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七卷 一千二百一十九 李家内乱

    卞夫人在刘辩下榻的房间待了一夜,直到清晨才红着眼睛走了出来。

    这个夜晚发生了什么,卞夫人发誓一生都不会向第三个人提起,当然更不会有人有胆量去向刘辩询问,项上有几颗脑袋只怕也不够砍的。

    刘辩起床后神清气爽的在院子里练习了一趟剑术,刚刚吃过早膳,陈登就急匆匆的来报:“启奏陛下,曹操派来的使者正在邺城南门外求加,不知该如何处置?”

    “带进城中来见朕,估计是曹操派来商量交换俘虏的使者。”刘辩大袖一挥,决定在曹操早朝的宫殿接见曹操的使者。

    不消片刻功夫,曹操的使者就在陈登的带领下来到大殿,施礼参拜完毕之后表明来意,打算用下邳的所有俘虏交换邺城的全体俘虏。

    “用下邳的全体俘虏交换邺城的全体俘虏?是朕的耳朵有毛病,还是你的舌头有毛病?”刘辩伸出手指抠了抠自己的耳朵说道。

    使者拱手道:“小人说得就是用下邳的全体俘虏交换邺城的全体俘虏,这是小人临行之前大魏皇帝告诉我的,陛下没有听错,小人也没有说错。”

    刘辩冷笑一声:“那就是你的耳朵有毛病,一定是你临行之前听错了,留之何用?来人,给朕割掉!”

    在杀猪般的惨叫声中使者被割下了一只血淋淋的耳朵,吓得捂着伤口匍匐在地,再也不敢争辩:“多谢大汉皇帝不杀之恩!”

    刘辩正襟危坐,冷哼一声:“交换俘虏并非不可以,一个换一个,这谈判就可以进行。若曹阿瞒想要用邺城的满朝文武以及妻儿老小换回一个州的官员,那简直就是痴人说梦!”

    使者动身之前,曹操已经与幕僚策划了多种方案,最理想的一种就是用邺城的全体俘虏交换下邳的全体俘虏,当然曹操也知道这几乎就是痴人说梦,因此重点还是放在第二种方案上,用从邺城俘获的重要人物交换本方的重要俘虏。

    对于曹操来说,最重要的俘虏就是皇后卞氏,太子曹昂,大将曹彬、夏鲁奇这几个,以及曹操最为偏爱的儿子曹植,其他的曹冲、曹雪芹、刘馥、朱灵以及环夫人、尹夫人等就稍逊一筹了。

    曹操也知道对于刘辩来说,最不可或缺的俘虏就是杨玉环,而偏偏又被自己献给李世民来巩固唐魏之间的联盟,迫不得已之下才由郭嘉想出了把长孙无垢加入交换的办法,以此来促成这次谈判的达成。

    被割掉了一只耳朵之后,曹操的使者老实了许多,一边由医匠包扎伤口,一边小心翼翼的抛出了第二种交换方案:曹昂换魏延,夏鲁奇换陈群,卞夫人交换杨玉环,曹植交换长孙无垢,曹冲交换杨延瑛,环夫人交换柴俊平,尹夫人交换杜金娥,刘馥交换朱灵,其他的一些公卿大臣与嫔妃子女用来交换娄珪、陈矫、陈珪等一批被俘获的官员。

    “长孙无垢?你这是在与朕玩找不同游戏么?”刘辩眉头微蹙,马上察觉到了乱入的长孙无垢和曹家八竿子打不着,曹操为何把她加入谈判?这必须说道说道。

    使者已经被刘辩吓破了胆,再也不敢嘴硬,当即一五一十的把曹操将杨玉环献给李世民的事情道来,最后信誓旦旦的保证道:“陛下请放心,我大魏皇帝对杨玉环以礼相待,连半个手指头都没有触碰,绝对没有玷污杨美人的清白之身。”

    使者说曹操没有染指杨玉环,刘辩还真是相信了七八成,刘辩毫不怀疑对于人/妻曹来说熟/妇的吸引力更大于少女,更何况曹操还想拿着杨玉环巴结李世民,凭一代枭雄的定力应该能够抵抗美色的诱惑,使者所言十有八九是真。

    但刘辩害怕李世民啊,这个在玄武门弑兄夺位的家伙可没有曹操这样的癖好,晚年精力依旧旺盛,要不然也不会蹦出武则天这个幺蛾子,现在曹操把杨玉环献给李世民,完全的就是羊入虎口啊,难道杨玉环还能全身而退?

    听使者说到曹操把杨玉环献给李世民的时候,刘辩就有点口干舌燥,眼冒金星,直感到头顶犹如春天的草原正在萌芽,“如果杨玉环已经落到了李世民手中,十有八九贞节不保,老子一定会在长孙无垢的身上加倍偿还!”

