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七卷 一千二百三十七 唐太宗的复仇

    望着长孙无垢拐带着李元霸连夜向北而去,李世民胸中的一口闷气几乎可以吞噬天地,嘶吼一声下令追回杨玉环充作营妓,以泄自己心头之恨。

    范增比李世民早动身了不过一个多时辰的时间,都是奔琅琊方向而来,想来不会走的太远。

    当下李世民与蔺相如在客栈中等候,命金弹子率领了五十骑快马加鞭奔下邳方向追赶,只要撵上先把范增扣押起来,然后逼迫蒯良、许褚交出杨玉环。至于曹操怎么与刘辩交换俘虏,李世民已经顾不上了,不找个突破口发泄一番,估计能被生生气死。

    金弹子一行走后,兰陵镇逐渐安静了下来,夜色又恢复了宁静。

    客栈掌柜的夫妻二人早就吓得不知所踪,看着鲜衣怒马的悍卒,一个个都是杀人不眨眼的货色,谁还顾得上家业?而镇上的百姓也都纷纷掩门闭户,大气也不敢喘,唯恐惹祸上身。

    李世民掩了房门,一个人静静的坐在房间里。

    就在不久前这里刚刚上演了一幕好戏,自己的亲弟弟把本来属于自己的女人给霸王硬上弓了,尽管李世民可以凭借着过人的城府在人前装作若无其事,但当夜深人静孤身一人之时还是克制不住心底的郁闷与盛怒。

    “刘辩,囚父之仇,夺妻之恨,我李世民与你不共戴天,此生誓死与你为敌!”李世民低声咆哮,拔出剑来把床上的衣衫剁的粉碎。

    这个气质出众,温文尔雅,相貌端庄,身材丰腴的红颜尤物本来应该是自己的掌中之物,应该在自己的膝下承欢呻/吟,却因为刘辩的这一番计算变成了自己兄弟的女人,眼睁睁的从自己指尖溜走,从此与自己再也没有任何瓜葛。

    而眼前的这张床,就是刚才亲弟弟像暴风雨一般浇灌长孙无垢的战场,遏制不住的画面不停的在李世民面前回荡,让他胸闷气结,一口气发泄不出来,眼前一黑,晕倒在床上。

    不知过了多久,李世民才缓缓醒转了过来,轻声呢喃道:“刘辩你给我记着,今日你所做的一切,他日必将加倍偿还!若有一日被我攻破金陵,誓要把你的母亲嫔妃女儿全部充作营妓,以泄我心头之恨!”

    金弹子带领了五十骑羽林卫,快马加鞭向南追赶,沿途注意查看马蹄踪迹,一直寻找到开阳县城附近,天色大亮,方才看见一支队伍从南面疾驰而来,打着魏军旗号。

    目前唐魏正是联盟关系,魏国尚且需要仰唐军鼻息,所以金弹子也不惧怕,催马提锤向前拦住了这彪队伍的去路:“呔我乃大唐上将完颜金弹子,特地追赶你们魏国的丞相范增而来,可曾见他踪迹?”

    这支兵马并非来自别处,正是许褚逃出兴国寺之后前往下邳报信,陈子云急忙派遣了曹刿带着许褚、李进二将,提兵两万,兵分三路朝位于琅琊国境内的兴国寺扑来,一来夺回杨玉环,二来救出蒯良,三来将这些僧侣剿灭,以绝后患。没想到走了一百六七十里路程,正好与追赶范增的金弹子狭路相逢。

    完颜金弹子在唐国的骁勇仅次于李元霸,论地位相当于英布、贾复在魏国的分量,魏国上下自然如雷贯耳,久仰大名。

    曹刿急忙催马出列,翻身下马施礼道:“在下魏国上卿曹刿,现在陈子云将军麾下担任参军,这厢有礼了!”

    金弹子也不下马,一脸倨傲之色,眼皮一翻:“你说的陈子云就是当年在我们唐国担任参军的家伙吧?不曾想到了你们魏国却做了上将,真是笑话!就连陈子云这样的货色都能担任上将,你们魏国被汉军打的节节败退,自然就是清理中的事情了!”

    曹刿不卑不亢,据理力争:“呵呵我们中国有句话叫做‘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陈子云将军在你们唐国只能做参军,说明大唐皇帝并未能人尽其才。而陈子云将军能在我们魏国做上将,说明我大魏皇帝能够知人善任!”

    曹刿的嘴上功夫远非一般谋士能比,更不要说金弹子这样的武夫,当下一脸不耐烦的呵斥一声:“住口,本将不是来和你争辩的,我来问你,范增何在?”

