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汉末废帝 一千一百六十九 刘无忌与张无忌

    “无忌啊,义父对不住你啊!”

    就在刘无忌、凌统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看守地牢的西汉士卒发起突袭之际,被五花大绑的张须陀正反绑了双手趴在地上呢喃,目光中满是绝望。

    张须陀所说的这个无忌可不是指的正在外面大显神威的刘无忌,而是收刘无忌不成之后又收养了一个十五岁的儿子,并给这个儿子改了表字也叫“无忌”,还给他娶了一个如花似玉的媳妇,相待甚厚。

    前年因为陈宫被劫之事,张须陀受到牵连,被下在大狱关了半年的时间,幸亏杨素觉得张须陀人才难得,便力排众议将张须陀从大牢中放出并重新启用。

    狐狸没打着反而惹了一身骚,张须陀对收刘无忌为义子之事一直耿耿于怀,做梦都想拥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儿子。

    张须陀的妻子阎氏见丈夫想儿子几乎想出了毛病,长此以往也不是个办法,便托人四处寻找有无家境不好,人又长得机灵的少年,若是愿意到张家来做义子,定然视若己出。

    张须陀在洛阳算得上小有名望,无论如何也是个享受一千五百石俸禄的上将,想要趋炎附势,攀权结贵的势利之徒大有人才,纷纷介绍自己的子侄辈给张须陀,想要到张家来享清福。

    可惜这些人大多都是一些庸碌之徒,根本入不了张须陀的法眼,比起年少机灵,胆量过人的刘无忌来,根本就是天壤之别,判若云泥!

    就在张须陀烦恼不已的时候,阎氏向其介绍了一个十五岁的少年,姓孙名礼,祖籍涿郡容城,粗通武艺,读过兵书,虽然年少但却颇有胆色,让张须陀见到后眼前为之一亮。

    当然,张须陀不知道的是这个少年在历史上曾经留名,与郭淮同为曹魏后期的抗蜀大将,多次抵抗诸葛亮的北伐。但面对着智多近乎于妖的诸葛孔明,基本上没占到什么便宜,这也不是他的错,毕竟对手太强,就算强悍如司马仲达也是一直采取龟缩防守的姿态。

    而且在野史中曾有孙礼斩猛虎,救护魏明帝曹睿的传说,因此深得曹睿器重被封为上将军,由此可见这孙礼也有一定的武艺,算得上曹魏后期举足轻重的大将。

    此时的孙礼父亲已经辞世,因为黄巾之乱波及故乡与母亲失散,从八岁开始便跟着杂耍班浪迹江湖,一直混迹到现在的十五岁,在吃了不少苦头的同时也练就了一身武艺。

    因为孙礼在洛阳街头卖艺,被阎氏的兄长看到,见这少年人长得机灵,身手又十分矫健,正符合张须陀的要求,便付出了一笔钱给孙礼赎身带着他来见妹子,并由阎氏介绍给了想儿子几乎想疯了的张须陀。

    张须陀见这少年虽然衣衫简陋,但言辞间不卑不亢,一身骨气,像极了自己年轻时候的样子,遂决定收孙礼为义子,并改名为张礼,赐表字‘无忌’。就算刘无忌做不成自己的儿子,自己也要收个张无忌做干儿子!

    孙礼胸有大志,落魄到这种地步依旧不改出人头地的雄心壮志,再加上早年丧父,母亲失散,孤苦伶仃一人,面对着张须陀抛来的橄榄枝,自然求之不得,遂拜张须陀为父。

    收了张礼做义子之后,张须陀每日从军营归来,都会亲自指点张礼练习武艺,并四处筹借了许多兵书让张礼研读,悉心栽培,视若己出,让张无忌很是感动。

    看到张礼已经过了弱冠之年,张须陀在去年给这个儿子娶了一个如花似玉的媳妇,小日子过得甜甜美美,其乐融融。张礼多次要求随父从军,都被张须陀一口回绝,要求张礼必须给自己生个孙子再出仕,因此这张礼一直待在张府习武看书,却不曾想美艳的妻子被好色的杨广悄悄盯上。

    往事历历在目,还没看到孙子出生,却要就此阴阳相隔,想到这里纵然如张须陀这般铁血的硬汉却也是潸然落泪:“无忌啊,是爹害了你啊,若不是我收你为义子,只怕你也不会遇见此劫!”

    想起自己十六岁的女儿与儿媳不知将会迎来怎样的厄运,张须陀更是发指眦裂,肝胆欲碎,只是已经成为牢中之囚,纵然一身本事却也是只能乖乖认命!

    就在这时,兵器碰撞声由门外延伸进了地牢中,留下来看守张须陀的十几名西汉士兵被刘无忌和凌统不费吹灰之力的解决,甚至连发声示警都没来得及。刘无忌在地牢中扫视了一圈,就发现了被五花大绑跪伏在地的张须陀。

    刘无忌一个箭步上前,挥起屠龙刀斩断了铁索,一脚把牢门踹开:“张将军,还识得我么?”

