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七卷 一千二百三十 战事不如意,头上来点绿!

    李世民虽然已经得知李靖攻破邺城,俘虏了曹操家眷的事情,但并没有意识到曹操如果和刘辩交换人质的话,杨玉环是至关重要的关键人物。

    蒯良与许褚护送着杨玉环上路之后,唯恐路上出了意外,毕竟徐州境内狼烟四起,三方势力杀的难解难分,于是提前派出使者快马加鞭赶往青州告知李世民,请唐国军队在路上予以接应。

    也是蒯良自作聪明,如果不是提前派人通知了李世民,范增也不必亲自跑一趟唐军大营解释,直接把杨玉环送进下邳,当做这件事不曾发生就是了。

    李世民正因为战果不如魏军辉煌而生闷气,听说曹操准备献上号称徐州第一美人的杨玉环取悦自己,而且还是刘辩的女人,这让李世民对曹操的不满总算稍稍缓解了一些。

    倒不是李世民贪图美色,而是曹操这么做表明了他的态度,表示他愿意甘拜下风做小弟,而不是抢着做联盟的大哥,这才是让李世民最满意的地方。

    此刻听范增说此行的目的竟然是为了追回杨玉环,脸色登时一沉,冷声道:“范丞相此话怎讲?你们魏国一会儿派人通知朕准备敬献杨玉环,让朕派队伍接应;一会儿堂堂丞相又亲自跑来说把杨玉环追回,莫非故意戏弄朕不成?”

    范增急忙作揖解释:“非也,非也,唐魏正需齐心协力,同舟共济,我魏国岂敢戏弄大唐皇帝?只因为邺城被攻破之后,我大魏皇帝的家眷尽皆被俘,吾国使者正在与刘辩谈判,准备用下邳的人质交换邺城的人质。而杨玉环又是刘辩的美人,若是少了她,谈判自然无法达成,所以吾皇才派老朽亲自来向陛下解释,以免造成误会!”

    听了范增的解释,李世民的脸色才稍稍好看了一些:“你们想追回杨玉环也不是不行,但食言而肥,反反复复,总该有所表示吧?否则让朕这个大唐皇帝的颜面何存?”

    “这个自然!”见李世民答应的爽快,范增悬着的一颗心总算落地,“老朽临来之时,吾皇曾经吩咐过,愿以二十万石粮食,一百万钱币,一万匹布帛作为答谢!”

    “哼哼”李世民冷笑一声,“范丞相认为朕的颜面就值这一些么?便是那倭国的织田信长每年给朕进贡的也不止这一些!”

    范增不慌不忙的道:“这些只是吾国皇帝的答谢礼,并非附属国的进贡,而且在这次交换之中陛下也可以获得利益。”

    “哦朕能够获得什么利益?”李世民蹙眉问道。

    旁边的大将金弹子插了一句话道:“让刘辩把太上皇放回来!”

    听了金弹子的话,李世民的脸色顿时拉了下来,端起茶杯呷了一口,佯做没听见。

    知子莫若父,李世民对父亲李渊还是十分了解的,这个父亲的权力欲望并不比自己弱多少,目前也不过只是五十出头的年龄,倘若回到唐国之后肯定不甘心隐居幕后做个太上皇,少不得掀起一场风波。

    虽然李世民已经完全掌控了唐国军政大权,并不害怕李渊夺权,但唐汉激战正酣,高层的动荡势必会影响军心,所以李世民从来不曾动过把李渊迎回唐国的心思。

    看到李世民脸色怫然不悦,旁边的谋士蔺相如急忙站出来解围:“哈哈完颜将军啊,陛下自然无时不刻不想迎回太上皇,可是你认为刘辩回答应么?”

    “自然不会答应的!”

    旁边的李善长也附和着蔺相如给李世民解围,毕竟这个问题让李世民非常尴尬,处理的稍微不慎就会影响李世民的形象,“我们没有足够的筹码换回太上皇,刘辩岂肯轻易放人?倒是可以尝试换回建成、元吉两位王子!”

    这些年来,因为李世民迟迟没有派遣使者赎回李渊,因此在唐国民间造成了很大的争议,此刻谈判的大好机会放在眼前,如果依旧只字不提,难免会授人以柄。

    而换回李建成、李元吉两个王子,就可以堵住悠悠众口,对唐国百姓解释并非李世民不肯换回李渊,只是刘辩不答应,能够换回李建成和李元吉已经是尽了最大努力。而两个王子年龄尚小,目前不过六七岁,并不能对李世民的帝位造成任何威胁,可以说这是最两全其美的方案。

    范增老奸巨猾,在来青州的路上就把李世民的心思揣摩透了,而且也认为刘辩肯定会答应李世民的请求。因为他把李建成兄弟留在金陵没有任何价值,而放回唐国之后随着年龄的增长会慢慢威胁到李世民,简直是一件何乐而不为的事情?

