李靖下令把卞夫人、环夫人、曹彬、夏鲁奇、刘馥、朱灵等人全部带上。而曹操的几个儿子只放回刘辩指定的曹植,其他的曹昂、曹冲、曹雪芹等人则与杨坚都暂时囚禁在洛阳城中,另候发落。

    虽然西汉已经分崩离析,但黄河对岸就驻扎着十几万曹军,东面五百里的谯郡还有曹操亲自统率的十几万主力大军,所以岳飞依然不敢有丝毫大意。

    岳飞召集众将商议一番之后,命高长恭、冯胜各自率领两万人马向西进攻弘农郡,向南进攻河南尹,将黄河南岸司州下辖的三十余座县城悉数拿下,同时扫荡函谷关,切断西汉残部由函谷关向河东郡逃窜的路线。

    又命孙膑亲自坐镇洛阳,治理地方,修葺遭到损坏的皇宫与民宅,留下岳云、张须陀二将率领四万人马辅佐孙膑,镇守洛阳,提防黄河对岸的曹军前来偷袭洛阳。

    岳飞部署完毕之后,亲自带着高宠、刘晔离开洛阳向陈留返程,与杨继业、吕蒙、董袭、霍峻、于禁、夏侯兰等人率领十万兵马驻扎在陈留,南控谯郡,北震邺城,密切监视着曹军的一举一动,同时不让曹操腾出手来插手青州战场。

    李靖比岳飞早走了一天,大队人马行至官渡之时,忽然前面出现了一支五六千人的队伍,打着东汉旗帜,急忙派遣斥候刺探。

    斥候还未动身,太史慈就飞马来报:“启禀元帅,对面来的这支队伍竟然是庐江王率领的?”

    “哦我倒是听说过小王爷大闹濡须口,生擒郭嘉,斩杀蔡瑁,帮助尉迟敬德拿下濡须城的事迹。还以为小王爷已经返回金陵了,没想到竟然还呆在中原!”

    李靖惊讶不已,急忙带着麾下的众将策马扬鞭,向前参拜庐江王。

    别看人家只是个乳臭未干的少年,可毕竟是皇帝的儿子,堂堂帝胄,就算李靖贵为东汉头号大将,也要亲自前去参拜。

    不消片刻功夫,李靖等人就追上了前锋部队,只见一个英姿勃发的少年,胯下骑着一匹高大神骏,身材修长,四肢粗壮,鬃毛飘逸洒脱,通体呈现烟雾色的宝马,左手一把金光灿灿的屠龙刀,右手一把银光闪闪的倚天剑,当真是英雄少年,气吞万里如虎!

    李靖除了小时候见过刘无忌,到现在已经七八年没有再回过京城,见到英姿勃发的少年将军有些不敢肯定,急忙询问李存孝:“二弟,此人可是庐江王?”

    李存孝前年娶妻的时候曾经在金陵住过一个月,而且指导过刘无忌武艺,并让刘无忌获得了“双绝”属性,只是目前还未大成,只能发挥一半的实力,被系统定义为“弱双绝”。

    “回兄长的话,这少年将军正是庐江王!”

    重新见到算是半个弟子的刘无忌,李存孝心情大好,笑的合不拢嘴,“只是没想到小王爷竟然长得如此神速,比前年的时候高了一头多,只怕将来定是九尺以上的魁梧身躯!”

    刘无忌在远处发现了李存孝,同样欢呼雀跃,催马提缰朝李存孝冲了过来:“李将军别来无恙,我现在也有宝马了,这是父皇赐给我的万里烟云罩,你来看看脚力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