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五卷 争雄天下 六百一十二 马神捕出手,例无虚发!

    襄阳北门轰然倒塌,高宠手提长枪身先士卒,所到之处尽皆披靡。

    孙策军的主力已经从襄阳西门撤退进了樊城,剩下负责殿后的大多都是近两年招募的新军以及刘表旧部。被汉军围了十个月,这些人的斗志早已不复存在,若不是被主力压制着怕是早就开门投降了,再加上被猛烈的地震吓的魂飞魄散,看到犹如猛虎下山的汉军冲进城来,登时纷纷缴械投降,跪地求饶。

    “降者免死,不要光跪着,缴了兵器去废墟中搭救难民!”高宠一面指挥部曲收编降卒,一面分兵去搭救难民。

    襄阳城中乱哄哄的一片,很少有负隅顽抗者,大部分都识相的缴了兵器,在汉军将校的指挥下投入了挖掘废墟拯救被掩埋百姓的任务中。只有寥寥无几想不开的家伙尤做困兽之斗,很快的就被汉军围杀,倒在血泊之中。

    听闻孙策率主力朝樊城撤退,高宠长枪一招,率部穿街过巷直奔襄阳西门。

    追了六七里,快到西门的时候有眼尖者发现了张任,大声提醒高宠:“将军快看,城头上的那个指挥放箭的人就是从巴蜀来投奔孙策的张任!”

    “嗯?”

    高宠以虎头錾金枪仗地,放目看去,只见襄阳城楼上有大约三百名弓弩手一字排开,在一员大将的指挥下朝街道上放箭,阻止汉军对孙策的追袭。已经有不少冲的太猛的士卒倒在了箭雨之下。

    “张任,你并非孙策嫡系,何苦为他卖命?”高宠长枪朝城楼上一指,大声的施展攻心之计,“孙策已经率部走了,你困守城楼,还有退路么?”

    张任仰天大笑:“哈哈……大丈夫在世,一诺千金,忠字当头。既然孙伯符器重于我,是不是嫡系又有何妨?为将者以战死沙场为荣,马革裹尸死得其所,张任今日已经抱定必死之心!”

    “放箭!”张任话音落下,挥枪喝令城楼上的弓弩兵乱箭齐发,阻止汉军追袭孙策。

    纷飞的箭雨阻止了汉军的脚步,冲在最前面的长枪兵试了几次都无法通过城楼,只好等待刀盾兵跟上之后顶着盾牌冲上城楼与张任率领的弓弩手展开肉搏,才能继续向西追赶孙策。

    “看我的!”

    高宠急于追赶孙策,抢下头功,等了片刻之后不见副将率领的刀盾兵跟上,索性挥舞着长枪独身一人向前冲锋。

    “自寻死路!”

    看到高宠单枪匹马的冲了过来,张任觉得这是在蔑视自己,不由得勃然大怒,亲自弯弓搭箭指挥部下爆射,“给我狠狠的射!”

    箭雨更加密集,犹如倾盆大雨,但高宠将一条长枪挥舞的密不透风,一路上拨打雕翎,让纷飞的箭雨犹如撞在岩石上的浪花四散飞溅,眨眼间就冲到了城楼脚下,顺着阶梯大步流星的踏上了城楼。

    “挡我者死!”

    高宠一声怒吼,长枪如电,卷起无数朵枪花在人群中上下飞舞,犹如惊涛裂岸,卷起千滴血。

    许多来不及躲闪的士卒被高宠手中的錾金虎头枪扫中,俱都骨骼碎裂,内脏破碎,惨叫着跌下城墙,转瞬间就有数十人毙命在高宠的枪下。弓弩兵的阵型顿时被冲的大乱,顾不得朝城下放箭,纷纷拔出佩刀围攻高宠,但在高宠强大的攻势之下,也只是螳臂当车,白白送死。

    趁着城头上箭雨稀疏之际,数百名汉军拾阶而上,挥舞着手中的长枪围剿张任所部,齐声高喝:“降者免死,缴械不杀!”

    张任怒吼一声,手中一条镔铁枪直奔高宠面门而去:“吃我一枪!”

    高宠斜眼睥睨,手中虎头錾金枪犹如雷霆万钧一般刺出,“呛啷”一声将张任的长枪震飞,虎口震裂;接着反手一挑,却是把张任的头盔挑在了枪尖之上。

    “叮咚……高宠盖世爆发,武力+2;惊雷爆发,武力+7;基础武力值103,錾金虎头枪+1,当前一击飙升至113,捕获张任!张任——统率90,武力88,智力71,政治42。”

    高宠一枪挑了张任的头盔,接着反手一枪用枪杆压在张任的肩膀上,巨大的力量让张任支撑不住,双腿一软,跪倒在地。

    “还有何话可说?”高宠挑眉喝问。

    张任冷哼,一副视死若归的表情:“要杀就杀要剐就剐,悉听尊便!”

    高宠懒得和张任斗嘴,挥手吩咐手下把张任捆了,回头交给天子和岳飞邀功请赏,俘虏和海鲜都是同样的道理,活着比死了值钱。

    就在高宠生擒了张任,率部穿过襄阳西门向樊城穷追孙策之际,杨再兴也从襄阳东门破城而入,刚刚冲了不足五百丈正好撞上殿后的苏飞。

    苏飞乃是刘表旧部,先前被孙策擒获为了活命不得已而降,此刻孙策大势已去,苏飞自然不会给孙策卖命,看到汉军冲杀了过来,急忙缴械投降:“我本刘表旧部,不得已而降孙策。我与大汉安南将军甘兴霸乃是故交,早有弃暗投明之心,奈何孙策盯得太紧,没有机会归顺,今日朝廷大军破城,苏飞愿降!”

