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七卷 一千二百二十三 误入兴国寺

    这个被延德方丈唤作“周仓”的圆通和尚,并非与周仓同名同姓,其实就是给关羽扛刀又被吕玲绮选中的莽汉周仓。

    当然,说周仓是莽汉并不准确,他只是外形看起来比较鲁莽,大部分时间里表现的耿直憨厚,并没有做出几次鲁莽的事情。

    两年前,吕布战死江陵,全军覆没,吕布的女儿吕玲绮也在那一战中遭到俘虏。经过张辽的苦苦求情,刘辩法外开恩,允许吕玲绮选择一名汉将为婿,便赦她无罪。

    就在众人翘首以待,猜测谁将抱得美人归之际,心灰意冷的吕玲绮却出乎预料的选择了外形鲁莽的周仓,令所有人大呼意外,就连刘辩也是出乎预料。

    但君无戏言,刘辩既然开口便是八匹马也追不回来了,只好让周仓跟着吕玲绮护送吕布的灵柩返回故乡并州九原安葬,却在途中遇上了爆表出世的吕雉,成功的蛊惑吕玲绮远走安息投奔项羽,企图借异族的兵力为吕布复仇。

    吕雉用一壶掺了蒙汗药的浊酒迷倒周仓,打算一刀杀掉,以绝隐患。吕玲绮感激周仓对自己的照顾,拼死阻拦才让周仓逃过一劫,被吕雉瞅准机会扔进河水之中。

    好在周仓福大命大,加之水性娴熟,随波逐流竟然没有被淹死,在江水上漂浮了半夜后苏醒了过来,精疲力尽的爬上了岸边,感慨万千:“怪不得俺爹给俺取名元福呢,这次真是福大命大,否则只怕要漂进长江里面喂鱼了!”

    青竹蛇儿口,黄蜂尾后针,两者皆犹可,最毒妇人心。

    周仓想起自己对吕玲绮的各种照顾,简直是掏心窝子的对她好,到头来却换回这样的下场,不肯嫁给自己也就罢了竟然还要谋害自己的性命,世上哪有如此恶毒的女人?

    周仓苦思冥想了一夜,只感到无颜面对故人,既无法回去面对赐婚的天子,也无颜给君侯扛刀,更担心将士们的冷嘲热讽,心灰意冷之下决定远走他乡遁入空门。

    周仓漫无目的的流浪,一路向北,不知不觉间来到了徐州境内,在游方僧人的指引下得知琅琊国阳都县内有一座寺庙叫做兴国寺,主持延德方丈对于前来出家的僧人不问过往,尽皆收留。

    于是周仓欣然前来投奔,果然获得收留,由延德方丈亲自剃度,是为“通”字辈弟子,赐法号“圆通”。因武艺出众,便与几个师兄申通、中通等人一起教导寺中武僧习武,就此隐姓埋名,遁入空门。

    “好嘞师父直管放心,弟子出家前戎马多年,这些人究竟是真的商人还是官兵乔扮而来,一看便知!”得了延德方丈的吩咐,圆通和尚答应一声,引领了十几个武僧直奔寺门而来。

    来到寺门前上下打量了这伙人一番,虽然都穿着商旅的服装,但一个个身材魁梧,目光炯炯,而且俱都在马鞍上悬挂了佩刀,看起来并不像普通的商旅。

    “尔等果真是商人?”周仓双手背在身后,沉声喝问,“一个个魁梧雄壮,宝刀快马,我看所言非真吧?”

    许褚勃然大怒,跨前一步与周仓对视:“你们这些和尚同样一个个身手矫健,看起来都是练习过武艺之人,难道只允许和尚用棍,不许商人佩刀?”

    周仓当年跟着关羽为刘备效力,而许褚是曹操麾下的大将,两人从未谋面,因此即便此刻四目相对,却是互不相识。

    “说得也是啊!”被许褚反驳之下周仓憨态尽显,伸手在光溜溜的脑袋上摸了几把,哑口无言。

    蒯良笑容满面的上前几步挡在许褚身前,双掌合十道:“阿弥陀佛,这位大师,在下有礼了!”

    周仓这才想起自己忘了喧佛号,当个和尚还这么啰嗦,每次打招呼都得先喧一声佛号,当真让人不爽!

    “阿弥陀佛,施主没有失礼,倒是贫僧施礼了!”周仓不好意思的合十还礼,感觉自己实在不是一个合格的僧人。

    “大师啊,这世道兵荒马乱,土匪山贼多如牛毛,各行各业都得习武健身啊,你说是不是?”蒯良笑容满面的与周仓闲聊。

    周仓憨笑一声:“施主说得倒是,俺当年就做过山嘿嘿!”

    有许褚这员虎将在,即便进入土匪窝,蒯良也不害怕,因此对周仓的话并不在意,笑吟吟的解释道:“所以不光你们僧人要习武强身,保卫家园,我们这些常年奔波于各地的商人更应该招揽门客,保护货物,避免在路上出了差池。我身边的这些兄弟都是乡里豪杰,一方拳师,因此看起来魁梧雄壮,要是体格孱弱之人招来何用?”

    旁边有人插话帮腔:“一路上兵荒马乱,遍地强贼,我等不携带武器,如何防身?总不能赤手空拳与盗匪搏斗吧?”

    蒯良的话有理有据,再加上周仓性格憨厚,当即被说服,双掌合十道:“出家人慈悲为怀,看来是贫僧多疑了。既然诸位施主打算借宿几日,那就随我进寺吧!”