    “用杨玉环换回贵国太上皇绝无可能,但换回两位王子还是有把握的!”范增清了清嗓子,看似说得不容置疑其实是在为李世民解围。

    听了范增的话,李世民脸色稍稍好看了一些,抚须道:“朕又何尝不想迎回父皇,每日在他老人家面前尽一份孝心?只是那刘辩带甲百万,傲视天下,又岂肯轻易答应朕的条件,要想迎回父皇,只能等攻破金陵了。”

    顿了一顿,继续道:“不过,范丞相啊,就算刘辩不肯放父皇归来。你们在谈判的时候也要全力争取。如果真能用杨玉环换回父皇,朕不要你们魏国一粒粮食,反而要重重酬谢曹孟德!”

    范增明白李世民只是说个漂亮话而已,真要是把李渊换回来,估计李世民杀了自己的心思都有了,但陪着演演戏哄李世民开心对自己有益无害,何乐而不为?

    “陛下直管放心,老朽一定会叮嘱使者,竭尽全力争取换回贵国太上皇。”范增拍着胸脯应诺,“如果刘辩真的不肯答应,那就力争换回两位王子。”

    “只能如此了!”

    李世民的情绪看起来很低落,范增这趟来没给自己带来任何好消息,反而给自己造成了舆论危机,真想乱棒齐下把范增逐出大营。

    范增微微一笑:“除了两位王子之外,应该还能换回一个对陛下至关重要的女人!”

    “女人?你说的是?”李世民的眸子里顿时有了光彩.

    对于李世民来说,关在金陵的女人谈得上重要的只有三个,一个是生母,一个是妹子李秀宁,另外一个就是自己一见钟情的长孙无垢,不知范增说得是哪一个?

    范增笑道:“其他女人换不回来,但看在长孙无忌的面子上,换回长孙无垢的把握还是比较大的。”

    战争年代,各国斥候无孔不入,不仅仅只有刘辩向唐国派遣耳目,李世民同样也会派遣间谍深入江东刺探情报,因此长孙无垢在金陵替自己拉扯儿子的消息早就传到了李世民耳朵中,这让他对长孙无垢很是感激。

    此刻听范增提起长孙无垢,李世民不由得怦然心动:“如果不是当初被李靖俘获,无垢现在已经是朕的妃子了。这些年来她在金陵任劳任怨拉扯承乾,受了不少苦,如果能把她换回来享受清福,自然是极好的!”

    范增颔首道:“多谢陛下,就这样定了如何?老朽带杨玉环回去,力争换回长孙无垢与建成、元吉两位王子。另外再献上钱粮布帛作为答谢!”

    李世民并没有正面回答范增,反问道:“你说除了追回杨玉环之外,还有另外一个目的,向朕求援,派遣李牧率军南下帮你们夺回邺城?”

    “正是!”范增点头道,“国都沦陷,我大魏军心惶惶,士气低落,如果不能迅速扭转局势,只怕将会一蹶不振!”

    李世民正色道:“朕在青州遭到了汉军的强力阻击,兵力优势消失殆尽,正打算调李牧兵团渡过黄河前来驰援,又怎能跑去邺城协助你们?”

    范增朗声道:“老朽只说一句话,唇亡则齿寒,魏国若亡,唐国危矣!陛下这次拿不下青州可以找机会卷土重来,如果魏国灭亡了,陛下在这世上再也没有盟友了!”

    听了范增的话,李世民肃然动容。

    事实的确如此,如果曹操一旦灭亡了,整个东方再也没有任何势力可以和唐国联盟,到那时唐国根本无力单独抵抗实力强大的东汉王朝,灭亡将是不可避免的事情!

    “朕可以派李牧南下支援曹仁、夏侯渊,助你们反攻邺城,但朕的条件是你们魏国把幽州西部三郡让给我们唐国,另外加上徐州北部的东海、琅琊两个郡国。如果曹孟德不答应,别怪朕见死不救!”李世民声如洪钟,抛出了自己最后的条件。

    “好,老朽代表大魏皇帝答应陛下的条件,还望飞鸽传书李牧将军,早发救兵。”范增已经没有多少讨价还价的资本,略作思忖便答应了下来。

    李世民立即命李善长起草一份条约,按照适才所言签字画押,让范增以大魏丞相的名义按了手印,事情就这样定了下来。

    达成协议之后范增辞别李世民,带着随从快马加鞭返回兴国寺寻找蒯良、许褚而去。范增前脚刚走,李世民也决定带着金弹子走一趟琅琊、东海,视察一下地形,调还在徐州的史敬思、李克用两支兵马从琅琊北上进攻卫青的侧翼。

    马蹄声隆隆,朝霞万丈,李世民在金弹子的保护下带了数百骑随从朝琅琊疾驰而去,只是那金飒飒的阳光照在李世民的头盔上,从背后看去竟然有些绿油油的光芒。(^)

    v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