    杨再兴颔首同意了苏飞的投降请求:“良禽择木而栖,良臣择主而侍!你在襄阳待了多年,对地形街道定然熟悉不过,请前面领路带我去追赶孙策,也好将功赎罪。”

    “愿为将军效劳!”

    苏飞答应一声,率部倒戈,前面带路领着杨再兴抄最近的街道赶往襄阳西门奔樊城追赶孙策去了。

    大震过去之后,混乱的孙军逐渐镇定了下来,按照孙策的吩咐从樊城西门出了城池兵分三路突围。孙策与朱升率部分人马走中路的隆中,周侗、孙尚香率部分人马走左路的中庐,张定边率部分人马走右路的邓县,约定在西方三 十里左右的谷城会合,若是有一路不至,便是遭到了汉军的伏击,其他两路便掉头回援,形成前后夹攻的局面,争取击溃汉军,救出同伴再向上庸方向撤退。

    孙立手提竹节钢鞭,率领部分人马扼守樊城西门,掩护主力撤退。约莫半个时辰之后,看到主力大军渐行渐远,孙立提兵欲走,却见一支汉军追杀了过来。

    “叛将休走,岳爷在此!”岳云手提八棱黄金锤,当先冲锋。

    自从敲开樊城北门之后,岳云一路上收拾了几支小股残兵,还不曾遇见大队人马。此刻远远看见了孙立所部,自然不肯放弃,迈开一双大长腿,跑的虎虎生风,穷追不舍。

    看到岳云来势凶猛,孙立不敢恋战,从乱军中抢了一匹战马,搬蹬认鞍,翻身上马,叱喝一声就想拨马出城。

    “哪里走?”

    岳云一声暴喝,手中一只大锤脱手飞出,正中孙立坐骑臀部。只听“咔嚓”一声,战马的一双后腿登时骨折,将孙立掀翻在地。

    岳云三步并作两步,提着单手锤追了上来,孙立料知不敌,情急之下纵身跳下吊桥,企图潜水逃走。看到煮熟的鸭子即将飞走,岳云哪里肯善罢甘休,抖手又是一锤飞出,正中刚刚落水的孙立背部。

    巨大的撞击力直震得孙立五脏翻滚,肝脾破裂,七窍流血,大叫三声,溺水而亡。岳云派了几个熟悉水性的亲兵跳下护城河把自己的大锤捞了上来,收殓了孙立的尸体后继续率部向西追赶。

    “叮咚……恭喜宿主,岳云击杀孙立,宿主获得复活碎片一枚,目前拥有的复活碎片增加到8枚!”

    听闻孙立战死,刘辩不由得摇头叹息,“唉,登州孙提辖也是一条好汉,没想到就这样战死了,真是可惜啊!”

    夜色苍茫,孙策军三路突围。

    为了伏击孙策,马忠建议分三路伏击,高长恭扼守中庐,高仙芝镇守邓县,而马忠自知武艺最低,因此选择了芦苇丛生,道路崎岖的隆中小道。鉴于马忠在伏击方面天赋惊人,战绩赫赫,先后捕获了黄忠与张郃,高长恭与高仙芝一口应允,各自提兵前往中庐与邓县设伏,守株待兔。

    黑漆漆的夜色之中,孙策一马当先,率部疾驰。

    副将看到孙策冲的太猛,遂快马追上建议:“道路崎岖 杂草丛生,沿途恐有伏兵,请主公居中,让末将前面开路!”

    孙策傲然拒绝:“已经出了襄阳城,在这荒郊野外,纵有埋伏又有何惧?我不信这世上有人留的下我小霸王!”

    叱退副将,孙策依旧策马当先,手提凤凰枪前面开路,引领着残兵败卒惶惶如丧家之犬奔谷城方向急走。而军师朱升则换了一身汉军甲胄,坠在队伍后方尾随而行,以防遇袭之时鱼目混珠,趁乱脱逃。

    又走了七八里,羊肠小道越来越狭窄,地震过后气温骤降,大风吹得芦苇丛瑟瑟作响,里面仿佛隐藏着千军万马。纵然像孙策这般高傲,也感觉到了潜在的威胁,急忙下令:“给我搜索芦苇丛里是否有伏兵!”

    话音未落,埋伏了大半夜的马忠挥手叱喝一声:“钩镰手何在?”

    一瞬间,风声鹤唳的芦苇丛里杀声四起,无数条钩镰枪仿佛毒蛇一般从芦苇杆里面伸了出来,砍瓜切菜一般收割着马腿。转瞬之间,包括孙策在内的百十骑全部仆倒在地,将鞍上的人掀落马下。

    一张张特制的渔网从天而降,兜头将孙策罩在其中,数十名士卒同时拉扯,齐齐喊一声“收网”,任凭孙策咆哮挣扎,但被捆住了手脚却也无能为力,只能乖乖的束手就擒,被渔网越捆越紧,再也动弹不得半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