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汉末废帝 一千二百零二 有眼不识泰山

    听李靖分析一番之后,众将犹如吃了一颗定心丸,把青徐二州的兵力集结之后竟然拥有二十五万之众,看起来足够与唐军一决雌雄了。

    而在武将方面也有秦琼、徐达、冉闵、龙且、尉迟恭、杨延昭、武松、廉破、麴义、徐盛等一大票实力不俗的名将,还有秦用、郭淮、彭越这样新加入的后起之秀,再配上青州水师的郑成功、刘仁轨,论实力足可与两面夹击的唐军掰掰手腕。

    俗话说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在李靖从邺城回师之前,挑选一名能够担当重任的大将指挥这支兵马显的尤为重要。只要用人得当,以上兵马在青州境内集结完毕之后,完全可以硬扛唐军的两路进攻。

    “不知药师兄准备启用何人担当主将?”

    卫青呷了一杯茶,面色凝重的做了举荐:“通过最近两年的表现来看,秦叔宝将军的能力不足以统率这样大规模的兵团,因此小弟建议兄长启用徐达。虽然徐达是降将身份,但表现却很出色,尤其在沛县一战射杀夏侯惇,更是经典之作,我想让徐达统率这支兵团应该比交给秦叔宝更好一些!”

    李靖抚须笑道:“愚兄心中已经有了主将人选,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呃莫非兄长说得是卫卿?”

    卫青一脸平静的放下茶碗,既不惊讶也没有意外。在他心中早就做好了打算,如果李靖委任自己去镇守青州,便为他赴汤蹈火;如果任命他人,自己就尽心竭力的辅佐李靖拿下邺城。

    李靖颔首道:“徐达昔年便是朱元璋麾下的头号大将,在秦琼受伤之后临危受命,担纲徐州主将,射杀夏侯惇,独拒郭子仪、陈子云,表现的可圈可点,的确是个帅才。但这次集结的兵力委实过于庞大,像秦叔宝、郑成功、尉迟敬德等人都是老资格的大将,而冉闵又一身傲气,只怕凭徐达的资历难以服众

    。”

    听了李靖的分析,满帐武将纷纷颔首。

    秦琼可是最早的从龙之臣,官拜征北将军,和李靖、岳飞、吴起三人同居四征之位,只不过功绩欠缺,因此比其他三人少了一个“大”字封号。

    但即便如此,秦琼依旧是东汉屈指可数的顶级大将,之前他因为负伤才把徐州的军权让给徐达暂时掌管,如果让秦琼接受杂号将军徐达的调遣,就算不当场翻脸,只怕也会阳奉阴违给徐达穿小鞋。

    其他的武将里面,曾经作为一方诸侯的冉闵心高气傲,肯定也不会接受比自己资历低的徐达差遣,而昔日袁绍麾下的大将麴义也是一个刺头,其他的龙且、尉迟恭、杨延昭等人也未必会心服口服,贸然起用徐达但人主将,很可能导致将帅失和,留下隐患,此乃兵家大忌。

    相比徐达,卫青无疑更加合适。

    首先,卫青和李靖搭档多年,以劣势兵力对抗“二李”率领的三十万唐军再加上十万魏军,一直把战线稳固在渤海郡境内,让对方难越雷池一步。除了李靖运筹帷幄决胜千里之外,担任副将的卫青也表现出了非凡的军事才能,成为了李靖最可靠的左膀右臂。

    因此从感情和能力上来说,李靖更倾向于选择卫青,而不是把如此重要的任务交给素未谋面的徐达。

    其次,从地位上来说,卫青官拜定西将军,比秦琼低了一些,但却在其他所有武将之上,包括冉闵、龙且、尉迟恭等人的地位与资历都低于卫青。而且卫青的妹妹又是皇帝的淑妃,乾阳宫里的三号女人,不看僧面看佛面,即便看在皇帝的面子上大家也会卖卫青几分薄面,所以从哪个方面来考量,卫青都比徐达适合担任主将。

    卫青也不推辞,拱手道:“既然元帅信任卫青,国家有难,匹夫有责,卫青愿为大汉赴汤蹈火,万死不辞!”

    李靖拍了拍卫青的肩膀,自信的笑道:“仲青说的不必这么壮烈,你只要扛住唐军一个月的时间,愚兄便从邺城杀一个回马枪,重新杀回南皮,截断南下青州的唐军和幽州的联系。”

    卫青大笑道:“兄长的眼光就是毒辣啊,每次出手都是一招见血,若是能把唐军拦腰截断,北方的局势定然会再次扭转。”

    李靖把地图摊开,对卫青指点道:“在俘获曹彬之后,邺城已经失去了屏障,仅凭平原夏侯渊手中的那些兵马,还不够塞牙缝的,邺城早晚是囊中之物。我让鱼俱罗率领两万兵马随你即刻启程,穿过鬲县、平昌,渡过黄河先到济南会合徐盛,再联合已经抵达曲阜的龙驹、郭淮,向临淄进军。与廉破率领的青州郡兵会合一处,坚守临淄,等待其他各路援军抵达。”

    李靖又拿出天子御赐的假节钺送给卫青:“此乃陛下御赐的假节钺,愚兄把它借于你暂用,若是有人胆敢抗命不从,便以节钺惩处,军法处置。”

    卫青拱手致谢:“多谢兄长关照,小弟一定不负所托!”

