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汉末废帝 一千二百零四 人为刀殂我为鱼肉

    如果说阴谷之战对于曹操是一剂治愈头痛的良药,那么下邳大捷对于曹操来说就是一针让他亢奋疯狂的兴奋剂。

    “什么?你说乐义与范离又拿下了下邳?”曹操双手撑在桌案上,摆出了一个准备跳水的姿势,用难以置信的语气询问使者。

    在曹操看来攻陷下邳并不意外,但意外的是拿下下邳的不是陈子云也不是郭子仪,而是由乐义、范离从冀州境内的魏县长途奔袭五百多里,一举建立奇功,这才是让曹操做梦也没想到的事情。

    听了曹操的询问,使者一脸自豪的答道:“回陛下的话,的确如此。乐义将军与范离大人在阴谷歼灭魏延之后率部乔扮成汉军,奔袭五百余里急袭下邳,成功诈开城门,将城内的文武一网打尽。”

    “哈哈……”

    得到了使者的肯定之后,曹操仰天大笑一声,对满座文武道,“这乐义与范离简直就是天纵奇才,三天之前刚在阴谷全歼魏延的兵马,三天之后就拿下了下邳。纵然韩信再世,白起复生,只怕也不过如此吧?”

    众文武一起拱手道贺:“恭喜陛下,贺喜陛下。既得下邳便可以横扫徐州,徐州平定则可以由广陵直捣金陵;金陵破则东汉军心必乱,到那时便能彻底扭转当前的不利局面!”

    曹操兴奋的几乎合不拢嘴巴,高声宣布道:“乐义与范离数日之内先破魏延,后夺下邳,殚精竭虑,居功至伟。朕决定册封乐义为征南将军,赐爵亭侯;册封范离为光禄勋,赐爵亭侯。”

    在曹操在邺城称帝之后,分别册封夏侯惇为骠骑大将军,曹仁为车骑大将军,夏侯渊为骁骑大将军,三位大将军之下便是四征,分别是征北将军曹彬,征东将军曹参,征西将军郭子仪以及征南将军于禁。

    于禁死后征南将军空缺,乐毅被从一个杂号将军直接擢升为曹魏最顶级的武将,皇恩不可谓不隆重,但乐毅的战功实在太辉煌,让满座文武甚至不敢产生抱怨心理,有本事你也去立下这样的大功啊?而范离也从一介中下级官吏直接被擢升为九卿之一的光禄勋,与范增、郭嘉等人并列,恩宠不在乐义之下,堪称是平步青云。

    “多谢陛下册封,小人在这里替乐将军与范大人谢恩了!”

    使者稽首顿拜,连续磕了一串响头。能够给两位上司带回喜讯,回到下邳后必有重赏。而且自己还给曹操带了一份厚礼,待会儿大魏皇帝的赏赐肯定也少不了,这次谯郡之行算是赚翻了!

    曹操颔首道:“你一路上舟车劳顿,想必已经人困马乏,朕赏赐你十两黄金,去找主管钱粮的蒯良大人领赏去吧!”

    使者并没有急着离开的意思,继续拱手道:“启奏陛下,小人奉了范离大人的命令,还有厚礼献上。”

    曹操闻言再次露出喜色:“哦……还有厚礼?范爱卿可真是忠臣啊!不知道使者还给朕带来了什么厚礼?”

    使者并不急着回答,而是拍了拍手掌,就看到门外几名士卒推进来一个身材丰腴曼妙,生的羞花闭月,倾城倾国,肌肤胜雪,臻首娥眉的妙龄女子,一脸恐慌的站在大堂上,双眉紧锁,一言不发。

    “美人啊,当真是个绝世美人!”尽管曹操阅女无数,还是被眼前的美人震撼了,不由得双目圆睁,赞不绝口。

    郭嘉风流成性,逛的青楼比酒馆都要多,一生睡过的女人没有一万也有几千了,此刻同样也被眼前的女人折服,一脸惊讶的道:“唉呀……世上竟然有这样的美人,比起当初的邹氏来简直是天渊之别,犹如萤火之光比之皓月啊!”

    其他的文武虽然不像郭嘉这样好色,但面对这样一个艳光四射,好似仙女下凡的美人儿,无不喉咙微微抽搐暗自咽了一口口水,这样的绝色尤物若是能够一亲芳泽便是死在牡丹花下,却是做鬼也风流!

    曹操毕竟是纵横天下数十年的枭雄,现在又是一国之君,邺城的后宫中也有几十位嫔妃,目光中的惊讶稍纵即逝,把玩着手里的酒樽询问使者:“此女何人?”

    使者作揖答道:“回陛下的话,此女乃是杨业的侄女,杨延昭的堂妹杨玉环是也!今年开春之后被刘辩赏赐了美人头衔,拟定于年底入宫,正准备于近期赶往金陵学习宫中礼仪,却被乐义将军一并俘获,范离大人特命小人押送到谯郡献于陛下。”

    曹操这才恍然顿悟,仰天大笑道:“哈哈……怪不得此女生的姿色非凡,原来是刘辩的女人啊,真是太好了,想不到刘辩也有今天啊!”

