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七卷 一千二百三十三 无毒不丈夫

    李元霸横锤立马,拦住了锦衣卫的道路:“马车上的人是谁?下来给本王瞧瞧!”

    不等展昭搭话,诸葛诞就策马追了上来,搭眼一瞧就知道来的这伙人都是锦衣卫乔装打扮的,急忙接过话茬:“姐夫放下大锤,休要大水冲了龙王庙,自家不识自家人,这伙人都是我姐姐雇佣的门客,特地护卫她来青州与你相会。”

    展昭虽然与诸葛诞素未谋面,但却通过刘辩的书信知道了他的身份,当即抱腕搭话道:“正是,正是,我等受穆姑娘雇佣,特地护送她来青州。”

    “穆姑娘?”李元霸闻言喜出望外,“哈哈这么说,桂英还没有嫁给刘辩?”

    诸葛诞在李元霸耳边悄声道:“虽然刘辩一直觊觎姐姐的美貌,但姐姐宁死不从,到现在还是冰清玉洁,黄花之身呢!”

    李元霸到底是个弱智之人,对于男女之事不能说是一窍不通,但却也是浑浑噩噩,根本不知道结婚和不结婚有什么区别。而且也没人敢跟李元霸提起穆桂英已经给刘辩生了两个娃,大儿子都能上阵杀敌的事情。所以李元霸对穆桂英的印象一直停留在七八年前偷袭金陵之时,在城墙上看到的那个英姿飒爽的人影,对于相貌早就模糊。

    “黄花不好看,我不要黄花!”李元霸刚刚正常了一阵,又开始痴癫,“我不要黄花之身,我要红花之身,桂英姐姐穿红色战袍最好看!”

    长孙无垢在马车里面心跳骤然加快,听着几个人的对话,一会儿又是穆桂英,一会儿又是黄花之身,听得一头雾水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但琢磨着只要自己冒充穆桂英,这个傻子就不会伤害自己,所以屏住呼吸强做镇定。

    就在长孙无垢惴惴不安之际,车帘一挑,李元霸魁梧憨厚的身材出现在了眼前:“嘿嘿好看,好看,真好看,果然是我的桂英姐姐!”

    长孙无垢克制着剧烈的心跳,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挤出一丝笑容:“呵呵弟弟?”

    听到长孙无垢称呼自己“弟弟”,李元霸仰天大笑,状如发狂:“哈哈哈哈终于见到我的桂英姐姐了,见到本王梦寐以求的神仙姐姐了!”

    被李元霸癫狂的大笑吓得心慌意乱,长孙无垢战战兢兢的道:“弟弟弟二弟,我、我是穆桂英,你、你不要伤害我!”

    诸葛诞急忙跳出来圆场:“好了,好了,知道你们久别重逢,但这荒山野岭也不是叙话的地方,还是到前面镇上的客栈叙话吧!”

    “本王要亲自给神仙姐姐驾车!”

    李元霸盖上车帘,亲自给长孙无垢驾车,扯着嗓子唱着别人听不懂的儿歌,看起来其乐无穷的样子,整个一副逗逼欢乐多的样子。

    长孙无垢不知道李元霸意欲何为,但看起来至少没有恶意,心中稍安,只能任由李元霸驱车载着自己向前,在前面镇上的一家客栈门前停了下来。

    “神仙姐姐,我来抱你下车!”

    停下马车之后,李元霸掀开车帘,伸出又粗又长的胳膊揽住长孙无垢的腰肢,抱住**,不容分说的从马车上抱了下来。

    “弟弟、二弟放开我!”长孙无垢又急又羞,“男女授受不亲,二叔,你不能这样对我!”

    李元霸抱着小鸟依人的长孙无垢,一脸痴笑:“嘿嘿好看,好看,真好看!桂英你喊错了,怎么能喊我二叔啊?”

    长孙无垢急的香汗淋漓,耐着性子劝谏道:“二弟,我是你嫂子啊,你不能对我动手动脚!”

    “嗯?”李元霸勃然大怒,怒吼一声,“什么?李世民竟然要和我抢媳妇?她在京城里面三宫六院,光妃子就纳了十几个,竟然还打算抢走我的神仙姐姐?”

    李元霸还没吼完,突然又嚎啕大哭起来:“阿爹,你快回来看看,大哥他欺负我,竟然要和我抢媳妇!呜呜呜谁来评评理啊,如果没有我,谁给李世民打天下啊?这世上还有没有天理?”

    听李元霸说李世民三宫六院,光妃子就纳了十几个,长孙无垢心如刀绞,又自我安慰道:“多半是这个傻子胡言乱语,再说了,李郎是皇帝,就算三宫六院也是应该的!古往今来,那个皇帝不是嫔妃成群,在世民的心里最爱的一定是我!”

