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汉末废帝 一千一百五十四 赢官人逆袭

    浊浪滔滔,自上游奔腾而下,一时间人喊马嘶,洪水咆哮,数不清的汉军将士被浪涛裹挟着,随波逐渐,几个起伏后便不见了踪影。

    大河奔腾,将三万汉军拦腰斩断,岳云与吕蒙率领着一万五千余人被阻断在荡渠河南岸,而徐荣则率领着七八千人被拦截在了荡渠北岸,最惨的就是行走在队伍中间的将士,全部被奔腾的江水卷的不见了踪影。

    “将士们不要惊慌,先寻找高处避水!”

    奔腾咆哮的河水漫过了河床,在田地里席卷肆虐,宽达千丈,徐荣也顾不得对面的吕蒙与岳云,急忙约束部下士卒向北撤退,躲避不停的向两边漫延的河水。

    方才向北撤退了四五里路,便听到一通鼓响,只见曹仁策马提刀,率领着两万人掩杀了过来,“无谋汉军,还不快快放下武器,跪地投降?等死到临头,悔之晚矣!”

    “列队厮杀!”

    面对着来势汹汹的曹兵,徐荣一声呐喊,握紧了手中的长枪,指挥身边的将士列阵。

    “杀啊,杀汉军,保卫许昌!”

    在曹仁的指挥下,五千曹军弓弩手迈着整齐划一的步伐向前推进,手中的弓弦拉得如同满月,朝汉军爆射出一波箭雨,密密麻麻的遮天蔽日,声势骇人。

    汉军还射。

    但由于徐荣率领的是后军,缺少专业的弓弩兵,只有部分士卒配备了弓箭,而且从装备到准星上也差了曹军弓弩兵一大截,因此一波互射下来,汉军至少折损了近千人,而曹军却只有寥寥三百人左右的伤亡。

    两军很快进入了短兵相接的状态,面对着三倍于己的魏军,汉军奋力死战。奈何寡不敌众,每一刻都有人倒在魏军的刀下,漫山遍野都是汉军的尸体,被杀的节节后退,眼看着距离背后咆哮的荡渠河越来越近。

    “将士们,我们的身后是咆哮的洪水,再向南已经无路可退!大家奋力死战吧,马革裹尸未尝不是一种荣耀!”

    当队伍被驱赶到洪水肆虐的荡渠河边之时,徐荣在马上攥紧了枪杆,大声鼓舞士气。昔年韩信背水列阵,以三万人马大破二十万赵军,今日自己率领着五六千残兵败卒,面对着两万曹军,只有置之死地而后生才有反败为胜的希望!

    只不过徐荣忽略了二十万赵军简直就是乌合之众,大部分都是刚刚从军的农民,只能乱哄哄的凑个人数,一看到局势不利就自乱阵脚。而且韩信早有预谋,派了两千骑兵在赵军大营背后埋伏,并非被迫无奈才出此计策,方才演绎了历史上经典的“背水之战”。

    而现在的情况是汉军中了曹军的计策,被洪水淹了个措手不及,将士们头脑发懵,士气低落。而曹仁却是有备而来,先利用弓弩兵在前面压制,把汉军逼到荡渠河边上的时候,又撤回弓弩兵,亲自率领重骑兵向前冲锋。

    “将士们,随我冲锋,阵斩汉将!”

    曹仁手提一口九环泼风刀,匹马当先冲锋陷阵,率领着两千千重骑兵踩踏的大地震颤,尘土飞扬,铺天盖地一般朝汉军掩杀了上来。

    一支队伍的阵型通常由骑兵或者弓兵在前,因此徐荣率领的后军既没有专业的弓弩兵,也没有成编制的骑兵。面对着碾压而来的曹军骑兵,只能由长枪兵硬着头皮上前迎战。

    一时间杀声震天,血肉横飞,随着曹军重甲骑的砍杀,不时的有汉军士卒被砍倒在血泊中,旋即被奔腾而过的铁蹄踏为齑粉。

    尽管徐荣率部奋力死战,但面对着处处占据上风的魏军,只能节节败退,慢慢的被逼进了从荡渠河漫延出来的洪水之中,直到被淹没至膝盖部位。

    “杀啊!”徐荣咬牙怒吼,奋力死战,一枪搠出,把面前的一名曹军重甲骑士刺于马下,扯着嗓子大吼,“将士们血战到底,杀一个不亏,杀一双赚一个!”

    徐荣吼声如雷,手中长枪如电,不停的刺向对面的曹军骑兵,不时有人被刺于马下,发出痛苦的嚎叫,换回的却是铁蹄毫不留情的践踏。

    而曹军骑士仗着人多势众,并不把徐荣放在眼里,尽管不断的有人中枪落马,但上前围攻徐荣的重甲骑却是前赴后继,誓要用人海战术堆死徐荣。

    带着寒光的大刀当头劈来,犹如电闪雷鸣一杆杆锋利的长枪携带着寒芒,如同出洞的毒蛇般紧紧缠绕着徐荣,不离周身左右。

    徐荣将手中长枪挥舞的虎虎生风,连挑三十余名魏军重甲骑,只不过身边的亲兵被杀的逐渐零落,只剩下一个人落在重甲骑的包围之中,渐渐的险象环生,杀机四伏。

    曹仁一刀斩杀了一名汉军校尉,将大刀插在泥土之中,拈弓搭箭奔着徐荣的面门就是一箭,嘴里喝一声“中!”

