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七卷 一千一百八十七 伤其十指,不如断其一指!

    下一页<

    “鲁达将军拳下留人!”

    就在鲁智深举起醋钵儿一般的拳头准备砸下去的时候,范蠡及时出现阻止了鲁智深的暴行。

    鲁智深这才啐了一口唾沫站了起来,喝令士兵拿来绳索亲自给魏延来了一个五花大绑,“这直娘贼嘴硬的狠,手底下也有些本事,竟然连杀我大魏数名武将,不教训他一顿,恐怕不知道天高地厚!”

    范蠡笑吟吟的劝慰道:“鲁将军少怒,这魏延毕竟是大汉的镇东将军,戎马半生,自然有些本事的。只是千算万算,却没料到我范离从这条道上比他早走了几天,这就叫做人算不如天算!”

    “谋事在人成事在天,既然成了你们的阶下囚,要杀要剐,悉听尊便!”魏延脸色铁青,面无表情的冷哼一声。

    范蠡笑吟吟的在魏延身边负手而立:“文长将军得罪了,其实你这条计策很有胆量,如果成功的话我大魏的处境将会陷入极为不利的局面。可惜,这一切只是假设!”

    魏延叹息一声:“成王败寇,我魏延无话可说!昨夜我曾经做过一个梦,我与诸葛亮与魏军相持于汉中,我向孔明建议从子午谷出奇兵偷袭长安,诸葛亮拒不同意。如果这是现实的话,我一定会毫不犹豫的再来一次,偷袭或许会失败,但不偷袭永远没有成功的可能!”

    范蠡抚须答道:“打仗不能只靠奇谋,还得结合客观现实,分析双方的兵力对比,守卫的武将,这些都决定了计策的成败。”

    顿了一顿,范蠡继续道:“虽然文长将军的胆量够大,兵行险招够出人意料,但说句不客气的话,就算我与乐义将军没有在此处设伏,侥幸让你拿下了魏县,兵临邺县城下,你也绝无成功的可能。”

    “你所说的都是假设,不代表现实。如果不是凑巧被你发现了这条道路,说不定我真的能够拿下邺城!”魏延脸色铁青,拒绝承认失败。

    范蠡笑道:“文长将军,不要再执迷不悟了,你只有两万五千人马,而守卫邺城的魏军不低于两万。曹昂太子也不像你想的那么不堪,还有朱灵、满宠、路昭、任峻等人辅佐,就算没有援兵,你也拿不下邺城。更何况曹子孝、夏侯妙才将军随时都会驰援,因此自从文长将军做出偷袭邺城的决定之后,就注定了失败的结果!”

    魏延闭上眼睛,不再和范蠡继续废话,自己现在已经是阶下之囚,说什么都苍白无力。如果自己成功的攻破邺城,将曹操的家眷俘虏,如果此刻被绑缚着的人是这个叫做范离的家伙,自己说什么都可以,毕竟事实胜于雄辩,而现再还是老老实实的闭上嘴巴吧!

    看到魏延不说话,范蠡耐着性子规劝道:“文长将军啊,良禽择木而栖”

    “住口!”魏延毫不客气的打断了范蠡的话,“这句话更适合我们大汉劝你们魏将,我乃堂堂的大汉镇东将军,岂会接受你们这些叛臣贼子的招降?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呵呵文长将军言之差矣!”范蠡并无怒意,背负着双手和魏延辩论,“此一时彼一时,如果将军拒不投降,最后的下场肯定是人头落地,而如果将军弃暗投明,归顺我大魏,必受器重。”

    乐毅也走过来帮着范蠡游说:“有句话说得好,宁为鸡头不为凤尾,如果魏文长能够弃暗投明,在我大魏必受器重。而在东汉朝廷之中,文长虽然名为镇东将军,但比起戚继光、赵阔这些杂号将军也没好到哪里去,否则堂堂的镇东将军怎么可能只带两万多人来执行计划?”

    “要杀要剐,悉听尊便,今日只有断头魏延,绝无屈膝投降之辈!”五花大绑的魏延跪在地上,脸色铁青的拒绝了范蠡和乐毅的招降,“我魏延中了你们的埋伏,怪我用兵不精,何必浪费唇舌?更不要把我和贪生怕死的于禁相提并论!”

    见魏延吃了秤砣铁了心,根本没有屈膝求饶的意思,范蠡和乐毅对视一眼,只能吩咐士兵暂时押解下去,回头再做处置。

    战斗已经进入尾声,两万五千汉军被烧死了一万余人,坠入陷阱中死亡的四五千,被乱箭射死以及被围杀的四五千,剩下的四五千则做了汉军的俘虏。包括主将魏延在内,无一逃脱,以全军覆没的结果为这场战役画上了句号。

    目睹被烧的黑黝黝的山谷,散发着骨肉焦糊的味道,遍地都是黑乎乎的尸体,被关押在囚车里的魏延欲哭无泪,想死的心几乎都有了,仰天长叹道:“我魏延死不足惜,只恨害了两万五千将士的性命,更让陛下蒙羞!掐指算算,陛下在江东定都以来,还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惨败,没想到却被我魏延丢尽了汉家颜面,虽百死莫赎也!”