    寺门打开,周仓在前面引路,带着蒯良、许褚一行等近百人簇拥着三辆马车进了兴国寺。

    因为人多,平日里用来留宿客人的厢房不够用,周仓命僧人腾出几间房屋,铺了稻草,让蒯良的随从暂时打个地铺将就一下,才勉强把这伙人安顿了下来。

    蒯良投桃报李,跟着周仓来到寺庙大殿,捐献了一笔不菲的香火钱,弄得周仓有些不好意思,急忙飞报主持延德:“师父,这商人出手真是大方,捐的香火钱够咱们寺庙半年所得,就算吃到年底也够了!”

    “哦那为师得亲自答谢一番!”

    因为从各地前来投奔出家的人越来越多,兴国寺里面的和尚已经超过了三百人,住宿日益紧张,延德方丈正为修建新僧舍资金不足发愁,此刻有财主上门,正好解了燃眉之急,便亲自出门答谢。

    蒯良正在和延德方丈寒暄,忽然听到大殿外响起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几个婢女正在焦急的劝阻:“小姐,小姐,老爷说了不让胡乱走动,你还是回厢房待着吧?”

    杨玉环面色如霜,一边迈步疾走,一边横眉冷对:“我来大殿上一炷香难道不行么?以后在我面前休要再提老爷两个字,我可不想陪你们演戏!”

    蒯良在殿上大笑一声,伸手吩咐道:“好了,好了,小姐都说了上一炷香就走,不要惹她生气。”

    蒯良说着话,背着延德方丈、圆通和尚等人怒视杨玉环,用阴狠的目光示意她不要胡乱说话,小心祸从口出。杨玉环被蒯良的目光所慑,当下不敢再随便说话,只是默默的跪倒在佛像面前焚香祷告。

    延德方丈在看到杨玉环的时候目光不由得微微一动,露出惊讶的表情,旋即一闪而过,随即不动声色的询问蒯良:“敢问施主,此女何人?”

    蒯良笑道:“回方丈的话,这是小女环玉,因为母亲去世得早,平日里被我娇惯宠溺,因此性格蛮横,失礼之处还请大师多多包涵。”

    “我”

    杨玉环听蒯良说自己是他女儿,心中顿时一阵恼怒,正要开口争辩却发现这方丈有些面熟,不由得嗫嚅道:“大师你、你是?”

    “阿弥陀佛!”

    延德方丈高喧一声佛号,打断了杨玉环的话:“贫僧自幼出家,已经遁入空门三十载,怕是女施主认错人了吧?”

    “哦”杨玉环心头一阵失落,怅然若失。

    蒯良面色微微一动,陪笑道:“时候已经不早,我等舟车劳顿,就不叨扰大师了!”

    “带小姐回厢房休息!”蒯良向延德方丈合十告退,挥手示意两个婢女把杨玉环搀扶下去,与许褚一起离开了大雄宝殿。

    蒯良等人走后,延德方丈招呼周仓道:“圆通,随为师到禅房来一趟,有紧要事情说与你听!”

    (ps:唉最后还是解释一下最近更新不给力的原因吧,之前所说的官司其实还是亲戚住院的后续,在医院待了四十多天该出院了,但后续治疗还需要一笔钱,而施工方不想给补偿,没办法,剑客作为东道主只能给联系律师和对方谈判,倒不是剑客惹上了官司。

    另一个就是新房子装修的差不多了,挑选家具、电器,添购各种物品花费了很大的精力,另外还得给孩子安排入学的事情,导致剑客精神状态比较疲倦。

    就举个例子,譬如昨天为什么又断更的原因,剑客上午在外面忙事情,下午三点到的家,本来打算休息半个小时开始更新,到六点写完一章,晚上有亲戚朋友带着孩子过来串门,吃完饭后9点半再开始第二章。

    但人算不如天算,我之前开通的电信宽带已经五天没有给安装,家中一直处于无网状态,剑客更新都是先用电脑码字再复制到手机中上传,比较繁琐。开户的时候营业厅说三天之内上门安装,可到昨天下午已经五天了依旧迟迟不来,一怒之下连续打了好几个投诉电话,告诉他们再不来安装马上给我退户,于是我刚写了五百字,电信的安装人员上门了。

    没办法,剑客只能等待安装宽带,中间各种曲折,说这里不行那个里不行,剑客自己帮着动手,鼓捣了一下午,又给安装的买了两包烟,到七点总算装好了。结果联网的时候告知主线故障,只能等第二天联系工程队排除,简直无语了!

    安装人员前脚刚迈出门槛,两个朋友就带着孩子上门了,从网上预订的饭菜送到家中,发现家里竟然没有盘子、勺子,再次无语了。于是开车出门转了一大圈买回来,八点多才开始吃晚饭,吃完已经10点半了,朋友走后剑客精神状态极为疲倦,只能上床睡觉,今天一大早爬起来码字。

    剑客说这些不是给自己找借口,耽误更新我比任何人着急上火,但事情挤在一起,实在没办法,又不能每章都在文中解释。正常来说所有的事情应该很快结束了,到时候应该可以好好码字了,这段特殊的时间请兄弟们体谅一下。

    还有一些兄弟提到微信公众号的事情,其实那个是之前被封两个月的时候保存在后台的题材,这个不需要浪费脑细胞,一天可以做十几篇,因此在后台保存了很多,是一位兄弟帮我发布的,根本不是现在弄得。

    嗯,就说这些吧,早晨五点半起床到现在7点40总算写完一章,马上又要出门了!)

    v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