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汉末废帝 一千二百零七 板荡识忠臣

    邺城,曾经的魏王府现在的大魏皇宫。

    曹操登基称帝之后,朝廷中枢日益庞大,后宫嫔妃、太监宫娥、文武百官、各种打杂跑腿的差役,林林总总加起来数千人,原先的王府早就无法满足需求,因此曹操在邺城内择地新建皇宫一座。

    但要建立一座规模庞大的皇宫又岂是一朝一夕之事,因此曹操任命刘馥主持新皇宫的修建,日夜赶工,争取尽早投入使用。而朝廷的早朝例会,各种册封大典,接待使者等活动依旧在原先的魏王府举行。

    曹彬在盘古岭全军覆没,李靖率领十几万大军长驱直入的消息很快就传到了邺城,顿时军心惶惶,人人自危。

    坐镇邺城主持朝政的曹昂在黄昏接到消息之后立刻召集文武百官连夜商议对策,但由于曹魏的精锐几乎倾巢而出,留下来的所谓文武百官也就是满宠、刘馥、任峻、朱灵、路昭这样的二三流角色。

    “诸位,孤之所以紧急召唤诸位前来皇宫,非为别事。乃是刚刚接到消息,曹彬将军在渤海郡境内盘古岭遭到李靖伏击,全军覆没,李靖正率领得胜之师朝邺城杀奔而来,目前已经逼近蓨县,距离邺城还有四百多里路程,诸位爱卿有何良策化解这场危机?”

    当年曹安民因调戏潘金莲死在武松刀下,曹昂率部追赶,被躲在路边的武松砍倒树木砸下马来,幸亏魏卒拼命护主,方从武松的手下把人救回许昌。

    也是曹昂命不该绝,经过医匠的救治,在床榻上躺了大半年后便能下地行走,一年后便恢复如初。经过这一次劫难之后,曹昂彻底改变了历史命运,一直安然无恙的活到现在,比正史中已经多活了六七年。

    而他的兄弟曹丕却英年早逝,因为垂涎甄宓的美色,被护主心切的宇文成都一镗拍死,而太子之位更加毫无争议的落到了曹昂身上;在曹操南征北战的时候一直在邺城主持朝政,表现的还算老成稳重,虽无亮点亦无过失,深得满朝文武拥护。

    曹昂话音刚落,满宠便第一个站出来提出建议:“太子殿下,李靖用兵如神,就连李绩、李牧联合曹彬将军都奈何他不得,如今随着曹彬将军被俘,邺城北方已经是门户大开。从蓨县到邺城不过四百多里路程,汉军全力挺进,三四天便可以兵临城下,凭邺城中的两万兵马,无疑于螳臂当车。故此,臣以为当速速放弃邺城,携带重要物资朝并州撤退,以策万全!”

    “放弃邺城么?这可是国都啊!”

    年已二十七岁的曹昂见到新皇宫渐成规模,心中暗自欢喜,私下里不知多少次憧憬着要修建成一座堪比长安未央宫的巍峨宫殿,现在却要放弃邺城,半途而废,心中自是一万个不甘心。

    满宠拱手苦谏:“太子殿下,兵家讲究取舍之道,拿得起放得下,不争一城一地之得失,而以大局为重,笑到最后才能成为赢家。放弃国都固然让人心痛,乃至于动荡军心,但总比满朝文武,还有皇后娘娘,以及诸位嫔妃们被李靖一网打尽好的多吧?”

    曹昂一脸为难:“难道就没有别的办法么?放弃国都这样重要的事情,可不是孤能决定的,还是先派使者赶往谯郡询问父皇的意思吧!”

    曹昂立即命文官修书一封,派遣了使者连夜离开邺城,八百里加急赶往谯郡征求曹操的意思,下一步该何去何从?

    朝议从黄昏一直持续到深夜子时,也就是刘辩穿越之前的凌晨零点,一直持续了三个时辰,百官们争辩的口干舌燥,却迟迟无法做出决议。

    以满宠、刘馥为首的官员认为应该立刻放弃邺城,将库府中的金银钱帛、武器甲胄等重要物资首先转移,其次再把卞皇后以及二十多位嫔妃全部向并州太原迁徙,最后再转移粮草,并将驻守的队伍撤出邺城,向西扼守太行山的要道,凭险死守,阻止汉军向并州追袭。

    而以朱灵、路昭等人为首的武将则表示应该死守邺城,一国之都,岂能不战而逃?传出去贻笑天下不说,还会导致民心惶惶,士气低落,因此应该闭门死守,等待援军。

    “邺城虽然只有两万援军,但经过多年的发展,城内百姓已经超过二十万,各士族家中的门客家丁加起来足足两三万人。将之全部征调到城墙上协助防守,再加上邺都城高墙厚,抵挡李靖十天半月不在话下,到时候陛下早就率援兵回归,何须放弃国都?”朱灵手按佩剑,说得慷慨激昂。

    路昭亦是大声响应:“刘辩喊出了‘天子守国门,君王死社稷’的壮烈口号,才让汉军寸土必争,一步不让。邺城乃是大魏国都,岂能不战而逃,堕落军心?”

