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汉末废帝 一千一百六十六 三人成虎

    许昌城内一下子涌进了五万多西汉将士,致使营房内人满为患,因此包括杨素、张须陀、邓艾等人在内的高级将领都下榻在了这座原先属于曹仁的府邸之中,反正曹仁的家眷已经于去年搬迁到了邺城,现在只是一座空宅,闲着也是闲着。

    已是初夏时节,月色皎洁,宛如在地面撒了一层霜雪。

    东汉大军已经兵临城下,因此杨素将城内的六万守军分作三支,每支两万人,分别由张须陀、邓艾、曹真三人统率,轮流上墙严防死守,一定要坚持到援军抵达。否则若是丢失了许昌,对于曹魏和西汉来说都是灭顶之灾!

    张须陀奉命防御上半夜,从傍晚戌时开始,直到凌晨丑时结束,前后总共四个时辰;然后由邓艾率部接替防御,从寅时直到次日巳时,最后再由曹真接替,从上午午时一直持续到傍晚酉时。

    这种部署大体相当于刘辩穿越之前的工厂三班倒,好处是可以最大程度保证守军的精神,让城墙上的兵力有足够的防御强度,等到汉军攻城之时再重新作出部署。

    凭杨素对岳飞的了解,应该不会贸然强攻,否则以许昌城池的高大,再加上城内的六万兵马,就算岳飞的十万汉军全部拼光也无法破城。

    “哼哼……当然,自始至终我都没觉得岳飞有拿下许昌的可能!”

    坐在曾经属于曹仁的大堂内,望着窗外皎洁的月色,杨素忍不住发出一阵得意的笑声。

    自己今年运气比较背,自从开春之后已经被岳飞持续吊打,从宛城附近被杀的节节后退,一直被岳飞撵到了许昌,说起来也是够狼狈的。

    但杨素依然认为自己不比岳飞弱,正所谓胜败乃兵家常事,高手对弈谁赢谁输都正常。今年之所以输的这么难堪,除了孙宾的加入补强了岳飞谋略的短板之外,于禁这个猪队友也拖了自己的后腿。另外今年陷入了干旱,从黄河引来的水量明显减少,这也让擅长水攻的杨素不能发挥出水战的优势。

    “如果是在长江流域作战,我绝对会打的岳飞满地找牙!”杨素端起茶杯呷了一口,满脸遗憾,“可惜啊,天不助我,一直没有等到饮马长江的机会!”

    如果说野战输给了岳飞,杨素还可以接受,毕竟胜败乃兵家常事,更何况如此强劲的对手。但如果守城还敌不过岳飞的话,杨素是绝对不能接受的!

    “自古攻城,三倍围之,五倍攻之,十倍拔之!我手中有六万将士,岳飞不过十二三万人马,如果这样还守不住许昌,我杨素干脆就解甲归田好咯!”

    杨素晃悠悠的端起茶碗走到窗前眺望院子里的景色,花香满园,月光皎洁,廊亭轩榭,飞阁流丹,与富丽堂皇的洛阳相比别有一番风韵,而现在这座城池属于自己的了。

    “我帮曹操扛了岳飞两三年,向你索要一座许昌作为回报不算过分吧?”

    杨素猛地一仰头把茶碗里面的茶水喝的一干二净,大步流星的走到墙壁前面把悬挂着的曹操亲笔书法扯了下来:“自今日起,这许昌便姓杨了!”

    自己白天对曹真所言不能说是信口开河,但却绝对是危言耸听,那是建立在许昌失守的情况下,而事实上杨素相信只要自己全力守城,岳飞拿下许昌的可能性为零。

    “如果不这样吓唬曹真一番,他又怎么会乖乖的交出许昌的大权?”杨素一把将曹操的书法丢进了墙角旮旯,转身回到书案后面坐定,端起茶壶倒满了茶碗。

    此一时彼一时,如果许昌是曹操的,自己肯定不会玩命的死守,能守则守不能守便撤退到虎牢关。而现在许昌成了自己的囊中之物,自然会不惜一切代价拱卫城池,让岳飞铩羽而归!

    “哼哼……换个角度来说,曹阿瞒用许昌换回了半壁江山,这笔买卖其实很划算。如果我从许昌退兵,岳飞完全可以长驱直入,兵临邺县城外。”杨素呷了一口茶,气定神闲的沉吟道。

    就在这时,有一名校尉来报:“启禀杨公,曹真将军已经率领五百将士前往于禁家中捉拿家眷,小校特来禀报一声。”

    “愚蠢!”

    杨素急忙放下手里的茶碗,快步走出客厅,翻身上马,引领了随从直奔于禁的府邸而去。

    “嘿嘿……此乃天助你我!”

