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汉末废帝 一千一百七十七 独孤求败

    泰山崩于前而不变色,麋鹿兴于左而目不瞬,谓之大将风度,更何况是九五之尊的皇帝。刘辩接过文鸯递来的书信并不急于打开,而是背负在手中继续刚才的话题。

    “樊卿你的意思是想给贞德女将军做媒?”刘辩一脸平静,古井不波的询问樊梨花。

    刘辩承认,初次见到这位法国女神的时候,的确有种想要把她收进后宫的冲动,但前提是人家心甘情愿,否则身在宫中心里想着别的男人也没什么意思。曾经沧海难为水,自己的后宫坐拥各个朝代的绝顶美人,什么样的女人没见过?既然贞德心有所属,那就大大方方的成全她好了!

    其次,贞德作为西方女人,可能骨子里更崇尚自由,追求男女平等一夫一妻的婚姻,估计对自己三宫六院的行为估计十分抵触,强扭的瓜不甜,自己也没必要棒打鸳鸯。

    樊梨花点头笑笑:“君子成人之美,梨花看的出来贞德将军对霍将军一往情深,而且男未娶女未嫁,正是天作之合,请陛下成全这对因缘。”

    刘辩正待开口,霍去病却已经抢先作揖施礼,身板站的笔直,面无表情的拱手道:“多谢樊娘娘的好意,但去疾心意已决,天下不平绝不成家,请陛下莫要强迫微臣改变自己的初衷!”

    “这……霍将军,你都二十五岁了!”

    樊梨花一脸意外,平日里看霍去疾对贞德十分关照,而贞德看霍去疾又含情脉脉的样子,以为他们郎有情妾有意,今天才想要成人之美,没想到竟然遭到了霍去疾的拒绝,真是始料未及。

    霍去病却是心如钢铁,脸色坚定:“诸侯不灭,天下不平,我霍去疾绝不成家!”

    这一刻贞德心头的滋味百感交集,从最初的兴奋变为失落哀伤,最后又归于平静反而更加佩服霍去疾的英雄本色,当即莞尔一笑道:“多谢樊姐姐好意,但我与霍将军只是同僚之谊,并没有你想象的男女之情,所以陛下不要为难霍将军。”

    “唉呀……真是条不近女色的铁血男儿!”

    刘辩在心里由衷的感慨一声,还记得前年击杀吕布之后曾经把身材高挑,英姿飒爽的吕玲绮许配给霍去病,同样遭到拒绝;没想到今天金发碧眼的法国自由女神竟然也遭到了拒绝,到底什么样的奇女子才能入得了霍去病的法眼,自己可要好好的拭目以待?

    “好吧,既然你们两位这样说,朕就不勉强你们了,一切随缘!”

    刘辩在宽慰两个当事人的同时,还不忘给樊梨花找个台阶下,毕竟是自己的女人,不能让她太尴尬了:“梨花啊,做媒是个好事,但以后必须选准目标,你看人家李元芳撮合一对成一对,被人私底下称之为‘媒神’,你可不能乱点鸳鸯谱。倘若以后再遇见了上等的好女子,你推荐给朕,朕定然一口应允!”

    听了皇帝的玩笑话,在场的文武无不哄然大笑,其中尤以一个身材曼妙,身穿银色甲胄,外罩大红披风,杏脸桃腮,臻首峨眉,英姿飒爽的女子笑的尤为豪爽,笑声直如银铃一般清脆,引得刘辩不禁多看了几眼,心道这女将又是何人?

    不等刘辩开口询问,樊梨花却又羞又恼的一把抓住这女将的胳膊从人群里揪了出来:“三娘,别人笑师姐我就罢了,你竟然也跟着讥笑姐姐?那我便把你举荐给陛下好了,要是陛下看的上你,那就入宫为姬,看不上你那就进宫做个宫娥好了!”

    “师姐!”扈三娘顿时霞飞双颊,嗔怪一身道,“小妹只是跟随大伙儿一块发笑,姐姐为何单独找我麻烦,拿着我来寻开心?师妹我一介草莽,岂敢有入宫的非分之想。”

    “哦……莫非这位是梨花的师妹扈三娘?”刘辩恍然顿悟,原来这女将就是去年冬季一下子召唤了十人里面的扈三娘啊!

    扈三娘又惊又喜,急忙抱拳施礼:“小女子正是扈三娘,没想到陛下竟然知道我的名字,真是受宠若惊!”

    “呵呵……都是梨花在书信中提起的。”刘辩笑吟吟的把锅甩给了樊梨花,“好了,诸位爱卿随朕回营吧,朕要看看孔明在书信中说的何事?”

    樊梨花却是一头雾水,自己何时与刘辩提起过扈三娘,自己压根儿就没给他写过信,这皇帝竟然让自己背锅,莫不是他早就打起了扈三娘的主意?

