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七卷 一千二百四十二 一合之敌

    “将士们,加快速度,全力救援被困的同僚与泰山的百姓!”

    得知魏军正在猛攻泰山郡,冉闵催促胯下飒露紫,左手弯月钩,右手龙虎黄金矛,一马当先的引领着两万汉军漫山遍野的向南掩杀而来。

    李进同样率领八千魏军向北迎战,曹刿率领一万多将士随后而行,半个时辰之后两支队伍在巍峨的泰山西麓相遇,各自乱箭齐发,箭如飞蝗,互相射住阵脚。

    两军刚刚扎下阵脚,李进就迫不及待的拍马挺枪,大声叫阵:“呔冉闵何在?我乃兖州名士李进,曾经打败过号称‘人中吕布,马中赤兔’的九原虓虎吕奉先,若闻我名,速速下马投降,饶你不死!”

    “哈哈好大的口气,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

    冉闵闻言放声大笑,一脸不屑之色,“吕奉先的名字我冉闵自然如雷贯耳,至于你李进,却是闻所未闻,也不知道哪里来的无名小卒,也敢在我面前大言不惭?”

    李进勃然大怒,攥紧了手中的玄卢枪,对当年的事迹侃侃而谈:“那一年吕布十七岁,尚且是并州刺史丁原的义子,而我正在幽州牧刘虞的府上担任教头。某日,吕布跟着义父丁原来刘使君的府上饮酒,酒后吹嘘自己本事如何如何了得,被我一怒之下放倒在地,自此再也不敢在我面前夸海口。这吕布在我面前尚且不堪一击,更何况尔等?”

    冉闵再次放声大笑:“真是个大言不惭的家伙,牛皮吹得这么响,我还当你有真本事呢!原来是趁着吕布年轻醉酒之时沾了便宜,便拿着当了吹嘘的本钱,真是恬不知耻!”

    李进勃然大怒:“你冉闵有什么资格取笑我?你还不是个欺软怕硬的家伙,也就是欺负一下年轻的曹宁王爷,在李元霸面前三锤都接不下,你有何面目在这里耀武扬威?”

    听了李进的嘲讽,冉闵双眸中杀气渐浓,耐着性子道:“我是接不了李元霸三锤,难不成你自以为能接李元霸三锤?”

    李进冷哼一声,手中玄卢枪舞起一团枪花,傲然道:“我何止能接李元霸三锤,若是当面锣对面鼓的厮杀,鹿死谁手犹未可知!普天之下,武艺前三的有唐国李元霸,西域大夏国君主项羽,以及我兖州李进,我三人的实力当在伯仲之间,至于谁更强一些,那就只能沙场上见分晓。至于李存孝、文成都、赵子龙等人在我面前不过是白送人头罢了!”

    “我呸!”

    冉闵忍不住啐了一口唾液,“真是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狂妄之徒,你别说能接李元霸三锤,若是能接我冉闵三合,我愿束手就擒,任凭处置!”

    李进放声大笑,回头对众将士道:“哈哈诸位将士看好了,看我如何生擒冉闵,打败东汉猛将如云的神话,证明他们只是一群酒囊饭袋而已!”

    话音落下,李进叱喝胯下青鬃战马,卷起一溜烟尘,挥舞起手中玄卢枪,一招“仙人指路”奔着冉闵咽喉刺来。

    任凭李进疾驰如风,冉闵却不动如山,只是双手各自握紧了兵器,眼睛眯成一条缝,在捕捉着最佳的出手机会。

    蓦地,双眸突然圆睁,精光四射,杀气腾腾,犹如百兽之王注视着自己的猎物。

    手中龙虎黄金矛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刺出,快如闪电,疾似流星,裹挟着一团金飒飒的光芒疾刺李进的咽喉,同时左手的弯月钩迎向李进的玄卢枪。

    说时迟那时快,只听“咔嚓”一声,李进还没反应过来,手中长枪就被冉闵的弯月钩锁住,倒不是李进没有防备,只是没想到冉闵的出手速度如此之快,竟然可以后发先至,恰到好处的锁住了自己的长枪。

    但让李进更没想到的是冉闵右手中的龙虎黄金矛更快,自己还没来得及向回争夺长枪,便见眼前寒芒一闪,直觉的后脖颈发凉,喉头一甜,紧接着传来一阵锥心刺骨的剧痛,粘稠的鲜血顺着喉头汩汩的向下流淌

    李进大骇,这才发现自己的喉咙竟然被冉闵一矛刺穿:“怎么可能?我可是与李元霸、项羽争夺天下第一的猛将,竟然被冉闵一矛刺死,我不甘心!”

