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汉末废帝 一千二百一十七 罗氏后裔

    刘辩和李靖夫妻寒暄完毕,又接着和马超、秦良玉夫妻执手寒暄:“孟起啊,自荆州一别,差不多也有三四年不见了,不知你们夫妻如今有子女几人?”

    秦良玉莞尔笑道:“回陛下的话,微臣一直忙于军务,这几年以来只为夫君诞下一子,说来真是惭愧。倒是王异妹子很争气,自从成亲之后已经为夫君添了一男一女。”

    听秦良玉提起王异,刘辩才想起一直没有看到这个西凉女中豪杰的身影,“不知王夫人现在何处?”

    “回陛下的话,王异妹子三个月前又有了身孕,被夫君派人送到临淄静养去了。”花木兰拱手答道,脸上没有丝毫嫉妒的表情,看来这姊妹二人相处的很是融洽。

    与马超夫妻寒暄完毕,刘辩又和李存孝、太史慈、高昂等人一一执手寒暄,以示勉励。最后站在了关胜面前,还未开口,心里却已经嘀咕了起来“朕忽然发现了一个问题,在水浒好汉中,关胜竟然是活的最长的!”

    到目前为止,加入刘辩麾下的梁山好汉已经多达十余人,其中不乏卢俊义、林冲、花荣、石秀等梁山好汉中的佼佼者,但却都已经陆续战死沙场,只有关胜依旧坚挺,屹立不倒。

    相比于最近刚刚加入刘辩麾下的扈三娘、杨志、徐宁等人,关胜可是老资格的从龙之臣,刘辩手下召唤到的第四员大将,仅仅比穆桂英、花荣、秦琼三人晚了几天,论资历在东汉中屈指可数。

    “关将军戎马多年,依旧毫发无损,实在难得。还望你日后在沙场上小心征战,善始善终,朕一定不会亏待关卿!”刘辩拍着关胜的肩膀,关怀备至的安慰一番。

    关胜顿时感激涕零,单膝跪伏在地:“多谢陛下勉励,微臣愿为大汉赴汤蹈火,万死不辞!”

    与关胜寒暄完毕,刘辩又拍了拍陈登的肩膀,宽慰道:“陈元龙不必担忧,虽然下邳被攻破了,但我们也拿下了邺城,朕相信曹军绝不敢为难陈老先生,你们陈氏的家业一定会完璧归赵。”

    “多谢陛下关怀,为了大汉社稷,臣又岂会在乎区区家业?”陈登作揖致谢,说得高风亮节,慷慨激昂,只是心中依旧心疼陈氏偌大的家业。

    刘辩正要转身,忽然发现陈登身后还站着一员器宇轩昂的大将,以及一个机灵精干的年轻武将,蹙眉问道:“这两位将军是何人?朕为何觉得有些陌生呢?”

    罗艺这是第一次面圣,一脸受宠若惊的表情,急忙作揖参拜:“回陛下的话,小臣罗艺,新近才加入李元帅麾下。昔日在公孙瓒麾下效力的罗成是小臣的侄子,得知他死在李元霸的锤下,小臣故此前来投军,迟早要为成儿报仇!”

    刘辩颔首道:“罗将军直管放心,我大汉朝与李元霸有仇恨的不在少数,不只是你要找他报仇,还有很多人要向李元霸讨回血债,朕相信总有一天你们会如愿以偿。”

    顿了一顿,刘辩又问:“对了,朕曾经听过罗将军身边有十八骑亲兵,各个身手了得,为何不在身边?”

    罗艺一脸惭愧,拱手道:“陛下休要再提此事,我这十八骑在李元霸面前简直不堪一击,一战损失殆尽。旧仇未报,又添新恨,恨不能将李元霸千刀万剐,为这些兄弟报仇雪恨!”

    “对了,朕曾听锦衣卫提起罗成活着的时候膝下有一子,名唤罗通,也不知是否还在世上?罗将军可要好好打探一番,说不定此子将来能成大器。”刘辩的思维天马行空,忽然就想起了罗成的儿子罗通,也不知道是死是活?

    听刘辩提起罗通的名字,罗艺的眸子里忽然就有了光彩:“这孩子刚出世的时候有一仙道曾经说他骨骼惊奇,天赋异禀,将来必是习武的奇才。微臣相信通儿福大命大,一定会为罗成贤侄延续血脉。只要我罗艺不死,不管天涯海角,迟早都要找到通儿!”

    刘辩微微颔首:“不知罗通失踪之时几岁,若是将来遇上,罗艺将军能否认得出来?”

    罗艺拱手答道:“回陛下的话,通儿出生之时左肩上有一块形似梅花的青色胎记,若是将来相遇,或许可以凭这一点相认。掐指算算,到现在大概已经六七岁了吧?”

    刘辩拍了拍罗艺的肩膀:“苦心人天不负,朕相信只要罗将军肯下功夫,迟早会有一天和孙儿团聚。”

    刘辩费了好大的功夫,说得口干舌燥,总算和这些战功赫赫的臣子寒暄完毕。接下来又宣布封赏,将李靖从乡侯擢升为县侯,官职仍拜征东大将军不变。其他的马超、李存孝、高昂等人都按照职位进行擢升,或者原职位不变,另外赏赐侯爵。

    一时间皇恩浩荡,人人有封,各个有赏,大伙儿俱都笑逐颜开,士气高涨,斗志昂扬。李靖下令设宴为天子接风洗尘,同时杀猪宰羊,全军庆功。

    在众将的轮流劝酒之下,刘辩喝的微有醉意,被安排在曹操皇宫的正殿过夜,由文鸯率领随行的一百名御林军巡夜,护卫天子的安全。

    刘辩在床上小憩了片刻,酒意逐渐散去,看看时辰尚早,决定去后宫探视一下曹操的家眷,看看曹操的嫔妃姿色如何?

    有主动投降东汉的太监在前面为刘辩开路,在昔日的东家面前趾高气扬,尖着嗓子吆喝一声:“天子驾到,所有人跪地参拜!”

    自从被俘之后,曹操的嫔妃俱都以泪洗面,心中惴惴不安,夜夜难眠,各个不敢宽衣解带,此刻听太监大喊皇帝驾到,许多人还以为曹操回来了,纷纷迎出门来,才发现来的是大汉皇帝。

    相比之下,被曹操册封为皇后的卞夫人更加稳重一些,喝令众嫔妃排好队,按照礼仪面君,整齐划一的肃拜施礼:“罪妇等拜见大汉天子!”

    刘辩微微颔首,抬手示意这些嫔妃平身:“虽然曹阿瞒罪大恶极,但朕不想为难你们这些妇人,都起来说话吧!”

    “多谢陛下仁慈!”听了刘辩的话,这些个嫔妃方才如释重负,纷纷跪地叩首。

    刘辩的目光上下打量了卞夫人一眼:“你就是曹操的正妻卞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