    满宠争辩道:“两位将军言之差矣,满宠所说的迁都并非弃城逃命,而是将金银钱帛、印绶文书等重要物资转移,将皇后以及诸位嫔妃娘娘转移到安全地带,我等留下来闭门死守,并非弃城而逃!”

    曹昂一脸为难,犹豫不决的道:“迁都这样的大事,孤实在不敢妄下决断,还是等着父皇的决策吧!”

    满宠一脸焦急,作揖苦谏:“兵贵神速,汉军正朝邺城全力进军,每一刻都至关重要。使者赶往谯郡,再从谯郡返回,最快也需要两天的时间,只怕到时候再转移物资就为时已晚!”

    “时候已经不早,待天亮之后我去咨询母后的建议,倘若她说可以迁都,至少孤不会遭到父皇责备。”曹昂叹息一声,挥挥手,“时候已经不早,诸位爱卿散去吧,各自回家休息,明日再议!”

    文武百官各自散去,只有满宠心忧如焚,在宫门前拉住任峻:“伯达将军,汉军来势汹汹,倘若耽误了时辰被汉军围了城池。则大魏国库将会毁于一旦,日后只怕就连发军饷都困难。太子犹豫不决,难成大事,你我今夜便自行决断,将库府中的金银向并州转移吧?”

    任峻身为廷尉,相当与刘辩穿越前的公安/部长,手里掌握了五千郡兵,可以自行调遣,在不动用朱灵、路昭兵马的情况下,也有能力将库府中的金银钱帛、武器甲胄转移出去,因此满宠才来找任峻商议。

    任峻一脸矛盾的道:“满伯宁所言极是,只不过没有太子的准许,你我擅自做主,只怕会惹祸上身!”

    满宠慷慨激的道:“我满宠一心为大魏着想,不想眼睁睁看着陛下积攒了多年的钱财毁于一旦,今日自作主张将大魏库府中的金银钱帛转移到并州,若是陛下怪罪下来,由我满宠一力承担,虽死无怨!”

    见满宠说的正义凛然,任峻深受感染,拱手道:“满伯宁敢当重任,一心报国,我任峻又岂是贪生怕死之辈?今夜便任凭差遣,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当下任峻回到廷尉衙门,连夜集合了五千郡兵,准备了五百多辆马车直奔国库而去,半个时辰之后五千郡兵便兵临国库门外。

    守卫国库的校尉不明就里,急忙聚集了三百守军堵住国库大门,询问道:“两位大人深夜率领郡兵包围国库,意欲何为?”

    满宠拱手道:“李靖大军压境,邺城朝不保夕,某特来连夜将财物转移,以免动摇国之根本。”

    “可有朝廷文书或者太子手谕?”校尉按照律法办事,并不给满宠面子。

    满宠肃声道:“事情紧急,朝廷还没有做出决议,需要到明日上午方可!”

    廷尉摆手道:“既然如此,那就等明天上午文书下达之后再转移。国家钱财,小人岂敢擅自交付他人?”

    任峻一挥手:“来人,给我全部拿下,连夜把国库中的钱财全部转移走!”

    守卫国库的魏军只有三百人,而且也不敢和郡兵以死相博,只能乖乖的束手就擒,眼睁睁的看着满宠、任峻率领五千郡兵把国库中的金银财宝陆续装上马车。

    魏国库府中盛的满满当当,要想全部转移至少需要千余辆马车,满宠、任峻一时间筹措不到这么多马车,只能先挑着贵重物品装车,将五百多辆马车全部装满,连夜出了邺城西门,由满宠、任峻亲自率领五千郡兵,押送着向西奔并州太原而去。

    朱灵在家中听到城里一片嘈杂,慌忙起来询问,方才得知满宠、任峻已经率领郡兵连夜押送了五百多马车金银钱帛,印绶官符等物品奔并州方向而去,急忙约了路昭连夜赶往皇宫求见太子曹昂。

    “太子殿下,那满宠、任峻竟然私自做主,连夜率郡兵包围了国库,将金银钱帛等物资装了五百多马车向西奔并州而去,分明意图谋反,请太子下令捉拿。”朱灵一脸焦急的拱手启奏。

    路昭一脸愤怒:“板荡识忠臣,日久见人心。这满宠、任峻心怀不轨,虽然名义上说是押送钱财去并州,还不知道肚子里打的什么算盘?请太子陛下拨给我一万兵马连夜追赶,定斩满宠、任峻首级献于大殿之上!”(^)

    v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