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汉末废帝 一千一百八十九 杨门女将

    魏军一路急行,于次日凌晨逼近下邳。

    就在魏军抵达下邳城北十五里的时候,徐州的哨探已经发现了这支兵马的行踪,急忙点燃烽火,向下邳城通报军情。

    因为秦琼主动率兵出战,因此城内的守军只剩下了五千人,见到城北烽火猎猎,顿时一团慌乱,急忙前往糜府禀报守将糜芳,以及刺史陈群。

    半夜里醒来爬到新纳的小妾身上一阵耕耘,糜芳累的气喘吁吁,这才心满意足的翻了个身准备入睡,就在这时门外响起了急促的禀报声:“糜将军,大事不好了,下邳城北发现了一支两万人的队伍,距离下邳还有十几里路程!”

    “啊……这还了得?”糜芳大惊失色,提起裤子就冲出了卧房,“来人,准备马匹!”

    糜府上下一团慌乱,有人给糜芳牵马,有人给糜芳准备甲胄。

    糜芳接过甲胄来勃然大怒,一把摔在亲兵脸上:“狗娘养的东西,给我准备甲胄做什么?”

    “将军不是准备上城墙御敌么?”亲兵一脸愕然和委屈,自己哪里做错了?

    糜芳一脚蹬在亲兵的脸上,破口大骂:“你个不开眼的狗东西,敌军可是有两万人哪,凭我们五千老弱病残,怎么防守?赶快给二爷我准备值钱的东西逃命啊,金银珠宝,首饰翡翠、绫罗绸缎,能拿多少拿多少,我要去金陵投奔大哥……”

    糜府的亲兵顿时无语,原来这守将大人准备弃城逃命啊,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只能老老实实的去收拾东西去了。

    “你们这些臭婆娘快快滚起来收拾财物,准备跟着老爷我逃命,咱们糜家的家业马上就要毁了,能保住多少算多少!”糜芳怒吼着去踹门,将几个妻妾的房门挨着踹开,登时吵闹的糜芳上下鸡犬不宁。

    就在下邳城墙上一团慌乱,糜府上下鸡飞狗跳之际,乐毅率领的一万七千魏军犹如狂飙一般席卷至下邳北门,举起火把大声叫门。

    比起乐毅、鲁智深、达奚长儒等知名武将,认识范蠡的人并不多,因此也不怕暴露身份,催马向前大声喊话:“镇东将军魏延得知徐州危急,特率两万兵马前来救援,请刺史陈群开门搭话!”

    看清了城下这支队伍打着汉军旗帜,穿着的也是汉军甲胄,城墙上的将士方才如释重负,发出阵阵欢呼:“原来是自己人啊,真是虚惊一场!”

    达奚长儒在乐毅身边勒马带缰,冷哼一声:“真是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都说东汉人才济济,武将如云,谋士如林,可通过城墙上的守军反应来看,守城的汉将绝对是个大草包!”

    有斥候禀报道:“据小人前些日子刺探,在秦琼、徐达出战之后,留下守城的主将是东汉的国舅,糜美人的兄长糜芳!”

    “呵呵……原来是皇亲国戚啊,看来刘辩也未能避免任人唯亲的错误!”乐毅在马上哂笑一声,“此乃天助我大魏,否则若是换了名将守城,便是只有三千守军,再鼓动一些百姓协防,也能挡住我军三五天。现在看来,下邳已经是唾手可得!”

    “请魏镇东稍等片刻,我等这就去禀报糜子方将军与刺史大人!”

    城墙上一名管事的偏将抱腕搭话,脸上陪着谄媚的笑容,在他的眼里,堂堂的镇东将军可是比州刺史分量还要重的大人物。

    范蠡在马上挥挥手,一脸不耐烦的道:“速去速回,我等一路急行特来解徐州之位围,早已人困马乏,尔等若是怠慢了,休怪我等撤兵!”

    城墙上的守军哪里敢怠慢,屁股上插了火箭一般下了城墙,飞快的赶往糜府禀报主将糜芳。

    糜芳心急火燎的带了几个包袱,正要准备出门,却与前来禀报的士兵撞了个满怀,登时勃然大怒:“狗娘养的东西,竟敢冲撞糜二爷?”

    “糜将军……小人特来禀报,城下来的这支队伍并非敌军,乃是镇东将军从青州率领援兵前来解下邳之围!”踉踉跄跄的士兵扶了扶头盔,喜滋滋的向糜芳禀报。

    “魏延?”糜芳顿时长舒一口气,面色一变,“我就说嘛,魏军怎么可能从北方而来?”

    糜芳说着话指了指身后惊慌失措的妻妾,大声叱骂:“你们这帮女人真是头发长见识短,胆小如鼠,看老爷我回来怎么收拾你们!”

