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七卷 一千一百一十四 皇后之位,花落谁家?

    大汉朝以孝治国,所以只要不是太过分,刘辩还是会尽量的对这个便宜母亲保持尊敬。小说,

    见何太后并不满足把上官婉儿从美人晋升为九嫔,得陇望蜀,甚至觊觎贵妃的身份,刘辩也不生气,笑呵呵的道:“母后勿要着急,朕自会酌情封赏,皇后之位空缺了将近三载,孩儿觉得是时候挑选一个合适的人选了。”

    “皇帝终于决定要任命皇后了?”何太后面色一动,面露喜色,“呵呵还是吾儿孝顺,你这是要让婉儿做皇后么?”

    话刚出口,何太后就觉得刘辩不可能这么看重上官婉儿,更不可能把他从美人直接擢升为皇后,马上收了笑容问道:“皇后之位到现在空缺了两年半,皇帝为何刚刚回京就突然提到立后的事情?莫非你的意中人是甄氏?”

    “呵呵母后不必操劳,皇后乃是一国之母,将来需要母仪天下,朕还需要听听各位大臣的意思。”

    刘辩并没有直接回答何太后的话,而是打起了太极拳。我就不告诉你人选是谁,看你能奈我何?

    但何太后毕竟是从宫斗中一路厮杀过来,当了十几年的皇后,又做了十余年的太后,一双眼睛不说是火眼金睛,却也不是轻易能够瞒过的。

    “哀家猜想皇帝这时候突然想到立后,十有**是与甄氏诞生下孪生兄弟有关吧?如果要在后宫之中选择一人做皇后的话,如果不是婉儿,哀家支持甄氏!”

    虽然何太后当年争宠的时候心狠手辣,工于心计,但彼一时此一时,身份转换之后,何太后还是真心实意的为儿子考虑,所以出乎预料的表态支持甄氏。

    作为宫斗的过来人,何太后也看出了武如意手段了得,这些年来在后宫中地位一直稳步提升,纵然唐后在世的时候也已经形成并驾齐驱之势。

    甚至宫中的太监、宫娥更畏惧德妃武如意,而不是身为皇后的唐婉,就算自己以太后之尊比起武如意来也没有强势到哪里去。再加上武如意背后还站着势力庞大的江东士族,所以何太后对武如意一直充满警惕,如芒在背一般。

    后来刘辩册立卫梓夫为淑妃,用她遏制武如意独霸后宫,虽然效果显著,但何太后发现这卫梓夫也不是一个善茬,同样是个长袖善舞,八面玲珑的女人。她自知权势与资历及不上武如意,便不正面与武如意发生冲突,而是左右逢源,人前人后做好人,获得了许多嫔妃的好感。

    这也让何太后对卫梓夫敬而远之,她需要的是一个性格和善,尊敬自己,便与控制的皇后。心机过人,胸藏城府的武如意和卫梓夫显然都不符合何太后的利益,所以在上官婉儿之外,何太后的最佳人选便是性格善良,贤达聪慧的甄宓。

    这个便宜母亲打的什么算盘,刘辩也基本猜了个**不离十,既然彼此目标一致,有何太后的支持自然会使得甄宓问鼎后位的希望大增。

    “母后的提议,朕会认真考虑,也会参考诸位大臣的建议。时辰已经不早,诸位大臣还在紫微殿等着朕前去赴筵,孩儿就不在这里耽搁了,先去甄氏哪里看看她们母子三人,稍后便去前宫赴筵。”

    “皇帝你去吧!”

    何太后挥挥手,心神不宁的送走了刘辩,立即屏退左右对上官婉儿道:“婉儿啊,看来皇帝不太支持你上位,目前来说,对我们最好的方案就是支持甄宓做皇后,你做贵妃。比起武氏和卫氏来,甄氏更容易相处一些!”

    开弓已无回头箭,孩子都已经从外面抱回来了,上官婉儿也别无选择,只能硬着头皮继续走下去,肃拜道:“婉儿谨遵母后吩咐,这几天我会去联络关系较好的糜氏、陈氏、薛氏等人,支持甄宓登上皇后之位。”

    刘辩离开寿安宫之后立即赶往甄宓的寝宫探望。

    刚刚生产了不过六七天的甄宓见到天子归来,不由得喜出望外,笑靥如花,顾不得产后身体孱弱,立即起床施礼参拜:“啊呀想不到陛下竟然从巴蜀赶了回来,这冰天雪地,寒风呼啸的,真是折煞臣妾与两个孩儿了!”

    刘辩上前一步握了甄宓的柔荑,上下打量了一眼:“然朕看看爱嫔的模样,这一年不见,爱嫔的美貌更胜从前了。你为朕开枝散叶,生儿育女,比朕辛苦多了,而且一生就是两个,朕岂能不回来看看你们母子三人?”

