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汉末废帝 一千一百七十 冤家路窄

    此刻已是夜深人静,精疲力倦的杨素以及麾下众将俱都沉沉睡去,只留下部分士卒在偌大的府邸中巡逻,丝毫没有察觉到地牢中出现的变故。

    张须陀为了避免打草惊蛇,从地上的死尸中扒下了一身甲胄穿在自己身上乔装成一名士卒,然后与刘、凌二人一起出了地牢,直奔曹府大门而去。

    三人一路畅通无阻的穿廊过园,不消片刻功夫便来到了曹府大门,这才有守门的什长手抚佩刀询问道:“夜色已深,尔等欲往哪里去?”

    由凌统拱手施礼道:“回军爷的话,我等是曹府厨房里的打杂,掌勺的大厨命小人等去屠夫哪里买一只羊回来,待清晨之时炖羊汤给杨公滋补一下身体。”

    “嘿嘿……邓、邓将军怕俺两个年幼抬不动,故……故此派了一位军爷协助。”刘无忌憨笑着拍了拍肩膀上藏着兵器的空心扁担,学着邓艾的语气指了指张须陀说道。

    守门的什长以及十余名士卒一起大笑:“哈哈……你小子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竟敢学邓将军说话,小心他割了你的舌头,让你变成哑巴!看在你们孝心可嘉的份上,我等就不去告密了,记得弄一头肥羊回来,上面的吃肉我等也好跟着沾光喝点汤!”

    什长说着话亲手敞开了朱漆大门,示意刘无忌三人速去速回,张须陀压低了头盔遮住了半边脸,低着头跟在刘无忌、凌统身后迅速的迈过门槛,走出了这座几乎丧命的阴曹地府。

    三人一路急行,将曹府越甩越远,当来到僻静之处时,张须陀再次作揖致谢:“多谢小王爷救命之恩,张须陀没齿不忘!”

    “嘻嘻……张将军不必客气,你只需打开许昌城门放岳元帅的大军入城,就算报答了小王我的救命之恩!”刘无忌将屠龙刀与倚天剑从扁担里面抽出,一边加快脚步一边说道。

    半个时辰之后,三人来到了许昌南门,这里的守军都是张须陀的嫡系,屯长以上的将官大多数都是由张须陀提拔,而且许多士卒也受过张须陀的恩惠,相对来说策反成功的把握最大。

    张须陀卸掉了外面的甲胄,露出了里面的装束,带着刘无忌、凌统大步流星的走上了城墙,惹得城墙上的将士一阵欢呼:“听传言说张将军涉嫌私通东汉,被杨公下在了大狱,我等正人心惶惶,群龙无首,想不到张将军竟然回来了,看来传言是假的咯?”

    “兄弟们请听我说!”张须陀拔刀在手,大吼一声,“传言不是假的,只是我张须陀命大,从牢狱里逃了出来!”

    听了张须陀的话,众将士一阵嘈杂,齐刷刷的举起兵器抗议:“啊……这是什么道理?张将军忠心耿耿,每战当先,杨素凭什么抓你?我等不答应!”

    “都是杨广那奸佞小人!”

    张须陀恨恨的一刀砍在城墙上,火星四溅,石屑弥漫,“杨广仗着世子的身份,在洛阳城中欺男霸女,百姓多受其害,却又告状无门。这杨广色胆越来越大,竟然不顾我为朝廷卖命的苦劳,盯上了我的儿媳与女儿,意图轻薄。故此唆使郭炎、吕商等小人诬陷我私通东汉,杨公不辨是非,因此把我下在了大牢……”

    听了张须陀的话,众将士群情激奋,愤愤高举手里的兵器大声抗议:“杨家的人太无法无天了,就连朝廷大将的家眷也敢欺负,普通百姓还不是任他蹂躏?张将军干脆带着我等弃暗投明,归顺东汉算了?”

    “反了、反了!杀杨广、杀杨素、杀杨坚!”

    “那杨广没少做伤天害理的事情,请张将军带领我等弃暗投明,杀回洛阳,宰了杨广和恶棍!”

    就在这时,奉了杨素命令前来接替张须陀守城的杨腾、谭彭二将闻讯带领了数百亲兵匆匆赶来,远远大喝一声:“好你个张须陀,竟然从大牢里逃出来蛊惑人心,还不快快束手就擒!”

    “吃我一刀!”

    不等张须陀动手,刘无忌已经左刀右剑,一个箭步蹿了上去,屠龙刀划出一道青色的光芒,奔着杨腾的脑门劈了下来。

    “叮咚……刘无忌弱双绝属性发动,面对轻兵器时武力+4,基础武力93,屠龙刀+1,倚天剑+1,当前武力上升至99!”

    刘无忌的屠龙刀来得太快,犹如一条青龙俯冲而下,杨腾来不及闪避,急忙拔剑格挡。

    只听“咔嚓”一声脆响,甚至连火星都没有溅出,好似泰山压顶的屠龙刀就把杨腾手中的佩剑拦腰斩断,余势未衰,一下子劈在杨腾的脑门上,顿时从中间一分为二,当场丧命。

    凌统不甘示弱,一个箭步上前,手中三节棍挥舞的如同赤练当空,直取谭彭。

    谭彭急忙挥刀荡开,一个推窗望月还了一刀,同时大喝一声:“将士们,不要被张须陀这叛徒蛊惑了,想想家中的妻儿老小,莫要走错了道路!拿下张须陀者,赏千金,加封校尉!”