    “不知完颜将军找范丞相意欲何为?”曹刿一脸镇定,抱腕问道。

    金弹子自然不能说经过刘辩的谋划,李元霸成功的给大唐皇帝戴了一盏绿帽,那样他们这些唐国将士的脸上也不光彩,冷哼一声:“我大唐皇帝反悔了,不想用长孙无垢换回杨玉环,不想错过拿杨玉环羞辱刘辩的这个机会,特地命我前来追回杨玉环。如果尔等不想破坏唐魏之间的联盟,速速交出杨玉环,否则别怪我大唐不念同盟之义!”

    不用金弹子说,曹刿已经把他追赶范增的意图猜透了十之八九,当下一脸痛惜的表情道:“唉实不敢欺瞒完颜将军,杨玉环被汉军救走了,就连我们的蒯子柔大人也被抓走了,我等行色匆匆就是为了前往琅琊追赶兴国寺的那帮僧侣!”

    “杨玉环被救走了?”金弹子勃然大怒,“尔等是不是以为本将的脑筋和我大唐赵王一样不太灵光?信不信我一锤把你砸成肉饼,看你还敢不敢信口雌黄?”

    “姓完颜的,休要如此盛气凌人,我大魏的文武不比你们下贱!”见金弹子盛气凌人,许褚勃然大怒,攥紧了虎头刀大声呵斥。

    李进也是一脸愤慨,催马提枪挡在曹刿面前:“你这唐将实在无礼,唐魏之间乃是联盟关系,并非下邦属国,阁下因何如此咄咄逼人?”

    金弹子一脸不屑:“来来来我饶你们二人一起上前,想当年陈子云在我面前大声说话都不敢,我倒要看看他麾下的武将有几分本事?”

    曹刿急忙阻拦几个武夫的撕逼,伸手挡在三员大将之间:“完颜将军请稍安勿躁,目前唐魏正需要同仇敌忾,曹刿岂敢相瞒?你若不信,我带你们去阳都县境内的兴国寺看看,估计里面僧侣与我军的尸体尚在,将军一看便知曹刿所说是真是假!”

    当下由李进在后面统率兵马,金弹子带了随行的羽林卫跟在许褚、曹刿身后快马加鞭朝兴国寺所在方位疾驰而去,晌午时分便抵达了这座位于阳都与临沂交界之处的寺庙,此刻正坐落在山坡之上,死一般寂静。

    在许褚的带领下,一行人进了寺庙,果然发现满寺尸体横陈,僧侣与乔装打扮的魏军尸体杂乱无章的散了一地,发出一股股恶臭味,满院子苍蝇嗡嗡飞舞,让人闻之欲呕。

    事实摆在眼前,听许褚把经过说了一遍,金弹子也别无他法,只能快马加鞭赶往兰陵镇向李世民禀报,而曹刿则带领着魏军留下来掩埋尸体,清除恶臭,免得引发瘟疫。琅琊国现在已经属于曹魏的治下,自然要为民生着想,许褚则与范增返回谯郡禀报曹操去了

    “什么?杨玉环竟然被救走了?”

    李世民正在客栈中喝茶,幻想了一天怎么折磨杨玉环,好好发泄一下胸中的恶气,否则能够被郁闷个半死。没想到杨玉环竟然金蝉脱壳,被兴国寺的僧人救走了,自己刚才的幻想全部变成了黄粱一梦,登时暴跳如雷,拍案而起。

    “魏国的这些酒囊饭袋,真是气死我也!命史敬思、李克用进攻费县、平阳、蒙阴一带,目标直指泰山郡,攻打卫青的侧翼,与驻扎在平寿的我军遥相呼应,所到之处尽皆屠戮!”李世民红着眼睛,大声喘息。

    蔺相如在旁边建议道:“既然陛下派遣了李牧将军率十五万大军南下邺城救援曹魏,就应该修书给曹操,统一指挥驻扎在徐州的曹军,这样才能做到令行禁止,进退有序!”

    李世民当即修书一封,派遣了使者八百里加急赶往谯郡,向曹操提出由自己统一指挥驻扎在徐州的魏军,作为李牧出兵救援邺城的回报。同时命史敬思、李克用率领的三万唐军向兰陵镇方向靠拢,准备向北进攻费县。

    李世民的使者快马加鞭,花了两天两夜的时间从谯郡返回了兰陵镇,向李世民禀报道:“启奏陛下,大魏皇帝曹孟德已经应允了陛下的请求,修书给驻扎在徐州的乐毅、郭子仪、陈子云三人,命他们服从陛下的指挥,统一作战!”

    李世民的郁闷这才稍稍好转一些,抚须道:“曹孟德总算有些魄力,没有小肚鸡肠,对于我们唐魏来说,现在只有齐心协力才能顶住东汉的泰山压顶之势,否则只能步其他各路诸侯的后尘!”

    李世民当即下达命令,由李克用担任主将,史敬思、曹刿、李进担任副将,率领琅琊境内的五万兵马克日向北进攻费县,“若所到之处,汉人胆敢抵抗,给我尽皆屠戮,只有屠几座城池,方能一泄朕的心头之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