    自己人还在李元霸的怀抱中,长孙无垢顾不上悲伤,急忙向展昭求救:“展护展大哥,想个办法救我!”

    展昭一脸镇定的道:“穆姑娘莫急,莫急,赵王他心性单纯,并无恶意,你哄着他便是!”

    李元霸不顾三七二十一把长孙无垢扛进了自己的房间,温柔的放到自己床上,而不是粗鲁的丢**,喘着粗气道:“桂英姐姐是我的女人,谁也别想抢走你,李世民也不行!”

    长孙无垢这才意识到事情似乎不是展昭说得这么一回事,急忙央求道:“二弟,二叔,我是你嫂子,你不能做出逾礼之举!”

    李元霸刚刚平息的怒火再次被激起,一拳砸下去,登时把床前的圆桌砸散了架,稀里哗啦碎了一地,咆哮道:“啊啊啊你不是我嫂子,你是我的女人!李世民要是敢和我抢你,我一锤,我就不帮他打天下了!”

    尽管李元霸此刻对李世民恼怒到了极点,但盛怒之下依然没有说出一锤把李世民砸死的话语,可见兄长在他的心里分量极重,重到无法产生伤害兄长的念头。

    看到李元霸一会哭一会笑,一会温柔一会疯狂,长孙无垢试着安抚道:“二弟你不要生气,冷静下来,冷静下来,等我们见了你兄长之后再谈婚论嫁,好不好?”

    “这还差不多!”李元霸这才冷静了下来,一脸痴傻的说道,“以后要喊我小霸霸,不许喊我二弟!”

    “小霸霸?”长孙无垢几乎被折磨的崩溃了,实在不相信面前的这个傻子竟然和李世民是同一个父母所生,“这个傻子一定是世民他娘偷人所生!”

    李元霸站在床前,一副神魂颠倒的样子:“为了避免你被别人抢走,我必须时刻盯着你,不能让你离开我的视线。”

    长孙无垢发现和李元霸争辩没有任何作用,相对来说哄着他更安全一些,当即强颜欢笑道:“二弟小霸霸,姐姐一路上舟车劳顿,筋疲力尽,现在想要休息一会。你站在床前我无法入睡,你退出房间好不好?等我养好了精神,咱们就去找你兄长,商讨婚事?”

    李元霸嘟着嘴道:“你会不会觉得大哥比我聪明,趁着我不注意跟着他私奔了?”

    “不会,姐姐保证不会!”长孙无垢耐着性子安抚李元霸。

    “那拉钩发誓,不许反悔!”

    李元霸强迫着长孙无垢和自己拉了小指,立下了誓言,这才转身退出了长孙无垢的房间。甫一出门就把门窗从外面全部上了锁,免得神仙姐姐跟人私奔了。

    展昭和诸葛诞在门外听着叔嫂二人的对话,直到李元霸出来,展昭才感慨一句:“虽然这李元霸心智不全,心底却是不坏,如果不刺激他,不见得会做出非礼举动,恐怕更不会伤害长孙姑娘!”

    诸葛诞嘴角微翘,拍了拍袖子道:“对于勾结异族的女人没必要客气,更何况还能把李世民气得吐血三升,一辈子抬不起头来,所以更要不择手段,这个坏人就让我来当好了。我这里有一种剧烈的**药物,让李元霸吃了,不要说是长孙无垢这样如花似玉的女人,就是一匹母马只怕也难逃摧残,嘿嘿展护卫你直管看好了!”

    “这未免太阴险了吧?”展昭面有为难之色,这才明白李元芳为何不来,把这棘手的差事交给了自己。

    诸葛诞双手抱在胸前:“呵呵有句话说得好,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无毒不丈夫,如果展护卫怕影响了声誉,你提前离开好了!”

    展昭拱手道:“我奉命把长孙无垢送来与李元霸相会,任务已经达成,接下来的事情就全落在诸葛将军身上了。”

    诸葛诞巴不得展昭离开,那样就可以独享大功向刘辩邀功请赏,当即抱拳道:“我明白展护卫的顾虑,你要走我不留!”

    “就此别过!”

    展昭向诸葛诞拱手辞别,带着百十名锦衣卫翻身上马向南而去,只留下了几名婢女以及吓得默不作声,大气也不敢喘的李建成、李元吉兄弟。

    “展护卫,你去哪里?不要丢下我!”

    长孙无垢在房间里透过窗棂看到展昭一行策马远去,急忙歇斯底里大声呼喊,只是展昭等人充耳不闻,纵马扬鞭,渐行渐远,慢慢消失在了长孙无垢的视线之中。

    直到此时,长孙无垢方才如梦初醒:“好啊,我明白了,我明白了!刘辩在算计我,利用我做一枚棋子,让我给世民戴绿帽,还用我来破坏他们兄弟之间的感情!刘辩啊刘辩,你太恶毒了,我死也不会放过你!”

    v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