    十四岁的凌统当前武力已上升到了87,放在三国本土武将中已经达到了二流水准,但比起火力全开的刘无忌尚有不小的差距,更没有刘无忌强悍的爆发力。挥舞起三节棍与谭彭缠斗了三五个回合,短时间内难以占到上风。

    “凌公绩,你日后可得继续苦练了,让我来收拾这贼将!”

    刘无忌一刀剁了杨腾,刀剑齐出,砍的城墙上的西汉士卒波开浪裂,大步流星的前来支援凌统。右手倚天剑一个仙人指路,奔着谭彭的胸口刺来。

    谭彭对付凌统一个就已经捉襟见肘,此刻有了刘御的强势来袭,只剩下乖乖送死的份,看到刘无忌一剑刺来,慌忙挥刀格挡。却不料这一剑是虚晃,左手屠龙刀一个横扫千军,正中谭彭的脖颈,一颗脑袋登时飞上了半空。

    张须陀正待出手助战,却看到刘无忌已经如同砍瓜切菜一般将杨、谭二人斩于脚下,不由的目瞪口呆:“唉呀……庐江王还不到十一岁,身手竟然如此了得,果然是长江后浪推前浪,江山代有人才出啊!”

    杨腾与谭彭的身手张须陀了如指掌,虽然不值得恭维,但都能够在自己手下走上三五个回合,却没想到却被少年刘无不费吹灰之力就砍杀在了脚下,实在太匪夷所思了。

    “兄弟们反了!”

    张须陀一声叱喝,从亲兵手里接过七十五斤的破风劈山刀,如同下山猛虎一般朝杨、谭二人身后的士兵扑了上去,大刀飞舞,寒光霍霍,人头乱滚。

    “反了,破洛阳,杀杨广!”

    看到张须陀出手,城墙上数百名受过恩惠的将士齐声呐喊,举起手里的兵器朝杨素的嫡系部队杀了上去,一时间刀光剑影,血肉横飞,直杀的对方节节败退,一边向西侧的城门败走,一边飞报杨素去了。

    “打开城门,放下吊桥,迎接岳元帅的大军入城!”张须陀亲手砍断铁索,下令士卒点燃木柴,向城下的东汉大军放出入城的信号。

    “轰隆”一声,许昌南门的吊桥落下,在“吱呀呀”的尖锐刺耳声音中,城门缓缓敞开,刘无忌手提刀剑与数百名张须陀的嫡系将士守住城门,由凌统骑了一匹快马出门向岳飞报信。

    东汉大营之内,将士们都在枕戈待旦,看到城墙上起火,岳飞心知孙膑计策生效,十有八九是刘无忌策反张须陀成功。当即提枪上马,大喝一声:“将士们,随我攻城,拿下许昌就在今夜!”

    “末将愿为先锋!”

    高宠催促胯下玉顶火龙驹,手持錾金虎头枪,匹马当先,引领着潮水般的汉军杀出了大营,向许昌南门席卷而来。

    “叮咚……高宠‘盖世’属性暴发,攻城之时武力+5,基础武力103,武器錾金虎头枪+1,坐骑玉顶火龙驹+1,当前武力上升至110!”

    看到高宠匹马当先,岳飞麾下的其他大将不甘示弱,老当益壮的杨继业,戴着青铜面具的高长恭,以及冯胜、董袭、霍峻等人纷纷催促胯下战马,高举兵器,跟随着高宠的脚步向许昌城掩杀了过去。

    “张须陀已降,将士们快快入城啊!”凌统迎面撞见蜂拥而来的大军,立即拨转马头,大声招呼。

    得了凌统报信,汉军将士更是吃了一颗定心丸,放开手脚呐喊着冲过吊桥,在高宠、高长恭等猛将的引领下,犹如开闸的潮流一般涌进了许昌城内,直杀的还没做好防御的联军阵脚大乱,惨叫声此起彼伏,尸横遍街,血流满巷。

    张须陀见城下的十几万汉军犹如滔天巨浪,蜂拥而来,仅仅一个许昌南门,便是半夜的时间也无法全部入城。当即在城墙上催马扬鞭杀奔西门而来,准备拿下西城门,落下吊桥,接应岳飞大军入城。

    城墙上的守军群龙无首,而且许多人受过张须陀的恩惠,此刻见张须陀掩杀了过来,顿时乱作一团,有的人弃城而逃,有的人干脆缴械投降跟着张须陀弃暗投明,西城门很快就被张须陀控制,下令开门迎接汉军入城。

    就在这时,城内街巷上马蹄声大作,杨素引领了千余骑仓惶逃窜,恰好与张须陀狭路相逢,不由的倒吸一口冷气:“嘶……果然是冤家路窄,没想到被你这叛徒堵住了去路?”(未 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