    “井底之蛙,死不足惜!”冉闵冷哼一声,猛地用力把刺进了李进喉咙的黄金矛抽了回来。

    随着长矛从李进脖颈中抽出,嗖嗖的凉风从鸡蛋般大小的窟窿里灌进李进的五脏六腑之中,鲜血犹如泉水一般汩汩向外冒出,瞬间就染红了李进新换的雪白战袍。

    这还是李进发现史敬思身穿白袍比较拉风,特意做了一件白袍效仿,只是不曾想还没等到大显身手的机会,就做了冉闵的矛下之鬼!

    “叮咚系统检测到冉闵首次展现人类极限的105武力值,阵斩魏将李进,李进——统率78,武力95,智力51,政治39.”

    “李进?这不是号称曾经打败过吕布的哪个家伙么?竟然如此不堪一击,看来野史完全不可相信啊,譬如王越、越兮、童渊、李进这些被吹得神乎其神的家伙,在真正的历史大神面前简直就是白送人头的水准!”

    刘辩摇头嘲笑一声,看来三国的战力还得靠那些名垂青史的英雄支撑,关羽、吕布、赵云、典韦等叱咤风云的猛将才代表了三国最强的武力,这些被野史虚构的家伙不过徒添笑柄罢了。

    冉闵一矛将李进刺于马下,犹如猿猱般附身挥起弯月钩,砍下李进的人头,用黄金矛挑了直冲魏军阵脚:“李进已经受死,谁还敢来与我冉闵决一死战?”

    李进不吹嘘还好,这大吹大擂了半天,把魏军的情绪撩拨了起来,还以为李进真有日天的本事,没想到竟然连一个回合都没有支撑下来,一个照面便被冉闵刺于马下,轻松砍了头颅,怎一个惨字了得?

    这就好比约/炮的男女初次开房,上床之前男人吹得牛皮震天响,自己可以解锁七十二钟姿势,九十分钟金枪不倒,让你高潮迭起,飘飘欲仙。没想到刚一上床就丢盔弃甲,缴械投降,对于军心的打击简直造成了加倍伤害!

    “杀啊,全军冲锋!”

    看到冉闵轻而易举的就阵斩了魏将李进,汉军军心大震,士气爆棚,徐盛率军在左,魏无忌挥军在右,追随着冉闵的步伐向前掩杀,犹如猛虎下山一般冲杀进魏军阵脚之中。

    刀光剑影此起彼伏,人喊马嘶之声响彻云霄,人头乱滚,鲜血飞溅,士气瞬间降到低谷的曹军无力抵抗,伤亡惨重,一触即溃,被汉军杀的尸横遍野,抱头鼠窜。

    在后面压阵的曹刿不敢恋战,接应了败兵且战且走,朝蒙阴方向败退。冉闵率领得胜之师群追了四十余里,俘虏两千多人斩首五千余级,看看天色渐黑,方才鸣金收兵。

    曹刿吃了败仗,折了副将李进及七八千兵马,不敢再继续在泰山郡境内逗留,也不再征询李克用的意思,直接率领残兵败卒向琅琊国撤退,并派出斥候快马加鞭通知尾随而来的陈子云,请求下一步该如何用兵?

    冉闵击退魏军,兵临泰山郡城下,命魏无忌入城出榜安抚百姓,奖励百姓们同仇敌忾协助守城的功劳。

    一万五千多百姓见危机化解,无不欢欣鼓舞,夹道欢迎王师,齐声高呼“大汉必胜,吾皇万岁!”

    得知李克用、史敬思攻打平阳军甚急,冉闵顾不得久留,辞别泰山郡的父老乡亲,率领得胜之师朝平阳星夜驰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