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七卷 一千二百三十六 反目成仇

    ps:感谢[]书友的第二次十万起点币飘红,并荣升盟主排行榜迪欧一位,感谢支持!

    琅琊国阳都县兰陵镇,一座不起眼的小客栈。

    因为李氏兄弟的刺激,原本温文尔雅,一副大家闺秀风范的长孙无垢彻底变了一个人。刚刚还寻死觅活,现在却如癫似狂,时而放声大笑时而盛气凌人,让李世民有些措手不及,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如何应对?

    “元霸,去隔壁把你的两个弟弟带过来一块睡,从今以后好好保护他们!”长孙无垢一边在李世民面前穿衣,一边以不容抗拒的口吻吩咐李元霸。

    李世民脸色如霜,叱喝道:“元霸不许去,随我回平寿,准备向汉军开战!五十万大唐将士需要你的引领,你是我唐国战无不胜的勇士!”

    “我我我?”李元霸可怜兮兮的看着长孙无垢,一脸求助的表情,“穆姐姐,我该不该去打仗?”

    长孙无垢冷哼一声:“元霸,你要做一个好哥哥,还要做一个好丈夫,将来做一个好父亲,不要像一些狼心狗肺的人一般忘恩负义,不顾父母子女的生死!”

    “嗯嗯我要做一个好哥哥,做一个好父亲!”李元霸答应一声,披上一件袍子就去隔壁找人,“三弟,四弟,出来哥哥保护你们!”

    看到李元霸离开,李世民拔剑在手怒视长孙无垢:“你为何破坏我们兄弟的感情?你可知道这样会破坏你在我心中的形象?”

    “形象?”长孙无垢再次发出一声凄厉的大笑,“在你心中如何看我,在我心中便如何看你!昨日种种譬如昨日死,今日种种譬如今日生!我现在是你的弟媳,和你没有一文钱关系,又何必在乎你的看法?我管教自家男人,作为嫂子照顾两个年幼的兄弟,这有错么?”

    李世民持剑逼向长孙无垢,手中的剑锋绽放出让人不寒而栗的光芒:“你错在不该回来,更不该遇上元霸!你不该这么傻,不该这么痴情,如果你早些嫁人,我会祝福你!”

    长孙无垢冷笑,高高扬起白皙修长的脖子:“来吧,杀了我吧!杀了我,我们都可以解脱!”

    李世民攥紧了手中的佩剑,握剑的五指微微颤抖,嘴唇微微抽搐了几下,最终不忍下手。

    夜幕之下,两个曾经的情侣就这样对峙着,面前这具滑若凝脂,弹指可破的胴/体本来应该属于自己的,现在却被傻子弟弟硬生生夺了去,虽然现在就在眼前,触手可及,近在咫尺却不能伸手触碰,相隔犹如海角天涯。

    人心皆是肉长成,尽管李世民以帝王之姿可以做出不在乎的样子,但在内心深处对过去的美好还是有一些眷恋,对这个对自己一片痴情的女人心怀愧疚,手中的剑高高扬起,最终不忍下手。

    “你离开,我不杀你!”李世民嘶声叱喝道,“趁元霸不注意的时候离开,回汉国嫁人,我会给你富可敌国的珍宝!”

    “富可敌国?”长孙无垢仰天大笑,一脸幽怨的轻抚有些灰白的发梢,“哈哈你以为你的珍宝可以买回我逝去的年华么?你的珍宝可以换回我的青丝么?”

    李世民无语,心里猜不透这个女人到底想要什么,难道她真的打算嫁给自己的傻子弟弟,厮守一生?

    长孙无垢继续冷笑:“君无戏言,你把我赐给了你的弟弟,而且我已经与他行了周公之礼,我便是他的妻子了,我这一生就要照顾他,不让他被人耍弄,莫非你以为世人都会像你这样冷血无情么?”

    “大哥,把剑放下!”

    就在李世民和长孙无垢对峙之际,李元霸乖乖的领着两个弟弟返回了房间,忽然发现李世民手中高高扬起的宝剑,在烛光照耀下寒光闪烁,不由得惊呼一声,一个箭步扑了上去。

    别看李元霸身躯魁梧的像一头狗熊,但却敏捷的胜过猿猱,出手如电,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夺过了李世民的佩剑,气沉丹田,硬生生的拦腰折断,丢下了木楼,“谁敢伤害我媳妇,便是与我李元霸为敌,大哥也不行!”

    看到李元霸暴怒的样子,李世民的脸颊在微微颤抖。这个傻弟弟到现在活了二十多年,虽然在沙场上所向披靡,凶猛的如同洪荒野兽,但在自己面前却温驯的如同一只绵羊,从来不曾和自己大声说话,几乎言听计从,而现在却因为长孙无垢对自己大发雷霆,这实在是始料未及的事情!