    人为刀殂我为鱼肉,杨玉环低着头一言不发,此刻心中恨死张居正了。如果不是他一再延误时机,自己早就入宫享受荣华富贵了,也不至于今日做了曹操的俘虏,接下来还不知道将会迎来怎样的命运?

    一想到这里,杨玉环心中就一阵恐惧,悄悄抬头打量了一下坐在上面的大魏国皇帝。只见这是一个身高和自己差不多,年龄将近五十岁的老头,这让杨玉环心中不由得一阵憎恶。

    自己想嫁的是像刘辩那样雄伟魁梧的大丈夫,可不是这样年近半百的糟老头。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无论如何曹操也是一国之君,大魏国的皇帝,如果他要强行纳自己入宫,也只能从了他,总比送到军营里充作军妓强上一万倍。

    做大汉皇帝的美人没做成,到头来却做了魏国皇帝的女人,这事情说起来实在让人啼笑皆非,但蝼蚁尚且惜命,更何况杨玉环一个闭月羞花的美人儿,自然更不会为了刘辩求死。

    就在杨玉环偷瞄曹操之际,曹操也在打量杨玉环,两道目光不期而遇,曹操咳嗽一声问道:“你叫杨玉环?”

    “小女杨玉环!”历史上的杨贵妃回答的干脆简练。

    “今年多大了?”

    “一十八岁。”

    “既然还没有入宫,便没有被刘辩宠幸过吧?”

    杨玉环点头:“小女还未曾与大汉皇帝谋面。”

    曹操的眼神中掠过一丝失望之色:“可惜啊可惜,真是太可惜了!”

    杨玉环一头雾水,这魏国皇帝什么意思?自己到现在还是处女之身,含苞待放,待君采撷,正常男人不是应该弹冠相庆,击掌叫好吗,他却连道“可惜”,到底几个意思?

    杨玉环不了解曹操,但郭嘉却了解自己的主公爱人/妻胜过少女,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当即大步出列拱手道:“陛下,嘉从来没有向主公提过任何请求,但今日只想让陛下把这杨玉环赐给微臣。若蒙恩准,嘉愿为陛下赴汤蹈火,粉丝碎骨,在所不惜!”

    没想到自己眼神中一个细微的变化不经意间就被郭嘉抓住,这让曹操很是为难。曹操虽然最爱人妇,但对于少女却也并非拒之于千里之外,更何况是这样倾国倾城的绝世尤物,曹操心中实在舍不得就这样送给郭嘉。

    但就像郭嘉所言,这还是他第一次正式向自己提出请求,如果断然拒绝的话,就怕伤了郭嘉这颗脆弱的心,导致他自暴自弃,让曹魏痛失顶级谋士。这让曹操左右为难,转动着手里的酒杯沉吟不决。

    杨玉环怔怔的站在原地,一言不发,只能像战利品一样被人争来夺去。只要不是被送到军营或者青楼之地,能做个良家妇女,杨玉环也认了,红颜薄命说的不就是自己么?

    “陛下!”

    就在曹操左右为难之际,与郭嘉渐生嫌隙的范增大步出列,拱手道:“陛下,老臣有一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范卿直说无妨!”曹操正不知该如何抉择,对于范增的请求自然一口答应。

    范增站的身板笔直,拱手道:“昔日勾践把西施献给夫差,迷惑其心志,卧薪尝胆,方才三千越甲吞吴。这杨玉环固然是国色天香,倾国倾城,但老臣认为陛下应该拿出壮士断腕的气魄来把她送给李世民,而不是纳入宫中,更不是赐给臣子!”

    听了范增的话,包括曹操、郭嘉、杨玉环等所有人都是一愣,曹操蹙眉问道,“嗯……范卿你说把杨玉环送给李世民?”

    范增颔首:“正是如此,西汉已经灭亡在即,唇亡则齿寒,西汉倘若被灭了,刘辩一定会集结百万大军进犯,若不依靠唐军的力量,凭我们魏国的国力根本无法抗衡。把杨玉环献给李世民可以加深彼此的关系,获得李世民的好感,此其一也!”

    “其二,刘辩一旦得知自己的女人被俘,一定怒不可遏,全力进攻我大魏。把杨玉环献给李世民,也可以将祸水东引,让刘辩迁怒于李世民,将矛头指向唐国,我大魏从而获得喘息的良机,坐收渔翁之利!”

    虽然杨玉环的姿色足够诱人,足以让任何一个男人神魂颠倒,但曹操毕竟是叱咤天下的绝世枭雄,略作思忖之后脸颊微微抽搐,缓缓颔首答应了范增的提议:“范卿言之有理,看来朕只能横刀割爱,把杨玉环送给李世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