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汉末废帝 一千一百六十三 兵败如山倒

    就在高宠枪挑史万岁之际,张须陀与夏侯尚率领的另外两路兵马也分别遭到了汉将董袭与冯胜的伏击。

    震天的杀声中,曹兵头顶上箭如飞蝗,密集的弩箭胜过骤雨,巨大的滚石赛过磨盘,暗夜中数不清多少曹兵倒了下去,哀号惨叫声此起彼伏,响彻整个山谷。

    夏侯尚手提三尖两刃戟亲自开路,大声督促曹军稳住阵脚:“后军变前军,前军变后军,不要慌乱,按照次序撤退,违令者斩无赦!”

    在夏侯尚的弹压之下,魏军秩序好转了许多,虽然依旧每一刻都会有人倒在血泊之中,但至少不会再出现自相践踏的情况,一个个把盾牌扛在头顶,缩着脖子向外突围。

    “无谋魏将既入牢笼,还想走么?”

    随着一声叱咤,埋伏多时的冯胜催促胯下白色大宛战马,挥舞青铜大砍刀直取夏侯尚。

    一招力劈华山,大刀裹挟着呼啸的风声,闪烁着青幽幽的光芒,奔着夏侯尚的头顶劈了下来,好似泰山压顶,又似乌云盖城。

    夏侯尚不敢怠慢,慌忙举起手中长枪奋力招架。刀枪相交,擦得火花四溅,清脆的金铁交鸣声直贯云霄。

    战有七八回合,冯胜卖个破绽,夏侯尚一枪刺空,整个身体向前探出,瞬间失去了平衡。冯胜抓住机会,反手一刀,正中夏侯尚脖颈,登时砍落一颗脑袋在地。

    看到夏侯尚战死,左冲右突的夏侯兰无法突围,只能翻身下马请降:“冯将军饶命,在下夏侯兰,愿弃暗投明,率部归顺大汉。还望将军高抬贵手,饶恕我等一命!”

    冯胜一脸鄙夷之色,长刀一指取笑道:“既然你也复姓夏侯,眼睁睁的看着族人战死,无论怎样是否也该抵抗几下?投降的如此干脆,也不怕夏侯尚活过来向你索命!”

    夏侯兰辩解道:“回冯将军的话,罪将虽然也是复姓夏侯,但与沛国谯县夏侯一族没有任何关系。罪将祖籍常山国真定县人,与赵子龙将军同乡”

    “对了!”夏侯兰说着话从怀里摸出一封皱巴巴的书信,“这是子龙将军去年写给我的招降书,罪将早有归汉之心,只恨一直没有找到弃暗投明的机会。现在总算得偿夙愿,还望冯将军看在子龙将军的面子上,准许罪将归降。”

    冯胜对夏侯兰的话半信半疑,质问道:“既然你有忠于汉室之心,为何加入了曹贼的叛军?”

    “回冯将军的话,十年之前曹操在陈留募兵,那时候他还是忠于汉室的代表,首倡讨伐董卓,罪将才加入曹操麾下。恍惚间十年过后,没想到曹操竟然公开称帝,实在始料未及,还请将军海涵!”夏侯兰在马上拱手抱枪,对于自己的人生轨迹做了陈述。

    听了夏侯兰的辩解,冯胜微微颔首:“既然你有忠于汉室之心,又与谯县夏侯氏毫无关系,亡羊补牢为时未晚。你可率部随我进攻于禁大营,在前面诈开营门,我率大军掩杀而入,若能立下大功,定然可以将功补过。”

    夏侯兰拱手领命:“愿从将军吩咐,率部作为前驱,诈开于禁营门!”

    与冯胜谈好了投降条件,夏侯兰策马立于高处,大声劝降魏军:“将士们,我等本是大汉子民,之前为曹操效力,也是为了匡扶汉室,重振社稷。不想曹操狼子野心,竟然公开称帝,导致战火持续不休,饿殍遍地,民不聊生。如今王师高歌猛进,摧枯拉朽,曹贼已是风雨飘摇,识时务的随我弃暗投明,对于禁反戈一击!”

    两位主将一死一降,前有堵截后有追兵,这些曹兵早就军心惶惶。除了一部分死忠仍在负隅顽抗之外,大部分魏军纷纷缴械投降,表示愿意弃暗投明。

    夏侯兰为了表明自己弃暗投明之志,亲自提枪率部剿杀仍在负隅顽抗的曹军,与冯胜前后夹击,很快就杀的尸横遍野,全歼了这股曹魏死忠。

    “将士们,举起旗号,随我在前诈开于禁营门!”夏侯兰手提长枪,策马当先,表现的积极踊跃,最大程度的向冯胜献上投名状。

    当下由夏侯兰在前开路,冯胜率部随后,浩浩荡荡的朝许昌城外的于禁大营掩杀而去。

    相比几乎全军覆没的曹军,以及折损了将近一半兵力的史万岁所部,张须陀的处境要好的多。

    其一,伏击的董袭战斗力较弱,其二,地形相对平坦一些,但最重要的是岳飞早就传下了命令,无论是哪支兵马遇上了张须陀,都不要全力进攻,尽可能的让张须陀安全撤退。

    张须陀可没有猜透这里面的玄机,愧疚的是由于自己的提议才导致中了汉军的诱敌之计,庆幸的是自己麾下的兵马折损不大,总算能够给杨素一个交代。

    “将士们速撤,我来断后!”张须陀催促胯下青骢马,挥舞手中破风劈山刀,指挥着两万将士原路撤退。

    斜刺里一声鼓响,董袭率部掩杀了出来,胡乱的放了一阵弓箭,旋即率部退走。

    汉军一边撤退,一边齐声鼓噪呐喊:“请张将军率部向西北撤退,那里没有伏兵和陷阱!”