    想到这里,刘辩的一腔怒火突然转移到了长孙无垢的身上,这个五六年以来一直对李世民念念不忘的女人,每每想起她,刘辩心头的怒火就会像燎原之火一般熊熊燃烧。

    掐指算算,李靖攻破唐都俘获长孙无忌到现在已经六年左右,长孙无忌也从十七岁的少女变得韶华渐去,青春不再,二十四五岁的年龄放在这年代已经不只是大龄剩女的问题。

    但时光的荏苒,两地的相隔并没有磨灭长孙无垢对李世民的思念之情,六年如一日般拉扯着李世民的长子李承乾,他的母亲在从青州南下江东的路上死于疟疾变成了孤儿,若非长孙无垢视若己出一般呵护疼爱,只怕早就死在李渊其他嫔妃的计算之下了。

    女人天生善妒,听说李世民在唐国混的风生水起,不仅统一了整个高丽半岛,而且把广袤的辽东大地与三分之二的幽州,以及冀州东部悉数纳入版图,将乌桓、鲜卑等异族陆续征服,使得治下的百姓发展到了八百万人,带甲五十万,堪称朝鲜历史上空前绝后的一位皇帝。

    但李世民却从不派人商谈赎回李渊及众嫔妃的事情,六年的时光过去,没有一位唐国的使者踏入过金陵。这让李渊的妃子恨李世民恨得牙痒痒,恨不能啖其肉饮其血,十几个嫔妃几乎轮流着给李渊吹枕边风,挑拨李渊父子的感情,辱骂李世民狼心狗肺,忘恩负义,使得李渊日益对李世民产生了不满心理。

    李渊的嫔妃恨李世民恨得牙痒痒,但却触碰不到李世民一根手指头,无奈之下只好把满腔怒火发泄到了李承乾身上,在长孙无垢带着李承乾进入地牢探望祖父之时没少折磨了这个小家伙,长孙无垢发现之后再也不敢带着李承乾来帝牢探视李渊。

    树欲静而风不止,虽然长孙无垢带着李承乾住在秦淮河畔,与潘金莲、蔡琰等人毗邻而居,而李渊的嫔妃都陪伴着李渊软禁在帝牢,但这些女人却以探视丈夫的孙子为由请求走出帝牢去长孙无垢的住宅串门,伺机加害李承乾,非得把这个小畜生弄个半身不遂才肯善罢甘休。

    李家人的勾心斗角自然不会逃过锦衣卫的耳目,立即向刘辩做了禀报,刘辩可没有尊老爱幼的善心,就算是有也是对待自己人。得到锦衣卫的请示之后立即做了批复,李渊的女人可以自由出入帝牢前往长孙无垢家串门。

    对于刘辩来说,乐得看到李承乾死在长孙无垢面前,到那时李世民会怎么看待长孙无垢,这个吃了秤砣铁了心非李世民不嫁的女人还会对李世民一往情深么?

    “朕没有为难对手的儿子,比起冷血无情不闻不问的李世民已经算得上仁至义尽,难不成还要保护他?这是李家的私事,李承乾是死是活与朕毫无干系!”

    在刘辩视而不见的纵容之下,李渊的十几个嫔妃几乎隔三差五的就去长孙无垢家串门,企图寻找机会把李承乾弄残甚至弄死,吓得长孙无垢每逢有人串门就会把李承乾藏起来,或者是送到隔壁蔡琰家避祸。经历了六年的战战兢兢之后,李承乾逐渐长大成人,再想不动声色的弄死已经不是容易的事情,这使得长孙无垢总算长舒了一口气。

    平心而论,长孙无垢的姿色只能算是上乘,在貂蝉、陈圆圆、甄宓这些倾国倾城的美人面前逊色了不少,只是气质比较出众,人又贤惠端庄,才让刘辩对她保持着几分兴趣。

    当然,刘辩更在意的是击败李世民,占据长孙无垢的芳心,这已经变成了两个男人魅力的较量,两个皇帝在一个女人身上展开的角逐,与女人已经没有了多大关系。从这一点上来说,刘辩根本不在乎能否得到长孙无忌,在乎的只而是能否战胜李世民!

    既然李世民靠着以礼相待征服了长孙无垢的芳心,刘辩便如法炮制,六年以来从未在长孙无垢面前露出轻佻之色,也未曾出言轻薄,尽可能的给长孙无垢提供日用物品,满足她的要求,为的就是能感动长孙无垢的芳心。

    只是六年的光阴并没有磨灭长孙无垢对李世民的思念,将一腔心意用来照顾李承乾,墙上的字画写的画的都是李世民,这让刘辩慢慢恼羞成怒,对长孙无垢渐生厌恶之情,此番听曹操的使者说要把长孙无垢当做交换筹码,心中的怒火登时像火山一样爆发出来。

    看到刘辩的表情狰狞的吓人,曹操的使者吓得磕头如捣蒜:“陛下暂息雷霆之怒,杨美人还没有送到李世民手中啊,目前正在赶往青州就的途中,事情还有回旋的余地啊!”

    v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