    乐毅和范蠡没时间听魏延的感慨,一边命达奚长儒收编汉军俘虏,清理尸体,一边召集所有的偏将、校尉、参军,就地围拢成一团,商讨下一步的作战计划。

    这一次,依旧由范蠡先开口,作为阴谷伏击的始作俑者,此刻的范蠡已经今非昔比,身上笼罩了一层光环,将校们看他的时候,眼神中情不自禁的露出了钦佩的神色。

    未卜先知,在阴谷提前伏兵三日,一战全歼两万五千汉军,俘获主将魏延,这可是汉魏开战以来魏国获得最大的一场胜利,也是刘辩定都金陵以来最惨重的失败,这场战役打的实在漂亮,足以让魏军扬眉吐气,一扫连续丢掉陈留、许昌的阴霾。

    “咳咳这次大获全胜,全靠了诸位将士的戮力死战,离在这里谢过诸位将军了!”

    在正式说话之前,范蠡朝众将鞠躬作揖表示感谢。范蠡相信,此战过后自己在曹操、夏侯渊心目中的地位势必会扶摇直上,平步青云。

    众将校一起抱腕恭维:“我等还要感谢范先生的谋划呢,正是靠着你的伏击之策,我们才能全歼魏延率领的汉军,立下这场天大的功劳。”

    乐毅开门见山的提出了问题:“范先生,魏延的兵马已经被全歼,你认为我们下一步该如何行事?”

    范蠡不假思索的道:“魏延的人马被歼灭之后,青州兵力空虚,我等不如顺着阴谷道向南渡过黄河,由东阿偷袭泰山郡、济南国等地,定然可以杀汉军个措手不及,诸位以为如何?”

    乐毅接过话题道:“魏延被俘,导致青州兵力空虚,这自然是不争的事实。我等率兵出东阿,进攻泰山郡、济南国,十有**也会得手。但相比之下,我军还有更好的选择,且容我详细道来,范先生帮我参谋一番!”

    范蠡精神一振,拱手道:“乐将军饱读兵书,论用兵之道胜过范蠡百倍、千倍,请把你的妙计道来,我与诸位同僚洗耳恭听。”

    乐毅吩咐亲兵去拿一张军事地形图来,平摊在地上对众将校分析道:“伤其十指不如断其一指,泰山郡、济南国的地位都比不上徐州的下邳,我们何不冒充魏延的队伍,从东阿一路南下,穿过鲁郡直取下邳!”

    “啊直取下邳?”

    听了乐毅的话,众将都有些出乎预料,从东阿到下邳五百里的路程,这个计划乍一看几乎和魏延偷袭邺城的计划如出一辙。

    看到众将一脸错愕,乐毅胸有成竹的分析道:“诸位同僚且听我慢慢道来,我军攻下邳和魏延攻邺城第一个不同的地方就是魏延是孤军深入,而我方目前陈子云军团已经拿下沛县,逼近到了彭城;郭子仪在下邳南面的睢陵县境内缠住了秦琼,我军再挺进徐州之后,三路呼应,攻占下邳,水到渠成。”

    范蠡击掌称赞:“好,乐义将军果然是高屋建瓴,看的够远啊!”

    乐毅继续分析道:“其二,李唐进攻金陵的风声传了这么久,到现在却迟迟不见动静,由此可见李世民醉翁之意不在酒,攻金陵是假,取青州才是真。既然如此,我等何必跑去青州和盟友抢夺地盘?把青州让给李世民,去徐州与陈子云、郭子仪联合用兵,一举拿下下邳,岂不是能够获得更大的利益,还不会得罪李世民?”

    其他的将校包括鲁智深在内,虽然智力远远不及范蠡,此刻也明白了进攻下邳比进攻青州能够获得更大的好处,当即一起抱拳施礼:“我等愿以乐将军、范先生马首是瞻,但有差遣,万死不辞!”

    乐毅喜出望外,抚须大笑道:“好,多谢诸位同僚的信任!我们把缴获的汉军甲胄全部换上,竖起汉军的旗帜,拿着魏延的印绶与虎符,乔装成汉军星夜向徐州进军。五百里路程,全军加把劲,四五天就可以兵临城下!”

    范蠡亦是信心高涨:“我们全歼魏延的壮举已经足以彪炳史册,若是能够再拿下下邳,定然会让满朝文武刮目相待!”

    v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