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汉末废帝 一千二百一十五 五十步笑一百步

    <>

    “邺城沦陷,全城被俘?”

    得知邺城被李靖攻破,包括太子曹昂、朱灵、刘馥,以及自己的皇后卞氏,嫔妃环夫人、尹夫人、秦夫人等二十七个嫔妃,及其他的儿子曹冲、曹雪芹、曹植等人悉数被捉,曹操双眼一黑,晕倒在地。

    郭嘉、程昱、荀攸等人慌忙召来医匠紧急救治,又是掐人中,又是灌汤药,忙碌了好大一阵功夫,总算让曹操苏醒了过来。

    “呵呵真是人算不如天算啊!”曹操的嘴里泛着苦涩的滋味,询问斥候,“李靖的行动为何如此迅速?”

    斥候小心翼翼的禀报道:“据悉李靖在盘古岭歼灭曹彬将军之后就命马超率领骑兵星夜兼程,马不停蹄的杀奔邺城。太子虽然知道汉军逼近邺城,但犹豫不决,为此还与满宠、任峻两位大人发生了分歧。两位大人不顾太子之命,连夜自作主战把国库中的钱财运出了一多半,送往并州去了。”

    另一名斥候接过话茬:“等陛下的诏书送到邺城后为时已晚,马超已经率三万铁骑兵临城下,击杀了正在运输辎重的路昭将军,堵住四门,把太子殿下及皇后娘娘堵在城中,无法脱身。李靖于昨日午时兵临城下,十八万大军一鼓破城,满城文武全部做了汉军的俘虏。”

    曹操闻言不仅泪沾衣衫:“唉朕曾经取笑过袁绍、刘表的儿子,如今看来朕的儿子也好不到哪里去,不过是五十步笑一百步罢了!朕半辈子家底都在邺城国库,若不是满宠够胆量,只怕连将士们的军饷都发不下去了!”

    郭嘉、程昱、荀攸等人俱都面如寒霜,一起拱手劝谏:“事已至此,请陛下节哀顺变,再慢慢谋划对策便是,切勿悲伤过度,免得有损龙体!”

    曹操拭去眼角的泪痕,悲怆的道:“朕之所以落泪,非为嫔妃被俘,亦非为儿女被俘。心痛的只是满朝文武,心痛的是邺城内的钱粮啊!”

    听曹操这样说,满堂文武无不一脸沮丧,情绪低落。

    大伙儿也明白,曹操话虽然说得冠冕堂皇,但若说完全不在乎妻儿子女也未免有些言不由衷,毕竟不是一两个女人,也不是一两个子女;而是除了曹彰之外妻儿老小全部被俘,草木尚且有情,更何况是人?

    等曹操情绪稍微平静了一些,由郭嘉率先开口道:“陛下莫要悲伤过度,好在乐义攻破下邳,俘虏了一大帮人质,可派人分别赶往潼关与邺城,面见刘辩与李靖,商议交换俘虏之事。”

    曹操叹息一声,露出左右为难的表情:“事到如今,也只能如此了。只是前几天刚派蒯良把杨玉环献给李世民,也不知道现在走到了哪里?整个下邳之中最重要的人质便是杨玉环,如果少了她,与东汉交换俘虏的事情怕是困难重重。但如果蒯良已经把杨玉环献给了李世民,抑或是派人提前告知,再想追回来只怕就要得罪李世民咯!”

    “陛下所言极是,如果此事已经告知了李世民,却突然中途变卦,只怕李世民一定会认为陛下在戏弄他,于唐魏联盟不利!”听了曹操的话,程昱、荀攸等谋士又纷纷蹙起眉头,一脸为难的样子。

    郭嘉却捏着下巴露出了轻松的笑容:“无妨、无妨,臣还有一亡羊补牢之计,就算蒯子柔已经把杨玉环献给了李世民,也能说服他再献出来与刘辩交换人质。”

    曹操眉头紧锁,一脸犹豫的道:“李世民正是血气方刚之时,杨玉环生的这般国色天香,羊入虎口,岂有放过的道理?”

    郭嘉面带微笑,胸有成竹的道:“陛下直管放心,被李靖攻破国都的不仅只有我们魏国,他们唐国也曾经被李靖攻破过都城,就连开国皇帝也做了俘虏。”

    听了郭嘉的话,曹操非但没有自豪的感觉,反而感到脸颊一阵火辣辣的疼痛。被人攻破国都,对于君主来说这又是何等的奇耻大辱?如果还恬不知耻的笑话李渊,那才是真正的五十步笑百步!

    郭嘉也察觉到了曹操羞愧的神色,说话的语气稍稍收敛了一些:“被李靖俘虏的不仅只有陛下的诸位娘娘与太子殿下,而李世民的父亲、妹子,以及妻子还有儿子李承乾,以及最爱的女人长孙无垢也都在刘辩的手中。陛下可以采取一个折衷之策,让李世民交出杨玉环,从唐国的人质之中换回一人,这样就不影响陛下赎回皇后娘娘与太子殿下了。”

    曹操露出疑惑的表情:“奉孝是如何知道李世民最爱的女人是长孙无垢的?这长孙无垢又是何人?”