    地牢里昏暗不明,再加上已经过去了两年多,刘无忌又是一身小厮打扮,张须陀匆忙之间并没有认出刘无忌:“不知小公子何人?莫非是来搭救张须陀?”

    刘无忌手起剑落,麻利的割断了捆着张须陀的绳子,吩咐凌统把张须陀搀扶起来。

    “哎呦……手脚几乎不听使唤了!”

    张须陀大难不死,又惊又喜,在凌统的搀扶下颤巍巍的爬了起来,舒展了下因为缺血而麻木的四肢,向刘无忌纳头便拜:“敢问小公子尊姓大名,救命之恩,张须陀此生必报!”

    刘无忌笑吟吟的道:“张将军抬起头来仔细看看我是谁?”

    张须陀抬头朝刘无忌看去,愣了片刻之后方才恍然顿悟,急忙后退一步:“啊……原来是你这个小贼?”

    “哎哎……你这人怎么翻脸比翻书还快啊!”刘无忌嘴角一撇,立马就不乐意了,“刚才谁说的救命之恩,此生必报的?难道你就是这样报恩的么?”

    张须陀也能猜到自己被东汉的人算计了,可事已至此,又能如何?抓住这两个少年洗清自己的冤屈,那又能怎样,洛阳朝廷已经是大厦将倾,杨广那个纨绔的世子还在寻芳猎艳,竟然打起了自己女儿和儿媳的主意,事到如今只有倒戈一条路了!

    “唉!”张须陀叹息一声,向刘无忌拱手道:“真是山不转水转,我上辈子一定欠你的,你是来找我讨债的吧?既然你们东汉为了策反我张须陀煞费苦心,我就助你们一臂之力吧,只是希望攻破洛阳之后放我辞官下野,与家人到乡下隐居。”

    刘无忌大笑一声:“都说学得文武艺,卖于帝王家!张将军一身本事,如果弃官下野,岂不是明珠暗投?你可还记得当初非要收我做义子之事么?”

    张须陀闻言一脸尴尬之色:“嘿……这事休要再提,这件事在洛阳几乎成了笑话,也是我张须陀有眼不识泰山,竟然要收皇帝之子做义子,真是让人笑掉大牙!”

    刘无忌笑笑:“说起来咱们也是有缘,我乃皇室帝胄,你要做我义父肯定不成了!但我却可以喊你一声义叔,也不枉你我相识一场!”

    “义叔?这是什么称呼,世间哪有这样乱七八糟的称呼?”张须陀头摇的像拨浪鼓,表示自己无福消受。

    刘无忌却一本正经的道:“这世上有义父、义母、义兄、义弟、义姐、义妹,为何不能有义叔、义伯?我说有便有,自今日起你张须陀就是大汉庐江王刘无忌的义叔了,只要你好生为朝廷效力,将功赎罪,小王我保证义叔你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

    见刘无忌说的认真,张须陀只好苦笑一声:“唉……多谢小王爷援手,我先帮你们东汉拿下许昌再说!”

    张须陀活动了下四肢,从地上抄起一把朴刀,就向地牢外面走去。

    “义叔要去哪里?”刘无忌手提屠龙刀与倚天剑,快步跟在张须陀身后问道。

    张须陀一脸愤怒:“我去杀了郭炎与吕商这两个无耻小人,以泄我心头之恨!”

    刘无忌急忙劝阻:“整个许昌城中的西汉军有五六万人,凭你只身一人能掀起多大的波浪?就算杀了郭、吕二人,自己起不是还要被抓起来?”

    “那该如何是好?”

    张须陀眉头微皱,停下了脚步,觉得刘无忌所言极有道理,就算自己杀了郭炎和吕商,也是难逃一死,而自己的家人还有受到杨广摧残,并没有任何实质改变。

    凌统灵机一动,大声提议道:“都说擒贼先擒王,射人先射马,我看张将军你还是趁着杨素不备,去把他头颅砍下来算了?杨素一死,许昌城中群龙无首,洛阳军必然阵脚大乱!”

    张须陀咬着嘴唇思忖了片刻,最终摇头拒绝:“杨公待我还算不薄,我不能做忘恩负义的小人!只可杨公负我,我绝不能负杨公!”

    刘无忌大手一挥:“既然你不愿意杀杨素,那就去城墙上下令开门吧,反正城头上有不少你的嫡系将士,只要许昌城门打开,岳元帅的大军便会蜂拥而入,许昌唾手可得。”

    (再次宣传一下剑客的微信公众号,登录微信直接搜索“青铜剑客”,里面会有各种资料盘点,以及本书的人物排行,兄弟们感兴趣的可以关注一下。最近这几天在医院忙完了,就是需要下周一做个接骨手术,所以这几天基本可以恢复正常更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