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汉末废帝 一千一百 一语破天机

    获得了谋圣张良,刘辩对这次的召唤结果非常满意,看来今夜能睡个好觉了,起身舒展了下筋骨,准备上床入寝。

    系统的提示音再次在脑海中响起:“叮咚……宿主目前尚且拥有450个复活点,0枚复活碎片,0个愉悦点,36个仇恨点,两张神兵卡,一张坐骑卡,以及一张尚未达成任务的‘历史前三统率卡’,是要退出系统还是使用神兵或者坐骑卡?”

    冉闵已经拥有龙虎双刃矛以及飒露紫,而樊梨花出世的时候也随身携带了掩月绣绒刀与神驹月照千里白;霍去病虽然只有烈焰龙鳞枪,但他是主帅几乎从来不会斗将,所以刘辩暂时不打算赐给霍去病宝马,还有岳云、张飞、黄忠等一大批武将没有宝马,一定要把好钢用在刀刃上。

    虽然刘辩很想尽早把彭越派回金陵增强防御,更想尽快与历史第一谋士张良会晤,听听他有什么高见?但现在夜深人静,堂堂皇帝深更半夜召见几个无名小卒,只怕会惹人生疑,还是等天亮之后再说吧!

    刘辩和衣上床,睁开眼睛的时候天色已经大亮,急忙准备起床洗漱,然后找个借口召见张良和彭越,就在这时门帘一挑,换了一身素妆的樊梨花巧笑嫣然的走了进来。

    “呵呵……陛下睡醒了?臣见陛下远征千里,身边连个伺候的婢子与太监也没有带,唯恐陛下过惯了养尊处优的生活,所以来伺候陛下起床洗漱!”

    樊梨花肩上搭着一条白色的毛巾,手里端着一个木盆,一身白色的裙子将身段映衬的窈窕曼妙,浑身散发着一股淡淡的幽香,与一身甲胄时候的英姿飒爽别有一番韵味,随便这么在床前一站,登时就撩拨的刘辩有了生理反应。

    “哎呦……”刘辩正待起身,忽然捂住腰部惨叫一声,看起来十分痛苦的样子。

    樊梨花眉头微蹙,急忙放下手里的木盆:“陛下怎么了?”

    “这几日赶路甚急,在马上不小心扭了一下腰,路上也没在意,没想到此刻反而疼痛起来。”刘辩哼哼唧唧,一脸痛苦状。

    樊梨花挽挽袖子,大步流星的走向床榻前:“臣曾经学过按摩穴位的手艺,对于治疗扭伤挫伤有奇效,陛下翻过身来让梨花帮你推捏几下。”

    看到樊梨花带着扑鼻的幽香来到面前,刘辩心中窃喜,一个怀中抱月登时死死的将美/娇娘抱在怀中,接着一个玉蟒翻身便死死的把樊梨花压在了身下:“朕患的是心病,唯有一亲芳泽才能治疗我的伤痛……”

    樊梨花没想到皇帝竟然来阴的,不由得又羞又急,急忙伸手去推刘辩,只是重逾泰山,却哪里又能推得开,“陛下怎的如此使诈?你我的约定难道不算数了么?”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求之不得,辗转难寐!”刘辩才不管樊梨花说什么,双手伸进散发着香味的衣襟中一阵摸索,凑上嘴巴一阵狂风暴雨般的拥吻,总算一偿夙愿。

    樊梨花没有刘辩力大,挣扎了几次都没有逃脱“魔掌”,只能任由轻薄,没想到刘辩得寸进尺,一只手掌竟然悄悄滑向自己的裙摆,准备撩起来,急忙使出浑身力量抗拒:“陛下休要得寸进尺,君无戏言,拿不下长安、洛阳,陛下难道想要背信弃义么?”

    “长安、洛阳弹指间的事情,今年年底之前一定能够拿下,爱姬就从了朕吧,朕对你可是朝思暮想。”

    樊梨花大急,楚楚可怜的央求道:“陛下若是硬来,臣……臣妾就离开军营,让陛下从此以后再也找不到我!”

    看到樊梨花梨花带雨,刘辩只得做罢,一脸悻悻的道:“既然爱姬已经答应做朕的嫔妃,不是早晚要行周公之礼么?竟然如此矜持,而且说话的语气也和贵英当初一模一样。算啦,算啦,既然爱姬不愿意,朕也就不勉强你了。”

    见刘辩放弃了非分之想,樊梨花这才转忧为喜,嗔怪道:“也不是臣妾忤逆陛下的意思,只是御帐外面人来人往,被将士们听到动静未免不妥。陛下也莫要着急,梨花…不早晚都是你的人么!”

