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汉末废帝 一千一百八十一 双门神合璧

    这边刚刚被陈子云偷袭小沛成功,那边又传来郭子仪绕道急袭下邳的消息,秦琼登时有些急眼。

    “狗娘养的曹阿瞒真是欺人太甚!”

    秦琼气的吹胡子瞪眼,一拳砸在桌案上大声骂娘:“这太监养的龟孙子在淮南被孔明打的丢盔弃甲,又被岳鹏举连下陈留、许昌,就差把祖坟都丢了。现在却分头朝我徐州进军,分明没有把咱们徐州军团放在眼中,不杀他个片甲不留,难消我心中怒火!”

    比起怒发冲冠的秦琼来,徐达则冷静了许多,拱手道:“请都督暂息雷霆之怒,徐州现在面临的危险除了陈子云、郭子仪两路兵马之外,还有随时可能从沿海来犯的李唐水师。故此末将以为,由都督率领一支兵马退回下邳固守,静待援军,此乃上上之策,万万不可再出城力敌。”

    秦琼性格刚烈,对于徐达龟缩防守的策略并不是太赞成,但也没有直接反驳,蹙眉问道:“本督率部退回下邳,你又准备如何用兵?”

    “彭城乃是徐州重镇,我等已经丢了沛县,绝不能再丢掉彭城,末将与武松留下来固守待援,与下邳互为犄角。”徐达指着地图,把自己的计划道来。

    年轻的秦用见徐达没有提到自己的名字,顿时有些急眼,上前一步拱手问道:“徐天德将军为何没提到末将的名字?”

    徐达笑道:“秦将军莫急,徐达适才不是说了么,除了陈子云、郭子仪两路兵马之外,唐寇随时可能由沿海进犯,所以请秦将军与麴义将军各自率领一支兵马前往沿海的朐县、海西两地驻守,提防唐军登陆入侵。”

    秦琼抚摸着下颌浓密的虬髯做了决定:“如今唐、魏把咱们徐州当成了肥肉,分头进犯下邳,也只能分兵迎战了!诸位将军便依照徐天德的策划行事,本督与石秀率兵返回下邳,抵挡郭子仪对下邳的进攻。秦用率一万人马守朐县,麴义率一万人马守海西,拱卫沿海!”

    众将一起拱手领诺:“谨遵都督吩咐!”

    兵贵神速,众将各自依计行事,秦琼与石秀率领了两万兵马连夜离开彭城,朝下邳急行军;而秦用则率领一万人马奔东北方向的朐县而去,麴义率一万人马赶往东南方向的海西县,坚壁清野,严防唐军从海上入寇。

    此刻已是盛夏时节,昼长夜短,天气炎热,夜间行军反而能够避开烈日的炙烤,秦琼与石秀率领了两万正规军外加八千郡兵离开彭城走了四十多里路程,天色便逐渐大亮。

    急行了一夜的时间,将士们俱都饥肠辘辘,人困马乏,秦琼寻找了一片开阔地带传下命令,就地埋锅造饭,吃饱喝足之后再继续向下邳赶路。

    不消片刻功夫,就有袅袅炊烟升起,在火头军的忙碌之下,将士们都喝上了热气腾腾的白米绿豆粥,就着咸菜啃几块干粮充饥,填饱肚子后队伍还要继续急行军,到明天晌午差不多才能返回下邳。

    秦琼刚刚就着咸菜吃了半块馍馍,就有一阵急促的马蹄声疾驰而来,马上的斥候径直来到秦琼面前方才翻身下马,大口喘着粗气道:“启禀都督,小人在东南方向三十里发现了魏军的踪迹,大约三万人左右,打着郭字旗号,正朝下邳急行,请都督速做定夺!”

    秦琼一拍大腿跳了起来,扯着嗓子骂道:“他娘的真是冤家路窄,将士们火速填饱肚子,准备厮杀!”

    军情紧急,近三万汉军顾不得再细嚼慢咽,一个狼吞虎咽填饱了肚子,握紧刀枪列好队形,做好了厮杀准备。

    秦琼胯下呼雷豹,手提金纂提炉枪,背负四棱金装锏,大声鼓舞士气:“将士们,养兵千日用兵一时,我等的职责就是守卫徐州。魏军胆敢来犯,我等就要让他们有来无回,将士们随我向前,杀他个片甲不留!”

    石秀胯下黄骠马,手提一柄玄铁朴刀,亦步亦趋的紧随秦琼马后,跟着大声鼓舞士气:“食君之禄当报君恩,杀敌建功,就在今朝!”

    “杀啊!”

    随着一声震天动地的呐喊,在秦琼、石秀的引领下,将近三万汉军潮水般向发现魏军的圣泉岭掩杀了过去,直踩踏的尘土飞扬,山摇岳晃。

    就在汉军斥候发现魏军的同时,魏军的斥候也发现了汉军的踪迹,飞马禀报郭子仪。

    本想趁着徐州兵团在彭城和陈子云鏖战之际偷袭下邳,没想到却与汉军在途中遭遇,这让郭子仪有些郁闷,但也只能下令迎战。

    “将士们,对面的汉军打着秦字旗号,估计是秦琼率领的主力队伍。我等只要将之击溃,便可以直抵下邳,兵不血刃的拿下城池!”郭子仪在马上佩剑一挥,喝令魏军向西迎战。

    “杀啊,上次未能取了秦琼的首级,这次绝不会再让他活着返回下邳!”