    从潼关传来的书信中已经说了,天子已经用飞鸽把加盖了玉玺的书信分别送往秦琼、徐达、郑成功、龙且等人手中,让他们听从李靖的差遣。而李靖现在还需要把自己的计划通知秦琼等人,告诉他们听从卫青的调遣,由卫青统一指挥青州的各路兵马抵御唐军的进攻。

    计议停当,李靖立即命文官修了大量的文书,分别用信鸽传往各军团,另外再次派出使者快马加鞭赶往各地,向各路主将着重强调依计行事,若敢再像魏延那样擅自用兵,导致局面恶化,定然军法处置

    。

    一时间信鸽展翅,直冲云霄,扑棱着翅膀飞向四面八方。马蹄声隆隆,许多使者各自怀揣了书信赶往不同的目的地,把李靖的命令向各路主将着重强调,免得他们拿着飞鸽传书不当一回事。

    李靖在调兵遣将,谋划弃徐州守青州之时,不忘修书给岳飞,请他分兵拦截驻扎在谯郡的曹操,以免曹操得知消息后放弃中原率大军返回邺城。从陈留出兵向东走一百五十里,便能拦住曹操的退路,到那时曹操就算知道李靖的大军意在进攻邺城,也是回天乏术,除非给十几万曹军插上翅膀飞回去。

    兵贵神速,十六万汉军在蓨县境内休息了大半夜,次日清晨便分道扬镳。

    卫青与鱼俱罗率领了两万人马调头向南,直奔鬲县而去,打算从著县度过黄河,在青州境内与徐盛、龙且等各路兵马会合。而卫青则继续率领了花木兰、李存孝、太史慈、关胜、罗艺、陈登、诸葛诞等人,统率着十四万兵马继续向西南方向进军,剑指邺城。

    几天之前,中原谯郡,曹氏祖宅。

    自从接受了郭嘉坚守中原,以攻为守联合唐军进攻徐州之后,曹操就把十几万兵马屯驻在谯县,命郭子仪率领贾复、荆嗣偷袭青州,自己则带着典韦、许褚、曹参、范增、郭嘉等人固守谯县,与相隔一百里之遥的诸葛亮军团对峙。

    由于赵普的加入,使得曹仁做出了正确选择,驻兵燕县、长垣一带,挡住了岳飞军团北上的道路,避免了被岳飞直捣国都的风险,总算让曹操长舒了一口气。

    “好啊,这赵普真是个人才,子孝也做得不错,总算让邺城解除了警报!”曹操心情大好,在祖宅后面的小溪垂钓,静等徐州方面传来好消息。

    但让曹操兴奋的是,没有等来徐州的消息,却等来了阴谷大捷的消息。

    乐毅派遣的斥候一路催马扬鞭,马不停蹄的来到谯郡,跪倒在垂钓的曹操面前:“启奏陛下,阴谷阴谷大捷,全歼四万魏军,生擒生擒了大汉的镇东将军魏延!”

    “唉呀大鱼上钩了!”

    饶是曹操一身枭雄风范,听了使者的禀报之后还是触电般跳了起来,同时猛提鱼竿,但却由于力量太大,导致鱼竿应声折断,上钩的大鱼在水面上翻腾了几下,旋即不见了踪影。

    但曹操显然不会计较一杆鱼竿的得失,抚须大笑道:“全歼四万汉军,生擒魏延?哈哈真是太好了,太解气了,总算出了我曹孟德心中的一口恶气!”

    曹操说着话把斗笠摘下来抛进了溪水之中,脸上的笑容掩饰不住:“这场大胜实在太振奋人心了,何人指挥的?是夏侯妙才,还是曹国华?应该不是子孝吧,他刚在燕县稳住了阵脚”

    斥候跪地答道:“回陛下的话,这场战役既不是曹彬将军指挥的,也不是夏侯渊将军指挥的,而是乐义将军与范离大人!”

    “乐义、范离,这是何人?”

    曹操一脸茫然,旋即想起了范离就是被自己憎恶的范增兄弟,不由的一拍额头:“唉呀曹孟德啊曹孟德,你真是有眼不识泰山啊,差点就与贤良失之交臂,真是罪过啊罪过!这范离、乐义简直就是朕的韩信啊,幸亏没有让他们弃我而去,苍天总算帮了我曹孟德一回!”

    v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