    看到樊梨花撒娇的样子别有一番风情,刘辩被撩拨的又有些心痒,在心中暗自嘀咕道:“你这小娘们大清早跑到朕的床前撩拨朕,跟我玩欲擒故纵的游戏,回头看朕不收拾的你服服帖帖。”

    时辰已近不早,徐州和江东告急,刘辩没有多少时间在这里撩妹,在樊梨花的伺候下洗漱更衣,期间自然少不了吃樊梨花几次豆腐,折腾了好一阵才穿戴完毕,一本正经的走出了御帐。

    从金陵跟来的御林军不过千人,屯长也就十人左右,刘辩基本上都有些面熟,当下假装在大营中巡视,来回走了几圈就发现了一张陌生的面孔。

    只见此人生的身高八尺有余,虎背熊腰,浓眉大眼,一脸粗犷的气息,气势不凡,心中猜测此人十有八九就是昨夜被召唤出来的游击战大师彭越,在历史上可是没少让项羽头痛的家伙。

    刘辩背负双手不动声色的走到彭越面前停下了脚步:“这位勇士生的好体魄,不知道籍贯何处,姓什名谁?”

    彭越急忙单膝跪地施礼:“小卒青州巨野人,姓彭名岳,现在文鸯将军麾下担任屯长。”

    “看你体格强健,虎背熊腰,可在朕面前表演一番,倘若有真本事,定然不吝封赏,绝不会明珠暗投,埋没人才。”刘辩上下打量着彭越,一副爱才的模样。

    彭越喜出望外,稽首顿拜:“多谢陛下提携,小卒自幼习武,寻常汉子三五十个近不得身,算是略通武艺。也曾读过兵书,算得上粗晓兵法,如蒙陛下提携,愿为大汉赴汤蹈火,虽马革裹尸万死不辞!”

    刘辩有心让彭越露一手,随手一指身边的某个偏将:“你来检阅一下这彭越的武艺,到底是夸夸其谈,还是有真才实学?”

    “谨遵陛下圣谕!”

    这名偏将得到天子钦点,心中兴奋不已,这可是在天子面前露脸的大好机会,区区一个屯长还不是三拳两脚就能放倒的事情?当下也不客气,朝彭越抱拳施礼,一个饿虎扑食冲了上去,恨不能一拳就把彭越击倒在地。

    彭越面色如霜,就地扎下马步,身子转动,见招拆招遇式化式,不过三招就把这名门缝里瞧人的偏将摔了个狗啃泥,道一声得罪,然后从容不迫的向刘辩抱拳施礼:“请陛下指教,比武切磋终究不如沙场上真刀真枪的厮杀,小卒的实力只是展示了七成左右。”

    刘辩并非真要检阅彭越的武艺,只是找个提拔的借口罢了,当下击掌叫好:“好武艺,既然彭屯长三招便制服了一位偏将,说明你的实力至少在偏将之上,朕决定赏赐你偏将之职,携带朕的书信返回江东协助孟珙、张巡守卫金陵!”

    彭越一脸惊喜,再次跪倒在地,顿拜谢恩:“多谢陛下提携,小臣愿为陛下效犬马之劳,刀山火海绝不退缩!”

    刘辩微微颔首:“你马上去收拾行囊准备一下,朕给朝廷的文武百官写一封书信,提醒他们严防唐寇再次入侵,你随身携带快马返回金陵去吧!”

    彭越欢天喜地的领命而去,刘辩返回御帐,召来霍去疾道:“你麾下可有一个名唤张凉的文笔小吏?听说此人文采不错,马上召来为朕代笔修一封书信,交给彭越随身携带返回金陵。”

    “臣麾下确有此人,非但文采不错,而且字迹清秀,臣正想向陛下举荐。既然陛下询问,臣便带来为陛下效劳!”

    霍去疾答应一声,转身而去,不消片刻功夫就带着一个身材中等偏瘦,面容清癯,剑眉星目,年约二十四五岁的儒士来到刘辩面前:“启奏陛下,此人便是颍川人张凉。”

    “小吏张凉拜见陛下!”张良作揖施礼,态度不卑不亢,一脸从容自若,毫无诚惶诚恐的样子。

    刘辩寒暄了几句,便吩咐张良代为自己捉笔,给金陵的文武百官修一封书信,提醒他们李唐随时有可能跨海来袭,必须增强防御,不能再次重演被李世民兵临金陵城下的一幕。

    听完刘辩的吩咐,张良作揖施礼:“陛下,小吏有不同的见解,只是人微言轻,不知当讲不当讲?”

    “哦……你有何见解,直说无妨,若说的有道理,朕定然破格提拔,不吝封赏!”刘辩端起茶杯滋润了一下喉咙,一副任人唯贤,量才适用的表情。

    张良站直身躯,肃声道:“多谢陛下信任,小吏便斗胆放肆几句。以凉之见,李世民跨海袭金陵十有八九是曹操故意放出来得风声,意在将我军吸引到江东,他好趁机偷袭徐州。”

    刘辩微微颔首:“这一点朕也猜测到了,只是李世民有没有可能当真再次偷袭金陵?”

    张良斩钉截铁的摇头:“以凉之见,李世民自始至终就没有攻打金陵的打算,只是利用曹操散布消息把我军吸引到江东,其真实目的是为了偷袭青州!陛下现在最应该加强防御的不是江东,而是青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