    一袭白袍的贾复催促胯下鳌头登山雪,双手挥舞一丈八尺的银月盘龙戟,身先士卒的策马冲锋,在千军万马之中尤为惹人注目。

    荆嗣手持三股托天叉,飞骤胯下青骢雪花马,不肯落后贾复,一边驰骋一边大声鼓舞士气:“将士们,扬名立万就在今朝,拿下秦琼头颅者必是我等!”

    两支队伍犹如碰撞的潮水,很快就纠缠在了一起,厮杀声震彻云霄,颦鼓声惊天动地,直杀得尘土遮天,烟尘蔽日,人头乱滚,血肉横飞。

    乱军之中贾复左冲右突,一杆盘龙戟上下翻飞,所到之处无人能敌,一路驰骋砍翻了无数汉军将士,直奔秦琼的帅旗而来:“秦叔宝,贾覆在此,还敢与我一决死战否?”

    “我呸,怕你的不是秦叔宝!”秦琼看到贾复左冲右突,嚣张至极,立刻催动胯下呼雷豹前来厮杀。

    转眼之间,两员大将便纠缠成一团,马踏连环,枪来戟往,厮杀了十个回合难分胜负。

    “吃我一锏!”

    尽管贾复已经知道秦琼有撒手锏傍身,一直小心翼翼的提防,但还是被秦琼抓住机会反手从背上摘了金锏朝头顶横扫了过来,吓得急忙低头闪避。只听“咔嚓”一声,饶是贾复躲闪的够快,还是被秦琼手中的金锏砸断了头顶的盔缨。

    “叮咚……秦琼杀手锏属性发动,出手瞬间武力+5,基础武力98,坐骑呼雷豹+1,武器金纂提炉枪+1,当前武力上升至105!”

    在有防范的情况下被秦琼砸断了头顶的盔缨,贾复顿时气的暴跳如雷:“哇呀呀……气死我也,今日不杀你秦叔宝,我贾复誓不为人!”

    “叮咚……贾复嗜血属性发动,每被压制一回合武力+2,基础武力104,坐骑鳌头登山雪+1,武器银月盘龙戟+1,当前武力上升至108!”

    “叮咚……秦琼门神属性发动,封印贾复嗜血属性,武力回落至106!”

    贾复长戟飞舞,使出浑身解数朝秦琼穷追猛打,秦琼长枪翻飞,见招拆招,处惊不乱,不时的抓住机会使出杀手锏,给贾复来给出其不意的袭击。两将恶战三十回合,难分胜负。

    就在贾复与秦琼针尖对麦芒,杀的难解难分之际,另外一边的荆嗣则未逢敌手,操着一柄金刚三股托天叉在乱军中横冲直撞,遇将斩将,逢兵杀兵,一路左右冲突,连斩一百五十余名汉军士卒,偏将两人,校尉三人。

    “贾覆将军休慌,荆嗣前来助阵!”荆嗣远远看到贾复一时间奈何不了秦琼,当即催马挺叉前来助战。

    石秀在远处见了,立即提了朴刀前来拦截:“以多欺少算什么英雄好汉,吾乃青州拼命三郎石秀,魏将与我大战三百回合!”

    荆嗣冷笑一声,手中钢叉一个仙人指路,奔着石秀的面目就搠了过去。

    石秀朴刀飞舞,一个野马分鬃,大刀裹挟着呼啸的风声,全力向外格挡。

    只听“铛”的一声脆响,刀叉相交,撞击的火星四溅,发出震耳欲聋的脆响,直震的石秀十指发麻,心中暗叫不妙:“不好,此人武艺不在都督之下,只怕我不是对手!”

    就在石秀愣神之际,荆嗣钢叉飞舞,片刻不离石秀要害部位,恨不能一叉就把石秀刺于马下。

    石秀使出浑身解数抵挡,奈何技不如人,战有七八回合,便左支右绌,险象环生,随时都有命丧沙场的危险。

    “大丈夫死则死矣,马革裹尸死得其所!”

    石秀自知不敌荆嗣,却没有拨马逃命,而是突然嘶吼一声,拼着被荆嗣一叉刺中胸膛,将手中的朴刀戳进了荆嗣的腹部。

    “噗通”一声,被刺破了心脏的石秀跌落马下,再也爬不起来;而荆嗣虽然没有被伤及要害,但也没石秀的刀尖刺穿了腹部的甲胄,入肉三寸,鲜血汩汩流出,再也用不上力气。

    “都督……末将有心杀敌,只可惜技不如……人,就此……先走一步啦!”石秀半跪在地上,拼尽最后的力气嘶吼一声,旋即气绝身亡。

    荆嗣腹部受伤,无力再战,只能勒马退回包扎伤口,心中郁闷不已。本来占据了绝对上风,竟然还被对方捅伤,这拼命三郎果然不是白叫的!

    突然南面尘土大起,一支骑兵席卷而来,为首一员大将胯下踏雪乌骓,手提龙虎双鞭,当下疾驰:“秦叔宝休慌,尉迟敬德奉孔明将军之命前来救援徐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