    甄宓与天子四目相对,含情脉脉的道:“陛下,两个孩儿尚未取名,请陛下赐名。”

    刘辩上前探望了一眼两个正在襁褓中熟睡的婴儿,虽然都睡得香甜,但却一看就有亲切之感,不像上官婉儿的孩子那样生疏,却不知道是何缘故。

    略作思忖之后,刘辩就做了决定:“前夜朕途径庐江,天现异象,双星闪耀,光华璀璨,其大如斗,人传言此乃大汉重振,称霸天下之兆。此朕决定给两个孩儿取名‘霸业’,一个为刘霸,赐爵襄阳王;一个为刘业,赐爵胶东王。”

    “多谢陛下赐名封赏!”甄宓心花怒放,当即跪在地上稽首谢恩。

    刘辩亲切的弯腰把甄宓从地上拉了起来:“爱嫔刚刚生产,身体虚弱,不必多礼,快快请起。”

    顿了一顿,继续道:“爱嫔啊,庐江太守萧鹤夜观天象,说这双星闪耀的天相预示着江东有霸星出世,其母当昌,故此朕决定册封你为皇后,不知道你意下如何?”

    “啊?”

    甄宓闻言,惊大于喜,几乎惊掉了下巴:“此事万万使不得,臣妾刚刚入宫不过一年多的时间,幸蒙陛下宠爱,让臣妾为汉室开枝散叶,妾身已经感激不尽,岂敢得寸进尺?还望陛下改变主意,另立武德妃或者穆贤妃为后!”

    二人正说话之间,得到了消息的德妃武如意、淑妃卫梓夫便率领了一大帮嫔妃来到甄姬的寝宫面圣,包括陈圆圆、貂蝉、孙尚香、薛灵芸、张出尘、步练师,以及从冷宫中放出重新成为美人的冯蘅俱都一起到来,一起肃拜施礼:“臣妾等听闻陛下远征归来,故此前来参拜!”

    刘辩扫了一眼,除了不喜欢凑热闹的穆桂英之外,还有大乔以及糜真没有到来。不过这三个人原因各不相同,性格各异,刘辩也不怪罪。

    望着这些面带桃花的绝色尤物,刘辩也不知道自己是该庆幸还是不幸,接下来这段时间估计要挑灯夜战了,营养必须要跟上啊!都说没有耕坏的地,只有累死的牛,可千万别霸业未成,自己却中道崩殂了,那就呜呼哀哉了!

    刘辩笑容满面的和这些女人说了几句久别重逢的荤话,大致约定了宠幸的时间,今夜在谁的寝宫里过夜,明晚又去谁的床上睡觉之类的云云。久旱逢甘霖,大家都是过来人,也不必藏着掖着。

    最后刘辩道:“朕急于扫平洛阳叛军,怕是在金陵待不了许久,迟则一月快则半月便会重返巴蜀。你们就两个两个的侍寝好了,省的朕时间不够,冷落了你们!”

    听了刘辩的话,众嫔妃一阵哄笑,各自嘤咛一声,或者面红耳赤,或者掩面而笑,神态各不相同。

    刘辩又正色道:“朕这次回来,除了与各位爱妃、爱嫔、爱姬团聚之外,还要册封皇后。”

    听了刘辩的话,本来还有说有笑的嫔妃们顿时一脸肃然,雅雀无声的听天子说话。心中俱都暗自猜测这皇后之位也不知道是会落在武德妃头上,还是卫淑妃,抑或是穆贤妃头上?

    刘辩咳嗽一声道:“当然,朕也不是霸道之人,朕给你们一个机会,让你们参与立后之事。朕会遴选两名嫔妃角逐皇后之位,除了让朝臣做出选择之外,你们也可以参与评选,选出你们心中最适合做皇后之人来!”

    这样的立后方式,前所未有,闻所未闻,众嫔妃听了再次交头接耳起来。这样就算自己没被选上的话,也是有权利参与进来,最起码说明皇帝还是尊重自己的,登时让薛灵芸、张出尘这种没有希望的妹子高兴起来。

    刘辩笑容满面的道:“至于角逐的人选,朕会与诸位大臣商议,拟定两名候选,由朝臣和你们投票选举,得票居多者便立为皇后。时候已经不早,朕先去紫微殿赴筵!”

    武如意立即带头肃拜施礼:“臣妾等恭送陛下!”

    刘辩来到紫微殿,满朝文武已经恭候多时,只等天子大驾到来便开宴。

    酒过三巡,工部尚书何珅出列道:“臣有本启奏!”

    刘辩端着酒樽,皱眉问道:“不知何爱卿有何事启奏,说来听听?”

    何珅开门见山的禀奏道:“前夜江东上空出现异象,双星闪耀,光芒万丈,据袁天罡国师说此乃大吉之兆,江东当做一件大事,顺应天意。臣思前想后,觉得皇后之位一直空缺两载有余,而如今甄昭媛诞生下一双龙子,年关又至,天降异象,三者结合,说明甄昭媛当继承后位,母仪天下,请陛下顺天应命,册立新后!”

    v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