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八卷 一千一百五十 装疯卖傻

    此时无声胜有声,这一刻几乎所有人的心头都跳出了同一句话“这个逗逼还能带谁回来?”

    齐国远趾高气昂的转身走到骅骝马前,伸手捏住了赵匡胤的下巴,使劲抬起来展示给众人:“大伙儿瞧一瞧,看一看,这就是背叛了我大汉的逆贼赵匡胤,如假包换!”

    一瞬间,无数火把围拢了过来,照耀的周围亮如白昼,甚至就连赵匡胤脸颊上的汗毛都能够看的清楚楚楚,不是那反贼赵匡胤又是何人?

    “哎呀……竟然是赵匡胤,十万人马都没能留住他,齐国远是怎么抓住他的?”

    “世间相貌多有相似,这齐国远平日里装神弄鬼惯了,会不会是找了一个相似之人回来欺世盗名?”

    一时间各种论调甚嚣尘上,有人羡慕,有人嫉妒,有人怀疑,有人欢呼,所有人都向齐国远投去异样的目光,实在猜不透齐国远是如何闷声立大功的?

    徐晃面色凝重,翻身下马走到骅骝面前,左手举着火把,右手抓住赵匡胤的头发让面颊扬起,仔细审视了片刻。这眉宇这五官这面相,绝对是如假包换的赵匡胤,好歹曾经做过几年的同僚,徐晃相信自己绝不会认错的。

    “齐国远,你是如何抓住赵匡胤的?”徐晃松了手,转身询问齐国远。

    “嘿嘿……”齐国远伸手撮弄着下颌的胡须,“不是说了吗,我去年不辞而别,乃是在下一盘很大很大的棋!”

    “正经说话!”徐晃轻叱一声,脸色好看了许多。

    这次狄道围剿战,固然全歼了赵匡胤的残部以及呼延赞从天水带来的两万援兵,但被赵匡胤、常遇春、赵普三巨头逃走,那绝对是算不上完美,甚至可以称之为失败。

    如果可以选择,徐晃甚至会选择只抓住赵匡胤三人,而放走七万叛卒。群龙无首,终将分崩离析,放虎归山,必然是养虎遗患。

    更让徐晃不爽的是,之前东汉的几次围剿战,几乎都是以全歼对手落幕。从第一次李靖围剿袁绍开始,再到岳飞襄阳围剿孙策,再到交州全歼四十万秦军,再到襄阳诱歼朱元璋,再到孙武在雒县伏击刘裕,那一次不是擒杀主将,而这次却被赵匡胤三人集体逃脱,实在让徐晃觉得脸面上挂不住。

    这结果不仅让徐晃不满,包括孙武、赵云、黄忠以及全体将士都感到郁闷,谁知道这时候齐国远却鬼使神差的把赵匡胤抓了回来,怎能不让徐晃喜出望外。不要说再生齐国远的气,就算作揖致谢也不足以表达心中的喜悦之情。

    看到徐晃脸色好转,齐国远呲牙憨笑一声:“嘿嘿……公明将军莫要怪我偷你的马匹,实际上末将只是暂时借用,用它献给赵匡胤,取得信任,好留在他身边伺机行事。”

    “啧啧……齐逗逼你这吹的没边了!”程咬金头摇的像拨浪鼓,“你敢说不是瞎猫遇见死耗子,运气好抓住了赵匡胤?”

    “切!”

    齐国远挥挥手,一脸不屑:“我的神勇你们又不是不知道,双手各持三百斤大锤,曾经从阮翁仲手下夺了癞麒麟战马送给了文成都将军。抓一个逃亡的赵匡胤还不是易如反掌的事情!”

    “听你这意思,赵匡胤是被你亲手抓的?”徐晃截断了程咬金的话,把话题重新拉回了正规。

    齐国远双手叉腰,一本正经的道:“正是如此,我一直隐姓埋名潜伏在赵、常二贼的身边,就是了为了等待这个机会。从狄道突围之后,我看他们二人身边的随从不多,也就两千人左右吧……”

    “两千人?”程咬金又不干了,“我说齐大国啊,你这比俺老程还能吹啊,你这意思是在两千人的保护下,把赵匡胤抓了回来?”

    齐国远一副不屑搭理你的表情:“我一阵乱锤砸下去,把赵匡胤的两千随从杀了个尸横遍野,一巴掌扇晕了赵匡胤,就带着回来了。”

    “常遇春何在?”徐晃追问。

    齐国远耸耸肩:“被我砸死了,念在他曾经是大汉朝的名将,末将起了恻隐之心,又挖了个坑把他埋了。”

    程咬金一副打破沙锅问到底的表情:“好好好……常遇春被你埋了,那两千人的尸体何在,总不能被你全部埋了吧?”

    “被狼群吃了!”齐国远双手一摊,答道。

    程咬金吹胡子瞪眼:“那就是口说无凭,狼把人吃了,骨头总该在吧?有本事带我们去看看,不然你就是信口雌黄。”

    齐国远把心一横:“去就去,狼群有没有吃骨头,我不敢确定,但我却一定能够把常遇春给你挖出来!”

