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七卷 一千二百二十 离间李元霸之毒计

    听曹操的使者说杨玉环还没有被送到青州,刘辩悬着的一颗心方才落地,看起来还有挽回的余地,否则就算把李世民千刀万剐也难泄心头之恨。

    “到底该如何处置长孙无垢呢?”刘辩正紧端坐,蹙眉思忖,“既然得不到,干脆就毁掉!若是能想个让李世民与长孙无垢都痛苦一生的法子,才能一泄朕的心头之恨。”

    六年的光阴未能磨灭长孙无垢对李世民的思念,可见李世民已经在她的心里落地生根,茁壮生长,哪怕自己表现的再坦坦荡荡,再以礼相待,也不会取代李世民在长孙无垢心中的地位。

    六年以来,刘辩对长孙无垢敬若上宾,好吃好喝的伺候着,绫罗绸缎,锦衣玉食,应有尽有,刘辩甚至都没有产生过染指长孙无垢身体的念头,为的就是能够战胜李世民,赢得美人的芳心。

    刘辩认为,对于一个真正的男人来说,任何地方都能成为战场,自己不仅要和李世民争夺江山,还要争夺一个女人的芳心,力争全方位压倒李世民。

    可现在的事实是,刘辩付出了六年的耐心和等候,在长孙无垢的眼里却一文不值,丝毫不为所动。却对六年来不闻不问的李世民一片痴情,耽误了大好年华心甘情愿的为李世民拉扯孩子。

    “说好听一点是痴情,说难听一点就是贱人!”

    刘辩的目光陡然变得阴鹜起来,突然想到了一个绝妙的好主意,一个让李世民如同吃了苍蝇,让长孙无垢痛不欲生的主意,“哼哼长孙无垢啊,既然你无情就别怪朕无义,这一切都是你咎由自取!”

    刘辩打定主意后突然双眸圆睁,目光灼灼生辉:“朕可以答应曹操的请求,同意把长孙无垢当做交换的筹码。但太子曹昂,以及曹冲、曹植、曹沾等人一个也不会放回去!”

    “啊这怎么能使得?”

    使者听了刘辩前半句兴奋的笑逐颜开,甚至忘记了被割掉耳朵的痛苦,否则完不成任务回到谯郡只怕项上人头不保;但听了刘辩的后半句顿时如同从天堂坠进地狱。

    “陛下甚至留下朱灵、刘馥等文武,或者尹夫人、秦夫人等嫔妃都可以,但不放回太子以及其他几位王爷,只怕这桩谈判难以达成。陛下不要忘了一门忠烈的杨家女眷可都被乐义将军抓了啊,杨家的女眷可不在少数啊!”曹操的使者情急之下抬出了杨门女将威胁刘辩。

    刘辩冷笑一声:“拿臣子的家眷威胁朕是吧?朕得谢谢你的提醒!文鸯何在?带人去把曹魏大臣的家眷全部抓来,让曹阿瞒的使者看看,到底是下邳里面的官员家眷多还是邺城里面的官员家眷多!”

    文鸯领命而去,一个时辰之后便把夏侯惇、夏侯渊、曹仁、曹洪、曹纯这些在世或者去世的曹魏宗族家眷全部押到了邺城皇宫。其他的曹魏重要文武之中,还有程昱、王彦章、乐进、韩擒虎等人的家眷住在邺城里面,此刻全部被悉数捉拿,老弱妇孺全部加起来满满当当的一千余人,被一并押解进了这座曾经属于曹操的皇宫之中,密密麻麻,乌泱泱一片。

    刘辩朝人群一指,厉声喝问曹操的使者:“来来来,你不是拿着大臣的家眷做文章么?你代朕回去问问曹阿瞒,又打算拿谁来换回这么多曹魏大臣的家眷?”

    曹操的使者如遭雷击,登时面如土色,颤巍巍的跪在地上哑口无言。

    刘辩这才冷哼一声:“朕争的是天下,不屑于拿一些不相干的人做文章,在朕眼中这是卑鄙小人所为。朕可以释放邺城里面所有曹魏臣子的家眷,也请你回去告诉曹操把杨家的女眷给朕一个不剩的释放,若有一人遭到羞辱,朕誓要开一家‘曹氏青楼’,让曹操的二十多个嫔妃开门接客,保证宾客踏破门槛,让朕赚的盆满钵益。”

    至此,谈判的主动权已经被刘辩完全掌握,曹操的使者只能老老实实的跪在地上洗耳恭听,完全失去了讨价还价的权利。

    刘辩最后抛出了交换条件:“曹彬换魏延,夏鲁奇换陈群,卞夫人换杨玉环,刘馥、朱灵等其他的文武以及环夫人、秦夫人等嫔妃交换陈矫、陈珪、娄圭等人。邺城里所有曹魏大臣家眷交换杨氏一门,曹昂、曹冲、曹植、曹沾等四人留下来做人质!”