    郭嘉咳嗽一声,把事情娓娓道来:“那年臣出使金陵之时听坊间传闻,长孙无垢是东汉新任工部尚书长孙无忌的妹子。昔年因为躲避黄巾之乱,长孙兄妹北上辽东投奔亲戚,却被乱军冲散,这长孙无垢做了高丽异族的俘虏。”

    “然后被高丽人献给了李世民?”曹操蹙眉问道。

    郭嘉颔首:“正是如此,那时候的唐国还是高丽半岛上的一个小国,名字叫做龙城国。因为李元霸的骁勇善战,以及李世民的用兵有方,再加上李绩的出谋划策,龙城国在半岛上迅速崛起,很快统一了整个半岛,建立了唐国,并把触角伸入了辽东。”

    曹操抚须道:“李世民乃是一国君主,妻妾成群,后宫如云,奉孝何以断定李世民最爱的女人是长孙无垢?”

    “臣对于风月之情研究的比兵法还要透彻!”郭嘉笑笑,眼神中透露出一丝自豪与迷离,“以李世民的地位,得到了长孙无垢这样的女人,还不是为所欲为,随心所欲?”

    曹操点头:“确实如此,乱世之中女人如草芥,更何况还是俘虏!”

    郭嘉双手一摊道:“可李世民对长孙无垢敬若上宾,非但没有强迫长孙无垢,还答应明媒正娶,给长孙无垢一个嫔妃的名分。只是人算不如天算,李世民还没来得及洞房花烛,就被李靖攻破了唐都,把李渊、长孙无垢等人悉数俘虏到了青州。自此以后,李世民便与长孙无垢天各一方!”

    曹操恍然顿悟:“若李世民果真如此对待长孙无垢的话,确实可以推断是真心喜欢这个女人,即便不是最爱也是真情实意。只不过李世民到手的女人没有染指,却白白便宜了刘辩这个无耻之徒!”

    “听闻那刘辩并没有染指长孙无垢,既没有留宿长孙无垢在乾阳宫过夜,也很少踏足长孙无垢的宅院,即便偶尔造访也是一盏茶的时间便离开。坊间传闻,长孙无垢今年已经二十五岁了,到现在依旧是处子之身!”郭嘉很难得的没有诋毁刘辩,给予了客观公正的评价。

    曹操肃然动容:“哦这无耻之徒竟然还有这样的定力?倒是出乎朕的预料!”

    旁边的程昱插话道:“也许是不看僧面看佛面,并非刘辩定力过人,而是看在长孙无忌的面子上没有轻举妄动吧!”

    郭嘉点头道:“不管怎么说,有长孙无垢在刘辩手中,我们向李世民提议献出杨玉环,把长孙无垢当做交易条件加入谈判,我想李世民一定不会拒绝。”

    “事到如今,也只能如此了!”

    曹操无可奈何的叹息一声,吩咐荀攸提笔研磨修书一封,用飞鸽传给下邳的乐义、范离,让他们派人追赶范增,把今天的计划详细告知,请范增从中斡旋。如果还没有把杨玉环献给李世民,就马上送回谯郡;如果已经献上或者告知李世民了,就按照郭嘉的分析说服李世民,献出杨玉环换回长孙无垢。

    安排完了追回杨玉环的事情,曹操又对满宠的表现赞不绝口,下令擢升满宠为并州刺史,与贾逵、毛玠等人迅速集结并州的郡兵,扼守壶关以及太行上的各个要塞,提防李靖再从邺城向西进攻并州。

    郭嘉又建议道:“邺城已经沦陷,曹子孝再继续固守燕县已经没有任何意义,可命曹子孝率部撤离燕县,度过黄河入驻并州。冀州已经被李靖分割的支离破碎,并州绝不能再有闪失了!”

    曹操对郭嘉的话深表赞许,立即修书一封,命曹仁与司马懿、赵普,带领着司马错、巨毋霸、阮翁仲、郝昭、王凌等人,率领着最新集结的八万人从燕县向北渡过黄河,进入上党郡与满宠联合固守并州。

    现在的并州可以说是曹操的最后一块根据地,绝对不容许再有任何闪失。而曹军虽然在徐州暂时掌控了大部分土地,但徐州一马平川,无险可守,随时都会被汉军夺回,所以曹操不敢对徐州寄予厚望。

    而冀州还能否起死回生,就看范增是否能够说服李世民,让李牧率领一支兵马南下邺城讨伐李靖,那样曹操才能再集结兵马度过黄河,收复失地。如果没有唐军的帮助,凭曹操现在的力量,已经根本无法夺回邺城。

    调遣完毕之后,曹操又挑选了一个能言善辩的谋士前往潼关寻找刘辩,商讨交换俘虏之事。谋士动身走了两天之后得知刘辩已经北上邺城,便策马向北奔冀州寻找刘辩去了。

    v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