    当下在刘辩策马在前,霍去病、宇文成都紧随其后,冉闵、文鸯、卫疆、樊梨花、贞德、寇准等人犹如众星拱月一般,簇拥着天子朝汉军大营返程。

    天色晴朗,一碧如洗,刘辩在马上极目远眺,只见十几里之外的潼关犹如一条黑色的巨龙俯卧在秦川大地,当真是气势磅礴,龙盘虎踞,要拿下这样的雄关要塞只怕不是容易的事情!

    “好个苏秦,真是给朕制造了巨大的麻烦啊!”刘辩在马上感慨一声,若将来机会合适,一定要再召唤一名顶级刺客,就像聂政刺杀王翦那样,一劳永逸。

    听闻天子到来,霍去疾早就吩咐士兵设置了一座雄伟的御帐,搬来了崭新的桌案,并在座椅上铺垫了斑斓虎皮,一行人毕恭毕敬的请天子上座,各自分立两旁。

    刘辩不再絮叨废话,正襟危坐,面色凝重的拆开诸葛亮送来的飞鸽传书,匆匆浏览了起来,看到最后面色不由的为之一变:“嘶……孔明接到斥候探报,说是风传李世民准备以攻掠徐州为幌子,实际上准备跨海再袭金陵。”

    “啊……这唐寇真是太猖狂了!”满帐文武不由的俱都义愤填膺,“趁着我们后防空虚搞些下三滥的动作,算什么英雄好汉?有本事和我们大汉真刀真枪的厮杀一场,赢了算他们的本事!”

    听了臣子们的声讨,刘辩心中一笑了之,兵不厌诈,李世民肯定要抓住后防空虚的机会入侵,难不成坐以待毙,等着自己灭了西汉、曹操、织田信长之后,再包他的饺子么?

    “诸位爱卿不必紧张,彼一时此一时,有了之前被唐寇偷袭的教训,朝廷已经在金陵做出了针对性的防御,唐寇要想轻松逼近金陵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刘辩气定神闲的把书信折了起来,并没有如临大敌的表情。

    虽然尉迟恭率领了部分人马跨过长江和诸葛亮一起进攻曹操,但在金陵周围还有三万兵马由孟珙、张巡这两名防御强人统率;经过多年的经营,东汉已经在长江沿途的广陵、海陵、娄县等长江沿岸设置了防御工事,布置了暗桩铁椎;在金陵周围还有近两万僧兵、道兵随时可以投入战场,姚广孝、张三丰、黄飞鸿等一批江湖人士随时可以勤王。

    除此之外,金陵城内还有廖化、邓泰山统率的两万禁军,乾阳宫周围还有一万御林军,穆桂英、孙尚香也能上阵杀敌,拳宗金台也将会让汉军如虎添翼。金陵看似防御空虚,但随便这么一集结,竟然又凑了将近十万人,如果唐军没有压倒性的兵力优势,长途进攻缺少物资补给,相信输的比上次还会惨!

    “没办法,实力就是这么强大!”

    刘辩在心里感慨一声,顿生独孤求败的感觉,这就是自己遍地开战,分头出击的原因,空前绝后的大汉王朝有这样的资本,曹操的前车之辙就是教训,以为抓住了自己的漏洞,集结了全国兵力来势汹汹的扑向江东,现在还不是进退维谷,遭到了岳飞的吊打,连丢陈留、许昌两座重镇?

    除了刘辩之外,在场众人只有宇文成都参加过当年的金陵防御战,当下抱拳出列:“陛下,李世民当年偷袭金陵,靠的是李元霸这个傻子的逆天神力,而现在李元霸正在冀州北部与李药师作战,失去了这个傻子的助战,唐军的进攻力量至少削弱三分之一,江东应该无虞。”

    刘辩微微颔首,对众将说道:“诸葛孔明已经做出了应对措施,将兵马驻扎在了寿春,转攻为守。命杨延昭、尉迟恭率领三万兵马驰援徐州,又命龙且、郭淮率领两万人马向南渡过长江驰援江东,经过这样的布置后料来无虞,诸位将士不必为江东分心,直管谋划攻破潼关之策!”

    刘辩说着话做了斩钉截铁的总结:“无论如何,在今年年底之前,我军必须拿下长安、洛阳,让东西二京彻底回到朝廷的怀抱!”

    “谨遵陛下圣谕!”在霍去病的引领下,满帐文武一起作揖领诺。

    时候已经不早,刘辩吩咐众将各自回去休息,自己一路风尘仆仆,也有些疲倦了。

    夜深人静之时,刘辩在床上闭目凝神,向系统吩咐一声:“给朕查询一下目前拥有多少点数,虽然江东和徐州的防御力量足够,但朕还应该再增加几名人才,巩固防御,才能确保万无一失!胸中有外挂,方能处变不惊,此谓之金手指是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