    张须陀心中纳闷不已,这些汉军大声叫喊是何用意?十有八九使用的心理战,企图恐吓我,使我不敢向西北撤退,好在其他路途中伏击,我却偏偏向西北撤退,看看能奈我何?

    “全军向西北撤退!”

    张须陀跨马提刀,指挥着人心惶惶的西汉将士奔西北方向撤退,绕道向许昌返程,一路上果然畅通无阻,没有遇见任何阻击。

    一路行来,张须陀心情大好,在马上自鸣得意:“竟然和我耍这样的花招,当真是班门弄斧。如果这些汉军不鼓噪呐喊,我或许还不会走这条路途撤退呢,这就叫聪明反被聪明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就在张须陀率部撤退之际,许昌城外同样杀声震天。

    看到长社县境内火光四起,岳飞亲自披盔挂甲,与高长恭、杨业各自率领两万兵马,兵分三路朝于禁的大营掩杀过来,准备先捡软柿子捏,打爆于禁,破解杨魏的犄角之势。

    “杀啊!”

    暗夜之中,三路汉军排列着整齐的步伐,举着明晃晃的火把,踩踏的烟尘滚滚,地动山摇,气势汹汹的朝相距十里的于禁大营发起了猛攻。

    “给我死死守住,派人向杨素求援!”于禁一边咬牙指挥曹军负隅顽抗,凭借着防御工事向汉军乱箭齐发,一边派人向杨素求援。

    但于禁兵力只有五万人,在分给了曹真一万人守卫许昌之后,又拨给了夏侯尚一万五千人前往长社劫粮,此刻整个大营内的兵马只剩下两万五千人,面对着来势汹汹的六万汉军,很快的就处在下风,被汉军一层层的破坏掉防御,逐渐逼近了寨栅。

    于禁一边亲自弯弓搭箭,朝蜂拥而来的汉军怒射,一边朝传令兵大声咆哮:“汉军攻势如此之猛,我等已经苦战了两个时辰,为何还不见杨素的援兵?速速前往催促,若是抱着作壁上观的心态,联盟趁早解体算了!”

    “诺!”

    传令兵小心翼翼的答应一声,翻身上马,从还没有遭到进攻的北门出了寨栅,直奔相隔五里之遥的杨素大营求援去了。

    但杨素并没有像于禁想象的那样作壁上观,而是企图围魏救赵,命邓艾看守大营,亲自率领了三万将士反攻岳飞大营去了。

    只是岳飞早有准备,霍峻、孙膑、刘晔三人率领了数不清的弓弩手埋伏在寨栅周围,并准备好了霹雳车守株待兔。等杨素率领的兵马逼近寨栅之后,一阵猛烈的射击,给西汉军造成了巨大的伤亡。

    杨素苦战不下,却丧失了救援于禁的最佳良机,被岳飞、高长恭、杨业三路猛攻,魏军大营终于告破。

    岳飞催马挺枪,身先士卒,一枪挑开鹿角,挥剑砍断栅栏,匹马当先,所到之处一枪毙命,尽皆披靡。身后的汉军士气高涨,犹如决堤的洪水一般所向披靡。

    看到元帅身先士卒,杨业与高长恭岂肯落后,各自操起武器奋力冲锋,杀的于禁大营满目疮痍,数不清的汉军呐喊鼓噪,犹如下山猛虎一般冲进了魏军大营。

    见大势已去,于禁只能恨恨的下令放弃寨栅,退回许昌城内死守,等待曹仁援军抵达之后再图良策。

    “全军速撤,放弃大营!”

    于禁催促胯下战马,倒拖了长枪,率领着士气低糜的曹军向北门撤退,同时派人快马加鞭通知守城的曹真做好接应准备。

    于禁刚刚抵达大营北门,就看到迎面杀来一支队伍,打着“夏侯”旗号,仔细凝视原来是夏侯兰的旗号,急忙催马向前大声求援:“夏侯将军速速援我,帮我断后!”

    夏侯兰催马来到于禁面前,忽然奔着面门就是一枪:“反贼于禁吃我一枪,我已经弃暗投明,还不速速下马受缚?”

    冯胜手提青铜大砍刀从旁助战,与夏侯兰双战于禁:“夏侯兰已经弃暗投明,于文则如果识时务,速速下马投降,或许可以保住性命!”(^)

    v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