    徐荣被曹军骑兵死死缠住,进退不得,待听到风声在耳边响起,急忙低头闪避,只听“咄”的一声,被曹仁一箭射中了肩膀,穿透了甲胄,刺进了胛骨之中。

    徐荣肩头中箭,一条臂膀顿时被废,武艺打了一个折扣,长枪再也无法挥舞。被曹军一拥而上,长枪当胸乱刺,大刀奔着胯下坐骑的四肢猛砍。

    “咔擦”一声,徐荣坐骑的一双前腿被曹军砍断,登时发出一声嘶鸣,仆倒在地,将徐荣掀落马下。曹军趁机一拥而上,将徐荣砍的血肉模糊,就此战死沙场。

    徐荣既死,曹仁命人挑了徐荣的首级,在马上来回驰骋,打击还在负隅顽抗的汉军士气:“徐荣已经授首,尔等还不快快缴械投降?”

    “杀啊,替徐将军报仇!我大汉坐拥一百五十万雄师,很快就可以拿下长安,直捣洛阳,这天下终归是大汉的,我等宁死不降!”

    出乎曹仁预料的是,剩余的三千多汉军并没有丢盔弃甲的跪地投降,而是被徐荣的人头激起了精忠报国之心,纷纷咬牙切齿的朝曹军展开了反攻。双方在河岸上展开了殊死的搏斗,直杀的血肉横飞,残肢飞舞。

    就在徐荣战死在荡渠河北岸之际,被阻断在南岸的岳云与吕蒙也遭到了曹军的猛攻。司马错与史进各自率领一万五千人马,从东南方向掩杀了过来,以犄角之势朝汉军发起了进攻。

    “嗖嗖嗖”,曹军乱箭齐发,依然是弓弩兵在前,骑兵紧随,重步兵在最后的阵势。

    但与徐荣后军不同的是,岳云率领的先锋队伍要精锐的多,不但有弓弩兵开路,还有两千重骑兵压阵。看到曹军弓兵列阵推进了过来,便摆开阵型还射,刹那间箭雨纷飞,弩箭不时的在空中碰撞,双方互有伤亡,谁也没有占到便宜。

    看到汉军临危不惧,史进策马冲锋,挥舞着手中的镔铁齐眉棍,率领着两千重骑兵,两千轻骑兵踩着脚下的泥泞向前冲锋:“汉军人少,我军势大,将士们随我向前冲锋,斩汉将首级回来邀功!”

    “杀啊!”

    在史进的引领下,四千曹军骑兵一字排开,高高举起手中的兵器,踩踏的泥浆四溅,呐喊咆哮着朝对面的汉军掩杀了上去。

    “哼纵然中了你们的埋伏又如何?今日岳爷就让你们瞧瞧,如果没有武勇辅助,光靠智谋一样不能获胜!”

    岳云冷哼一声,挥舞起手中各重一百一十斤的龙虎黄金锤,率领着两千汉军重甲骑,迎着对面史进率领的魏军骑兵冲杀了上去。

    “随我冲锋!”

    史进双目圆睁,面目狰狞,双腿牢牢夹住胯下坐骑,双手握紧了六十斤的镔铁齐眉棍。一双眸子死死盯住对面领衔冲锋的岳云,誓要一棍将岳云扫落马下。

    “贼将受死!”

    与史进迎面冲锋的岳云同样面色如霜,嘴里轻声呢喃,双腿牢牢的踩住脚下马镫,两柄各重一百一十斤的大锤高高扬起,仿佛准备落在颦鼓上的鼓槌一般。

    “叮咚岳云陷阵属性爆发,武力3岳云神力属性爆发,武力3基础武力102,武器龙虎黄金锤1,当前武力上升至109”

    两匹战马迎面冲锋,四蹄全力奔腾,犹如腾云驾雾,转眼间锤棍相交。

    只听“铛”的一声巨响,史进还没反应过来,便被震裂了虎口,十指顿时肿胀了起来,六十斤的镔铁齐眉棍拿捏不住,一下子飞上了半空。

    “怎么会”史进一脸惊骇,实在难以置信,怎么可能一个回合便被震飞了兵器?

    “吃我一锤!”

    岳云一声虎吼乘势追击,右手大锤凌空砸下,势如雷霆,风声虎虎,好似泰山压顶。

    史进勉强低头躲开,却不料岳云左手大锤接踵而至,却是再也无力躲闪,被一锤结结实实的砸中头顶,连人带马变得一团模糊,就此魂归九泉。

    我刚想在不败传说创建角色,发现我的大名已经被人抢注了,快说是谁干的?22号进辟地区魏国,弄错了可就见不到我了。听说除了青铜大军,一些朋友还想专门跑到敌国准备围剿我们,到时候可以正面刚一下,我可不会留情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