    徐晃伸手阻止了程、齐二人的撕逼:“看起来赵匡胤伤的挺重,先找医匠来救治,看看能否保住性命?待救醒了赵匡胤之后再去寻找常遇春不迟。”

    “看来我得装疯啊……”

    就在齐国远大吹大擂的时候,一直趴在马背上的赵匡胤悠悠醒转了过来,思绪随即如潮水一般席卷而来,很快就想起自己和常遇春的冲突。至于怎么被齐国远抓回来的,就一概不知了,而且那已经不重要,重要的是自己现在已经是汉军的俘虏。

    思绪飞转,赵匡胤知道自己有心跳有呼吸,装死肯定不成,看来只能装疯卖傻,争取骗过看守的士卒,将来找机会逃走,以求东山再起。

    三个随军医匠得了命令,立刻背着药箱过来给赵匡胤医治,又是针灸又是掐穴位,又是灌丹药,弄得赵匡胤实在坚持不下去了,忽然放声大笑:“哈哈……哈哈……刘邦小儿,我项藉力拔山兮气盖世,岂会被你的四面楚歌吓住?”

    看到赵匡胤突然大笑,包括徐晃等人纷纷拔剑,齐声叱喝:“赵贼,你总算醒了!”

    “刘……刘什么来着?刘彘……不、不,是刘备,刘备!你给我等着,霸王我力拔山兮先拉屎,等我拉完了再给你好看。”

    赵匡胤疯疯癫癫的说着话,脱下裤子当着众将士的面开始出恭,一边拉一边用手向外面扒拉,顺手在面前的齐国远裤子上抹了一大片,“樊哙,你先吃饱了再和我一决胜负!”

    “疯了,疯了,赵匡胤竟然疯了!”在场的众将士一阵感慨,纷纷后退。

    齐国远一脸无辜,连声念叨晦气:“唉……只怪我出手太重,一巴掌扇翻了赵匡胤,脑门撞到岩石上,摔的疯癫了。”

    徐晃倒是没有轻易相信,吩咐一名偏将道:“赵匡胤武艺了得,小心他装疯卖傻,给他戴上脚镣枷锁,日夜严加看管。”

    安排完毕之后,徐晃留下大军原地驻扎,自己带着程咬金引领了千余骑,跟随着齐国远向东寻找他所说的埋葬常遇春的地点。

    一直寻找到次日清晨,终于发现了遍地枯草灰烬,烧焦的骨灰遍地皆是,折损的兵器随处可见,虽然不像齐国远说的有两千人那么夸张,但看起来至少也有几百人的样子。

    “这是怎么回事?”这情景有些出乎齐国远的预料,不由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还是徐晃最先推测到了真相:“十有八九是赵普等人前来寻找,火葬了赵匡胤的部曲,只是不知逃往哪里去了?”

    齐国远为了证明自己所言非虚,又带着人把常遇春从地里挖了出来,喘着粗气道:“活要见人死要见尸,现在你们总该相信我的话了吧?”

    赵匡胤被抓,常遇春战死,这场战役至此算是画上了完美的句号,徐晃不由得抚须大笑:“哈哈……不管怎么说,齐将军都立下了一桩大功,本将一定会上书给你邀功请赏。”

    褒奖完了齐国远,徐晃又对部卒道:“念在常遇春曾为大汉效力,去弄一口棺椁来把他收殓了,待孙吴、赵云、黄忠等诸位将军验明正身之后,再重新下葬。”

    徐晃喜滋滋的率领队伍返回狄道,而分头追赶的赵云、黄忠、傅友德等人也都陆续的收兵返回,齐聚帅帐。听说常遇春伏诛,赵匡胤被擒,这场大战圆满落幕,自然是一片欢腾,先前的郁闷一扫而空。

    由孙武亲自起草奏折,分别向天子和金陵朝廷报捷,命人把赵匡胤暂时收押,严加看管,又派人把常遇春下葬,至此赵匡胤、刘裕联合势力算是烟消云散,彻底的退出了争霸天下的舞台。

    刘赵被灭,辽阔的雍凉大地兵力空虚,最大的天水、武威、西平等地,守军不过寥寥几千。商议过后,徐晃派遣了张宪、虞子期各自率领一万五千人马向北席卷凉州各郡县,又命傅友德率领一万五千人向东北横扫安定郡内各县。

    而徐晃则与孙武率领了赵云、黄忠、程咬金、齐国远、法正、张松等人,统率包括收编的降兵在内,总计十万人的队伍向东攻掠天水、广魏等郡县,争取尽早拿下陈仓,切断朱棣从汉中向长安的退路,与霍去疾军团东西合围长安。

    Ps:不说你们也猜到了,《不败传说》邀请我参加他们的一个约战计划,赞助1000万币来支持正版阅读,7月22号游戏开测,进游戏就能领币,我觉得还不错。关于去玩这个游戏,我有个想法,一起建个“青铜大军”怎么样?现在可以预创建角色,我在【辟地】区魏国建了个号叫“青铜之剑客”,大家的名字全带上“青铜”字样,7月22号登陆游戏还可以一起杀杀敌,还能拿些币。(未 完待续 ~^~)