    糜芳自己找了个台阶下来,策马扬鞭直奔下邳城墙而去,在路上遇到了担任下邳太守的娄圭,一起策马并行,直趋城墙而去。

    等糜芳与娄圭上了城墙之时,刺史陈群已经与长史陈矫提前来到,正与城下的一名文官叙话。

    “来来……退一下,让糜国舅我看看是不是魏文长将军的兵马?”

    看到糜芳到来,一些狐朋狗党立刻狐假虎威,推搡着墙垛后面的一些士卒,把糜芳推到了前面。

    陈群咳嗽一声,不满的瞥了糜芳一眼:“糜将军身为守城主将,为何来的如此之晚?本官已经仔细看过,这支兵马穿着的甲胄是我们汉军的甲胄,旗帜也是我们汉军的旗帜。”

    “咳咳……”

    糜芳仗着自己的妹子是美人,兄长是当朝户部尚书,对于新任的徐州刺史陈群颇为轻视,当下冷笑一声:“如果来的是魏军,就凭城墙上的几千兵马能守住?还不是要靠我们糜氏的门客与仆人,我在家里动员他们守城呢!”

    糜芳说着话装模作样的举着火把审视了一番,颔首道:“还真是魏延将军的兵马,可把我吓死……可把我高兴死了,速速开门迎接!”

    陈群急忙阻止:“且慢,让我问几句再开门不迟!”

    “喂……敢问陈长文刺史、糜子方将军何在?速速出来搭话,如此的姗姗来迟,岂是待客之道?”范蠡在城下来回策马,大声的催促开门。

    陈群向前几步,小心翼翼的抱拳道:“本官便是徐州刺史陈群,虽然尔等穿着我大汉的甲胄,打着我大汉的旗帜,但夜色昏暗,唯恐有诈,可请魏延将军出来搭话!”

    乐毅与达奚长儒等人夹在在士兵之中,听了陈群的话,扭头看了一眼双手双脚被锁在推车上的魏延,询问旁边的医匠道:“你的药管用么?可千万别被魏延开口说话,弄巧成拙!”

    医匠拱手答道:“乐将军请放心,我这药物服下之后十二个时辰之内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若有差池,任凭处置!”

    乐毅这才放心,吩咐几名亲兵模样打扮的人把魏延推出去交给范蠡,由范蠡来和城墙上的陈群、糜芳等人周旋。

    范蠡在马上扭头扫了魏延一眼,朝城墙上拱手道:“回陈使君的话,在前来下邳的路途之中魏延将军突然中风,短时间内不能走路说话。”

    陈群与陈矫、娄圭等几个文官对望了一眼:“嗯……竟然有这样的事情?”

    几名乔装打扮的魏军士卒推着轮椅车上的魏延向前几步,用明晃晃的火把簇拥在魏延周围,映照的五官轮廓格外清晰:“魏将军在此,只是中风之后不能行走说话了!”

    “唔唔唔……”

    魏延又急又怒,想要开口说话,可嘴巴里仿佛被灌了铅一般,一个字也说不出来,而双手双脚又被锁了,也不能用手势示警,只能相哑巴一样嘟囔。

    陈群在青州刺史王猛手下担任了多年的长史,与魏延算得上熟悉,伸长脖子仔细审视了片刻,这才肯定的道:“的确是魏文长将军无疑,没想到竟然遇上中风这种倒霉的事情,若是耽搁了医治,只怕下半辈子就残废了。速速开门,把魏将军迎进城来,寻找全徐州最好的医匠救治,再飞鸽传书金陵,请四大神医中的一位快马加鞭来徐州救人!”

    “诺!”

    守军答应一声,就要准备放下吊桥,打开城门迎接这支远道而来的援军。

    “且慢!”

    就在这时,一声中气十足的女声响起,众人一起扭头看去,只见一个年约六旬,苍发尽白,一身甲胄的老夫人在两名英姿飒爽的女将,以及数十名全副披挂的家丁簇拥之下大步流星的走上了城墙,原来正是老将杨业的妻子佘太君老夫人。

    由于杨家一门忠烈,杨业、杨六郎、杨七郎都是大汉中流砥柱,而杨再兴战死长坂坡更是名扬天下,再加上杨玉环又被册封了美人头衔,将于年底进宫,因此佘太君在下邳城颇受尊敬,纵然连刺史、长史都敬他三分。

    “呵呵……惊动了佘老夫人,真是罪过!”四十多岁的陈群急忙上前施礼参拜,“夫人不必担忧,来的并非敌军,而是魏文长将军的援兵。”

    佘太君手持镀金麒麟头拐杖上前一步,这是刘辩为了奖励杨家一门忠烈而赏赐的,朗声道:“使君大人,老身这厢有礼了,我适才听到了你们的谈话,只是有些纳闷,魏延将军戎马多年,体质绝非一般人可比,为何无缘无故的中了风,不能言语?”(未 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