    使者顿时瘫软在地,哭丧着脸道:“君无戏言,陛下不是刚刚答应把长孙无垢当做交换的筹码换回杨玉环么,为何现在却又只字不提?若陛下不肯献出长孙无垢,只怕无法换回杨玉环。而且陛下不放回太子及其他三位王子,这桩谈判更是绝无达成的可能。”

    刘辩微微一笑:“朕可以成全长孙无垢,把她释放了,不必加入交易之中,也算是成人之美。而且朕还打算附带着把李渊在金陵生的两个儿子李建成与李元吉送回唐国,算的上慷慨大方吧?”

    不管刘辩以什么样的名义献出长孙无垢,使者的目的已经达到,而且还附带了李建成与李元吉,也算是意外收获,见到曹操之后也可以有个交代。唯一让使者无法接受的是刘辩竟然打算把曹昂等四人全部扣押下来,估计这是曹操绝对无法接受的。

    “陛下啊,请放回太子及其他三位王子,否则小人见到吾皇后无法交代。如此一来,交换便无法达成,陛下也是一无所获。杨玉环美人在路上万一有个闪失,只怕影响了陛下的心情。”使者跪在地上磕头如捣蒜,拿着杨玉环来要挟刘辩。

    刘辩虽然不怕使者的威胁,但站在曹操的立场上来看,如果四个年长的儿子一个也换不回去,那么这场交换就是彻头彻尾的失败。与其成全东汉,还不如杀掉人质来个两败俱伤,如果刘辩不肯妥协,谈判绝无达成的可能,之前的策划全都变成了无用功。

    一念及此,刘辩决定退让一步:“好吧,那朕就大发慈悲,网开一面,允许曹操从四个儿子之中挑选一人赎回。如果曹操想赎回其他儿子,那就拿出足够的筹码来跟朕谈判。如果得陇望蜀,不知进退,那就不必谈判了,被俘虏的人质各自处置,是生是死,全凭天命!”

    见刘辩退让一步,使者不敢再继续讨价还价,稽首顿拜,千恩万谢的起身告辞,离开邺城返回谯郡向曹操禀报去了。

    刘辩的话虽然说得杀伐果断,但底线其实很低,如果曹操坚持用邺城的全部俘虏交换下邳的全部俘虏,抱定不成功便成仁之心,不能换回邺城的全部俘虏就来个两败俱伤,那样的话刘辩只能答应曹操。

    毕竟刘辩占据了绝对优势,灭亡曹魏只是迟早的事情,就算放回曹昂、曹彬、夏鲁奇等人,也改变不了彼此的实力对比,放了还能再抓回来。而且魏延、陈群、陈矫、娄圭等人都于国有功,真要是撒手不管,刘辩心下不忍。

    再加上杨氏一门忠烈,如果拒绝交换人质,不仅会寒了杨业、杨六郎、杨七郎、杨妙真等杨家将的心,也会让满朝文武产生兔死狐悲的感觉,认为刘辩这个皇帝不仗义,那样得不偿失。

    此外还有一个四大美人之一的杨玉环,顺带着还有“环肥燕瘦”以及“四大美人”的收集任务,而杨玉环本身也有着倾国倾城的魅力,这对刘辩来说也是个不小的诱惑,不到万不得已的情况之下绝不回让谈判破裂。之所以说得斩钉截铁,毫不在乎,只是谈判的一种手段而已。

    曹操的使者出城之后,刘辩立即附在文鸯耳边吩咐一番:“你快马加鞭回一趟金陵,拿着朕的手谕释放长孙无垢,多给她准备一些英姿飒爽的衣衫。护送着她渡过长江走广陵北上琅琊,朕会让诸葛诞去南皮蛊惑李元霸南下,让她们叔嫂相逢!”

    文鸯对于刘辩的计划一点即通,当即抱拳领命:“臣谨遵陛下吩咐!”

    文鸯走后,刘辩又派人召来诸葛诞,屏退左右问道:“诸葛诞啊,朕听罗艺将军说你用穆桂英的名号欺骗了两次李元霸?”

    诸葛诞吓得面如土色,跪倒在地叩首请罪:“陛下请恕罪,小臣只是听陈子云说起李元霸痴迷贤妃娘娘,为了逃命情急之下才搬出了贤妃娘娘,绝无冒犯之意,请陛下恕罪啊!”

    “朕今日不是向你兴师问罪,而是有重要的任务托付于你,让你再去忽悠一次李元霸!”

    刘辩说着话笔走龙蛇,提笔研磨画了一张美人图,综合了长孙无垢与穆桂英的相貌,使得图中的美人看起来既有些神似穆桂英又有点像长孙无垢。

    刘辩郑重的把图画交给诸葛诞:“既然你与李元霸有过数面之缘,那就去一趟南皮,告诉李元霸穆桂英准备北上青州,让他去琅琊一带寻找,必有所获。如果你能说服李元霸南下,让他把长孙无垢误认为穆桂英,成功破坏了李世民与李元霸的手足之情,朕必有重赏!”(^)

    v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