    看到府邸内一片熙熙攘攘,杨素率领了百余人乱哄哄的出了府邸,挑着灯笼佯装巡逻的刘御和凌统心中暗喜。

    刘无忌与凌统于五六天之前奉了孙膑的命令潜入许昌城内,一切果然如孙膑所料,由于曹家的许多家丁被征调去守城,所以曹真命人上街招揽仆从,偌大的府邸总是需要人照顾清扫。

    乔装打扮,穿的衣衫褴褛的刘无忌和凌统前来应召,自称父母双亡,生活难以为继,乞求卖身进入曹府为奴,只为讨一口饭吃。

    岳飞大军压境,城内人心惶惶,过了初一不知道有没有十五,因此负责招募仆从的头目也没有仔细询问,两个十来岁的孩子还能搞出什么幺蛾子?大笔一挥,就把刘御和凌统收在了曹仁府中,负责清扫庭院。

    两个少年耐着性子在曹府待了四五天之后,果然看到杨素率大军撤进了许昌,并与部分将校下榻在了曹仁府邸。

    张须陀在明,刘无忌在暗,张须陀没有看到一身仆童打扮的刘无忌,但刘无忌却从张须陀一进曹府就盯上了这个曾经要认自己做义子的家伙。

    刘无忌正愁怎么把栽赃的书信送到张须陀身边,张须陀就放下行囊,率领了几个亲信将校上了城墙守城去了,到下半夜丑时方才归来。刘无忌和凌统喜出望外,耐着性子等到了天黑,便挑着灯笼假装巡夜,不动声色的朝张须陀的房间走了过去。

    就在这时,杨素突然推门走了出来,乱哄哄的带了一帮亲信出门阻止曹真抓人去了,一下子使得庭院清静了许多,刘无忌和凌统自然更加喜上眉梢。

    看到杨素等人出门之后,凌统和刘无忌挑着灯笼,假装巡夜值守,大摇大摆的走到张须陀的卧房门前。由凌统在走廊下面放风,刘无忌蹑手蹑脚的试探着推了几下窗子,轻而易举的就把清扫卫生之时提前做了手脚的窗扇推开,敏捷的翻身而入。

    刘无忌在房间里扫了一眼,迅速的把目标锁定在张须陀敞开的包裹上面,自怀里掏出书信塞进了衣服丛中,然后稍作遮掩,然后悄然退出了房间。

    “嘿嘿……大功告成,接下来只需散布谣言,杨素就会派人来张须陀的房间里抓人。”刘无忌向凌统打个手势,两人迅速的离开了走廊,返回了仆人居住的院落。

    曹仁的府邸不仅供家眷起居,而且还是曹仁的军事衙门,因此规模宏大,府中家丁最多的时候达到了五百多人。即便现在大部分都被征调到城墙守城去了,依然还有两百多人负责清扫庭院,看家护院,以及负担各种杂务。

    刘无忌和凌统分头行事,很快就把谣言传播的有鼻子有眼,说是今天下午在张须陀房门口捡到了一封书信,信封上写着“大汉征西大将军岳飞致张须陀将军亲启”的字样。

    当时只把张须陀急的满头大汗,自己把书信归还给张须陀之后,获得了一块碎金子的打赏,比起三年的工钱还要多,真是得了一笔意外的横财。

    言者有心,听者有意。这些仆人听了刘无忌绘声绘色的描述,有的人羡慕不已,有的人暗自咒骂小比崽子运气真是好,更有人开始动歪脑筋,如果把张须陀勾结岳飞的消息捅出去,这可不是一块碎金子的事情了!

    三人成虎,传言不过半个时辰便开始发酵。为了避免这好事落在头上,负责管理这些仆人的曹骞决定先下手为强,当即出了门寻找曹真禀报去了。来到曹真府邸,方才知晓曹真带兵去于禁家中抓人去了,便心急火燎的直奔于禁府邸而去。

    于禁府邸周围火把闪烁,一片嘈杂。

    曹真率领了五百将士连夜把于禁府邸围了个水泄不通,将于禁的妻妾六人,儿女十五人,仆从、婢女七十多人全部驱赶到了大街上,准备下在大狱,就在这时杨素率部赶了过来。

    曹真急忙上前施礼:“只是抓一个叛将的家眷,怎敢劳烦杨公亲自驾临?”

    杨素挥挥手:“愚蠢,你就算把于禁的家人杀了又有什么作用?反而会更加坚定于禁为东汉效力的决心!而你如果好生款待于禁的家眷,反而会让他心怀愧疚,至少不会死心塌地的为东汉效力。而且持之以恒下去,也会导致岳飞等人怀疑于禁的投降的诚意!”

    曹真这才如同醍醐灌顶,拱手施礼道:“多谢杨公指教,的确是小将目光短浅!”

    曹真向杨素拜谢完毕,挥手吩咐手下将士把于禁的家眷放回家中,只留下少数婢女、仆人伺候,其他的全部充公。没自己的吩咐不得为难于禁的家人,但也不允许擅自出入,所有的日用品由指定人员出门采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