    “元霸,听大哥的,跟我离开这个小镇回大唐军营,明日上沙场杀敌,那才是你的战场!”李世民努力的拍了拍李元霸的肩膀,“将来大哥会给你找个更好的女人!”

    长孙无垢温柔的牵了李元霸的大掌,柔声道:“夫君,你带我还有两个弟弟回大唐好不好?我们已经洞房了,或许我有可能怀孕,将来你很可能做父亲!”

    “哇哈哈我要做爸爸了,不做霸霸了!”李元霸痴痴傻傻的大笑,再次抱起长孙无垢转圈,“我们回唐国,我带你看看我的赵王府,好大好大的院子哦!”

    长孙无垢换了一件崭新的衣衫,整理了一下凌乱的青丝:“我们连夜赶路,我一刻也不想看见面前的这些人!”

    李元霸点头如捣蒜:“现在就走,现在就走,有我保护娘子,便是十万人也伤害你不得!”

    当下长孙无垢抱起李建成,李元霸抱起李元吉就向木楼下面走去,刚刚遭到诸葛诞玷污的两个唐国宫女跌跌撞撞的跑了出来:“长孙小姐,等等我们!”

    诸葛诞体内的催情药物发泄的差不多了,做梦也没想到的是竟然在这里撞见了李世民,以他的智力想来轻易就能识破自己的身份,情急之下趁人不备翻窗跳下木楼,准备逃命。

    但唐国羽林卫已经把客栈内外全部控制了起来,发现有人翻窗逃跑,立刻从四周围拢了上来,齐刷刷的举起钢刀堵住了诸葛诞的去路:“什么人?还想逃么,快快束手就擒!”

    蔺相如心思敏捷,第一个推断出了诸葛诞的身份,大喝一声:“此人必是刘辩派来蛊惑赵王的内奸,能抓活的则抓,不能抓则乱刀分尸!”

    “杀啊!”

    十余个羽林卫呐喊一声,各自挺起明晃晃的钢刀扑了上来,排山倒海一般朝诸葛诞周身上下招呼。诸葛诞随身只有靴子里的匕首,面对十余名悍卒的围攻,登时左支右绌,险象环生。

    危急关头,李元霸暴喝一声加入战团,举手投足,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十余名羽林卫车翻在地,用魁梧的身躯挡在诸葛诞面前:“这是本王的小舅子,谁也不许伤害你他!”

    诸葛诞半跪在地,喘息声粗重,大气也不敢喘,心知只要长孙无垢一句话就可以让李元霸把自己砸成肉饼。

    李世民站在木楼上向下眺望:“长孙无垢,你是个聪明人,应该能猜透这个人就是刘辩派来蛊惑元霸的。你今日的下场,除了刘辩之外,此人也是罪魁祸首,告诉元霸把他抓起来,我会让他生不如死,或许可以审问出有用的消息!”

    长孙无垢下巴微扬,出乎意料的冷哼一声:“你胡说八道,这人就是我的弟弟!”

    说着话转身对李元霸道:“夫君,好好保护他,这是我弟弟,不许任何人伤害他!”

    “得嘞!”李元霸答应一声,快步取了自己的擂鼓瓮金锤回来,朝众羽林卫一指,“都给本王后退,谁敢轻举妄动,别怪本王手下无情!”

    诸葛诞做梦也没想到长孙无垢竟然会帮自己说话,看着这个女人一脸寒霜,与之前判若两人,也猜不透她心中打的什么主意。但好死不如赖活着,能多活一刻算一刻,今日暂且从李世民等人包围中脱身,将来再找机会逃命不迟。

    “姐姐稍等,我去准备马车!”

    诸葛诞随机应变,立即来到马厩把马车撵了出来,示意长孙无垢带着李建成、李元吉兄弟上车,连带着两个被自己染指的婢女也钻进了马车里面。

    诸葛诞依旧清晰记得两个久旱逢甘霖的妹子似乎很享受的样子,除了一开始的半推半就之外,后来几乎完全配合,达到了水乳交融的地步,这也是诸葛诞始料未及的。

    “驾!”诸葛诞扬起马鞭,驱动马车载着长孙无垢等人向北而去。

    李元霸手提大锤在旁边护卫,头也不回的对李世民大喊一声:“大哥,仗靠你们自己打吧,我先保护娘子回大唐了,等我做了爸爸之后再来帮你!”

    望着李元霸远去的背影,李世民的脸颊慢慢扭曲变形,因为他比任何人明白,缺少了李元霸这个不讲理的大杀器,唐国军队的战力至少下降百分之三十。让本来就没有优势的唐军胜算更是大幅下降,这次青州争夺战怕是将会遭遇苦战!

    “立即联络史敬思、李克用,给我追回范增!”李世民在夜幕中嘶吼一声,“给我向范增把杨玉环索要回来,我要把杨玉环充作营妓,我要让刘辩戴上一万顶十万顶绿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